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子部 > 道释 > 庄子集释 >

庄子集释卷八下

庄子集释卷八下

杂篇则阳第二十五【一】

  【一】【(音义)〔释文〕】以人名篇。

  则阳游于楚【一】,夷节言之于王,王未之见,夷节归【二】。  【一】【疏】姓彭,名阳,字则阳,鲁人。游事诸侯,后入楚,欲事楚文王。

  【释文】《则阳》司马云:名则阳,字彭阳也。一云:姓彭,名则阳,周初人也。

  【二】【疏】夷姓,名节,楚臣也。则阳欲事于楚,故因夷节称言于王,王既贵重,故犹未之见也。夷节所进未遂,故罢朝而归家。  【释文】《夷节》楚臣。

  彭阳见王果曰:“夫子何不谭我于王【一】?”

  【一】【疏】王果,楚之贤大夫也。谭,犹称说也,本亦有作言谈字者。前因夷节,未得见王,后说王果,冀其谈荐也。

  【释文】《王果》司马云:楚贤人。《谭》音谈。本亦作谈。李云:说也。郭徒堪反,徐徒暗反。

  王果曰:“我不若公阅休【一】。”  【一】【疏】若,如也。公阅休,隐者之号也。王果贤人,嫌彭阳贪荣情速,故盛称隐者,以抑其进趋之心也。

  【释文】《公阅休》隐士也。阅,音悦。

  彭阳曰:“公阅休奚为者邪【一】?”

  【一】【疏】奚,何也。既称公阅休,言己不如,故问何为,庶闻所以。

  曰:“冬则擉鳖于江,夏则休乎山樊。有过而问者,曰:‘此予宅也。’【一】夫夷节已不能,而况我乎!吾又不若夷节。夫夷节之为人也,无德而有知,不自许,以之神其交固,颠冥乎富贵之地,【二】非相助以德,相助消也【三】。夫冻者假衣于春,喝者反冬乎冷风【四】。夫楚王之为人也,形尊而严;其于罪也,无赦如虎;非夫佞人正德,其孰能桡焉【五】!

  【一】【注】言此者,以抑彭阳之进趋。

  【疏】擉,刺也。樊,傍也,亦茂林也。隆冬刺鳖,于江渚以逍遥;盛夏归休,偃茂林而取适;既无环庑,故指山傍而为舍。此略陈阅休之事迹也。  【释文】《擉》初角反,又敕角反。司马云:刺也。郭音触,徐丁绿反,一音捉。◎卢文弨曰:旧捉作促,讹。今改正。◎庆藩案广韵引司马云:擉鳖,刺?也。与释文小异。《樊》音烦。李云:傍也。司马云:阴也。广雅云:边也。《予宅》司马云:以隐居山阴自显也。

  【二】【注】言己不若夷节之好富贵,能交结,意尽形名,任知以干上也。  【疏】颠冥,犹迷没也。言夷节交游坚固,意在荣华;颠倒迷惑,情贪富贵;实无真德,而有俗知;不能虚淡以从神,而好任知以干上。数数如此,犹自不能,况我守愚,若为堪荐!此是王果谦逊之辞也。

  【释文】《有知》音智。注同。《颠冥》音眠。司马云:颠冥,犹迷惑也。言其交结人主,情驰富贵。

  【三】【注】苟进,故德薄而名消。

  【疏】消,毁损也。言则阳凭我谈己于王者,此适可败坏名行,必不益于盛德也。  【四】【注】言已顺四时之施,不能赴彭阳之急。

  【疏】夫遭冻之人,得衣则暖;被暍之(者)〔人〕,遇水便活。乃待阳和以解冻,须寒风以救暍,虽乖人事,实顺天时。履道达人,体无近惠,不进彭阳,其义亦尔。

  【释文】《暍》音谒。字林云:伤暑也。《之施》始豉反。下同。

  【五】【疏】仪形有南面之尊,威严据千乘之贵,赫怒行毒,犹如暴虎,戮辱苍生,必无赦宥。自非大佞之人,不堪任使。若履正怀德之士,谁能屈挠心志而事之乎!

  【释文】《能桡》乃孝反,又呼毛反。王云:惟正德以至道服之,佞人以才辩夺之,故能泥桡之也。

  故圣人,其穷也使家人忘其贫【一】,其达也使王公忘爵禄而化卑【二】。其于物也,与之为娱矣【三】;其于人也,乐物之通而保己焉【四】;故或不言而饮人以和【五】,与人并立而使人化【六】。父子之宜,彼其乎归居【七】,而一闲其所施【八】。其于人心者若是其远也【九】。故曰待公阅休【一0】。”

  【一】【注】淡然无欲,乐足于所遇,不以侈靡为贵,而以道德为荣,故其家人不识贫之可苦。

  【疏】(御)〔御〕寇居郑,老莱在楚,妻孥穷窭而乐在其内。贤士尚然,况乎真圣,斯忘贫也。

  【释文】《淡然》徒暂反。  【二】【注】轻爵禄而重道德,超然坐忘,不觉荣之在身,故使王公失其所以为高。

  【疏】韬光为穷,显迹为达。哀公德友于尼父,轩辕膝步于广成,斯皆道任则尊,不拘品命,故能使万乘之王,五等之君,化其高贵之心而为卑下之行也。

  【释文】《而化卑》居高而以卑为本也。本或作而化卑于人也。

  【三】【注】不以为物自苦。

  【疏】同尘涉事,与物无私,所造皆适,故未尝不乐也。  【四】【注】通彼(人)〔而〕(一)不丧我。  【疏】混迹人间而无滞塞,虽复通物而不丧我,动不伤寂而常守于其真。

  【释文】《不丧》息浪反。

  【五】【注】人各自得,斯饮和矣,岂待言哉!

  【疏】荫芘群生,冥同苍昊,中和之道,各得其心,满腹而归,岂劳言教!

  【释文】《而饮》于鸩反。  【六】【注】望其风而靡之。

  【疏】和光同尘,斯并立也;各反其真,斯人化也。

  【七】【注】使彼父父子子各归其所。

  【疏】虽复混同贵贱,而伦叙无亏,故父子君臣,各居其位,无相参冒,不亦宜乎!

  【八】【注】其所施同天地之德,故闲静而不二。

  【疏】所有施惠,与四时合叙,未尝不闲暇从容,动静不二。

  【释文】《一闲》音闲。

  【九】【疏】圣人之用心,(其)〔具〕如上说,是以知其清高深远也。◎家世父曰:父子之宜,承上家人忘其贫。子,养父者也,父,待养于子者也,所谓宜也。归居,即据上文冬擉鳖夏休乎山樊言之。释(文)〔名〕:闲,(?)〔简〕也。谓别异其所施以求自足也,(以)〔非〕使家人忘其贫,自忘而已矣。此其远于人心者也。

  【一0】【注】欲其释楚王而从阅休,将以静泰之风镇其动心也。  【疏】此总结也。

  【校】(一)而字依世德堂本改。

  圣人达绸缪【一】,周尽一体矣【二】,而不知其然,性也【三】。复命摇作而以天为师【四】,人则从而命之也【五】。忧乎知而所行恒无几时,其有止也若之何【六】!  【一】【注】所谓玄通。  【疏】绸缪,结缚也。夫达道圣人,超然县解,体知物境空幻,岂为尘网所羁!阅休虽未极乎道,故但托而说之也。

  【释文】《绸》直周反。《缪》亡侯反。绸缪,犹缠绵也。又云:深奥也。

  【二】【注】无外内(一)而皆同照。

  【疏】夫智周万物,穷理尽性,物我不二,故混同一体也。

  【释文】《周尽一体》所鉴绸缪,精粗洞尽,故言周尽一体。一体,天也。

  【三】【注】不知其然而自然者,非性如何!  【疏】能所相应,境智冥合,不知所以,莫辨其然,故与真性符会。  【四】【注】摇者自摇,作者自作,莫不复命而师其天然也。

  【疏】反乎真根,复于本命,虽复摇动,顺物而作,动静无心,合于天地,故师于二仪也。

  【释文】《复命摇作》摇,动也。万物动作生长,各有天然,则是复其命也。

  【五】【注】此非赴名而高其迹。(师)〔帅〕(二)性而动,其迹自高,故人不能下其名也。

  【疏】命,名也。合道圣人,本无名字,为有清尘可慕,故人从后而名之。

  【释文】《命之也》命,名也。

  【六】【注】任知(其)〔而〕(三)行,则忧患相继。

  【疏】任知为物,忧患斯生,心灵易夺,所行无几,攀缘念虑,宁有住时!假令神禹,无奈之何!

  【释文】《忧乎知》音智。《而所行恒无几》居岂反。《时其有止也若之何》王云:忧乎智,谓有为者以形智不至为忧也。不知用智必丧,丧而更以不智为忧,及其智之所行有弊无济,故其忧患相接无须臾停息,故曰恒无几时其有止也,不能遗智去忧,非可忧如何!

