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子部 > 道释 > 庄子集释 >

庄子集释卷三上

庄子集释卷三上

   【一】【注】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富,其所宗而师者无心也。

   【释文】《大宗师》崔云:遗形忘生,当大宗此法也。

   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者,至矣【一】。知天之所为者,天而生也【二】;知人之所为者,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终其天年而不中道夭者,是知之盛也【三】。  【一】【注】知天人之所为者,皆自然也;则内放其身而外冥于物,与众玄同,任之而无不至者也。

  【疏】天者,自然之谓。至者,造极之名。天之所为者,谓三景晦明,四时生杀,风云舒卷,雷雨寒温也。人之所为者,谓手捉脚行,目视耳听,心知工拙,凡所施为也。知天之所为,悉皆自尔,非关修造,岂由知力!是以内放其身,外冥于物,浩然大观,与众玄同,穷理尽性,故称为至也。

  【二】【注】天者,自然之谓也。夫为为者不能为,而为自为耳;为知者不能知,而知自知耳。自知耳,不知也,不知也则知出于不知矣;自为耳,不为也,不为也则为出于不为矣。为出于不为,故以不为为主;知出于不知,故以不知为宗。是故真人遗知而知,不为而为,自然而生,坐忘而得,故知称绝而为名去也。  【疏】云行雨施,川源岳渎,非关人力,此乃天生,能知所知,并自然也。此解前知天之所为。

  【释文】《天而生》向崔本作失而生。《知称》尺证反。

  【三】【注】人之生也,形虽七尺而五常必具,故虽区区之身,乃举天地以奉之。故天地万物,凡所有者,不可一日而相无也。一物不具,则生者无由得生;一理不至,则天年无缘得终。然身之所有者,知或不知也;理之所存者,为或不为也。故知之所知者寡而身之所有者众,为之所为者少而理之所存者博,在上者莫能器之而求其备焉。人之所知不必同而所为不敢异,异则伪成矣,伪成而真不丧者,未之有也。或好知而不倦以困其百体,所好不过一枝而举根俱弊,斯以其所知而害所不知也。若夫知之盛也,知人之所为者有分,故任而不(强)〔强〕也,知人之所知者有极,故用而不荡也。故所知不以无涯自困,则一体之中,知与不知,暗相与会而俱全矣,斯以其所知养所不知者也。

  【疏】人之所为,谓四肢百体各有御用也。知之所知者,谓目知于色,即以色为所知也。知之所不知者,谓目能知色,不能知声,即以声为所不知也。既而目为手足而视,脚为耳鼻而行,虽复无心相为,而济彼之功成矣。故眼耳鼻舌,四肢百体,更相役用,各有司存。心之明暗,亦有限极,用其分内,终不强知。斯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也,故得尽其天年,不横夭折。能如是者,可谓知之盛美者也。

  【释文】《不丧》息浪反,下皆同。《或好》呼报反。下同。《不强》其两反。◎卢文弨曰:今本书作强。  虽然,有患【一】。夫知有所待而后当【二】,其所待者特未定也【三】。庸讵知吾所谓天之非人乎?所谓人之非天乎【四】?

  【一】【注】虽知盛,未若遗知任天之无患也。

  【疏】知虽盛美,犹有患累,不若忘知而任独也。

  【二】【注】夫知者未能无可无不可,故必有待也。若乃任天而生者,则遇物而当也。

  【三】【注】有待则无定也。

  【疏】夫知必对境,非境不当。境既生灭不定,知亦待夺无常。唯当境知两忘,能所双绝者,方能无可无不可,然后无患也已。

  【四】【注】我生有涯,天也;心欲益之,人也。然此人之所谓耳,物无非〔天也〕(一)。天也者,自然者也;人皆自然,则治乱成败,遇与不遇,非人为也,皆自然耳。

  【疏】近取诸身,远托诸物,知能运用,无非自然。是知天之与人,理归无二。故谓天则人,谓人则天。凡庸之流,讵晓斯旨!所言吾者,庄生自称。此则泯合人天,混同物我者也。

  【释文】《庸讵》徐其庶反。《则治》直吏反。  【校】(一)天也二字依世德堂本补。

  且有真人而后有真知【一】。何谓真人【二】?古之真人,不逆寡【三】,不雄成【四】,不谟士【五】。若然者,过而弗悔,当而不自得也【六】。若然者,登高不栗,入水不濡,入火不热。是知之能登假于道者也若此。【七】

  【一】【注】有真人,而后天下之知皆得其真而不可乱也。

  【疏】夫圣人者,诚能冥真合道,忘我遗物。怀兹圣德,然后有此真知,是以混一真人而无患累。真(知)〔人〕之状,列在下文耳。  【二】【疏】假设疑问,庶显其旨。

  【三】【注】凡寡皆不逆,则所愿者众矣。

  【疏】寡,少也。引古御今,崇本抑末,虚怀任物,大顺群生,假令微少,曾不逆忤者也。

  【四】【注】不恃其成而处物先。

  【疏】为而不恃,长而不宰,岂雄据成绩,欲处物先耶!

  【五】【注】纵心直前而群士自合,非谋谟以致之者也。

  【疏】虚夷忘淡,士众自归,非关运心谋谟招致故也。

  【释文】《不谟》没乎反。  【六】【注】直自全当而无过耳,非以得失经心者也。  【疏】天时已过,曾无悔吝之心;分命偶当,不以自得为美也。◎俞樾曰:过者,谓于事有所过失也。当者,谓行之而当也。在众人之情,于事有所过失则悔矣,行之而当则自以为得矣。真人不然。故曰过而弗悔,当而不自得也。正文明言过,郭注谓全当而无过,失之。

  【七】【注】言夫知之登至于道者,若此之远也。理固自全,非畏死也。故真人陆行而非避濡也,远火而非逃热也,无过而非措当也。故虽不以热为热而未尝赴火,不以濡为濡而未尝蹈水,不以死为死而未尝丧生。故夫生者,岂生之而生哉,成者,岂成之而成哉!故任之而无不至者,真人也,岂有概意于所遇哉!

  【疏】栗,惧也。濡,湿也。登,升也。假,至也。真人达生死之不二,体安危之为一,故能入水入火,曾不介怀,登高履危,岂复惊惧。真知之士,有此功能,升至玄道,故得如是者也。

  【释文】《不栗》音栗。《不濡》而朱反。《登假》更百反,至也。《远火》于万反。《有概》古爱反。  古之真人,其寝不梦【一】,其觉无忧【二】,其食不甘【三】,其息深深。真人之息以踵【四】,众人之息以喉,屈服者,其嗌言若哇【五】。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六】。

  【一】【注】无意想也。  【二】【注】当所遇而安也。

  【疏】梦者,情意妄想也。而真人无情虑,绝思想,故虽寝寐,寂泊而不梦,以至觉悟,常适而无忧也。

  【释文】《其觉》古孝反。

  【三】【注】理当食耳。

  【疏】混迹人间,同尘而食,不耽滋味,故不知其美。  【四】【注】乃在根本中来者也。

  【疏】踵,足根也。真人心性和缓,智照凝寂,至于气息,亦复徐迟。脚踵中来,明其深静也。

  【释文】《深深》李云:内息之貌。◎家世父曰:存息于无息之地,而后纳之深,泊然寂然,无出无入,无往无来,郁怒之所不能结,耆欲之所不能加,百骸九窍六藏,一不与为灌输,而退而寄之于踵,乃以养息于深微博厚而寓诸无穷。《以踵》章勇反。王穆夜云:起息于踵,遍体而深。

  【五】【注】气不平畅。

  【疏】嗌,喉也。哇,?也。凡俗之人,心灵驰竞,言语喘息,唯出咽喉。情躁气促,不能深静,屈折起伏,气不调和,咽喉之中恒如哇?也。

  【释文】《以喉》向云:喘悸之息,以喉为节,言情欲奔竞所致。《其嗌》音益。郭音厄,厄咽喉也。《若哇》获娲反,徐胡卦反,又音絓。崔一音于佳反,结也,言咽喉之气结碍不通也。简文云:哇,呕也。

  【六】【注】深根宁极,然后反一无欲也。

  【疏】夫耽耆诸尘而情欲深重者,其天然机神浅钝故也。若使智照深远,岂其然乎!

  【释文】《其耆》市志反。

  古之真人,不知说生,不知恶死【一】;其出不欣,其入不距;【二】翛然而往,翛然而来而已矣【三】。不忘其所始,不求其所终【四】;受(一)而喜之【五】,忘而复之【六】,是之谓不以心捐(二)道,不以人助天。是之谓真人【七】。

  【一】【注】与化为体者也。

  【疏】气聚而生,生为我时;气散而死,死为我顺。既冥变化,故不以悦恶存怀。  【释文】《说生》音悦。《恶死》乌路反。  【二】【注】泰然而任之也。

  【疏】时应出生,本无情于忻乐;时应入死,岂有意于距讳耶!

  【释文】《不欣》音欣,又音祈。《不距》本又作拒,音巨。李云:欣出则营生,距入则恶死。

  【三】【注】寄之至理,故往来而不难也。

  【疏】翛然,无系貌也。翛然独化,任理遨游,虽复死往生来,曾无意恋之者也。

  【释文】《修然》音萧。本又作儵。徐音叔,郭与久反,李音悠。向云:翛然,自然无心而自尔之谓。郭崔云:往来不难之貌。司马云:儵,疾貌。李同。◎卢文弨曰:旧久讹冬,今从宋本正。

  【四】【注】终始变化,皆忘之矣,岂直逆忘其生,而犹复探求死意也!  【疏】始,生也。终,死也。生死都遣,曾无滞着。岂直独忘其生而偏求于死邪?终始均平,所遇斯适也。

  【释文】《犹复》扶又反。下非复同。

  【五】【注】不问所受者何物,遇之而无不适也。

  【疏】喜所遇也。

  【六】【注】复之不由于识,乃至也。

  【疏】反未生也。

  【七】【注】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物而动,性之欲也。物之感人无穷,人之逐欲无节,则天理灭矣。真人知用心则背道,助天则伤生,故不为也。

  【疏】是谓者,指斥前文,总结其旨也。捐,弃也。言上来智惠忘生,可谓不用取舍之心,捐弃虚通之道;亦不用人情分别,添助自然之分。能如是者,名曰真人也。

  【释文】《捐》徐以全反。郭作揖,一入反。崔云:或作楫,所以行舟也。◎卢文弨曰:揖旧讹楫。案下方云或作楫,则此当作揖。◎俞樾曰:捐字误。释文云:郭作揖,崔云或作楫,所以行舟也,其义弥不可通。疑皆偝字之误。偝即背字,故郭注曰,真人知用心则背道,助天则伤生。是郭所据本正作偝也。《则背》音佩。

  【校】(一)赵谏议本受作爱。(二)“不以心捐道”当为“不以心损道”。“损”:今本缺坏误作“捐”。史记贾谊列传索隐引此文正作“损”。

  若然者,其心志【一】,其容寂【二】,其颡頯【三】;凄然似秋【四】,暖然似春【五】,喜怒通四时【六】,与物有宜而莫知其极【七】。

  【一】【注】所居而安为志。  【疏】若如以前不捐道等心,是心怀志力而能致然也。故老经云,强行者有志。◎家世父曰:郭象注,所居而安为志,应作其心志。说文:志,心之所之也。商书,若射之有志,孔疏云:如射之有志,志之所主,欲得中也。佛书性相如如,常住不迁,即此所谓其心志也。◎庆藩案说文无志篆,所引当出字林字书。

  【释文】“其心志”当为“其心忘”,“志”为“忘”字的形误。  【二】【注】虽行而无伤于静。  【释文】《容●》本亦作寂。崔本作●。卢文弨曰:旧本讹家,今改正,说见前。本书作寂。

  【三】【注】頯,大朴之貌。

  【疏】颡,额也。頯,大朴貌。夫真人降世,挺气异凡,非直智照虚明,志力弘普,亦乃威容闲雅,相貌端严。日角月弦,即斯类也。

  【释文】《其颡》息党反。崔云:?也。《頯》徐去轨反,郭苦对反,李音仇,一音逵,权也。王云:质朴无饰也。向本作●,云:●然,大朴貌。广雅云:●,大也。五罪反。

  【四】【注】杀物非为威也。【释文】《凄然》七西反。

  【五】【注】生物非为仁也。【释文】《暖然》音暄,徐况晚反。

  【六】【注】夫体道合变者,与寒暑同其温严,而未尝有心也。然有温严之貌,生杀之节,故寄名于喜怒也。

  【疏】圣人无心,有感斯应,威恩适务,宽猛逗机。同素秋之降霜,本无心于肃杀;似青春之生育,宁有意于仁惠!是以真人如雷行风动,木茂华敷,覆载合乎二仪,喜怒通乎四序。

  【七】【注】无心于物,故不夺物宜;无物不宜,故莫知其极。

  【疏】真人应世,赴感随时,与物交涉,必有宜便。而虚心慈爱,常善救人,量等太虚,故莫知其极。

  故圣人之用兵也,亡国而不失人心【一】;利泽施乎万世,不为爱人【二】。故乐通物,非圣人也【三】;有亲,非仁也【四】;天时,非贤也【五】;利害不通,非君子也【六】;行名失己,非士也【七】;亡身不真,非役人也【八】。若狐不偕、务光、伯夷、叔齐、箕子、胥余、纪他、申徒狄,是役人之役,适人之适,而不自适其适者也【九】。

  【一】【疏】尧攻丛支,禹攻有扈,成汤灭夏,周武伐殷,并上合天时,下符人事。所以兴动干戈,吊民问罪,虽复殄亡邦国,而不失百姓欢心故也。

  【释文】《亡国而不失人心》崔云:亡敌国而得其人心。

  【二】【注】因人心之所欲亡而亡之,故不失人心也。夫白日登天,六合俱照,非爱人而照之也。故圣人之在天下,暖焉若春阳之自和,故蒙(一)泽者不谢;凄乎若秋霜之自降,故雕落者不怨也。  【疏】利物滋泽,事等阳春,岂直一时,乃施乎万世。而刍狗百姓,故无偏爱之情。

  【三】【注】夫圣人无乐也,直莫之塞而物自通。

  【疏】夫悬镜高台,物来斯照,不迎不送,岂有情哉!大圣应机,其义亦尔。和而不唱,非谓乐通。故知授意于物,非圣人者也。  【四】【注】至仁无亲,任理而自存。

  【疏】至仁无亲,亲则非至仁也。

  【五】【注】时天者,未若忘时而自合之贤也。  【疏】占玄象之亏盈,候天时之去就,此乃小智,岂是大贤者也!