  【校】(一)世德堂本作内外。(二)帅字依世德堂本改。(三)而字依赵谏议本改。

  生而美者,人与之鉴,不告则不知其美于人也【一】。若知之,若不知之,若闻之,若不闻之,其可喜也终无已【二】,人之好之亦无已,性也【三】。圣人之爱人也,人与之名,不告则不知其爱人也【四】。若知之,若不知之,若闻之,若不闻之,其爱人也终无已,【五】人之安之亦无已,性也【六】。

  【一】【注】鉴,镜也,鉴物无私,故人美之。今夫鉴者,岂知鉴而鉴耶?生而可鉴,则人谓之鉴耳,若人不相告,则莫知其美于人,譬之圣人,人与之名。  【疏】鉴,镜也。告,语也。(夫)〔天〕生明照,照物无私,人爱慕之,故名为镜,若人不相告语,明镜本亦无名。此起譬也。

  【释文】》则不知其美于人》生便有见物之美而为无心,人与作名言镜耳,故人美之。若不相告,即莫知其美于人。  【二】【注】夫鉴之可喜,由其无情,不问知与不知,闻与不闻,来即鉴之,故终无已。若鉴由闻知,则有时而废也。

  【疏】已,止也。夫镜之照物,义在无情,不问怨亲,照恒平等。若不闻而不知,镜亦不照,既有闻知,镜能照之,斯则事涉间夺,有时休废矣,焉能久照乎!只为凝照无穷,故为人之所喜好也。◎庆藩案王氏念孙曰:终无已者,终,竟也,竟无已时也。

  【三】【注】若性所不好,岂能久照!  【疏】镜之能照,出自天然,人之喜好,率乎造物,既非矫性,所以无穷。

  【释文】《好之》呼报反。注同。

  【四】【注】圣人无爱若镜耳。然而事济于物,故人与之名,若人不相告,则莫知其爱人也。

  【疏】圣人泽被苍生,恩流万代,物荷其德,人与之名,更相告语,嘉号斯起。不若然者,岂有圣名乎!

  【五】【注】荡然以百姓为刍狗,而道合于爱人,故能无已。若爱之由乎闻知,则有时而衰也。

  【疏】夫圣德遐旷,接物无私,亭毒群生,刍狗百姓,岂待知闻而后爱之哉!只为慈救无偏,故德无穷已。此合(谕)〔喻〕也。

  【六】【注】性之所安,故能久。

  【疏】安,定也。夫静而与阴同德,动而与阳同波,故无心于动静也。故能疾雷破山而恒定,大风振海而不惊,斯率其真性者也。若矫性伪情,则有时而动矣。故王弼云,不性其情,焉能久行其企!

  旧国旧都,望之畅然【一】;虽使丘陵草木之缗【二】,入之者十九,犹之畅然。况见见闻闻者也【三】,以十仞之台县众闲者也!【四】

  【一】【注】得旧犹畅然,况得性乎!  【疏】国都,(谕)〔喻〕其真性也。夫少失本邦,流离他邑,归望桑梓,畅然喜欢。况丧道日淹,逐末来久,今既还原反本,故曰畅然。

  【释文】《畅然》喜悦貌。  【二】【注】缗,合也。

  【释文】《之缗》民忍反,徐音昏。郭云:合也。司马云:盛也。

  【三】【注】见所尝见,闻所尝闻,而犹畅然,况体其体用其性也!  【疏】缗,合也。旧国旧都,荒废日久,丘陵险陋,草木丛生;入中相访,十人识九,见所曾见,闻所曾闻,怀生之情,畅然欢乐。况丧道日久,流没生死,忽然反本,会彼真原,归其重玄之乡,见其至道之境,其为乐也,岂易言乎!

  【释文】《十九》谓见十识九也。《见见闻闻》见所见,闻所闻。◎俞樾曰:缗字,释文引司马云盛也,郭注云合也,于义俱通。入之者十九,释文曰谓见十识九也,此未得其义。入者,谓入于丘陵草木所掩蔽之中也。入之者十九,则其出于外而可望见者止十之一耳,而犹觉畅然喜悦,故继之曰况见见闻闻者也。郭注曰,见所尝见,闻所尝闻,而犹畅然,则于况见见闻闻句不复可通,遂增益之曰况体其体用其性也,于庄子本义不合矣。

  【四】【注】众之所习,虽危犹闲,况圣人之无危!  【疏】七尺曰仞。台高七丈,可谓危县,人众数登,遂不怖惧。习以性成,尚自宽闲,而况得真,何往不安者也!

  【释文】《台县》音玄。《众闲》音闲。注同。元嘉本作闲。◎俞樾曰:此承见见闻闻而言。以十仞之台而县于众人耳目之间,此人所共见共闻者,非犹夫丘陵草木之缗入之者十九也,其为畅然可知矣。郭注曰,众之所习,虽危犹闲。此误读间为闲,于义殊不可通。盖由不解上文,故于此亦失其旨。◎家世父曰:说文:闲,隙也。周礼匠人井闲、成闲、同闲,凡空处谓之闲,屋空处亦曰闲。十仞之台,县之众闲,杰然独出,见见闻闻不能揜也。得其环中以随成,不以之见于外而自得之于中,乃可以应无穷。  冉相氏得其环中以随成【一】,与物无终无始,无几无时【二】。日与物化者,一不化者也【三】,阖尝舍之【四】!夫师天而不得师天【五】,与物皆殉,其以为事也若之何【六】?夫圣人未始有天,未始有人,未始有始,未始有物【七】,与世偕行而不替,所行之备而不洫,其合之也若之何【八】?汤得其司御门尹登恒为之傅之,【九】从师而不囿【一0】;得其随成。为之司其名【一一】;之名嬴法,得其两见【一二】。仲尼之尽虑,为之傅之【一三】。容成氏曰:“除日无岁【一四】,无内无外【一五】。”

  【一】【注】冉相氏,古之圣王也。居空以随物,物自成。

  【疏】冉相氏,三皇以前无为皇帝也。环,中之空也。言古之圣王,得真空之道,体环中之妙,故道顺群生,混成庶品。

  【释文】《冉相》息亮反。注同。郭云:冉相氏,古圣王。◎俞樾曰:路史循蜚纪有冉相氏。

  【二】【注】忽然与之俱往。

  【疏】无始,无过去;无终,无未来也;无几无时,无见在也。体化合变,与物俱往,故无三时也。

  【三】【注】日与物化,故常无我,常无我,故常不化也。  【疏】顺于日新,与物俱化者,动而常寂,故凝寂一道,嶷然不化。

  【四】【注】言夫为者,何不试舍其所为(之)(一)乎?  【疏】阖,何也。言体空之人,冥于造物,千变万化而与化俱往,曷尝暂相舍离也!

  【释文】《尝舍》音舍。注同。

  【五】【注】唯无所师,乃得师天。

  【疏】师者,仿效之名;天者,自然之谓。夫大块造物,率性而动,若有心师学,则乖于自然,故不得也。

  【六】【注】虽师天犹未免于殉,奚足事哉!师天犹不足称事,况又不师耶!

  【疏】殉者,逐也,求也。夫有心仿效造化而与物俱往者,此不率其本性也,奚足以为修其事业乎!尚有所求,故是殉也。夫师犹有称殉,况(拾)〔舍〕己逐物,其如之何!

  【释文】《皆殉》辞俊反。◎家世父曰:其有止也,通乎命者也;其以为事,应乎物者也;其舍之也。尽性复命,浑人己而化之也。云若之何者,如是之为道也。

  【七】【疏】夫得中圣人,达于至理,故能人天双遣,物我两忘。既曰无终,何尝有始!率性合道,不复师天。

  【八】【注】都无,乃冥合。  【疏】替,废也,堙塞也。混同人事,与世并行,接物随时,曾无废阙。然人间否泰,备经之矣,而未尝堙塞,所遇斯通,无心师学,自然合道,如何仿效,方欲契真?固不可也。

  【释文】《所行之备而不洫》音溢。郭许的反,李虚域反,滥也。王云:坏败也。无心偕行,何往而不至,故曰皆殉也。所行行备而物我无伤,故无坏败也。

  【九】【注】委之百官而不与焉。

  【疏】姓门,名尹。(且)〔亦〕言:门尹,官号也,姓登,名恒。殷汤圣人,忘怀顺物,故得良臣御事,既为师傅,玄默端拱而不为也。

  【释文】《门尹登恒》向云:门尹,官名,登恒,人名。《为之》于伪反。下同。《傅之》音付。下同。《不与》音预。

  【一0】【注】任其自聚,非囿之也;纵其自散,非解之也。

  【疏】从,任也。囿,聚也。虚淡无为,委任师傅,终不积聚而为己功。  【一一】【注】司御之属,亦能随物之自然也,而汤得之,所以名寄于物而功不在己。

  【疏】良臣受委,随物而成,推功司御,名不在己。

  【一二】【注】名法者,已过之迹耳(二),非适足也。故曰,嬴然无心者,寄治于群司,则其名迹并见于彼。  【疏】嬴然,无心也。见。显也。成物之名,圣迹之法,并是师傅而不与焉。故名法二事,俱显于彼,嬴然闲放,功成弗居也。

  【释文】《之名嬴》音盈。《法得其两见》贤遍反。注同。得其随成之道以司其名,名实法立,故得两见,犹人鉴之相得也。◎家世父曰:随成者,浑成者也;两见者,对待者也。说文:傅,相也。即辅相之义。随成,可以为相矣。仲尼之尽虑,亦辅相也,是亦对待也。司者,察也。名之嬴,法之绌也。尔雅释诂:法,常也。老子名可名,非常名。察其名迹之所至而可知其成,故曰两见。《寄治》直吏反。

  【一三】【注】仲尼曰:天下何思何虑!虑已尽矣,若有纤芥之虑,岂得寂然不动,应感无穷,以辅万物之自然也!  【疏】傅,辅也。尽,绝也。孔丘圣人,忘怀绝虑,故能开化群品,辅禀自然。若蕴纤芥有心,岂能坐忘应感!

  【一四】【注】今所以有岁而存日者,为有死生故也。若无死无生,则岁日之计除。

  【疏】容成,古之圣王也。岁日者,时叙之名耳。为计于时日,故有生死,生死无矣,故岁日除焉。  【释文】《容成》老子师也。◎俞樾曰:汉书艺文志阴阳家有容成子十四篇,房中家又有容成--二十六卷,此即老子之师也。列子汤问篇黄帝与容成子居空峒之上,同斋三月。当是别一人。淮南本经篇昔容成氏之时,道路雁行列处,托婴儿于巢上,置余粮于亩首,虎豹可尾,虺蛇可蹍,而不知其所由然。此则当为上古之君,即庄子胠箧之容成氏,与大庭、伯皇、中央、栗陆诸氏并称者也。而高诱注乃云,容成氏,黄帝时造历日者,则以为黄帝之臣矣。此以说列子汤问篇与黄帝同居空峒之容成氏,乃为得之,非此容成也。合诸说观之,容成氏有三:黄帝之君,一也;黄帝之臣,二也;老子之师,三也。然老子生年究不可考,其师或即黄帝之臣,未可知也。

  【一五】【注】无彼我则无内外也。

  【疏】内,我也。外,物也。为计死生,故有内名。岁日既遣,物我何施!

  【校】(一)之字依覆宋本及王叔岷说删。(二)世德堂本耳作而。

  魏莹与田侯牟约,田侯牟背之。魏莹怒,将使人刺之【一】。

  【一】【疏】莹,魏惠王名也。田侯,即齐威王也,名牟,桓公之子,田恒之后,故曰田侯。齐魏二国,约誓立盟,不相征伐。盟后未几,威王背之,故魏侯瞋怒,将使人刺而杀之。其盟在齐威二十六年,魏惠八年。

  【释文】《魏莹》郭本作罃,音莹磨之莹。今本多作莹。乙耕反。司马云:魏惠王也。◎卢文弨曰:旧作罃与作莹互易,文颇不顺。且今书实多作莹字,今改正。史表梁惠王之名作罃。《与田侯》一本作田侯牟。司马云:田侯,齐威王也,名牟,桓公子。案史记,威王名因,不名牟。◎卢文弨曰:案今书有牟字。史记威王名因齐,战国策亦同。◎俞樾曰:史记威王名因齐。田齐诸君无名牟者,惟桓公名午,与牟字相似。牟或午之讹。然齐桓公午与梁惠王又不相值也。《背之》音佩。《刺之》七赐反。  犀首〔公孙衍〕(一)闻而耻之曰:“君为万乘之君也,而以匹夫从雠【一】!衍请受甲二十万,为君攻之,虏其人民,系其牛马,【二】使其君内热发于背。然后拔其国。忌也出走,然后抶其背,折其脊。【三】”

  【一】【疏】犀首,官号也,如今虎贲之类。公家之孙名衍为此官也。诸侯之国,革车万乘,故谓之君也。匹夫者,谓无官职夫妻相匹偶也。从雠,犹报雠也。夫君人者,一怒则伏尸流血,今乃令匹夫行刺,单使报雠,非万乘之事,故可羞。

  【释文】《犀首》魏官名也。司马云:若今虎牙将军,公孙衍为此官。元嘉本作齿首。◎庆藩案战国策三鲍注引司马云:犀首,魏〔官〕(二),若今虎牙将军。视释文较略。《万乘》绳证反。

  【二】【疏】将军孙衍,请专命受钺,率领甲卒二十万人,攻其齐城,必当获胜。于是掳掠百姓,羁系牛马,(绪)〔叙〕勋酬赏,分布军人也。

  【释文】《为君》于伪反。下请为君同。

  【三】【疏】姓田,名忌,齐将也。抶、折,击也。国破人亡而怀恚怒,故热气蕴于心,?疽发于背也。国既倾拔,获其主将,于是击抶其背,打折腰脊,旋师献凯。不亦快乎!

  【释文】《忌也出走》忌畏而走。或言围之也。元嘉本忌作亡。《抶》敕一反。三苍云:击也。郭云:秩,又猪栗反。◎卢文弨曰:旧秩仍作抶,讹。今书内所载音义作秩,姑从之。或疑是柣,亦不训击。《折其》之舌反。  【校】(一)公孙衍三字依疏文及赵谏议本补。(二)官字依国策鲍注补。

  季子闻而耻之曰:“筑十仞之城,城者既十仞矣,则又坏之,此胥靡之所苦也【一】。今兵不起七年矣,此王之基也。衍乱人,不可听也。【二】”

  【一】【疏】季,姓也;子,(者)〔有〕德之称;魏之贤臣也。胥靡,徒役人也。季子怀道,不用征伐,闻犀首请兵,羞而进谏。夫七丈之城,用功非少,城就成矣,无事坏之,此乃徒役之人滥遭辛苦。此起譬也。

  【释文】《季子》魏臣。◎俞樾曰:下十字,疑七字之误。城者既七仞,则虽未十仞而去十仞不远矣,故坏之为可惜。若既十仞,则直谓之已成可耳,不当言既十仞也。下文曰,今兵不起七年矣,此王之基也,明是以七仞喻七年,其为字误无疑。《又坏》音怪。  【二】【疏】干戈静息,已经七年,偃武修文,王者洪基,犀首方为祸乱,不可听从。

  华子闻而丑之曰:“善言伐齐者,乱人也;善言勿伐者,亦乱人也;谓伐之与不伐乱人也者,又乱人也。”【一】

  【一】【疏】华,姓;子,有德〔之〕称;亦魏之贤臣也。善巧言伐齐者,谓兴动干戈,故是祸乱之人,此公孙衍也。善言勿伐者,意在王之洪基,胜于敌国,有所解望,故是乱人,斯季子也。谓伐与不伐乱人者,未能忘言行道,犹以是非为心,故亦未免为乱人,此华子自道之辞也。

  【释文】《华子》亦魏臣也。  君曰:“然则若何【一】?”

  【一】【疏】华子遣荡既深,王不测其所以,故问言旨,意趣如何。  曰:“君求其道而已矣【一】!”

  【一】【疏】夫道清虚淡漠,物我兼忘,故劝求之,庶其寡欲,必能履道,争夺自消。

  惠子闻之而见戴晋人【一】。戴晋人曰:“有所谓蜗者,君知之乎?”

  【一】【疏】戴晋人,梁之贤者也。姓戴,字晋人。惠施闻华子之清言,犹恐魏王之未悟,故引戴晋,庶解所疑。  【释文】《惠子》惠施也。《而见》贤遍反。下同。《戴晋人》梁国贤人,惠施荐之于魏王。  曰:“然【一】。”

  【一】【注】蜗至微,而有两角。

  【疏】蜗者,虫名,有类小螺也;俗谓之黄犊,亦谓之蜗牛,有四角。君知之不?曰然,魏王答云:“我识之矣。”

  【释文】《蜗》音瓜,郭音戈。李云:蜗虫有两角,俗谓之蜗牛。三苍云:小牛螺也。一云:俗名黄犊。

  “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有国于蜗之右角者曰蛮氏,时相与争地而战,伏尸数万,逐北旬有五日而后反【一】。”

  【一】【注】诚知所争者若此之细也,则天下无争矣。

  【疏】蜗之两角,二国存焉。蛮氏〔触氏〕,频相战争,杀伤既其不少,进退亦复淹时。此起譬也。  【释文】《数万》色主反。《逐北》如字,又音佩。军走曰北。

  君曰:“噫!其虚言与【一】?”

  【一】【疏】所言奇谲,不近人情,故发噫叹,疑其不实也。

  【释文】《曰噫》于其反。《言与》音余。

  曰:“臣请为君实之【一】。君以意在四方上下有穷乎【二】?”

  【一】【疏】必谓虚言,请陈实录。

  【二】【疏】君以意测四方上下有极不?因斯理物,又质魏侯。

  君曰:“无穷【一】。”

  【一】【疏】魏侯答云:“上下四方,竟无穷已。”

  曰:“知游心于无穷,而反在通达之国【一】,若存若亡乎【二】?”

  【一】【注】人迹所及为通达,谓今四海之内也。

  【二】【疏】人迹所接为通达也。存,有也。亡,无也。游心无极之中,又比九州之内,语其大小,可谓如有如无也。

  君曰:“然【一】。”

  【一】【注】今自以四海为大,然计在无穷之中,若有若无也。

  【疏】然,犹如此也。谓所陈之语不虚也。  曰:“通达之中有魏【一】,于魏中有梁【二】,于梁中有王。王与蛮氏,有辩乎【三】?”