  【六】【注】不能一是非之涂而就利违害,则伤德而累当矣。  【疏】未能一穷通,均利害,而择情荣辱,封执是非者,身且不能自达,焉能君子人物乎!

  【七】【注】善为士者,遗名而自得,故名当其实而福应其身。

  【疏】矫行求名,失其己性,此乃流俗之人,非为道之士。

  【释文】《行名》下孟反。《福应》应对之应。  【八】【注】自失其性而矫以从物,受役多矣,安能役人乎!

  【疏】夫矫行丧真,求名亡己,斯乃受人驱役,焉能役人哉!  【九】【注】斯皆舍己效(二)人,徇彼伤我者也。  【疏】姓狐,字不偕,古之贤人,又云,尧时贤人,不受尧让,投河而死。务光,黄帝时人,身长七尺。又云:夏时人,饵药养性,好鼓琴,汤让天下不受,自负石沈于庐水。伯夷叔齐,辽西孤竹君之二子,神农之裔,姓姜氏。父死,兄弟相让,不肯嗣位,闻西伯有道,试往观焉。逢文王崩,武王伐纣,夷齐扣马而谏,武王不从,遂隐于河东首阳山,不食其粟,卒饿而死。箕子,殷纣贤臣,谏纣不从,遂遭奴戮。胥余者,箕子名也。又解:是楚大夫伍奢之子,名员,字子胥,吴王夫差之臣,忠谏不从,抉眼而死,尸沈于江。纪他者,姓纪,名他,汤时逸人也;闻汤让务光,恐及乎己,遂将弟子陷于窾水而死。申徒狄闻之,因以踣河。此数子者,皆矫情伪行,亢志立名,分外波荡,遂至于此。自饿自沉,促龄夭命,而芳名令誉,传诸史籍。斯乃被他驱使,何能役人!悦乐众人之耳目,焉能自适其情性耶!

  【释文】《狐不偕》司马云:古贤人也。《务光》皇甫谧云:黄帝时人,耳长七寸。《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箕子胥余》司马云:胥余,箕子名也,见尸子。崔同。又云:尸子曰:箕子胥余,漆身为厉,被发佯狂。或云:尸子曰:比干也,胥余其名。◎庆藩案书微子正义、僖十五年左传正义、论语十八正义,并引司马云:箕子,名胥余。与释文异。《纪他》徒何反。《申徒狄》殷时人,负石自沉于河。崔本作司徒狄。《皆舍》音舍。下同。  【校】(一)世德堂本脱蒙字。(二)世德堂本效作殉。

  古之真人,其状义而不朋【一】,若不足而不承【二】;与乎其觚而不坚也【三】,张乎其虚而不华也【四】;邴邴乎其似喜乎(一)【五】!崔乎其不得已乎(二)【六】!滀乎进我色也【七】,与乎止我德也【八】;厉乎其似世乎(三)【九】!謷乎其未可制也;【一0】连乎其似好闭也【一一】,悗乎忘其言也【一二】,以刑为体【一三】,以礼为翼【一四】,以知为时【一五】,以德为循【一六】。以刑为体者,绰乎其杀也【一七】;以礼为翼者,所以行于世也【一八】;以知为时者,不得已于事也【一九】;以德为循者,言其与有足者至于丘也【二○】;而人真以为勤行者也】二一】。故其好之也一,其弗好之也一【二二】。其一也一,其不一也一【二三】。其一与天为徒【二四】,其不一与人为徒【二五】。天与人不相胜也,是之谓真人【二六】。

  【一】【注】与物同宜而非朋党。

  【疏】状,迹也。义,宜也。降迹同世,随物所宜,而虚己均平,曾无偏党也。◎俞樾曰:郭注训义为宜,朋为党,望文生训,殊为失之。此言其状,岂言其德乎?义当读为峨,峨与义并从我声,故得通用。天道篇而状义然,义然即峨然也。朋读为崩。易复象辞朋来无咎,汉书五行志引作●来无咎,是也。其状峨而不●者,言其状峨然高大而不崩坏也。广雅释诂:峨,高也;释训:峨峨,高也。高与大,义相近,故文选西京赋神山峨峨,薛综注曰:峨峨,高大也。天道篇义然,即可以此说之。郭不知义为峨之假字,于此文则训为宜,于彼文则曰踶跂自持之貌,皆就本字为说,失之。

  【二】【注】冲虚无余,如不足也;下之而无不上,若不足而不承也。

  【疏】韬晦冲虚,独如神智不足;率性而动,(汛)〔泛〕然自得,故无所禀承者也。

  【释文】《不承》如字。李云:迎也。又音拯。《不上》时掌反。

  【三】【注】常游于独而非固守。

  【疏】觚,独也。坚,固也。仿徨放任,容与自得,遨游独化之场而不固执之。

  【释文】《与乎》如字,又音豫,同云:疑貌。◎卢文弨曰:同当是向字之误。《其觚》音孤。王云:觚,特立群也。崔云:觚,棱也。◎俞樾曰:郭注曰,常游于独而非固守,是读觚为孤,然与不坚之义殊不相应。释文引崔云,觚,棱也,亦与不坚之义不应。殆皆非也。养生主篇技经●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释文引崔云:不盘结骨。疑此觚字即彼軱字。骨之盘结,是至坚者也;軱而不坚,是谓真人。崔不知觚軱之同字,故前后异训耳。◎李桢曰:与乎其觚与张乎其虚对文,觚字太不伦。据注疏,觚训独。释文引王云:觚,特立不倚也。并是孤字之义。知所据本必皆作孤,觚是假借。尔雅释地觚竹北户,释文云:本又作孤。此觚孤互通之证。孤特者率方而有棱,故其字亦可借觚为之。与乎二字,与下与乎止我德也复,疑此误。注云常游于独,就游字义求之,或元是●字,抑或是?字。说文:●,安行也。?,趣步??也。并与游义合。

  【四】【注】旷然无怀,乃至于实。

  【疏】张,广大貌也。灵府宽闲,与虚空等量,而智德真实,故不浮华。

  【五】【注】至人无喜,畅然和适,故似喜也。

  【疏】邴邴,喜貌也。随变任化,所遇斯适,实忘喜怒,故云似喜者也。

  【释文】《邴邴》徐音丙,郭甫杏反。向云:喜貌。简文云:明貌。

  【六】【注】动静行止,常居必然之极。

  【疏】崔,动也。已,止也。真人凝寂,应物无方,迫而后动,非关先唱故,不得已而应之者也。

  【释文】《崔乎》(于)〔千〕罪反,徐息罪反。郭且雷反。向云:动貌。简文云:速貌。

  【七】【注】不以物伤己也。  【疏】滀,聚也。进益也。心同止水,故能滀聚群生。是以应而无情,惠而不费,适我益我,神色终无减损者也。

  【释文】《滀乎》本又作?,敕六反。司马云:色愤起貌。王云:富有德充也。简文云:聚也。

  【八】【注】无所趋也。  【疏】虽复应动随世,接物逗机,而恒容与无为,作于真德,所谓动而常寂者也。

  【九】【注】至人无厉,与世同行,故若厉也。

  【疏】厉,危也。真人一于安危,冥于祸福,而和光同世,亦似厉乎。如孔子之困匡人,文王之拘羑里,虽遭危厄,不废无为之事也。  【释文】《厉乎》如字。崔本作广,云:苞罗者广也。◎俞樾曰:郭注殊不可通。且如注意,当云世乎其似厉,不当反言其似世也。今案世乃泰之假字。荀子荣辱篇桥泄者人之殃也,刘氏台拱补注曰:桥泄即骄泰之异文。荀子他篇或作汏,或作忕,或作泰,皆同。漏泄之泄,古多与外大害败为韵,亦读如泰也。又引贾子简泄不可以得士为证。然则以世为泰,犹以泄为泰也。猛厉与骄泰,其义相应。释文曰,厉,崔本作广,广大亦与泰义相应,泰亦大也。若以本字读之,而曰似世,则皆不可通矣。◎庆藩案厉当从崔本作广者是。郭注训与世同行,则有广大之义。然既曰无厉,又曰若厉,殊失解义。经传中厉广二字,往往而混。如礼月令天子乃厉饰,淮南时则篇作广饰。史记平津侯传厉贤予禄,徐广曰:厉亦作广。儒林传以广贤材,汉书广作厉。汉书地理志齐郡广,说文水部注广讹为厉。皆其证。◎又案俞氏云世为泰之假字,是也。古无泰字,其字作大。大世二字,古音义同,得通用也。礼曲礼不敢与世子同名,注:世,或为大。春秋文三十年大室屋坏,公羊作世室。卫太叔仪,公羊作世叔仪。宋乐大心,公羊〔作〕乐世心。郑子大叔,论语作世叔。皆其证。  【一0】【注】高放而自得。

  【疏】圣德广大,謷然高远,超于世表,故不可禁制也。

  【释文】《謷乎》五羔反,徐五到反。司马云:志远貌。王云:高迈于俗也。

  【一一】【注】绵邈深远,莫见其门。

  【疏】连,长也。圣德遐长,连绵难测。心知路绝,孰见其门,昏默音声,似如关闭,不闻见人也。

  【释文】《连乎》如字。李云:连,绵长貌。崔云:蹇连也,音辇。《似好》呼报反,下皆同。  【一二】【注】不识不知而天机自发,故悗然也。

  【疏】悗,无心貌也。放任安排,无为虚淡,得玄珠于赤水,所以忘言。自此以前,历显真人自利利他内外德行。从此以下,明真人利物为政之方也。

  【释文】《悗乎》亡本反。字或作免。李云:无匹貌。王云:废忘也。崔云:婉顺也。

  【一三】【注】刑者,治之体,非我为。

  【释文】《治之》直吏反。

  【一四】【注】礼者,世之所以自行耳,非我制。

  【疏】用刑法为治,政之体本;以体乐为御,物之羽仪。  【一五】【注】知者,时之动,非我唱。

  【一六】【注】德者,自彼所循,非我作。

  【疏】循,顺也。用智照机,不失时候;以德接物,俯顺物情。以前略标,此以下解释也。

  【释文】《为循》本亦作修,两得。◎俞樾曰:陆氏以为两得,非。下文与有足者至于丘也,自〔以〕作循为是。说文:循,顺行也。若作修则无义矣。◎庆藩案作(修)〔循〕是也。广雅:循,述也。诗邶风传;述,循也。隶书循修字易混。易系辞损德之修也,释文:马作循。晋语●瞍修声,王制正义作循声。史记商君传汤武不循古而王,索隐:商君书作修古。管子九守篇循名而督实,今本讹作修。皆其例。  【一七】【注】任治之自杀,故虽杀而宽。

  【疏】绰,宽也。所以用刑法为治体者,以杀止杀,杀一惩万,故虽杀而宽简。是以惠者民之雠,法者民之父。

  【释文】《绰乎》昌略反。崔本作淖。

  【一八】【注】顺世之所行,故无不行。  【疏】礼虽忠信之薄,而为御世之首,故不学礼无以立,非礼勿动,非礼勿言,人而无礼,胡不遄死。是故礼之于治,要哉!羽翼人伦,所以大行于世者也。

  【一九】【注】夫高下相受,不可逆之流也;小大相群(四)。不得已之势也;旷然无情,群知之府也。承百流之会,居师人之极者,奚为哉?任时世之知,委必然之事,付之天下而已。  【疏】随机感以接物,运至知以应时,理无可视听之色声,事有不得已之形势。故为宗师者,旷然无怀,付之群智,居必然之会,乘之以游者也。

  【二0】【注】丘者,所以本也;以性言之,则性之本也。夫物各有足,足于本也。付群德之自循,斯与有足者至于本也,本至而理尽矣。

  【疏】丘,本也。以德接物,顺物之性,性各有分,止分而足。顺其本性,故至于丘也。◎家世父曰:孔安国云,九州之志,谓之九丘,庄子则阳篇亦云丘里之言,是凡所居曰丘,颛顼遗墟,谓之帝丘。有足而能行,终必反其所居。循礼者,若所居之安,有足而必至也。  【二一】【注】凡此皆自彼而成,成之不在己,则虽处万机之极,而常闲暇自适,忽然不觉事之经身,悗然不识言之在口。而人之大迷,真谓至人之为勤行者也。  【疏】夫至人者,动若行云,止若谷神,境智洞忘,虚心玄应,岂有怀于为物,情系于拯救者乎!而凡俗之人,触涂封执,见舟航庶品,亭毒群生,实谓圣人勤行不怠。讵知汾水之上,凝淡窅然?故〔前〕文云孰●以物为事也。  【释文】《常闲》音闲。

  【二二】【注】常无心而顺彼,故好与不好,所善所恶,与彼无二也。

  【疏】既忘怀于美恶,亦遣荡于爱憎。故好与弗好,出自凡情,而圣智虚融,未尝不一。

  【二三】【注】其一也,天徒也;其不一也,人徒也。夫真人同天人,均彼我,不以其一异乎不一。

  【疏】其一,圣智也;其不一,凡情也。既而凡圣不二,故不一皆一之也。

  【二四】【注】无有而不一者,天也。

  【二五】【注】彼彼而我我者,人也。  【疏】同天人,齐万致,与玄天而为类也。彼彼而我我,将凡庶而为徒也。

  【二六】【注】夫真人同天人,齐万致。万致不相非,天人不相胜,故旷然无不一,冥然无不在(五),而玄同彼我也。

  【疏】虽复天无彼我,人有是非,确然论之,咸归空寂。若使天胜人劣,岂谓齐乎!此又混一天人,冥同胜负。体此趣者,可谓真人者也。

  【校】(一)阙误引文如海成玄瑛张君房本喜乎作喜也。(二)又引文成张本重崔字,已乎作已也。(三)又世乎作世也。(四)赵谏议本群作君。(五)宋本在作任。  死生,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也【一】。人之有所不得与,皆物之情也【二】。彼特以天为父,而身犹爱之,而况其卓乎【三】!人特以有君为愈乎己,而身犹死之,而况其真乎【四】!