  【一】【注】谓魏国在四海之中。

  【二】【疏】昔在河东,国号为魏,魏为强秦所逼,徙都于梁。梁从魏而有,故曰魏中有梁也。

  【三】【疏】辩,别也。王之一国,处于六合,欲论大小,如有如无。与彼蛮氏,有何差异?此合譬也。

  君曰:“无辩【一】。”

  【一】【注】王与蛮氏,俱有限之物耳(一)。有限,则不问大小,俱不得与无穷者计也,虽复天地共在无穷之中,皆蔑如也。况魏中之梁,梁中之王,而足争哉!

  【疏】自悟己之所争与蜗角无别也。

  【释文】《虽复》扶又反。

  【校】(一)赵谏议本无耳字。

  客出而君惝然若有亡也【一】。  【一】【注】自悼所争者细。

  【疏】惝然,怅恨貌也。晋人言毕,辞出而行。君觉己非,惝然怅恨;心之悼矣,恍然如失。

  【释文】《惝》音敞。字林云:惘也。又吐荡反。  客出,惠子见。君曰:“客,大人也,圣人不足以当之【一】。”

  【一】【疏】圣人,谓尧舜也。晋人所谈,其理弘博,尧舜之行不足以当。

  惠子曰“夫吹管也,犹有嗃也;吹剑首者,吷而已矣。尧舜,人之所誉也;道尧舜于戴晋人之前,譬犹一吷也。【一】”

  【一】【注】曾不足闻。

  【疏】嗃,大声;吷,小声也。夫吹竹管,声犹高大;吹剑环,声则微小。唐尧俗中所誉,若于晋人之前盛谈斯道者,亦何异乎吹剑首声,曾无足可闻也!

  【释文】《管》音管。本亦作管。《嗃》许交反,管声也。玉篇呼洛反,又呼教反。广雅云:鸣也。《剑首》司马云:谓剑环头小孔也。《吷》音血,又呼悦反。司马云:吷然如风过。《所誉》音余。

  孔子之楚,舍然蚁丘之浆【一】。其邻有夫妻臣妾登极者,子路曰:“是稯稯何为者邪【二】?”

  【一】【疏】蚁丘,丘名也。浆,卖浆水之家也。仲尼适楚而为聘使,路旁舍息于卖浆水之家,其家住在丘下,故以丘为名也。

  【释文】《蚁丘》鱼绮反。李云:蚁丘,山名。《之浆》李云:卖浆家。司马云:谓逆旅舍以菇蒋草覆之也。  【二】【疏】极,高也。总总,众聚也。孔丘应聘,门徒甚多,车马威仪,惊异常俗,故浆家邻舍男女群聚,共登卖浆,观视仲尼。子路不识,是以怪问。

  【释文】《登极》司马云:极,屋栋也,升之以观也。一云:极,平头屋也。《稯稯》音总,字亦作总。李云:聚貌。本又作稷。一本作稷,初力反。◎卢文弨曰:两稷字疑有一讹。  仲尼曰:“是圣人仆也【一】。是自埋于民【二】,自藏于畔。【三】其声销【四】,其志无穷【五】,其口虽言,其心未尝言【六】,方且与世违而心不屑与之俱【七】。是陆沉者也【八】,是其市南宜僚邪【九】?”

  【一】【疏】古者淑人君子,均号圣人,故孔子名宜僚为圣人也。言臣妾登极聚众多者,是市南宜僚之仆隶也。

  【释文】《圣人仆》谓怀圣德而隐仆隶也。司马本仆作朴,谓圣人坏朴也。  【二】【注】与民同。

  【三】【注】进不荣华,退不枯槁。

  【疏】混迹泥滓,同尘氓俗,不显其德,故自埋于民也;进不荣华,退不枯槁,隐显出处之际,故自藏于畔也。

  【释文】《藏于畔》王云:修田农之业,是隐藏于?畔。  【四】【注】损(一)其名也。  【释文】《销》音消。司马云:小也。《捐其》本亦作损。◎卢文弨曰:今书捐作损。

  【五】【注】规是(二)生也。

  【疏】声,名也。消,灭也。一荣辱,故毁灭其名;冥至道,故其心无极。

  【六】【注】所言者皆世言。

  【疏】口应人间,心恒凝寂,故不言而言,言未尝言。

  【七】【注】心与世异。

  【疏】道与俗反,固违于世,虚心无累,不与物同,此心迹俱异也。  【释文】《不屑》屑,絜也,不絜世也。本或作肯。  【八】【注】人中隐者,譬无水而沉也。

  【疏】寂寥虚淡,譬无水而沉,谓陆沉也。

  【释文】《陆沈》司马云:当显而反隐,如无水而沉也。

  【九】【疏】姓熊,字宜僚,居于市南,故谓之市南宜僚也。  【校】(一)赵谏议本损作捐。(二)赵本规是作视长。

  子路请往召之【一】。

  【一】【疏】由闻宜僚陆沉贤士,请往就舍召之。

  孔子曰:“已矣【一】!彼知丘之着于己也【二】,知丘之适楚也,以丘为必使楚王之召己也,彼且以丘为佞人也【三】。夫若然者,其于佞人也羞闻其言,而况亲见其身乎【四】!而何以为存【五】?”

  【一】【疏】已,止也。彼必不来,幸止勿唤。

  【二】【注】着,明也。

  【三】【疏】彼,宜僚也。着,明也。知丘明识宜僚是陆沉贤士,又知适楚必向楚王荐召之,如是则用丘为谄佞之人也。

  【四】【疏】陆沉之人,率性诚直,其于邪佞,耻闻其言,况自视其形,良非所愿。

  【五】【注】不如舍之以从其志。

  【疏】而,汝也。存,在也。匿影销声,久当逃避,汝何为请召,谓其犹在?  子路往视之,其室虚矣【一】。

  【一】【注】果逃去也。  【疏】仲由无鉴,不用师言,遂往其家,庶观盛德。而辞聘情切,宜僚已逃,其屋虚矣。

  长梧封人问子牢曰:“君为政焉勿卤莽,治民焉勿灭裂【一】。昔予为禾,耕而卤莽之,则其实亦卤莽而报予;芸而灭裂之,其实亦灭裂而报予【二】。予来年变齐,深其耕而熟耰之【三】,其禾蘩以滋,予终年厌飧【四】。”

  【一】【注】卤莽灭裂,轻脱末略,不尽其分。

  【疏】长梧,地名,其地有长树之梧,因以名焉。封人,(也)即此地守疆之人。子牢,孔子弟子,姓琴,宋(乡)〔卿〕也。为政,行化也。治民,宰割也。卤莽,不用心也。灭裂,轻薄也。夫民为邦本,本固则邦宁,唯当用意养人,亦不可轻尔搔扰。封人有道。故戒子牢。

  【释文】《长梧封人》长梧,地名。封人,守封疆之人。《子牢》司马云:即琴牢,孔子弟字。◎庆藩案琴张,孔子弟子,经传中无作琴牢子牢者。惟孔子家语弟子有琴张。一名牢,字子开,亦字张,卫人也。是琴〔张〕始见于家语,其书乃王子雍所伪撰,不足为据。贾逵郑众注左传,以琴张为颛孙师。服虔驳之云:子张少孔子四十余岁,孔子是时四十,知未有子张。赵岐注孟子,亦以琴张为子张,云:子张善鼓琴,号曰琴张。(盖又据礼记子张既除丧数语而附会者也。)尤为不经。琴张子牢,本非一人也,司马此说非。汉书古今人表作琴牢,亦浅学者据家语改之也。如汉书有琴牢,则贾郑服各注早据之以释牢曰琴张矣。论语郑注、孟子赵岐注及左传同。《卤》音鲁。《莽》莫古反,又如字。《灭裂》犹短草也。李云:谓不熟也。郭云:卤莽灭裂,轻脱末略,不尽其分也。司马云:卤莽,犹粗粗也。谓浅耕稀种也。灭裂,断其草也。◎卢文弨曰:案麤,千奴反;粗,才古反;二字古多连用。如春秋繁露俞(予)〔序〕(一)篇云:始于粗粗,终于精微。论衡正说篇云:略正题目粗粗之说,以照篇中微妙之文。其它以粗粗连用者亦多,犹粗粗也。有欲改为粗疏者,故正之。

  【二】【疏】为禾,犹种禾也。芸,拔草也。耕地不深,鉏治不熟,至秋收时,嘉实不多,皆由疏略。故致斯报也。  【释文】《芸》音云,除草也。

  【三】【注】功尽其分,无为之至(二)。  【释文】《变齐》才细反。司马如字,云:变更也,谓变更所法也。齐,同也。《耰》音忧。司马云:锄也。广雅云:推也。字林云:摩田器也。  【四】【疏】变,改也。耕,治也。耰,芸也。去岁为田,亟遭饥喂,今年艺植,故改法深耕。耕垦既深,鉏耰又熟,于是禾苗蘩茂。子实滋荣,宽岁足飧,故其宜矣。  【释文】《厌?》音孙。本又作飧(三)。  【校】(一)序字依繁露改。(二)世德堂本作无所不至,赵谏议本所作为。(三)今本作飧。

  庄子闻之曰:“今人之治其形,理其心,多有似封人之所谓【一】,遁其天,离其性,灭其情,亡其神,以众为【二】。故卤莽其性者,欲恶之孽,为性萑苇【三】蒹葭,始萌以扶吾形【四】,寻擢吾性【五】;并溃漏发,不择所出,漂疽疥?,内热溲膏是也【六】。”  【一】【疏】今世之人,浇浮轻薄,驰情欲境,倦而不休,至于治理心形,例如封人所谓。庄周闻此,因而论之。

  【二】【注】夫遁离灭亡,以众为之所致(一)也。若各至(二)其极,则何患也。

  【疏】逃自然之理,散淳和之性,灭真实之情,失养神之道者,皆以徇逐分外,多滞有为故也。

  【释文】《离其》力智反。下同。《以众为》如字。王云:凡事所可为者也。遁离灭亡,皆由众为。众为,所谓卤莽也。司马本作为伪。  【三】【注】萑苇害黍稷,欲恶伤正性。

  【疏】萑苇,芦也。夫欲恶之心,多为妖孽。萑苇害黍稷,欲恶伤真性,皆由卤莽浮伪,故致其然也。

  【释文】《欲恶》乌路反。注并同。《之孽》鱼列反。《萑》音丸,苇类。《苇》于鬼反,芦也。  【四】【注】形扶疏则神气伤。

  【疏】蒹葭,亦芦也。夫秽草初萌,尚易除剪,及扶疏盛茂,必害黍稷。亦犹欲心初萌,尚易止息,及其昏溺,戒之在微。故老子云,其未兆易谋也。

  【释文】《蒹》古恬反,薕也。《葭》音加,亦芦也。◎俞樾曰:为性萑苇蒹葭,六字为句。郭于萑苇下出注云,萑苇害禾稷,欲恶伤正性。此失其读也。始萌以扶吾形,寻擢吾性,寻与始相对为义,寻之言寖寻也。汉书郊祀志寖寻于泰山矣,晋灼曰:寻,遂往之意也。始萌以扶吾形,言其始若足以扶助吾形也;寻擢吾性,言寖寻既久则拔擢吾性也。郭解扶吾形曰,形扶疏则神气伤,亦为失之。  【五】【注】以欲恶引性,不止于当。  【疏】寻,引也。擢,拔也。以欲恶之事诱引其心,遂使拔擢真性,不止于当也。

  【六】【注】此卤莽之报也。故治性者,安可以不齐其至分!

  【疏】溃漏,人冷疮也。漂疽,热毒肿也。?,亦疽之类也。溲膏,溺精也。耽滞物境,没溺声色,故致精神昏乱,形气虚羸,众病发动,不择处所也。  【释文】《并溃》回内反。《漏发》李云:谓精气散泄,上溃下漏,不择所出也。《漂》本亦作瘭。徐敷妙反,又匹招反,一音必招反。《疽》七余反。瘭疽,谓病疮脓出也。《疥》音界。《溲》本或作廋,所求反。《膏》司马云:谓虚劳人尿上生肥白沫也。皆为利欲感动,失其正气,不如深耕熟耰之有实。《不齐》才细反,又如字。

  【校】(一)世德堂本致作至。(二)赵谏议本至作致。

  柏矩学于老聃,曰:“请之天下游【一】。”  【一】【疏】柏,姓;矩,名。怀道之士,老子门人也。请游行宇内,观风化,察物情也。

  【释文】《柏矩》有道之人。  老聃曰:“已矣!天下犹是也【一】。”

  【一】【疏】老子止之,不许其往,言天下物情,与此处无别也。

  又请之,老聃曰;“汝将何始【一】?”

  【一】【疏】郑重殷勤,所请不已,方问行李欲先往何邦。

  曰:“始于齐【一】。”  【一】【疏】柏矩鲁人,与齐相近,齐人无道,欲先行也。  至齐,见辜人焉,推而强之,解朝服而幕之【一】,号天而哭之曰:“子乎子乎!天下有大灾,子独先离之,曰莫为盗!莫为杀人!【二】荣辱立,然后睹所病【三】;货财聚,然后睹所争【四】。今立人之所病,聚人之所争,穷困人之身使无休时,欲无至此,得乎!【五】

  【一】【疏】游行至齐,以观风化,忽见罪人,刑戮而死。于是推而强之,令其正卧,解取朝服,幕而覆之。

  【释文】《辜》辜,罪也。李云:谓应死人也。元嘉本作幸人。◎卢文弨曰:幸或是罪之误。◎俞樾曰:释文,辜,罪也。李云,谓应死人也,此失其义。辜,谓辜磔也。周官掌戮杀王之亲者辜之,郑注:辜之言枯也,谓磔之。是其义。汉景帝纪改磔曰弃市,颜注:磔,谓张其尸也。是古之辜磔人者,必张其尸于市,故柏矩推而强之,解朝服而幕之也。《强之》其良反。字亦作强。《朝服》直遥反。《幕》音莫。司马云:覆也。

  【二】【注】杀人大灾,谓自此以下事。大灾既有,则虽戒以莫为,其可得已乎!  【疏】离,罹也。灾,祸也。号叫上天,哀而大哭,?其枉滥,故重曰子乎。为盗杀人,世间大祸,子独何罪,先此遭罹!大灾之条,具列于下。又解:所谓辜人,则朝士是也。言其强相推让以被朝服,重为罗网以继黎元,故告天哭之,明灾由斯起。预张之网,列在下文。◎俞樾曰:子乎子乎,乃叹辞也。诗绸缪子兮子兮,毛传:子兮者,嗟兹也。管子小称篇嗟兹乎,圣人之言长乎哉!说苑贵德篇曰,嗟兹乎,我穷必矣!并以嗟兹为叹辞。说详经义述闻。此云子乎子乎,正与子兮子兮同义。子当读为?。释文子字不作音,盖失其义久矣。

  【释文】《号天》户刀反。《大菑》音哉。《离之》离,着也。

  【三】【注】各自得则无荣辱,得失纷纭,故荣辱立,荣辱立则夸其所谓辱而跂其所谓荣矣。奔驰乎夸跂之间,非病如何!

  【疏】轩冕为荣,戮耻为辱,奔驰取舍,非病如何!

  【四】【注】若以知足为富,将何争乎!

  【疏】珍宝弥积,驰竞斯起。

  【五】【注】上有所好,则下不能安其本分。

  【疏】赏之以轩冕,玩之以珠玑,遂使群品奔驰,困而不止,欲令各安本分,其可得乎!

  【释文】《所好》呼报反。

  古之君人者,以得为在民,以失为在己【一】;以正为在民,以枉为在己【二】;故一形有失其形者,退而自责【三】。今则不然。【四】匿为物而愚不识【五】,大为难而罪不敢【六】,重为任而罚不胜【七】,远其涂而诛不至【八】。民知力竭,则以伪继之【九】,日出多伪,士民安取不伪【一0】!夫力不足则伪,知不足则欺,财不足则盗。盗窃之行,于谁责而可乎?【一一】”  【一】【注】君莫之失,则民自得矣。

  【疏】推功于物,故以得在民;受国不祥,故以失在己。

  【二】【注】君莫之枉,则民自正。

  【疏】无为任物,正在民也;引过责躬,枉在己也。

  【三】【注】夫物之形性何为而失哉?皆由人君挠之以至斯患耳,故自责(一)。

  【疏】夫人受气不同,禀分斯异,令各任其能,则物皆自得。若有一物失所,亏其形性者,则引过归己,退而责躬。昔殷汤自剪,千里来霖,是也。

  【四】【疏】步骤殊时,浇淳异世,故今之驭物者则不复如此也。

  【五】【注】反其性,匿也;用其性,显也;故为物所显则皆识。

  【疏】所作宪章,皆反物性,藏匿罪名,愚妄不识,故罪名者众也。

  【释文】《匿》女力反。《为物而愚》一本作遇。◎俞樾曰:下文大为难而罪不敢,重为任而罚不胜,远其涂而诛不至,曰罪,曰罚,曰诛,皆谓加之以刑也。此曰愚,则与下文不一律矣。释文曰:愚,一本作遇。遇疑过字之误。广雅释诂曰:过,责也。因其不识而责之,是谓过不识。吕览适威篇曰:烦为教而过不识,数为令而非不从,巨为危而罪不敢,重为任而罚不胜。与此文义相似,而正作过不识。高诱注训过为责,可据以订此文之误。过误为遇,又臆改为愚耳。◎庆藩案愚与遇古通。晏子春秋外篇盛为声乐以淫愚民,墨子非儒篇愚作遇。韩子南面篇愚赣寙惰之民,宋干道本愚作遇,秦策愚惑与罪人同心,姚本愚作遇。曩谓当从释文作遇之义为长,今案俞氏以为过字之误,其说更精。过遇二字,古多互讹。本书渔父篇今者丘得过也,释文:过或作遇。让王篇君过而遗先生食,释文:过本亦作遇。是二字形似互误之证。《不识》反物性而强令识之。

  【六】【注】为物所易则皆敢。

  【疏】法既难定,行之不易,故决定违者,斯罪之也。

  【释文】《大为难而罪不敢》王云:凡所施为者,皆用物之所能,则莫不易而敢矣。而故大为艰难,令出不能,物有不敢者,则因罪之。《所易》以豉反。

  【七】【注】轻其所任则皆胜。

  【释文】《不胜》音升。注同。  【八】【注】适其足力则皆至。

  【疏】力微事重而责其不胜,路远期促而罚其后至,皆不可也。

  【九】【注】将以避诛罚也。  【疏】智力竭尽,不免诛罚,惧罚情急,故继之以伪。  【释文】《民知》音智。下同。

  【一0】【注】主日兴伪,士民何以得其真乎!