  【一】【注】其有昼夜之常,天之道也。故知死生者命之极,非妄然也,若夜旦耳,奚所系哉!

  【疏】夫旦明夜闇,天之常道;死生来去,人之分命。天不能无昼夜,人焉能无死生。故任变随流,我将于何系哉!

  【释文】《夜旦》如字。崔本作靼,音怛。

  【二】【注】夫真人在昼得昼,在夜得夜。以死生为昼夜,岂有所不得!人之有所不得而忧娱在怀,皆物情耳,非理也。

  【疏】夫死生昼夜,人天常道,未始非我,何所系哉!而流俗之徒,逆于造化,不能安时处顺,与变俱往,而欣生恶死,哀乐存怀。斯乃凡物之滞情,岂是真人之通智也!

  【三】【注】卓者,独化之谓也。夫相因之功,莫若独化之至也。故人之所因者,天也;天之所生者,独化也。人皆以天为父,故昼夜之变,寒暑之节,犹不敢恶,随天安之。况乎卓尔独化,至于玄冥之境,又安得而不任之哉!既任之,则死生变化,惟命之从也。

  【疏】卓者,独化之谓也。彼之众人,禀气苍旻,而独以天为父,身犹爱而重之,至于昼夜寒温,不能返逆。况乎至道窈冥之乡,独化自然之竟,生天生地,开辟阴阳,适可安而任之,何得拒而不顺也!

  【释文】《其卓》中学反。◎庆藩案卓之言超也,绝也,独也。字同趠,广雅,趠绝。一作逴,玉篇:敕角切,蹇也。蹇者独任一足,故谓之逴。李善西都赋注:逴跞,犹超绝也。匡谬正俗:逴者,谓超逾不依次第。又作踔。汉书河间献王传踔尔不群,说苑君道篇踔然独立。依说文当作●。禾部:●,特止。徐锴〔曰〕:特止,卓止也。卓趠逴踔●,古同声通用。《敢恶》乌路反。《之竟》音境。

  【四】【注】夫真者,不假于物而自然也。夫自然之不可避,岂直君命而已哉!

  【疏】愈,犹胜也。其真则向之独化者也。人独以君王为胜己尊贵,尚殒身致命,不敢有避,而况玄道至极,自然之理,欲不从顺,其可得乎!安排委化,固其宜矣。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一)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一】。与其誉尧而非桀也,不如两忘而化其道【二】。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三】。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四】。  【一】【注】与其不足而相爱,岂若有余而相忘!

  【疏】此起譬也。江湖浩瀚,游泳自在,各足深水,无复往还,彼此相忘,恩情断绝。洎乎泉源旱涸,鳣鲔困苦,共处陆地,?尾曝腮。于是吐沫相濡,呴气相湿,恩爱往来,更相亲附,比之江湖,去之远矣。亦犹大道之世,物各逍遥,鸡犬声闻,不相来往。淳风既散,浇浪渐兴,从理生教,圣迹斯起;矜蹩躠以为仁,踶跂以为义,父子兄弟,怀情相欺。圣人羞之,良有以也。故知鱼失水所以呴濡,人丧道所以亲爱之者也。

  【释文】《泉涸》户各反,郭户格反。尔雅云:竭也。《相呴》况于况付二反。《相泻》本又作濡,音儒,或一音如戍反。《以沫》音末。《相忘》音亡。下同

  【二】【注】夫非誉皆生于不足。故至足者,忘善恶,遗死生,与变化为一,旷然无不适矣,又安知尧桀之所在耶!

  【疏】此合喻。夫唐尧圣君,夏桀庸主,故誉尧善而非桀恶,祖述尧舜以勖将来,仁义之兴,自兹为本也。岂若无善无恶,善恶两忘;不是不非,是非双遣!然后出生入死,随变化而遨游;莫往莫来,履玄道而自得;岂与夫呴濡圣迹,同年而语哉!

  【释文】《誉尧》音余。注同。

  【三】【注】夫形生老死,皆我也。故形为我载,生为我劳,老为我佚,死为我息,四者虽变,未始非我,我奚惜哉!

  【疏】大块者,自然也。夫形是构造之物,生是诞育之始,老是耆艾之年,死是气散之日。但运载有形,生必劳苦;老既无能,暂时闲逸;死灭还无,理归停憩;四者虽变而未始非我,而我坦然何所惜耶!  【释文】《大块》苦怪反,又苦对反,徐胡罪反。◎庆藩案文选郭景纯江赋注引司马云:大块,自然也。释文阙。《佚我》音逸。

  【四】【注】死与生,皆命也。无善则死,有善则生,不独善也。故若以吾生为善乎?则吾死亦善也。

  【疏】夫形生老死,皆我也。故以善吾生为善者,吾死亦可以为善矣。  【校】(一)赵谏议本作濡。  夫藏舟于壑,藏山于泽,谓之固矣【一】。然而夜半有力者负之而走,昧者不知也【二】。藏小大有宜,犹有所遁【三】。若夫藏天下于天下而不得所遁,是恒物之大情也【四】。特犯人之形而犹喜之。若人之形者,万化而未始有极也【五】,其为乐可胜计邪【六】!故圣人将游于物之所不得遁而皆存【七】。善妖(一)善老,善始善终,人犹效之【八】,又况万物之所系,而一化之所待乎【九】!

  【一】【注】方言死生变化之不可逃,故先举无逃之极,然后明之以必变之符,将任化而无系也。

  【释文】《于壑》火各反。

  【二】【注】夫无力之力,莫大于变化者也;故乃揭天地以趋新,负山岳以舍故。故不暂停,忽已涉新,则天地万物无时而不移也。世皆新矣,而自以为故;舟日易矣,而视之若旧;山日更矣,而视之若前。今交一臂而失之,皆在冥中去矣。故向者之我,非复今我也。我与今俱往,岂常守故哉(二)!而世莫之觉,横谓今之所遇可系而在,岂不昧哉!

  【疏】夜半闇冥,以譬真理玄邃也。有力者,造化也。夫藏舟船于海壑,正合其宜;隐山岳于泽中,谓之得所。然而造化之力,担负而趋;变故日新,骤如逝水。凡惑之徒,心灵愚昧,真谓山舟牢固,不动岿然。岂知冥中贸迁,无时暂息。昨我今我,其义亦然也。◎俞樾曰:山非可藏于泽,且亦非有力者所能负之而走,其义难通。山,疑当读为汕。尔雅释器,罺谓之汕。诗南有嘉鱼篇毛传曰:汕,汕樔也,笺云:今之撩罟也。藏舟藏汕,疑皆以渔者言,恐为人所窃,故藏之,乃世俗常有之事,故庄子以为喻耳。◎家世父曰:壑可以藏舟,泽之大可以藏山。然而大化之运行无穷,举天地万物,日夜推移,以舍故而即新,而未稍有止息。水负舟而立,水移即舟移矣;气负山而行,气运即山运矣。夜半者,惟行于无象无兆之中,而人莫之见也。◎庆藩案文选江文通杂礼诗注引司马云:舟,水物;山,陆居者。藏之壑泽,非人意所求,谓之固;有力者或能取之。释文阙。

  【释文】《乃揭》其列其谒二反。

  【三】【注】不知与化为体,而思藏之使不化,则虽至深至固,各得其所宜,而无以禁其日变也。故夫藏而有之者,不能止其遯也;无藏而任化者,变不能变也。

  【疏】遁,变化也。藏舟于壑,藏山于泽,此藏大也;藏人于室,藏物于器,此藏小也。然小大虽异而藏皆得宜,犹念念迁流,新新移改。是知变化之道,无处可逃也。

  【四】【注】无所藏而都任之,则与物无不冥,与化无不一。故无外无内,无死无生,体天地而合变化,索所遁而不得矣。此乃常存之大情,非一曲之小意。

  【疏】恒,常也。夫藏天下于天下者,岂藏之哉?盖无所藏也。故能一死生,冥变化,放纵寰宇之中,乘造物以遨游者,斯藏天下于天下也。既变所不能变,何所遁之有哉!此乃体凝寂之人物,达大道之真情,岂流俗之迷徒,运人间之小智耶!

  【释文】《索所》所百反。

  【五】【注】人形乃(三)是万化之一遇耳,未足独喜也。无极之中,所遇者皆若人耳,岂特人形可喜而余物无乐耶!◎庆藩案文选贾长沙(鹏)〔鵩〕(四)鸟赋注引司马云:当复化而为无。释文阙。

  【释文】《无乐》音洛。下及注同。

  【六】【注】本非人而化为人,化为人,失于故矣。失故而喜,喜所遇也。变化无穷,何所不遇!所遇而乐,乐岂有极乎!

  【疏】特,独也。犯,遇也。夫大冶洪炉,陶铸群品,独遇人形,遂以为乐。如人形者,其貌类无穷,所遇即喜,喜亦何极!是以唯形与喜,不可胜计。

  【释文】《可胜》音升。

  【七】【注】夫圣人游于变化之涂,放于日新之流,万物万化,亦与之万化,化者无极,亦与之无极,谁得遁之哉!夫于生为亡而于死为存,则何时而非存哉!

  【疏】夫物不得遯者,自然也,孰能逃于自然之道乎!是故圣人游心变化之涂,放任日新之境,未始非我,何往不存耶!  【八】【注】此自均于百年之内,不善少而否老,未能体变化,齐死生也。然其平粹,犹足以师人也。

  【释文】《善妖》崔本作狡,同。古卯反。本又作夭,于表反。简文于桥反,云:异也。◎卢文弨曰:今本作夭。◎庆藩案妖字,正作夭。夭妖古通用。史记周本纪后宫童妾所弃妖子,徐广曰:妖,一作夭。崔氏作狡,非也。《善少》诗照反。《否老》音鄙。本亦作鄙。《平粹》虽遂反。

  【九】【注】此玄同万物而与化为体,故其为天下之所宗也,不亦宜乎!

  【疏】系,属也。夫人之识性,明暗不同。自有百年之中,一生之内,从容平淡,鲜有欣戚,至于寿夭老少,都不介怀。虽未能忘生死,但复无嫌恶,犹足以为物师傅,人放效之。而况混同万物,冥一变化。属在至人,必资圣知,为物宗匠,不亦宜乎!

  【校】(一)世德堂本妖作夭,阙误引张君房本作少。(二)赵谏议本无哉字。(三)赵本乃作方。(四)鵩字依文选改。

  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一】;可传而不可受【二】,可得而不可见【三】;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四】;神鬼神帝,生天生地【五】;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一)老【六】。狶韦氏得之,以挈天地【七】;伏戏氏得之,以袭气母【八】;维斗得之,终古不忒【九】;日月得之,终古不息【一0】;堪坏得之,以袭昆仑【一一】;冯夷得之,以游大川【一二】;肩吾得之,以处大山【一三】;黄帝得之,以登云天【一四】;颛顼得之,以处玄宫【一五】;禺强得之,立乎北极【一六】;西王母得之,坐乎少广,莫知其始,莫知其终【一七】;彭祖得之,上及有虞,下及五伯【一八】;傅说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东维,骑箕尾,而比于列星【一九】。

  【一】【注】有无情之情,故无为也;有无常之信,故无形也。

  【疏】明鉴洞照,有情也。趣机若响,有信也。恬淡寂寞,无为也。视之不见,无形也。

  【二】【注】古今传而宅之,莫能受而有之。

  【释文】《可传》直专反。注同。

  【三】【注】咸得自容,而莫见其状。

  【疏】寄言诠理,可传也。体非量数,不可受也。方寸独悟,可得也。离于形色,不可见也。

  【四】【注】明无不待有而无也。

  【疏】自,从也。存,有也。虚通至道,无始无终。从(本)〔古〕(二)以来,未有天地,五气未兆,大道存焉。故老经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又云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者也。

  【五】【注】无也,岂能生神哉?不神鬼帝而鬼帝自神,斯乃不神之神也;不生天地而天地自生,斯乃不生之生也。故夫神(三)之果不足以神,而不神则神矣,功何足有,事何足恃哉!  【疏】言大道能神于鬼灵,神于天帝,开明三景,生立二仪,至无之力,有兹功用。斯乃不神而神,不生而生,非神之而神,生之而生者也。故老经云天得一以清,神得一以灵也。

  【六】【注】言道之无所不在也,故在高为无高,在深为无深,在久为无久,在老为无老,无所不在,而所在皆无也。且上下无不格者,不得以高卑称也;外内无不至者,不得以表里名也;与化俱移者,不得言久也;终始常无者,不可谓老也。