  【疏】谲伪之风,日日而出,伪众如草,于何得真!

  【一一】【注】当责上也。

  【疏】夫知力穷竭,谲伪必生;赋敛益急,贪盗斯起;皆由主上无德,法令滋彰。夫能忘爱释私,不贵珍宝,当责在上,岂罪下民乎!

  【校】(一)赵谏议本责下有也字。  蘧伯玉行年六十而六十化【一】,未尝不始于是之而卒诎之以非也【二】,未知今之所谓是之非五十九非也【三】。万物有乎生而莫见其根,有乎出而莫见其门【四】。人皆尊其知之所知而莫知恃其知之所不知而后知,可不谓大疑乎【五】!已乎已乎!且无所逃【六】。此(一)所谓然与,然乎【七】?

  【一】【注】亦能顺世而不系于彼我故也。

  【疏】姓蘧,名瑗,字伯玉,卫之贤大夫也。盛德高明,照达空理,故能与日俱新,随年变化。

  【释文】《蘧》其居反。

  【二】【注】顺物而畅,物情之变然也。

  【疏】初履之年,谓之为是,年既终谢,谓之为非,一岁之中而是非常出,故始时之是,终诎为非也。

  【释文】》诎》起勿反。广雅云:曲也。郭音黜。

  【三】【注】物情之变,未始有极。

  【疏】故变为新,以新为是;故已谢矣,以故为非。然则去年之非,于今成是;今年之是,来岁为非。是知执是执非,滞新执故者,倒置之流也。故容成氏曰,除日无岁,蘧瑗达之,故随物化也。

  【四】【注】无根无门,忽尔自然,故莫见也。唯无其生亡其出者,为能睹其门而测其根也。

  【疏】随变而生,生无根原;任化而出,出无门户。既曰无根无门,故知无生无出。生出无门,理其如此,何年岁之可像乎!

  【五】【注】我所不知,物有知之者矣。故用物之知,则无所不知;独任我知,知甚(二)寡矣。今不恃物以知,而自尊〔其〕(三)知,则物不告我,非大疑如何!

  【疏】所知者,俗知也;所不知者,真知也。流俗之人,皆尊重分别之知,锐情取舍,而莫能赖其(分别)〔不知〕(四)之知以照真原,可谓大疑惑之人也。

  【六】【注】不能用彼,则寄身无地。

  【疏】已,止也。夫锐情取舍,不(如)〔知〕休止,必遭祸患,无处逃形。

  【七】【注】自谓然者,天下未之然也。

  【疏】各然其所然,各可其所可,彼我相对,孰是孰非乎?

  【释文】《然与》音余,又如字。《然乎》言未然。  【校】(一)此下世德堂本有则字。(二)世德堂本甚作其。(三)其字依世德堂本补。(四)不知依正文改。

  仲尼问于大史大弢、伯常骞、狶韦【一】曰:“夫卫灵公饮酒湛乐,不听国家之政;田猎毕弋,不应诸侯之际;其所以为灵公者何邪【二】?”  【一】【疏】太史,官号也。下三人,皆史官之姓名也。所问之事,次列下文。

  【释文】《大史》音太。《大弢》吐刀反,人名。《伯常骞》起虔反,人名。《狶》本亦作俙,同。虚岂反。又音希,郭音郗,李音熙。《韦》李云:狶韦者,太史官名。

  【二】【疏】毕,大网也。弋,绳系箭而射也。庸猥之君,淫声嗜酒,捕猎禽兽,不听国政,会盟交际,不赴诸侯。汝等史官,应须定谥,无道如此,何为谥灵?

  【释文】《湛》丁南反,乐之久也。李常淫反。《乐》音洛。《不应》应对之应。《诸侯之际》司马云:盟会之事。

  大弢曰:“是因是也【一】。”

  【一】【注】灵即是无道之谥也。

  【疏】依周公谥法:乱而不损曰灵。灵即无道之谥也。此是因其无道,谥之曰灵,故曰是因是也。

  伯常骞曰:“夫灵公有妻三人,同滥(一)而浴【一】。史?奉御而进所,搏币而扶翼【二】。其慢若彼之甚也,见贤人若此其肃也,是其所以为灵公也【三】。”  【一】【注】男女同浴,此无礼也。

  【释文】《同滥》徐胡暂反,或力暂反,浴器也。

  【二】【注】以?为贤,而奉御之劳,故搏币而扶翼之,使其不得终礼,此其所以为肃贤也。币者,奉御之物。

  【疏】滥,浴器也。姓史,字鱼,卫之贤大夫也。币,帛也。又谥法:德之精明曰灵。男女同浴,使贤人进御。公见史鱼良臣,深怀愧悚,假遣人搏捉币帛,令扶将羽翼,慰而送之,使不终其礼。敬贤如此,便是明君,故谥为灵,灵则有道之谥。

  【释文】《史?》音秋。司马云:史鱼也。《所搏》音博。《弊》郭作币,帛也。徐扶世反。司马音蔽,云:引衣裳自蔽。◎卢文弨曰:今书作币。《而扶翼》司马云,谓公及浴女相扶翼自隐也。此殊郭义。

  【三】【注】欲以肃贤补其私慢。灵有二义,(不)〔亦〕(二)可谓善,故仲尼问焉。

  【疏】男女同浴,娇慢之甚,忽见贤人,顿怀肃敬,用为有道,故谥灵也。

  【校】(一)阙误引张君房本滥作槛。(二)亦字依覆宋本及王叔岷说改。

  狶韦曰:“夫灵公也死,卜葬于故墓不吉,卜葬于沙丘而吉。掘之数仞,得石椁焉,洗而视之,有铭焉,曰:‘不冯其子,灵公夺而里(一)之。’夫灵公之为灵也久矣【一】,之二人何足以识之【二】!”

  【一】【注】子,谓蒯瞶也。言不冯其子,灵公将夺女处也。夫物皆先有其命,故来事可知也。是以凡所为者,不得不为;凡所不为者,不可得为;而愚者以为之在己,不亦妄乎!

  【释文】《故墓》一本作大墓。《沙丘》地名。《掘之》其月反,又其勿反。《数仞》所主反。《洗而》西礼反。《不冯》音凭。《其子灵公》郭读绝句。司马以其子字绝句,云:言子孙不足可凭,故使公得此处为冢也。◎家世父曰:郭象注,子谓蒯瞶,非也。石椁有铭,古之葬者谓子孙无能凭依以保其墓,灵公得而夺之。释文一本作夺而埋之,是也。《夺而里》而,汝也。里,居处也。一本作夺而埋之。《蒯》起怪反。《瞶》五怪反,蒯瞶,卫庄公名。《女处》音汝,下昌虑反。  【二】【注】徒识已然之见事耳,未知已然之出于自然也。

  【疏】沙丘,地名也,在盟津河北。子,蒯瞶也。欲明人之名谥皆定于未兆,非关物情而有升降,故沙丘石椁先有其铭。岂冯蒯瞶,方能夺葬!(史)〔弢〕与常骞,讵能识邪!

  【释文】《之见》贤遍反。

  【校】(一)赵谏议本作埋。

  少知问于大(一)公调【一】曰:“何谓丘里之言【二】?”

  【一】【疏】智照狭劣,谓之少知。太,大也。公,正也。道德广大,公正无私,复能调顺群物,故谓之太公调。假设二人,以论道理。

  【释文】《大公》音泰。下同。

  【二】【疏】古者十家为丘,二十家为里。乡闾丘里,风俗不同,故假问答以辩之也。

  【释文】《丘里之言》李云:四井为邑,四邑为丘,五家为邻,五邻为里。古者邻里井邑,士风不同,犹今乡曲各自有方俗,而物不齐同。◎卢文弨曰:旧士作土,今书内音义作士字,从之。

  【校】(一)赵谏议本作太。下同。

  大公调曰:“丘里者,合十姓百名而以为风俗也【一】,合异以为同,散同以为异。今指马之百体而不得马,而马系于前者,立其百体而谓之马也。【二】是故丘山积卑而为高,江河合水而为大,大人合并而为公【三】。是以自外入者,有主而不执【四】;由中出者,有正而不距【五】。四时殊气,天不赐,故岁成【六】;五官殊职,君不私,故国治【七】;文武大人不赐,故德备【八】;万物殊理,道不私,故无名【九】。无名故无为,无为而无不为【一0】。时有终始,世有变化【一一】。祸福淳淳【一二】,至有所拂者而有所宜【一三】;自殉殊面【一四】,有所正者有所差【一五】。比于(太)〔大〕(一)泽,百材皆度【一六】;观于大山,木石同坛【一七】。此之谓丘里之言【一八】。”