  【疏】太极,五气也。六极,六合也。且道在五气之上,不为高远;在六合之下,不为深邃;先天地生,不为长久;长于敻古,不为耆艾。言非高非深,非久非老,故道无不在而所在皆无者也。

  【释文】《在大极》音泰。《之先》一本作之先未,崔本同。◎卢文弨曰:今本作一本作先之,无未字。《先天》悉荐反。《长于》丁丈反。《称也》尺证反。

  【七】【疏】狶韦氏,文字已前远古帝王号也。得灵通之道,故能驱驭群品,提挈二仪。又作契字者,契,合也,言能混同万物,符合二仪者也。  【释文】《狶韦氏》许岂反,郭褚伊反。李音豕。司马云:上古帝王名。《以挈》徐苦结反,郭苦系反。司马云:要也,得天地要也。崔云:成也。  【八】【疏】伏戏,三皇也,能伏牛乘马,养伏牺牲,故谓之伏牺也。袭,合也。气母者,元气之母,应道也。为得至道,故能画八卦,演六爻,调阴阳,合元气也。

  【释文】《伏戏》音羲。崔本作伏戏氏。《以袭气母》司马云:袭,入也。气母,元气之母也。崔云:取元气之本。

  【九】【疏】维斗,北斗也,为众星纲维,故谓之维斗。忒,差也。古,始也。得于至道,故历于终始,维持天地,心无差忒。

  【释文】《维斗》李云:北斗,所以为天下纲维。◎卢文弨曰:今本天下作天之。《终古》崔云:终古,久也。郑玄注周礼云:终古,犹言常也。《不忒》它得反,差也。崔本作代。

  【一0】【疏】日月光证于一道,故得终始照临,竟无休息者也。

  【一一】【疏】昆仑,山名也,在北海之北。堪坏,昆仑山神名也。袭,入也。堪坏人面兽身,得道入昆仑山为神也。

  【释文】《堪坏》徐扶眉反,郭孚杯反。崔作邳。司马云:堪坏,神名,人面兽形。淮南作钦负。《昆仑》昆,或作岷,同。音昆。下力门反。昆仑,山名。

  【一二】【疏】姓冯,名夷,弘农华阴潼乡堤首里人也,服八石,得水仙。大川,黄河也。天帝锡冯夷为河伯,故游处盟津大川之中也。  【释文】《冯夷》司马云:清泠传曰:冯夷,华阴潼乡堤首人也。服八石,得水仙,是为河伯。一云以八月庚子浴于河而溺死,一云渡河溺死。《大川》河也。崔本作泰川。

  【一三】【疏】肩吾,神名也。得道,故处东岳为太山之神。

  【释文】《肩吾》司马云:山神,不死,至孔子时。《大山》音泰,又如字。

  【一四】【疏】黄帝,轩辕也。采首山之铜,铸鼎于荆山之下,鼎成,有龙垂于鼎以迎帝,帝遂将群臣及后宫七十二人,白日乘云驾龙,以登上天,仙化而去。  【释文】《黄帝》崔云:得道而上天也。

  【一五】【疏】颛顼,(皇)〔黄〕帝之孙,即帝高阳也,亦曰玄帝。年十二而冠,十五佐少昊,二十即位。采羽山之铜为鼎,能召四海之神,有灵异。年九十七崩,得道,为北方之帝。玄者,北方之色,故处于玄宫也。

  【释文】《颛顼》音专。下许玉反。《玄宫》李云,颛顼,帝高阳氏。玄宫,北方宫也。月令曰:其帝颛顼,其神玄冥。

  【一六】【疏】禺强,水神名也,亦曰禺京。人面鸟身,乘龙而行,与颛顼并轩辕之胤也。虽复得道,不居帝位而为水神。水位北方,故位号北极也。

  【释文】《禺强》音虞,郭语龙反。司马云:山海经曰:北海之渚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赤蛇,名禺强。崔云:大荒经曰:北海之神,名曰禺强,灵龟为之使。归藏曰:昔穆王子筮卦于禺强。案海外经云:北方禺强,黑身手足,乘两龙。郭璞以为水神,人面鸟身。简文云:北海神也,一名禺京,是黄帝之孙也。

  【一七】【疏】少广,西极山名也。王母,太阴之精也,豹尾,虎齿,善笑。舜时,王母遣使献玉环,汉武帝时,献青桃。颜容若十六七女子,甚端正,常坐西方少广之山,不复生死,故莫知始终也。

  【释文】《西王母》山海经云:状如人,狗尾,蓬头,戴胜,善啸,居海水之涯。汉武内传云:西王母与上元夫人降帝,美容貌,神仙人也。《少广》司马云:穴名。崔云:山名。或云,西方空界之名。  【一八】【疏】彭祖,帝颛顼之玄孙也。封于彭城,其道可祖,故称彭祖,善养性,得道者也。五伯者,昆吾为夏伯,大彭豕韦为殷伯,齐桓晋文为周伯,合为五伯。而彭祖得道,所以长年,上至有虞,下及殷周,凡八百年也。

  【释文】《彭祖》解见逍遥篇。崔云:寿七百岁。或以为仙,不死。《五伯》如字。又音霸。崔李云:夏伯昆吾,殷大彭豕韦,周齐桓晋文。

  【一九】【注】道,无能也。此言得之于道,乃所以明其自得耳。自得耳,道不能使之得也;我之未得,又不能为得也。然则凡得之者,外不资于道,内不由于己,掘然自得而独化也。夫生之难也,犹独化而自得之矣,既得其生,又何患于生之不得而为之哉!故夫(四)为生果不足以全生,以其生之不由于己为也,而为之则伤其真生也。

  【疏】武丁,殷王名也,号曰高宗。高宗梦得傅说,使求之天下,于陕州河北县傅(严)〔岩〕板筑之所而得之,相于武丁,奄然清泰。傅说,星精也。而傅说一星在箕尾上,然箕尾则是二十八宿之数,维持东方,故言乘东维、骑箕尾;而与角亢等星比并行列,故言比于列星也。

  【释文】《傅说》音悦。《得之以相》息亮反。《武丁奄有天下乘东维骑箕尾而比于列星》司马云:傅说,殷相也。武丁,殷王高宗也。东维,箕斗之间,天汉津之东维也。星经曰:傅说一星在尾上,言其乘东维,骑箕尾之间也。崔云:傅说死,其精神乘东维,托龙尾,乃列宿。今尾上有傅说星。崔本此下更有其生无父母,死登假三年而形遁,此言神之无能名者也,凡二十二字。《掘然》其勿反。

  【校】(一)世德堂本无为字。(二)古字依正文改。(三)世德堂本神作人。(四)世德堂本无夫字。

  南伯子葵问乎女偊曰:“子之年长矣,而色若(?)〔孺〕子,何也【一】?”

  【一】【疏】葵当为綦字之误,犹人间世篇中南郭子綦也。女偊,古之怀道人也。孺子,犹稚子也。女偊久闻至道,故能摄卫养生,年虽老,犹有童颜之色,驻彩之状。既异凡人,是故子葵问其何以致此也。

  【释文】《南伯子葵》李云:葵当为綦,声之误也。《女偊》徐音禹,李音矩。一云,是妇人也。《年长》张丈反。◎卢文弨曰:今本作丁丈反,与前后同。《?子》本亦作孺,如喻反。李云:弱子也。◎卢文弨曰:今本作孺,是正体。

  曰:“吾闻道矣【一】。”

  【一】【注】闻道则任其自生,故气色全也。

  【疏】答云:闻道故得全生,是以反少还童,色如稚子。  南伯子葵曰:“道(一)可得学邪【一】?”

  【一】【疏】睹其容色,既异常人,心怀景慕,故询其方术也。

  【校】(一)赵谏议本无道字。

  曰:“恶!恶可!子非其人也【一】。夫卜梁倚有圣人之才而无圣人之道,我有圣人之道而无圣人之才【二】,吾欲以教之,庶几其果为圣人乎!不然,以圣人之道告圣人之才,亦易矣。吾犹守而告之【三】,参日而后能外天下【四】;已外天下矣,吾又守之,七日而后能外物【五】;已外物矣,吾又守之,九日而后能外生【六】;已外生矣,而后能朝彻【七】;朝彻,而后能见独【八】;见独,而后能无古今【九】;无古今,而后能入于不死不生【一0】。杀(一)生者不死,生生者不生【二】。其为物,无不将也【一二】,无不迎也【一三】;无不毁也【一四】,无不成也【一五】。其名为撄宁。【一六】撄宁也者,撄而后成者也【一七】。”

  【一】【疏】恶恶可,言不可也。女偊心神内静,形色外彰。子葵见(有)〔其〕容貌,欣然请学。嫌其所问,故抑之谓非其人也。  【释文】《恶恶可》并音乌。下恶乎同。

  【二】【疏】卜梁,姬姓也,倚,名也。虚心凝淡为道,智用明敏为才。言梁有外用之才而无内凝之道,女偊有虚淡之道而无明敏之才,各滞一边,未为通美。然以才方道,才劣道胜也。

  【释文】《卜梁倚》鱼绮反,又其绮反。李云:卜梁,姓;倚,名。

  【三】【疏】庶,慕也。几,近也。果,决也。夫上士闻道,犹藉勤行,若不勤行,道无由致。是故虽蒙教诲,必须修学,慕近玄道,决成圣人。若其不然,告示甚易,为须修守,所以成难。然女偊久闻至道,内心凝寂,今欲传告,犹自守之。况在初学,无容懈怠,假令口说耳闻,盖亦何益。是以非知之难,行之难也。

  【释文】《亦易》以豉反。

  【四】【注】外,犹遗也。

  【疏】外,遗忘也。夫为师不易,传道极难。方欲教人,故凝神静虑,修而守之,凡经三日。心既虚寂,万境皆空,是以天下地上,悉皆非有也。

  【释文】《参日》音三。

  【五】【注】物者,朝夕所须,切己难忘。

  【疏】天下万境疏远,所以易忘;资身之物亲近,所以难遗。守经七日,然后遗之。故郭注云,物者朝夕所须,切己难忘者也。  【六】【注】都遗也。

  【疏】隳体离形,坐忘我丧,运心既久,遗遣渐深也。  【七】【注】遗生则不恶死,不恶死故所遇即安,豁然无滞,见机而作,斯朝彻也。  【疏】朝,旦也。彻,明也。死生一观,物我兼忘,惠照豁然,如朝阳初启,故谓之朝彻也。  【释文】《能朝》如字。李除遥反。下同。《彻》如字。郭司马云:朝,旦也。彻,达妙之道。李云:夫能洞照,不崇朝而远彻也。《不恶》乌路反。下同。《豁然》唤活反。

  【八】【注】当所遇而安之,忘先后之所接,斯见独者也。

  【疏】夫至道凝然,妙绝言象,非无非有,不古不今,独往独来,绝待绝对。睹斯胜境,谓之见独。故老经云寂寞而不改。

  【九】【注】与独俱往。  【疏】任造物之日新,随变化而俱往,不为物境所迁,故无古今之异。  【一0】【注】夫系生故有死,恶死故有生。是以无系无恶,然后能无死无生。

  【疏】古今,会也。夫时有古今之异,法有生死之殊者,此盖迷徒倒置之见也。时既运运新新,无今无古,故法亦不去不来,无死无生者也。会斯理者,其唯女偊之子耶!

  【一一】【疏】杀,灭也;死,亦灭也。谓此死者未曾灭,谓此生者未曾生。既死既生,能入于无死无生,故体于法,无生灭也。法既不生不灭,而情亦何欣何恶耶!任之而无不适也。

  【释文】《杀生者不死》李云:杀,犹亡也,亡生者不死也。崔云:除其营生为杀生。《生生者不生》李云:矜生者不生也。崔云:常营其生为生生。

  【一二】【注】任其自将,故无不将。

  【一三】【注】任其自迎,故无不迎。

  【疏】将,送也。夫道之为物,拯济无方,虽复不灭不生,亦而生而灭,是以迎无穷之生,送无量之死也。

  【一四】【注】任其自毁,故无不毁。

  【一五】【注】任其自成,故无不成。

  【疏】不送而送,无不毁灭;不迎而迎,无不生成也。

  【一六】【注】夫与物冥者,物萦亦萦,而未始不宁也。  【疏】撄,扰动也。宁,寂静也。夫圣人慈惠,道济苍生,妙本无名,随物立称,动而常寂,虽撄而宁者也。

  【释文】《撄》郭音萦,徐于营反,李于盈反。崔云:有所系着也。◎家世父曰:赵岐孟子注:撄,迫也。物我生死之见迫于中,将迎成毁之机迫于外,而一无所动其心,乃谓之撄宁。置身纷纭蕃变交争互触之地,而心固宁焉,则几于成矣,故曰撄而后成。

  【一七】【注】物萦而独不萦,则败矣。故萦而任之,则莫不曲成也(二)。

  【疏】既能和光同尘,动而常寂,然后随物撄扰,善贷生成也。

  【校】(一)阙误引江南古藏本杀上有故字。(二)世德堂本也作矣。  南伯子葵曰:“子独恶乎闻之【一】?”