  【一】【疏】采其十姓,取其百名,合而论之,以为风俗也。

  【释文】《十姓百名》一姓为十人,十姓为百名,则有异有同,故合散以定之。

  【二】【疏】如采丘里之言以为风俗,斯合异以为同也;一人设教,随方顺物,斯散同以为异也。亦犹指马百体,头尾腰脊,无复是马,此散同以为异也;而系于前见有马,此合异以为同也。

  【三】【注】无私于天下,则天下之风一也。  【疏】积土石以成丘山,聚细流以成江海,亦犹圣人无心,随物施教,故能并合八方,均一天下,华夷共履,遐迩无私。

  【释文】《积卑》如字,又音婢。《合水》一本作合流。◎俞樾曰:水乃小字之误。卑高小大,相对为文。《合并而为公》合群小之称以为至公之一也。

  【四】【疏】自,从也。谓圣人之教,从外以入,从中而出,随顺物情,故居主竟无所执也。  【五】【注】自外入者,大人之化也;由中出者,民物之性也。性各得正,故民无违心;化必至公,故主无所执。所以能合丘里而并天下,一万物而夷群异也。  【疏】由,亦从也。谓万物黔黎,各有正性,率心而出,禀受皇风,既合物情,故顺而不距。

  【六】【注】殊气自有,故能常有,若本无之而由天赐,则有时而废。

  【疏】赐,与也。夫春暄夏暑,秋凉冬寒,禀之自然,故岁叙成立,若由天与之,则有时而废矣。

  【释文】《天不赐》赐,与也。

  【七】【注】殊职自有其才,故任之耳,非私而与之。

  【疏】五官,谓古者法五行置官也。春官秋官,各有司职,君王玄默,委任无私,故致宇内清夷,国家宁泰也。  【释文】《国治》直吏反。

  【八】【注】文者自文,武者自武,非大人所赐也,若由赐而能,则有时而阙矣。岂唯文武,凡性皆然。

  【疏】文相武将,量才授职,各任其能,非圣与也。无私于物,故道德圆备。

  【九】【疏】夫群物不同,率性差异,或巢居穴处,走地飞空,而亭之毒之,咸能自济,物各得理,故无功也。

  【一0】【注】名止于实,故无为;实各自为,故无不为。

  【疏】功归于物,故为无为,不执此(无)〔为〕而无不为。

  【一一】【注】故无心者斯顺。

  【疏】时,谓四叙递代循环。世,谓人事迁贸不定。

  【一二】【注】流行反复。

  【疏】淳淳,流行貌。夫天时寒暑,流谢不常,人情祸福,何能久定!故老经云,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也。

  【释文】《淳淳》如字。王云:流动流貌。◎卢文弨曰:两流字疑衍其一。《反复》芳服反。

  【一三】【注】于此为戾,于彼或以为宜。

  【疏】拂,戾也。夫物情向背,盖无定准,故于此乖戾者,或于彼为宜,是以达道之人不执逆顺也。

  【释文】《所拂》扶弗反,戾也。又音弗,又音弼。

  【一四】【注】各自信其所是,不能离也。

  【疏】殉,逐也。面,向也。夫彼此是非,纷然固执,故各逐己见而所向不同也。

  【释文】《自殉殊面》广雅云:面,向也。谓心各不同而自殉焉。殊向自殉,是非天隔,故有所正者亦有所差。《离也》力智反。

  【一五】【注】正于此者,或差于彼。

  【疏】于此为正定者,或于彼〔为〕差(耶)〔邪〕,此明物情颠倒,殊向而然也。◎家世父曰:祸福淳淳,任之以无心,虽有拂于人而自得所宜,自殉殊面,强之以异趣,名为正之而实已两差矣。

  【一六】【注】无弃材也。

  【疏】比,譬也。度,量也。夫广大皋泽,林籁极多,随材量用,必无弃掷。大人取物,其义亦然。

  【释文】《比于大泽》本亦作宅。◎卢文弨曰:今书于作于。《百材皆度》度,居也。虽别区异所,〔同以〕(二)大泽为居;虽木石异端,同以大山为坛。此可以当丘里之言也。

  【一七】【注】合异以为同也。

  【疏】坛,基也。石有巨小,木有粗细,共聚大山而为基本,此合异以为同也。

  【一八】【注】言于丘里,则天下可知。

  【疏】总结前义也。

  【校】(一)大字依世德堂本改。(二)同以二字依下句补。

  少知曰:“然则谓之道,足乎【一】?”

  【一】【疏】以道为名,名道于理,谓不足乎?欲明至道无名,故发斯问。

  大公调曰:“不然。今计物之数,不止于万,而期曰万物者,以数之多者号而读之也。【一】是故天地者,形之大者也;阴阳者,气之大(一)者也;道者为之公【二】。因其大以号而读之则可也【三】,已有之矣,乃将得比哉【四】!则若以斯辩,譬犹狗马,其不及远矣【五】。”

  【一】【注】夫有数之物,犹不止于万,况无数之数,谓道而足耶!

  【疏】期,限也。号,语也。夫有形之物,物乃无穷,今世人语之,限曰万物者,此举其大经为言也。亦犹虚道妙理,本自无名,据其功用,强名为道,名于理未足也。

  【释文】《而读》李云:读,犹语也。

  【二】【注】物得以通,通物无私,而强字之曰道。

  【疏】天覆地载,阴阳生育,故形气之中最大者也。天道能通万物,亭毒苍生,施化无私,故谓之公也。

  【释文】《强字》巨丈反。

  【三】【注】所谓道可道也。

  【疏】大通有物,生化群品,语其始本,实曰无名,因其功号,读亦可也。

  【四】【注】名已有矣,故乃将无可得而比耶!

  【疏】因其功用,已有道名,不得将此有名比于无名之理。以斯比拟,去之迢递。

  【五】【注】今名之辩无,不及远矣,故谓道犹未足也;必在乎无名无言之域而后至焉,虽有名,故莫之比也。

  【疏】夫独以狗马二兽语而相比者,非直大小有殊,亦乃贵贱斯别也。今以有名之道比无名之理者,非直粗妙不同,亦深浅斯异,故不及远也。

  【校】(一)阙误引刘得一本大作广。

  少知曰:“四方之内,六合之里,万物之所生恶起【一】?”

  【一】【注】问此者,或谓道能生之。  【疏】六合之内,天地之间,万物动植,从何生起?少知发问,欲辩其原。  【释文】《恶起》音乌。

  大公调曰:“阴阳相照相盖相治,四时相代相生相杀【一】,欲恶去就于是桥起,雌雄片合于是庸有【二】。安危相易,祸福相生,缓急相摩,聚散以成【三】。此名实之可纪,精微之可志也【四】。随序之相理,桥运之相使,穷则反,终则始。此物之所有【五】,言之所尽,知之所至,极物而已【六】。睹道之人,不随其所废,不原其所起【七】,此议之所止【八】。”

  【一】【注】言此皆其自尔,非无所生。

  【疏】夫三光相照,二仪相盖,风雨相治,炎凉相代,春夏相生,秋冬相杀,岂关情虑,物理自然也。◎俞樾曰:盖当读为害。尔雅释言:盖,割裂也,释文曰:盖,舍人本作害。是盖害古字通。阴阳或相害,或相治,犹下句云四时相代相生相杀也。

  【二】【注】凡此事故云为趋舍,近起于阴阳之相照,四时之相代也。

  【疏】矫,起貌也。庸,常也。顺则就而欲,逆则恶而去。言物在阴阳造化之中,蕴斯情虑,开杜交合,以此为常也。

  【释文】《欲恶》乌路反。《桥起》居表反。下同。又音羔。王云:高劲,言所起之劲疾也。《片合》音判,又如字。

  【三】【疏】夫逢泰则安,遇否则危,危则为祸,安则为福,缓者为寿,急者为夭,散则为死,聚则为生。凡此数事,出乎造物相摩而成,其犹四叙变易迁贸,岂关情虑哉!

  【四】【注】过此以往,至于自然。自然之故,谁知所以也!

  【疏】志,记也。夫阴阳之内,天地之间,为实有名,故可纲可纪。假令精微,犹可言记,至于重玄妙理,超绝形名,故不可以言象求也。

  【五】【注】皆物之所有,自然而然耳,非无能有之也。

  【疏】夫四序循环,更相治理,五行运动,递相驱役,物极则反,终而复始。物之所有,理尽于斯。

  【释文】《随序》谓变化相随,有次序也。序,或作原,一本作享。《桥运之相使》桥运,谓相桥代顿至,次序以相通理,桥运以相制使也。

  【六】【注】物表无所复有,故言知不过极物也。

  【疏】夫真理玄妙,绝于言知。若以言诠辩,运知思虑,适可极于有物而已,固未能造于玄玄之境。

  【释文】《所复》扶又反。

  【七】【注】废起皆自尔,无所原随也。

  【八】【注】极于自尔,故无所议。

  【疏】睹,见也。随,逐也。夫见道之人,玄悟之士,凝神物表,寂照环中,体万境皆玄,四生非有,岂复留情物物而推逐废起之所由乎!所谓(之)言语道断,议论休止者也。  少知曰:“季真之莫为,接子之或使,二家之议,孰正于其情,孰遍于其理【一】?”

  【一】【注】季真曰,道莫为也。接子曰,道或使。或使者,有使物之功也。

  【疏】季真接子,并齐之贤人,俱游稷下,故托二贤明于理。莫,无也。使,为也。季真以无为为道,接子谓道有(为)使物之功,各执一家,未为通论。今少知问此以定臧否,于素情妙理谁正谁偏者也。

  【释文】《季真接子》李云:二贤人。◎俞樾曰:尚书微子篇殷其勿或乱正四方,多士篇时予乃或言,枚传并曰:或,有也。礼记祭义篇庶或飨之,孟子公孙丑篇夫既或治之,郑赵注并曰:或,有也。此云季真之莫为,接子之或使,或与莫为对文。莫,无也;或,有也。周易益上九,莫益之,或击之,亦以莫或相对。◎庆藩案接子,汉书古今人表作捷子。接捷字异而义同。尔雅接捷也,郭璞曰:捷,谓相接续也。(公羊春秋庄十二年宋万弒其君接,僖三十年郑伯接卒,左谷皆作捷。)又案史记孟子荀卿列传索隐云:接子,古箸书者之名号。《孰遍》音遍,徐音篇。

  大公调曰:“鸡鸣狗吠,是人之所知;虽有大知,不能以言读其所自化,又不能以意其所将为【一】。斯而析之,精至于无伦,大至于不可围【二】,或之使,莫之为,未免于物而终以为过【三】。或使则实【四】,莫为则虚【五】。有名有实,是物之居【六】;无名无实,在物之虚【七】。可言可意,言而愈疏【八】。未生不可忌,【九】已死不可徂(一)【一0】。死生非远也,理不可睹【一一】。或之使,莫之为,疑之所假【一二】。吾观之本,其往无穷;吾求之末,其来无止。无穷无止,言之无也,与物同理;【一三】或使莫为,言之本也,与物终始【一四】。道不可有,有不可无【一五】。道之为名,所假而行【一六】。或使莫为,在物一曲,夫胡为于大方【一七】?言而足,则终日言而尽道【一八】;言而不足,则终日言而尽物【一九】。道物之极,言默不足以载【二0】;非言非默,议有所(二)极【二一】。”

  【一】【注】物有自然,非为之所能也。由斯而观,季真之言当也。

  【疏】夫目见耳闻,鸡鸣狗吠,出乎造化,愚智同知。故虽大圣至知,不能用意测其所为,不能用言道其所以,自然鸣吠,岂道使之然!是知接子之言,于理未当。

  【释文】《吠》符废反。《大知》音智。

  【二】【注】皆不为而自尔。

  【疏】假令精微之物无有伦绪,粗大之物不可围量,用此道理推而析之,未有一法非自然独化者也。

  【三】【注】物有相使,亦皆自尔,故莫之为者,未为非物也。凡物云云,皆由莫为而过去(三)。

  【疏】不合于道,故未免于物;各滞一边,故卒为过患也。

  【四】【注】实自使之。

  【疏】滞有(为)〔故〕也。

  【五】【注】无使之也。

  【疏】溺无故也。

  【六】【注】指名实之所在。  【七】【注】物之所在,其实至虚。

  【疏】夫情苟滞于有,则所在皆物也;情苟尚无,则所在皆虚也;是知有无在心,不在乎境。

  【八】【注】故求之于言意之表而后至焉。

  【疏】夫可以言诠,可以意察者,去道弥疏远也。故当求之于言意之表而后至焉。

  【九】【注】突然自生,制不由我,我不能禁。

  【一0】【注】忽然自死,吾不能违。

  【疏】忌,禁也。阻,碍也。突然而生,不可禁忌,忽然而死,有何碍阻!唯当随变任化,所在而安。字亦有作沮者,怨也。处顺而死,故不怨丧也。

  【释文】《不可徂》一本作阻。

  【一一】【注】近在身中,犹莫见其自尔而欲忧之。

  【疏】劳息聚散,近在一身,其理窈冥,愚人不见。

  【一二】【注】此二者,世所至疑也。

  【疏】有无二执,非达者之心,疑惑之人情偏,乃为议论之也。

  【一三】【注】物理无穷,故知言无穷,然后与物同理也。

  【疏】本,过去也。末,未来也。过去已往,生化无穷,莫测根原,焉可意致!假令盛谈无有,既其偏滞,未免于物,故与物同于一理也。

  【一四】【注】恒不为而自使然也。  【疏】本,犹始。各执一边以为根本者,犹未免于本末也,故与有物同于始,斯离于物也。

  【一五】【注】道故不能使有,而有者常自然也。

  【疏】夫至道不绝,非有非无,故执有执无,二俱不可也。

  【一六】【注】物所由而行,故假名之曰道。

  【疏】道大无名,强名曰道,假此名教,(动)〔勤〕而行之也。  【一七】【注】举一隅便可知。

  【疏】胡,何也。方,道也。或使莫为,未阶虚妙,斯乃俗中一物,偏曲之人,何足以造重玄,语乎大道?  【一八】【注】求道于言意之表则足。

  【一九】【注】不能忘言而存意则不足。  【疏】足,圆遍也。不足,遍滞也。苟能忘言会理,故曰言未尝言,尽合玄道也。如其执言不能契理,既乖虚通之道,故尽是滞碍之物也。

  【二0】【注】夫道物之极,常莫为而自尔,不在言与不言。

  【疏】道物极处,非道非物,故言默不能尽载之。  【二一】【注】极于自尔,非言默而议(之)(四)也。

  【疏】默非默,议非议,唯当索之于四句之外,而后造于众妙之门也。  【校】(一)赵谏议本徂作阻。(二)世德堂本有所作其有。(三)赵本去下有所字。(四)之字依世德堂本删。

查看目录 >> 《庄子集释》


国学迷 九經發題卷 水衡記 湘中記一卷 唐風集三卷 劉江東家藏善本葬書一卷附校譌一卷續校一卷 續宋中興編年資治通鑑十五卷佚文一卷校記一卷 句曲游稿一卷 孟子注疏解經十四卷附校勘記十四卷 至游子二卷 曾文正公集外文一卷 申鑒 淡永山窗詩集十一卷 箬菴和尙語錄十卷附南澗箬菴問禪師塔銘一卷 詩說十二卷總說一卷 中庸餘論一卷 湖北節義類纂十二卷 鄂不齋筆記二卷 咸豐二年壬子科江南鄉試硃卷一卷 辨脈平脈章句二卷 唐喬知之詩集一卷 修辭鑑衡二卷 讀通鑑綱目條記二十卷首一卷 蜚雲閣史論一卷 抱樸子內篇二十卷 歷代同姓名錄二十三卷 私塾改良會章程一卷 大慧普覺禪師法語二卷 論語鄭氏注一卷 [萬曆]武進縣志八卷 洞玄靈寶河圖仰謝三十六天齋儀四卷 皇淸周禮經解彙纂 春秋左氏傳補注十二卷 石囱先生遺藳六卷 皇明玉曆祥異賦圖注類纂十五卷 內務部地方自治模范講習所校外講義10種 雪牕小集一卷 嚴烺年譜不分卷 生育輯要八卷 海洋輪船裝載章程一卷 德門隨意録二卷 中說十卷 劫夢淚談一卷 天錫和合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八十四卷首一卷 容園詞綜一卷 兼山續草一卷 聖宋名賢五百家播芳大全文粹一百五卷目錄七卷 坤笈六甲天書□卷 嚴東有詩集十卷 南部新書十卷 陶菴自鑑錄四卷 汲古閣未刻詞二十六種 大業雜記 元史類編 負暄野錄二卷 元城語錄三卷行錄一卷 宋拓孔廟碑不分卷 香奩四友傳二卷 張烈婦殉夫征文啟不分卷 起世經 美術叢書.pdf 美術叢書.pdf 美術叢書.pdf 美術叢書.pdf 美術叢書.pdf 美術叢書.pdf 美術叢書.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五十萬卷樓藏書目錄初編_二十二卷.pdf 臺灣全誌_F01.pdf 臺灣全誌_F02.pdf 臺灣全誌_F03.pdf 玄覽堂叢書.pdf 玄覽堂叢書.pdf 玄覽堂叢書.pdf 玄覽堂叢書.pdf 玄覽堂叢書.pdf 玄覽堂叢書.pdf 玄覽堂叢書.pdf 玄覽堂叢書.pdf 玄覽堂叢書.pdf 玄覽堂叢書.pdf 玄覽堂叢書.pdf 玄覽堂叢書.pdf 廣東叢書.pdf 廣東叢書.pdf 廣東叢書.pdf 廣東叢書.pdf 廣東叢書.pdf 廣東叢書.pdf 廣東叢書.pdf 廣東叢書.pdf 廣東叢書.pdf 廣東叢書.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1.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2.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1.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2.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1.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2.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1.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2.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1.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2.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1.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2.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1.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2.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1.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2.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1.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2.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1.pdf 李文忠公尺牘_三十二卷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1.pdf 百子全書_儒家類_F02.pdf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