  【一】【疏】子葵怪女偊之谈,其道高妙,故问“子于何处独得闻之”?自斯已下,凡有九重,前六约教,后三据理,并是女偊告示子葵之辞也。  曰:“闻诸副墨之子【一】,副墨之子闻诸洛诵之孙【二】,洛诵之孙闻之瞻明【三】,瞻明闻之聂许【四】,聂许闻之需役【五】,需役闻之于讴【六】,于讴闻之玄冥【七】,玄冥闻之参寥【八】,参寥闻之疑始【九】。”

  【一】【疏】诸,之也。副,副贰也。墨,翰墨也;翰墨,文字也。理能生教,故谓文字为副贰也。夫鱼必因筌而得,理亦因教而明,故闻之翰墨,以明先因文字得解故也。

  【释文】《副墨》李云:可以副贰玄墨也。崔云:此已下皆古人姓名,或寓之耳,无其人。

  【二】【疏】临本谓之副墨,背文谓之洛诵。初既依文生解,所以执持披读;次则渐悟其理,是故罗洛诵之。且教从理生,故称为子;而诵因教起,名之曰孙也。  【释文】《洛诵》李云:诵,通也。苞洛无所不通也。

  【三】【疏】瞻,视也,亦至也。读诵精熟,功劳积久,渐见至理,灵府分明。

  【释文】《瞻明》音占。李云:神明洞彻也。  【四】【疏】聂,登也,亦是附耳私语也。既诵之稍深,因教悟理,心生欢悦,私自许当,附耳窃私语也。既闻于道,未敢公行,亦是渐登胜妙玄情者也。

  【释文】《聂许》徐乃摄反。李云:许,与也。摄而保之,无所施与也。

  【五】【疏】需,须也。役,用也,行也。虽复私心自许,智照渐明,必须依教遵循,勤行勿怠。懈而不行,道无由致。

  【释文】《需役》徐音须,李音儒,云:儒弱为役也。王云:需,待也。役,亭毒也。

  【六】【疏】讴,歌谣也。既因教悟理,依解而行,遂使盛惠显彰,讴歌满路也。  【释文】《于》音乌,又如字。《讴》徐乌侯反。李香于反,云:讴,煦也,欲化之貌。王云:讴,歌谣也。  【七】【注】玄冥者,所以名无而非无也。

  【疏】玄者,深远之名也。冥者,幽寂之称。既德行内融,芳声外显,故渐阶虚极,以至于玄冥故也。  【释文】《玄冥》李云:强名曰玄,视之冥然。向郭云:所以名无而非无也。  【八】【注】夫阶名以至无者,必得无于名表。故虽玄冥犹未极,而又推寄于参寥,亦是玄之又玄也。

  【疏】参,三也。寥,绝也。一者绝有,二者绝无,三者非有非无,故谓之三绝也。夫玄冥之境,虽妙未极,故至乎三绝,方造重玄也。

  【释文】《参》七南反。《寥》徐力雕反。李云:参,高也。高邈寥旷,不可名也。  【九】【注】夫自然之理,有积习而成者。盖阶近以至远,研粗以至精,故乃七重而后及无之名,九重而后疑无是始也。

  【疏】始,本也。夫道,超此四句,离彼百非,名言道断,心知处灭,虽复三绝,未穷其妙。而三绝之外。道之根本,(而)〔所〕谓重玄之域,众妙之门,意亦难得而差言之矣。是以不本而本,本无所本,疑名为本,亦无的可本,故谓之疑始也。  【释文】《疑始》李云:又疑无是始,则始非无名也。《研粗》七胡反。《七重》直龙反。下同。

  子祀子舆子犁子来四人相与语曰:“孰能以无为首,以生为脊,以死为尻,孰知死生存亡之一体者,吾与之友矣。”【一】四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遂相与为友【二】。

  【一】【疏】子祀四人,未详所据。观其心迹,并方外之士,情同淡水,共结素交,叙莫逆于虚玄,述忘言于至道。夫人起自虚无,无则在先,故以无为首;从无生有,生则居次,故以生为脊;既生而死,死最居后,故以死为尻;亦故然也。尻首虽别,本是一身;而死生乃异,源乎一体。能达斯趣,所遇皆适,岂有存亡欣恶于其间哉!谁能知是,我与为友也。

  【释文】《子祀》崔云:淮南作子永,行年五十四而病伛偻。◎庆藩案崔本作子永,是也。今本淮南精神篇作子求,与崔所见本异。顾千里曰:求当作永。抱朴子博喻篇曰子永叹天伦之伟,字正作永。永求形近,经传中互误者,不可枚举。《子舆》本又作与,音余。《子犁》礼兮反。《为尻》苦羔反。

  【二】【疏】目击道存,故相见而笑;同顺玄理,故莫逆于心也。

  俄而子舆有病,子祀往问之【一】。曰:“伟哉夫造物者,将以予为此拘拘也【二】!曲偻发背,上有五管,颐隐于齐,肩高于顶,句赘指天。”阴阳之气有沴【三】,其心闲而无事【四】,跰(足鲜)而鉴于井,曰:“嗟乎!夫造物者又将以予为此拘拘也【五】!”

  【一】【疏】友人既病,须往问之,任理而行,不乖于方外也。

  【二】【疏】伟,大也。造物,犹造化也。拘拘,挛缩不申之貌也。夫洪炉大冶,造物无偏,岂独将我一身故为拘挛之疾!以此而言,无非命也。子舆达理,自叹此辞也。

  【释文】《伟哉》韦鬼反。向云:美也。崔云:自此至鉴于井,皆子祀自说病状也。《拘拘》郭音驹。司马云:体拘挛也。王云:不申也。  【三】【注】沴,陵乱也。

  【疏】伛偻曲腰,背骨发露。既其俯而不仰,故藏腑并在上,头低则颐隐于脐,(膞)〔膊〕耸则肩高于顶,而咽项句曲,大挺如赘。阴阳二气,陵乱不调,遂使一身,遭斯疾笃。  【释文】《曲偻》徐力主反。《于顶》本亦作项。崔本作釭,音项。◎卢文弨曰:旧作钉,音顶。今本作缸,音项。据宋本钉音项,疑钉为釭之讹,参酌改正。《句》俱树反,徐古侯反。《赘》徐之税反。《指天》李云:句赘,项椎也。其形似赘,言其上向也。《有沴》音丽,徐又徒显反。郭奴结反,云:陵乱也。李同。崔本作●,云:满也。

  【四】【注】不以为患。  【疏】死生犹为一体,疾患岂复概怀!故虽曲偻拘拘,而心神闲逸,都不以为事。

  【释文】《其心闲》音闲。崔以其心属上句。

  【五】【注】夫任自然之变者,无嗟也,与物嗟耳。

  【疏】跰(足鲜),曳疾貌。言曳疾力行,照临于井,既见己貌,遂使发伤嗟。寻夫大道自然,造物均等,岂偏于我,独此拘挛?欲显明物理,故寄兹嗟叹也。

  【释文】《跰(足鲜)》步田反,下悉田反。崔本作边鲜。司马云:病不能行,故跰(足鲜)也。《而鉴》古暂反。《曰嗟乎》崔云:此子舆辞。

  子祀曰:“女恶之乎【一】?”

  【一】【疏】淡水素交,契心方外,见其嗟叹,故有惊疑。

  【释文】《女恶》音汝。下同。下乌路反。

  曰:“亡,予何恶【一】!浸假而化予之左臂以为鸡,予因以求时夜;浸假而化予之右臂以为弹,予因以求鸮炙;浸假而化予之尻以为轮,以神为马,予因以乘之,岂更驾哉!【二】且夫得者,时也,【三】失者,顺也【四】;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五】。此古之所谓县解也,而不能自解者,物有结之【六】。且夫物不胜天久矣,吾又何恶焉【七】!”  【一】【疏】亡,无也。存亡死生,本自无心。不嗟之嗟,何嫌恶之也!

  【释文】《曰亡》如字。绝句,《予何恶》乌路反。下及注同。一音如字读,则连亡字为句。

  【二】【注】浸,渐也。夫体化合变,则无往而不因,无因而不可也。

  【疏】假令阴阳二气,渐而化我左右两臂为鸡为弹,弹则求于鸮鸟,鸡则夜候天时。尻无识而为轮,神有知而作马,因渐渍而变化,乘轮马以遨游,苟随任以安排,亦于何而不适者也。

  【释文】《浸》子鸩反。向云:渐也。《予因以求时夜》一本无求。《为弹》徒旦反。《鸮》户骄反。《炙》章夜反。

  【三】【注】当所遇之时,世谓之得。  【四】【注】时不暂停,顺往而去,世谓之失。

  【五】【疏】得者,生也,失者,死也。夫忽然而得,时应生也;倏然而失,顺理死也。是以安于时则不欣于生,处于顺则不恶于死。既其无欣无恶,何忧乐之入乎!

  【释文】《哀乐》音洛。

  【六】【注】一不能自解,则众物共结之矣。故能解则无所不解,不解则无所而解也。

  【疏】处顺忘时,萧然无系,古昔至人,谓为县解。若夫当生虑死,而以憎恶存怀者,既内心不能自解,故为外物结缚之也。

  【释文】《县》音玄。《解》音蟹,下及注同。(同)〔向〕(一)云:县解,无所系也。  【七】【注】天不能无昼夜,我安能无死生而恶之哉!

  【疏】玄天在上,犹有昼夜之殊,况人居世间,焉能无死生之变!且物不胜天,非唯今日,我复何人,独生憎恶!

  【校】(一)向字依世德堂本及释文原本改。

  俄而子来有病,喘喘然将死,其妻子环而泣之【一】。子犁往问之,曰:“叱!避!无怛化【二】!”倚其户与之语曰:“伟哉造化!又将奚以汝为,将奚以汝适?以汝为鼠肝乎?以汝为虫臂乎?”【三】

  【一】【疏】环,绕也。喘喘,气息急也。子舆语讫,俄顷之间,子来又病,气奔欲死。既将属纩,故妻子绕而哭之也。

  【释文】《喘喘》川转反,又尺软反。崔本作惴惴。《环而》如字。徐音患。李云:绕也。

  【二】【注】夫死生犹寤寐耳,于理当寐,不愿人惊之,将化而死亦宜,无为怛之也。  【疏】叱,诃声也。夫方外之士,冥一死生,而朋友临终,和光往问。故叱彼亲族,令避傍近,正欲变化,不欲惊怛也。

  【释文】《叱避》昌失反。《无怛》丁达反。崔本作靼,音怛。案怛,惊也。郑众注周礼考工记不能惊怛,是也。

  【三】【疏】又,复也。奚,何也。适,往也。倚户观化,与之而语。叹彼大造,弘普无私,偶尔为人,忽然返化。不知方外适往何道,变作何物。将汝五藏为鼠之肝,或化四支为虫之臂。任化而往,所遇皆适也。

  【释文】《倚其》于绮反。《鼠肝》向云:委弃土壤而已。王云:取微蔑至贱。《虫臂》臂,亦作肠。崔本同。

  子来曰:“父母于子,东西南北,唯命之从。阴阳于人,不翅于父母【一】;彼近吾死而我不听,我则悍(一)矣,彼何罪焉【二】!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三】。今(之)(二)大冶铸金,金踊跃曰『我且必为镆?』,大冶必以为不祥之金。今一犯人之形,而曰『人耳人耳』,夫造化者必以为不祥之人【四】。今一以天地为大炉,以造化为大冶,恶乎往而不可哉【五】!”成(三)然寐,蘧然觉【六】。  【一】【注】自古或有能违父母之命者矣,未有能违阴阳之变而距昼夜之节者也。

  【疏】自此已下,是子来临终答子犁之词也。夫孝子侍亲,尚驱驰唯命。况阴阳造化,何啻二亲乎!故知违亲之教,世或有焉;拒于阴阳,未之有也。

  【释文】《不翅》徐诗知反。

  【二】【注】死生犹昼夜耳,未足为远也。时当死,亦非所禁,而横有不听之心,适足悍逆于理以速其死。其死之速,由于我悍,非死之罪也。彼,谓死耳;在生,故以死为彼。

  【疏】彼,造化也。而造化之中,令我近死。我恶其死而不听从,则是我拒阴阳,逆于变化。斯乃咎在于我,彼何罪焉!郭注以死为彼也。

  【释文】《彼近》。如字。《则悍》本亦作捍,胡旦反。又音旱。说文云:捍,抵也。

  【三】【注】理常俱也。  【疏】此重引前文,证成彼义。斯言切当,所以再出。其解释文意,不异前旨。

  【四】【注】人耳人耳,唯愿为人也。亦犹金之踊跃,世皆知金之不祥,而不能任其自化。夫变化之道,靡所不遇,今一遇人形,岂故为哉?生非故为,时自生耳。务而有之,不亦妄乎!

  【疏】祥,善也。犯,遇也。镆?,古之良剑名也。昔吴人干将为吴王造剑,妻名镆?,因名雄剑曰干将,雌剑曰镆?。夫洪炉大冶,镕铸金铁,随器大小,悉皆为之。而炉中之金,忽然跳踯,殷勤致请,愿为良剑。匠者惊嗟,用为不善。亦犹自然大冶,雕刻众形,鸟兽鱼虫,种种皆作。偶尔为人,遂即欣爱,郑重启请,愿更为人,而造化之中,用为妖孽也。

  【释文】《我且》如字。徐子余反。《镆》音莫。《?》似嗟反。镆?,剑名。

  【五】【注】人皆知金之有系为不祥,故明己之无异于金,则所系之情可解,可解则无不可也。

  【疏】夫用二仪造化,一为炉冶,陶铸群物,锤锻苍生,磅礡无心,亭毒均等,所遇斯适,何恶何欣!安排变化,无往不可也。

  【释文】《大炉》劣奴反。《恶乎》音乌。《可解》如字,下同。

  【六】【注】寤寐自若,不以死生累心。

  【疏】成然是闲放之貌,蘧然是惊喜之貌。寐,寝也,以譬于死也。觉是寤也,以况于生。然寤寐虽殊,何尝不从容逸乐;死生乃异,亦未始不任命逍遥。此总结子来以死生为寤寐者也。

  【释文】《成然》如字,崔同。李云:成然,县解之貌。本或作戌,音恤。简文云:当作灭。本又作●,呼括反,视高貌。本亦作俄然。《蘧然》李音渠。崔本作据,又其据反。蘧然,有形之貌。《觉》古孝反。向崔本此下更有发然汗出一句,云:无系则津液通也。崔云:荣卫和通,不以化为惧也。

  【校】(一)赵谏议本悍作捍。(二)之字依世德堂本删。(三)阙误引古本成作●,云:●音呼聒切,高视貌。又音烘,蒙●,不明。  子桑户孟子反子琴张三人相与友,曰:“孰能相与于无相与,相为于无相为【一】?孰能登天游雾,挠挑无极【二】;相忘以生,无所终穷【三】?”三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遂相与为友【四】。  【一】【注】夫体天地,冥变化者(一),虽手足异任,五藏殊官(二),未尝相与而百节同和,斯相与于无相与也;未尝相为而表里俱济,斯相为于无相为也。若乃役其心志以恤手足,运其股肱以营五藏,则相营愈笃而外内愈困矣。故以天下为一体者,无爱为于其间也。

  【疏】此之三人,并方外之士,冥于变化,一于死生,志行既同,故相与交友。仍各率乃诚,述其情致云:谁能于虚无自然而相与为朋友乎?斯乃无与而与,无为而为,非为之而为,与之而与者也。犹如五藏六根,四肢百体,各有司存,更相御用,岂有心于相与,情系于亲疏哉!虽无意于相为,而相济之功成矣。故于无与而相与周旋,于无为而为交友者,其义亦然乎耳。

  【释文】《相与》如字。崔云:犹亲也。或一音豫。《相为》如字,或一音于伪反。《爱为》于伪反。  【二】【注】无所不任。

  【疏】挠挑,犹宛转也。夫登升上天,示清高轻举;遨游云雾,表不滞其中;故能随变化而无穷,将造物而宛转者也。

  【释文】《挠》徐而少反,郭许尧反,《挑》徐徒了反,郭李徒尧反。又作兆。李云:挠挑,犹宛转也,宛转玄旷之中。简文云:循环之名。

  【三】【注】忘其生,则无不忘矣,故能随变任化,俱无所穷竟。  【疏】终穷,死也。相与忘生复忘死,死生混一,故顺化而无穷也。

  【四】【注】若然者岂友哉?盖寄明至亲而无爱念之近情也。

  【疏】得意忘言,故相视而笑;智冥于境,故莫逆于心。方外道同,遂相与为友也。

  【校】(一)世德堂本变作而,赵谏议本无夫字者字。(二)世德堂本官作管。赵本此两句作虽手足五脏异殊。

  莫然有闲而子桑户死,未葬。孔子闻之,使子贡往侍(一)事焉【一】。或编曲,或鼓琴,相和而歌【二】曰:“嗟来桑户乎!嗟来桑户乎!而已反其真,而我犹为人猗【三】!”子贡趋而进曰:“敢问临尸而歌,礼乎【四】?”

  【一】【疏】莫,无也。三人相视,寂尔无言。俄顷之闲,子桑户死。仲尼闻之,使子贡往而吊,仍令供给丧事,将迎宾客。欲显方外方内,故寄尼父琴张。

  【释文】《莫然》如字。崔云:定也。《有闲》如字。崔李云:顷也。本亦作为闲。◎庆藩案有,释文作为。为闲即有闲矣。古为有义通。孟子滕文公篇,将为君子焉,将为野人焉,赵岐注:为,有也,虽小国亦有君子野人也。又弟子怃然为闲,注:为闲,有顷之闲也。又尽心篇为闲不用,注:为闲,有闲也。又梁惠王篇善推其所为而已矣,说苑贵德篇引孟子为作有。燕策故不敢为辞说,新序杂事篇为作有。皆其证。

  【二】【疏】曲,薄也。或编薄织帘,或鼓琴歌咏,相和欢乐,曾无戚容。所谓相忘以生,方外之至也。  【释文】《编曲》必连反,字林布千反,郭父殄反,史记甫连反。李云:曲,蚕薄。《相和》胡卧反。

  【三】【注】人哭亦哭,俗内之迹也。齐死生,忘哀乐,临尸能歌,方外之至也。

  【疏】嗟来,歌声也。桑户乎以下,相和之辞也。猗,相和声也。夫从无出有,名之曰生;自有还无,名之曰死。汝今既还空寂,便是归本反真,而我犹寄人闲,羁旅未还桑梓。欲齐一死生,而发斯猗叹者也。◎李桢曰:嗟来是歌声,却是叹辞。释名释言语:嗟,佐也;言之不足以尽意,故发此声以自佐也。来,哀也;(故)〔使〕(二)来入已哀之,故其言之低头以招之也。孟子反子琴张叹桑户之得已反真,故为此歌也。  【释文】《我犹》崔本作独。《人猗》于宜反。崔云,辞也。《哀乐》音洛。

  【四】【疏】方内之礼,贵在节文,邻里有丧,舂犹不相。况临朋友之尸,曾无哀哭,琴歌自若,岂是礼乎?子贡怪其如此,故趋走进问也。

  【校】(一)世德堂本侍作待。阙误引张君房本作侍。(二)使字依释名改。

  二人相视而笑曰:“是恶知礼意【一】!”

  【一】【注】夫知礼意者,必游外以经内,守母以存子,称情而直往也。若乃矜乎名声,牵乎形制,则孝不任诚,慈不任实,父子兄弟,怀情相欺,岂礼之大意哉!

  【疏】夫大礼与天地同节,不拘制乎形名,直致任真,率情而往,况冥同生死,岂存哀乐于胸中!而子贡方内儒生,性犹偏执,唯贵粗迹,未契妙本。如是之人,于何知礼之深乎!为方外所嗤,固其宜矣。

  【释文】《恶知》音乌,下皆同。《称情》尺证反。  子贡反,以告孔子,曰:“彼何人者邪?修行无有,而外其形骸,临尸而歌,颜色不变,无以命之。彼何人者邪?”【一】

  【一】【疏】命,名也。子贡使返,且告尼父云:彼二人情事难识,修己德行,无有礼仪,而忘外形骸,混同生死,临丧歌乐,神形不变。既莫测其道,故难以名之。

  【释文】《无以命之》崔李云:命,名也。  孔子曰:“彼,游方之外者也;而丘,游方之内者也【一】。外内不相及,而丘使女往吊之,丘则陋矣【二】。彼方且与造物者为人,而游乎天地之一气【三】。彼以生为附赘县疣【四】,以死为决肒(一)溃痈【五】,夫若然者,又恶知死生先后之所在【六】!假于异物,托于同体【七】;忘其肝胆,遗其耳目【八】;反复终始,不知端倪【九】;芒然仿徨乎尘垢之外,逍遥乎无为之业【一0】。彼又恶能愦愦然为世俗之礼,以观众人之耳目哉【一一】!”  【一】【注】夫理有至极,外内相冥,未有极游外之致而不冥于内者也,未有能冥于内而不游于外者也。故圣人常游外以(宏)〔冥〕(二)内,无心以顺有,故虽终日(挥)〔见〕(三)形而神气无变,俯仰万机而淡然自若。夫见形而不及神者,天下之常累也。是故睹其与群物并行,则莫能谓之遗物而离人矣;睹其体化而应务,则莫能谓之坐忘而自得矣。岂直谓圣人不然哉?乃必谓至理之无此。是故庄子将明流统之所宗以释天下之可悟,若直就称仲尼之如此,或者将据所见以排之,故超圣人之内迹,而寄方外于数子。宜忘其所寄以寻述作之大意,则夫游外(宏)〔冥〕内之道坦然自明,而庄子之书,故是涉俗盖世之谈矣。

  【疏】方,区域也。彼之二人,齐一死生,不为教迹所拘,故游心寰宇之外。而仲尼子贡,命世大儒,行裁非之义,服节文之礼,锐意哀乐之中,游心区域之内,所以为异也。

  【释文】《而淡》徒暂反。《而离》力智反,下同。《而应》应对之应。下同。《数子》所主反。《坦然》吐但反。◎庆藩案文选谢灵运之郡初发都诗注夏侯孝若东方朔赞注,并引司马云:方,常也,言彼游心于常教之外也。释文阙。

  【二】【注】夫吊者,方内之近事也,施之于方外则陋矣。

  【疏】玄儒理隔,内外道殊,胜劣而论,不相及逮。用区中之俗礼,吊方外之高人,刍狗再陈,鄙陋之甚也。

  【释文】《使女》音汝。下同。

  【三】【注】皆冥之,故无二也。

  【疏】达阴阳之变化,与造物之为人;体万物之混同,游二仪之一气也。◎王引之曰:应帝王篇,予方将与造物者为人,郭曰:任人之自为。天运篇,丘不与化为人,郭曰:夫与化为人者,任其自化者也。案郭未晓人字之义。人,偶也;为人,犹为偶。中庸仁者人也,(郭)〔郑〕(四)注:读如相人偶之人,以人意相存偶之言。诗匪风笺:人偶能割亨者,人偶能辅周道治民者。聘礼注:每门辄揖者,以相人偶为敬也。公食大夫礼注:每曲揖及当碑揖相人偶。是人与偶同义,故汉世有相人偶之语。淮南原道篇,与造化者为人,义与此同。(高注:为治也,非是。互见淮南。)齐俗篇曰:上与神明为友,下与造化为人。是其明证也。◎庆藩案文选颜延年三月三日曲水诗序注引司马云:造物者为道。任彦升到大司马记室笺注、宣德皇后令注、陆佐公石关铭注、沈休文齐故安陆昭王碑文注并引司马云:造物,谓道也。释文阙。

  【四】【注】若疣之自县,赘之自附,此气之时聚,非所乐也。

  【释文】《县》音玄。注同。《疣》音尤。

  【五】【注】若肒之自决,廱之自溃,此气之自散,非所惜也。

  【疏】彼三子体道之人,达于死生,冥于变化。是以气聚而生,譬疣赘附县,非所乐也;气散而死,若肒痈决溃,非所惜也。

  【释文】《决》徐古穴反。《肒》胡乱反。◎卢文弨曰:今本正文亦作疣(尤改丸),音义作疣,胡虬反,恐臆改。《溃》胡对反。◎庆藩案慧琳一切经音义卷十六大方广三戒经下引司马云:浮热为疽,不通为痈。卷三十持人菩萨经二、卷三十七准提陀罗尼经、九十五正诬经注引并同。释文阙。

  【六】【注】死生代谢,未始有极,与之俱往,则无往不可,故不知胜负之所在也。  【疏】先,胜也。后,劣也。夫疣赘●痈,四者皆是疾,而气有聚散,病无胜负。若以此方于生死,亦安知优劣之所在乎!

  【七】【注】假,因也。今死生聚散,变化无方,皆异物也。无异而不假,故所假虽异而共成一体也。

  【疏】水火金木,异物相假,众诸寄托,共成一身。是知形体,由来虚伪。

  【八】【注】任之于理而冥往也。

  【疏】既知形质虚假,无可欣爱,故能内则忘于脏腑,外则忘其根窍故也。

  【九】【注】五藏犹忘,何物足识哉!未始有识,故能放任于变化之涂,玄同于反复之波,而不知终始之所极(五)也。

  【疏】端,绪也。倪,畔也。反复,犹往来也。终始,犹生死也。既忘其形质,隳体绌聪,故能去来生死,与化俱往。化又无极,故莫知端倪。  【释文】《反复》芳服反。《端倪》本或作淣,同。音崖。徐音诣。

  【一0】【注】所谓无为之业,非拱默而已;所谓尘垢之外,非伏于山林也。

  【疏】芒然,无知之貌也。仿徨逍遥,皆自得逸豫之名也。尘垢,色声等有为之物也。前既遗于形骸,此又忘于心智,是以放任于尘累之表,逸豫于清旷之乡,以此无为而为事业也。  【释文】《芒然》莫刚反。李云:无系之貌。《仿》薄刚反。《徨》音皇。《尘垢》如字。崔本作冢●,云:冢,音●;●,垢同。齐人以风尘为●?。◎卢文弨曰:旧●作逢,今本作摓,乃●字之讹,今改正。

  【一一】【注】其所以观示于众人者,皆其尘垢耳,非方外之冥物也。

  【疏】愦愦,犹烦乱也。彼数子者,清高虚淡,安排去化,率性任真。何能强事节文,拘世俗之礼;威仪显示,悦众人之视听哉!  【释文】《愦愦》工内反,说文、苍颉篇并云:乱也,《以观》古乱反,示也。注同。  【校】(一)世德堂本肒作疣,注同。(二)冥字依赵谏议本改。下同。世德堂本上冥字误作私,下冥字误作弘。(三)见字依世德堂本改。(四)郑字依中庸注改。(五)世德堂本极作及。

  子贡曰:“然则夫子何方之依【一】?”

  【一】【注】子贡不闻性与天道,故见其所依而不见其所以依也。夫所以依者,不依也,世岂觉之哉!

  【疏】方内方外,浅深不同,未知夫子依从何道。师资起发,故设此疑。  孔子曰:“丘,天之戮民也【一】。虽然,吾与汝共之【二】。”  【一】【注】以方内为桎梏,明所贵在方外也。夫游外者依内,离人者合俗,故有天下者无以天下为也。是以遗物而后能入群,坐忘而后能应务,愈遗之,愈得之。苟居斯极,则虽欲释之而理固自来,斯乃天人之所不赦者也。

  【疏】夫圣迹礼仪,乃桎梏形性。仲尼既依方内,则是自然之理,刑戮之人也。故德充符篇云,天刑之安可解乎。

  【二】【注】虽为世所桎梏,但为与汝共之耳。明己恒自在外也。

  【疏】夫孔子圣人,和光接物,扬波同世,贵斯俗礼;虽复降迹方内,与汝共之,而游心方外,萧然无着也。

  子贡曰:“敢问其方【一】。”

  【一】【注】问所以游外而共内之意。

  【疏】方,犹道也。问:“迹混域中,心游方外,外内玄合,其道若何?”

  孔子曰:“鱼相造乎水,人相造乎道【一】。相造乎水者,穿池而养给;相造乎道者,无事而生定【二】。故曰,鱼相忘乎江湖,人相忘乎道术【三】。”

  【一】【疏】造,诣也。鱼之所诣者,适性莫过深水;人之所至者,得意莫过道术。虽复情智不一,而相与皆然。此略标义端,次下解释也。

  【释文】《相造》七报反,诣也。下同。  【二】【注】所造虽异,其于由无事以得事,自方外以共内,然后养给而生定,则莫不皆然也。俱不自知耳,故成无为也。

  【疏】此解释前义也。夫江湖淮海,皆名天池。鱼在大水之中,窟穴泥沙,以自资养供给也;亦犹人处大道之中,清虚养性,无事逍遥,故得性分静定而安乐也。  【释文】《穿池》本亦作地,崔同。◎俞樾曰:定疑足字之误。穿池而养给,无事而生足,两句一律。给,亦足也。足与定,字形相似而误。管子中匡篇:功定以得天与失天,其人事一也。今本定误作足,与此正可互证。  【三】【注】各自足而相忘者,天下莫不然也。至人常足,故常忘也。

  【疏】此结释前义也。夫深水游泳,各足相忘;道术内充,偏爱斯绝;岂与夫呴濡仁义同年而语哉!临尸而歌,其义亦尔故也。

  【释文】《相忘》音亡。下同。

  子贡曰:“敢问畸人【一】。”

  【一】【注】问向之所谓方外而不耦于俗者,又安在也。

  【疏】畸者,不耦之名也。修行无有,而疏外形体,乖异人伦,不耦于俗。敢问此人,其道如何?

  【释文】《畸人》居宜反。司马云:不耦也。不耦于人,谓阙于礼教也。李其宜反,云:奇异也。

  曰:“畸人者,畸于人而侔于天【一】。故曰,天之小人,人之君子;人之君子,天之小人也【二】。”

  【一】【注】夫与内冥者,游于外也。独能游外以冥内,任万物之自然,使天性各足而帝王道成,斯乃畸于人而侔于天也。

  【疏】自此已下,孔子答子贡也。侔者,等也,同也。夫不修仁义,不偶于物,而率其本性者,与自然之理同也。  【释文】《而侔》音谋。司马云:等也,亦从也。

  【二】【注】以自然言之,则人无小大(一);以人理言之,则侔于天者可谓君子矣。

  【疏】夫怀仁履义为君子,乖道背德为小人也。是以行蹩躠之仁,用踶跂之义者,人伦谓之君子,而天道谓之小人也。故知子反琴张,不偶于俗,乃曰畸人,实天之君子。重言之者,复结其义也。

  【校】(一)赵谏议本大作人。

  颜回问仲尼曰:“孟孙才,其母死,哭泣无涕,中心不戚,居丧不哀。无是三者,以善处(一)丧【一】盖鲁国。固有无其实而得其名者乎?回壹(二)怪之【二】。”

  【一】【疏】姓孟孙,名才,鲁之贤人。体无为之一道,知生死之不二,故能迹同方内,心游物表。居母氏之丧,礼数不阙,威仪详雅,甚有孝容;而泪不滂沱,心不悲戚,声不哀痛。三者既无,不名孝子,而乡邦之内,悉皆善之,云其处丧深得礼法也。

  【释文】《孟孙才》李云:三桓后,才其名也。崔云:才,或作牛。◎李桢曰:以善处丧绝句,文义未完,且嫌于不辞。下盖鲁国三字当属上为句,不当连下固有云云为句。盖与应帝王篇功盖天下义同,言孟孙才以善处丧名盖鲁国。尔雅释言:弇,盖也。小尔雅广诂:盖,覆也。释名释言语:盖,加也。并有高出其上之意,即此盖字义也。

  【二】【注】鲁国观其礼,而颜回察其心。

  【疏】盖者,发语之辞也。哭泣缞绖,同域中之俗礼;心无哀戚,契方外之忘怀。鲁人睹其外迹,故有善丧之名;颜子察其内心,知无至孝之实。所以一见孟孙才,遂生疑怪也。

  【校】(一)世德堂本无处字。(二)世德堂本壹作一。

  仲尼曰:“夫孟孙氏尽之矣,进于知矣【一】。唯简之而不得,【二】夫已有所简矣。孟孙氏不知所以生,不知所以死【三】;不知就先,不知就后【四】;若化为物【五】,以待其所不知之化已乎!【六】且方将化,恶知不化哉?方将不化,恶知已化哉【七】?吾特与汝,其梦未始觉者邪【八】!且彼有骇形而无损心【九】,有旦宅而无情死【一0】。孟孙氏特觉,人哭亦哭,是自其所以乃(一)【一一】。且也相与吾之耳矣【一二】,庸讵知吾所谓吾之乎【一三】?且汝梦为鸟而厉乎天,梦为鱼而没于渊【一四】。不识今之言者,其觉者乎,其梦者乎【一五】?造适不及笑,献笑不及排【一六】,安排而去化,乃入于寥天一【一七】。”

  【一】【注】尽死生之理,应内外之宜者,动而以天行,非知之匹也。  【疏】进,过也。夫孟孙氏穷哀乐之本,所以无乐无哀;尽生死之源,所以忘生忘死。既而本迹难测,故能合内外之宜;应物无心,岂是运知之匹者耶!

  【释文】《应内》应对之应。

  【二】【注】简择死生而不得其异,若春秋冬夏四时行耳。

  【疏】夫生来死去,譬彼四时,故孟孙简择,不得其异。

  【三】【注】已简而不得,故无不安,无不安,故不以生死概意而付之自化也。

  【疏】虽复有所简择,竟不知生死之异,故能安于变化而不以哀乐概怀也。

  【四】【注】所遇而安。  【五】【注】不违化也。

  【疏】先,生也。后,死也。若,顺也。既一于死生,故无去无就;冥于变化,故顺化为物也。

  【六】【注】死生宛转,与化为一,犹乃忘其所知于当今,岂待所未知而豫忧者哉!  【疏】不知之化,谓当来未化之事也。已,止也。见在之生,犹自忘遣;况未来之化,岂复逆忧!若用心预待,不如止而勿为也。

  【七】【注】已化而生,焉知未生之时哉!未化而死,焉知已死之后哉!故无所避就,而与化俱往(二)也。

  【疏】方今正化为人,安知过去未化之事乎!正在生日未化而死,又安知死后之事乎!俱当推理直前,与化俱往,无劳在生忧死,妄为欣恶也。

  【释文】《恶知》音乌,下同。《焉知》于虔反。下皆同。

  【八】【注】夫死生犹觉梦耳,今梦自以为觉,则无以明觉之非梦也;苟无以明觉之非梦,则亦无以明生之非死矣。死生觉梦,未知所在,当其所遇,无不自得,何为在此而忧彼哉!

  【疏】梦是昏睡之时,觉是了知之日。仲尼颜子,犹拘名教,为昏于大梦之中,不达死生,未尝暂觉者也。

  【释文】《觉者》古孝反。注、下皆同。  【九】【注】以(三)变化为形之骇动耳,故不以死生损累其心。

  【疏】彼之孟孙,冥于变化,假见生死为形之惊动,终无哀乐损累心神也。

  【释文】《骇形》如字。崔作咳,云:有婴儿之形。

  【一0】【注】以形骸之变为旦宅之日新耳,其情不以为死。

  【疏】旦,日新也。宅者,神之舍也。以形之改变为宅舍之日新耳,其性灵凝淡,终无死生之累者也。

  【释文】《旦宅》并如字。王云,旦暮改易,宅是神居也。李本作怛?,上丹末反,下陟嫁反,云:惊惋之貌。崔本作靼宅。靼,怛也。  【一一】【注】夫常觉者,无往而有逆也,故人哭亦哭,正自是其所宜也(四)。

  【疏】孟孙冥同生死,独居觉悟,应于内外,不乖人理。人哭亦哭,自是顺物之宜者也。

  【释文】《所以乃》崔本乃作恶。

  【一二】【注】夫死生变化,吾皆吾之。既皆是吾,吾何失哉!未始失吾,吾何忧哉(五)!无逆,故人哭亦哭;无忧,故哭而不哀。  【疏】吾生吾死,相与皆吾,未始非吾,吾何所失!若以系吾为意,何适非吾!

  【一三】【注】靡所不吾也,故玄同外内,弥贯古今,与化日新,岂知吾之所在也!

  【疏】庸,常也。凡常之人,识见浅狭,讵知吾之所谓无处非吾!假令千变万化,而吾常在,新吾故吾,何欣何恶也!

  【释文】《庸讵》其庶反。下章同。

  【一四】【注】言无往而不自得也。

  【一五】【注】梦之时自以为觉,则焉知今者之非梦耶,亦焉知其非觉耶?觉梦之化,无往而不可,则死生之变,无时而足惜也。

  【疏】厉,至也。且为鱼为鸟,任性逍遥,处死处生,居然自得。而鱼鸟既无优劣,死生亦何胜负而系之哉!孟孙妙达斯源,所以未尝介意。又不知今之所论鱼鸟者,为是觉中而辩,为是梦中而说乎?夫人梦中,自以为觉;今之觉者,何妨梦中!是知觉梦生死,未可定也。

  【一六】【注】所造皆适,则忘适矣,故不及笑也。排者,推移之谓也。夫礼哭必哀,献笑必乐,哀乐存怀,则不能与适推移矣。今孟孙常适,故哭而不哀,与化俱往也。

  【疏】造,至也。献,善也。排,推移也。夫所至皆适,斯亦适也,其常适何及欢笑然后乐哉!若从善事感己而后适者,此则不能随变任化,与物推移也。今孟孙常适,故哭而不哀也。

  【释文】《造适》七报反。注同。《献笑》向云:献,善也。王云:章也,意有适,章于笑,故曰献笑。◎家世父曰:造适者,以心取适而已,言笑皆忘也。献笑者,以笑为欢而已,推排皆化也。极推排之力而冥然安之,穷变化之用而超然去之,乃以游荡于万物之表而与天为一。《及排》皮皆反。《必乐》音洛。下同。

  【一七】【注】安于推移而与化俱去,故乃入于寂寥而与天为一也。自此以上,至于子祀,其致一也。所执之丧异,故歌哭不同。

  【疏】所在皆适,故安任推移,未始非吾,而与化俱去。如此之人,乃能入于寥廓之妙门,自然之一道也。

  【释文】《寥》本亦作廖,力雕反。李良救反。《天一》崔本作造敌不及笑,献芥不及,安排而造化不及眇,眇不及雄漂淰,雄漂淰不及簟筮,簟筮乃入于漻天一。《以上》时掌反。  【校】(一)朱桂曜本乃作盈。(二)世德堂本往作生。(三)世德堂本以作似。(四)赵谏议本无注首夫字,注末也字。(五)世德堂本是吾作自吾,两哉字均作矣。

  意而子见许由。许由曰:“尧何以资汝【一】?”

  【一】【注】资者,给济之谓也。

  【疏】意而,古之贤人。资,给济之谓也。意而先谒帝尧,后见仲武。问云:“帝尧大圣,道德甚高,汝既谒见,有何敬授资济之术,幸请陈说耳。”  【释文】《意而子》李云:贤士也。《资汝》资,给也。

  意而子曰:“尧谓我:『汝必躬服仁义而明言是非【一】。』”

  【一】【疏】躬,身也。仁则恩慈育物,义则断割裁非,是则明赏其善,非则明惩其恶。此之四者,人伦所贵,汝必须己身服行,亦须明言示物。此是意而述尧教语之辞也。

  许由曰:“而奚来为轵【一】?夫尧既已黥汝以仁义,而劓汝以是非矣,汝将何以游夫遥荡恣睢转徙之涂乎【二】?”

  【一】【疏】而,汝也。奚,何也。轵,语助也。尧将教迹刑害于汝,疮痕已大,何为更来矣?

  【释文】《为轵》之是反,郭之忍反。崔云:轵,辞也。李云:是也。

  【二】【注】言其将以刑教自亏残,而不能复游夫自得之场,无系之涂也。

  【疏】黥,凿额也。劓,割鼻也。恣睢,纵任也。转徙,变化也。涂,道也。夫仁义是非,损伤真性,其为残害,譬之刑戮。汝既被尧黥劓,拘束性情,如何复能遨游自得,逍遥放荡,从容自适于变化之道乎?言其不复能如是。

  【释文】《黥》其京反。《劓》鱼器反。李云:毁道德以为仁义,不似黥乎!破玄同以为是非,不似劓乎!《遥荡》王云:纵散也。《恣》七咨反,又如字。《睢》郭李云:许维反,徐许鼻反。李王皆云:恣睢,自得貌。《复游》扶又反。下同。

  意而子曰:“虽然,吾愿游于其藩【一】。”

  【一】【注】不敢复求涉中道也,且愿游其藩傍而已。

  【疏】我虽遭此亏残,而庶几之心靡替,不复敢当中路,愿涉道之藩傍也。

  【释文】《其藩》甫烦反,李音烦。司马向皆云:崖也。崔云:域也。

  许由曰:“不然。夫盲者无以与乎眉目颜色之好,瞽者无以与乎青黄黼黻之观【一】。”

  【一】【疏】盲者,有眼睛而不见物;瞽者,眼无眹缝如鼓皮也。作斧形谓之黼,两己相背谓之黻。而盲瞽之人,眼睛已败,既不能观文彩青黄,亦不爱好眉目颜色。譬意而遭尧黥劓,情智已伤,岂能爱慕深玄,观览众妙邪!  【释文】《盲者》本又作眇。崔本作目,云:目,或作刑。刑,黥劓也。《以与》音豫。下同。《之好》如字,又呼报反。《黼黻》上音甫,下音弗。《观》古乱反。

  意而子曰:“夫无庄之失其美,据梁之失其力,黄帝之亡其知,皆在炉捶(一)之间耳【一】。庸讵知夫造物者之不息我黥而补我劓,使我乘成以随先生邪【二】?”

  【一】【注】言天下之物,未必皆自成也,自然之理,亦有须冶锻而为器者耳。故此之三人,亦皆闻道而后忘其所务也。此皆寄言,以遣云为之累耳。

  【疏】无庄,古之美人,为闻道故,不复庄饰,而自忘其美色也。据梁,古之多力人,为闻道守雌,故不勇其力也。黄帝,轩辕也,有圣知,亦为闻道,故能忘遣其知也。炉,灶也。锤,锻也。以上三人,皆因闻道,然后忘其所务以契其真,犹如世间器物,假于炉冶打锻以成其用者耳。今何妨自然之理,令夫子教示于我,以成其道耶?故知自然造物,在炉冶之间,则是有修学冶锻之义也。

  【释文】《无庄据梁》司马云:皆人名。李云:无庄,无庄饰也。据梁,强梁也。《炉》音卢。《捶》本又作锤。徐之睡反,又之?反,一音时?反。李云:锤,鸱头颇口,句铁以吹火也。崔云:卢谓之瓮。捶当作甀。卢甀之间,言小处也。甀音丈伪反。《锻》丁乱反。

  【二】【注】夫率性(二)直往者,自然也;往而伤性,性伤而能改者,亦自然也。庸讵知我(三)之自然当不息黥补劓,而乘可成之道以随夫子耶?而欲弃而勿告,恐非造物之至也(四)。

  【疏】造物,犹造化也。我虽遭仁义是非残伤情性,焉知造化之内,不补劓息黥,令我改过自新,乘可成之道,随夫子以请益耶?乃欲弃而不教,恐乖造物者也。◎庆藩案乘,犹载也。成,犹●也。与诗仪既成兮义同。黥劓则形体不备,息之补之,复完成矣。言造物者使我得遇先生,安知不使我载一成体以相随耶?此兼采宣氏说,较郭训为长。

  【校】(一)赵谏议本捶作锤。(二)赵本性作然。(三)世德堂本知我作我知。(四)世德堂本无也字。  许由曰:“噫!未可知也。我为汝言其大略【一】。吾师乎!吾师乎!?万物而不为义,泽及万世而不为仁【二】,长于上古而不为老【三】,覆载天地刻雕众形而不为巧【四】。此所游已【五】。”  【一】【疏】噫,叹声也。至道深玄,绝于言象,不可以心虑测,故叹云未可知也。既请益殷勤,亦无容杜默,虽复不可言尽,为汝梗概陈之。  【释文】《曰噫》徐音医。李云:叹声也。崔云:乱也。本亦作意,音同。又如字,谓呼意而名也。《我为》于伪反。注同。  【二】【注】皆自尔耳,亦无爱为于其间也,安所寄其仁义!

  【疏】吾师乎者,至道也。然至道不可心知,为汝略言其要,即吾师是也。?,碎也。至如素秋霜降,碎落万物,岂有情断割而为义哉?青春和气,生育万物,岂有情恩爱而为仁哉?盖不然而然也。而许由师于至道,至道既其如是,汝何得躬服仁义耶?此略为意而说息黥补劓之方也。

  【释文】《?》子兮反。司马云:碎也。◎卢文弨曰:说文作●,亦作兖。陆每从敕,讹。今从隶省作?。下并同。

  【三】【注】日新也。

  【释文】《长于》丁丈反。

  【四】【注】自然,故非巧也。

  【疏】万象之前,先有此道,智德具足,故义说为长而实无长也。长既无矣,老岂有耶!欲明不长而长,老而不老,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也。虽复天覆地载,而以道为源,众形雕刻,咸资造化,同禀自然,故巧名斯灭。既其无老无巧,无是无非,汝何所明言耶?  【五】【注】游于不为而师于无师也。  【疏】吾师之所游心,止如此说而已。此则总结以前吾师之义是也。  颜回曰:“回益矣【一】。”  【一】【注】以损之为益也。

  【疏】颜子禀教孔氏,服膺问道,觉己进益,呈解于师。损有益空,故以损为益也。

  仲尼曰:“何谓也【一】?”

  【一】【疏】既言益矣,有何意谓?

  曰:“回忘仁义矣【一】。”  【一】【疏】忘兼爱之仁,遣裁非之义,所言益者,此之谓乎!  曰:“可矣,犹未也【一】。”

  【一】【注】仁者,兼爱之迹;义者,成物之功。爱之非仁,仁迹行焉;成之非义,义功见焉。存夫仁义,不足以知爱利之由无心,故忘之可也。但忘功迹,故犹未玄达也。

  【疏】仁义已忘,于理渐可;解心尚浅,所以犹未。  【释文】《功见》贤遍反。下文同。

  他日,复见,曰:“回益矣【一】。”

  【一】【疏】他日,犹异日也。空解日新,时更复见。所言进益,列在下文。

  【释文】《他日》崔本作异日。下亦然。《复见》扶又反。下同。

  曰:“何谓也【一】?”

  【一】【疏】所言益者,是何意谓也?

  曰:“回忘礼乐矣【一】。”

  【一】【疏】礼者,荒乱之首,乐者,淫荡之具,为累更重,次忘之也。

  曰:“可矣,犹未也【一】。”

  【一】【注】礼者,形体之用,乐者,乐生之具。忘其具,未若忘其所以具也。  【疏】虚心渐可,犹未至极也。

  【释文】《乐生》音洛,又音岳。  他日,复见,曰:“回益矣。”

  曰:“何谓也【一】?”

  【一】【疏】并不异前解也。

  曰:“回坐忘矣【一】。”

  【一】【疏】虚心无着,故能端坐而忘。坐忘之义,具列在下文。◎庆藩案文选贾长沙鵩鸟赋注引司马云:坐而自忘其身。释文阙。  仲尼蹴然曰:“何谓坐忘【一】?”  【一】【疏】蹴然,惊悚貌也,忘遗既深,故悚然惊叹。坐忘之谓,厥义云何也?

  【释文】《蹴然》子六反。崔云:变色貌。

  颜回曰:“堕肢体,黜聪明【一】,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二】。”

  【一】【疏】堕,毁废也。黜,退除也。虽聪属于耳,明关于目,而聪明之用,本乎心灵。既悟一身非有,万境皆空,故能毁废四肢百体,屏黜聪明心智者也。

  【释文】《堕》许规反。徐又待果反。

  【二】【注】夫坐忘者,奚所不忘哉!既忘其迹,又忘其所以迹者,内不觉其一身,外不识有天地,然后旷然与变化为体而无不通也。

  【疏】大通,犹大道也。道能通生万物,故谓道为大通也。外则离析于形体,一一虚假,此解堕肢体也。内则除去心识,悗然无知,此解黜聪明也。既而枯木死灰,冥同大道,如此之益,谓之坐忘也。

  【释文】《去》起吕反。《知》音智。《坐忘》崔云:端坐而忘。◎卢文弨曰:依次当在蹴然之前。

  仲尼曰:“同则无好也【一】,化则无常也【二】。而果其贤乎!丘也请从而后也【三】。”  【一】【注】无物不同,则未尝不适,未尝不适,何好何恶哉!

  【释文】《无好》呼报反。注同。《何恶》乌路反。

  【二】【注】同于化者,唯化所适,故无常也。

  【疏】既同于大道,则无是非好恶;冥于变化,故不执滞守常也。

  【三】【疏】果,决也。而,汝也。“忘遗如此,定是大贤。丘虽汝师,遂落汝后。从而学之,是丘所愿。”撝谦退己,以进颜回者也。  子舆与子桑友,而霖(一)雨十日。子舆曰:“子桑殆病矣!”裹饭而往食之【一】。至子桑之门,则若歌若哭,鼓琴曰:“父邪!母邪!天乎!人乎!”有不任其声而趋举其诗焉【二】。  【一】【注】此二人相为于无相为者也。今裹饭而相食者,乃任之天理而自尔耳,非相为而后往者也。

  【疏】雨经三日已上为霖。殆,近也。子桑家贫,属斯霖雨,近于饿病。此事不疑于方外之交,任理而往,虽复裹饭,非有相为之情者也。

  【释文】《霖雨》本又作淋,音林。左传云:雨三日以往为霖。《裹》音果。《食》音嗣。注同。

  【二】【疏】任,堪也。趋,卒疾也。子桑既遭饥馁,故发琴声,问此饥贫从谁而得,为关父母?为是人天?此则歌哭之辞也。不堪此举,又卒尔诗咏也。

  【释文】《有不任》音壬。《其声而趋》七住反。《举其诗焉》崔云:不任其声,惫也;趋举其诗,无音曲也。

  【校】(一)赵谏议本作淋。

  子舆入,曰:“子之歌诗,何故若是【一】?”

  【一】【注】嫌其有情,所以趋出远理也。

  【疏】一于死生,忘于哀乐,〔相与〕于无相与,方外之交。今子歌诗,似有怨望,故入门惊怪,问其所由也。

  曰:“吾思夫使我至此极者而弗得也。父母岂欲吾贫哉?天无私覆,地无私载,天地岂私贫我哉?求其为之者而不得也。然而至此极者,命也夫【一】!”

  【一】【注】言物皆自然,无为之者也。

  【疏】夫父母慈造,不欲饥冻;天地无私,岂独贫我!思量主宰,皆是自然,寻求来由,竟无兆朕。而使我至此穷极者,皆我之赋命也,亦何惜之有哉!

查看目录 >> 《庄子集释》


国学迷 四書題鏡四種 北史一百卷 和靖尹先生文集二卷附年譜一卷 列仙酒牌一卷 射鷹樓詩話二十四卷 讀左補義五十卷首二卷 辛丑銷夏記五卷 直省釋奠禮樂記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光緒十四年夏季]爵秩全覽 辟疆園杜詩注解十七卷 繪圖蒙學捷徑初編二卷 通鑑紀事本末二百三十九卷 靈芬館詩初集四卷二集十卷三集四卷四集十二卷詞六卷雜著二卷 西亭文抄十二卷附錄一卷 四書補注備旨附考 新刻校正音釋詞家便覽蕭曹遺筆四卷新刻法家蕭曹兩造雪案鳴冤錄四卷 傅青主書樂饑齋詩草一卷 欽定同文韵統六卷 歷代輿地沿革險要圖說不分卷 京兆固安縣勘估黑家營決口下半段添做掃段需用椿料等項清册 翠樓集一集一卷二集一卷新集一卷附生平爵里 歷代地理志韻編今釋二十卷皇朝輿地韻編二卷 文殊師利佛土嚴淨經二卷 [嘉慶]廣西通志二百七十九卷首一卷 檀几叢書一百五十七種 奏稿抄存不分卷(道光二十四年) 新刊道書全集純陽呂真人文集□□卷 四書順義解十九卷 戰國策三十三卷 林氏眼科簡便驗方□□卷 遼金元三史國語解四十六卷 碑傳集一百六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戚少保年譜耆編十二卷首一卷 雲濤詩草二卷 新刻下關西十六卷 爾雅匡名二十卷 文史咀英八卷 四書訂疑六卷 恐省子鴻雪留蹤 退庵題跋二卷 [楊忠愍公家書墨蹟] 思庵先生文粹十一卷 維摩詰所說經註八卷 廬山蓮宗寶鑑十卷 黔中兩孝廉詩合編一卷 尚絅堂賦一卷 爾雅正郭三卷 增補蘇批孟子二卷附孟子年譜一卷 雲汀詩鈔四卷 相宗八要解八卷 勤斯堂詩彙九卷 西堂全集 望道堂文集不分卷 前漢書一百卷附考證 儀禮經傳通解六十九卷 淮南子二十一卷 唐四家詩 蘭陵集 澤雅堂詩集六卷 光緒三十二年刑部司員保送京察原稿 戏学指南十六册第13册.pdf >/双红堂文库/b/265-戏学指南十六册民国二十年上海大东书局排印本/ 戏学指南十六册第14册.pdf >/双红堂文库/b/265-戏学指南十六册民国二十年上海大东书局排印本/ 戏学指南十六册第15册.pdf >/双红堂文库/b/265-戏学指南十六册民国二十年上海大东书局排印本/ 戏学指南十六册第16册.pdf >/双红堂文库/b/265-戏学指南十六册民国二十年上海大东书局排印本/ 戏学指南十六册第1册.pdf >/双红堂文库/b/265-戏学指南十六册民国二十年上海大东书局排印本/ 戏学指南十六册第2册.pdf >/双红堂文库/b/265-戏学指南十六册民国二十年上海大东书局排印本/ 戏学指南十六册第3册.pdf >/双红堂文库/b/265-戏学指南十六册民国二十年上海大东书局排印本/ 戏学指南十六册第4册.pdf >/双红堂文库/b/265-戏学指南十六册民国二十年上海大东书局排印本/ 戏学指南十六册第5册.pdf >/双红堂文库/b/265-戏学指南十六册民国二十年上海大东书局排印本/ 戏学指南十六册第6册.pdf >/双红堂文库/b/265-戏学指南十六册民国二十年上海大东书局排印本/ 戏学指南十六册第7册.pdf >/双红堂文库/b/265-戏学指南十六册民国二十年上海大东书局排印本/ 戏学指南十六册第8册.pdf >/双红堂文库/b/265-戏学指南十六册民国二十年上海大东书局排印本/ 戏学指南十六册第9册.pdf >/双红堂文库/b/265-戏学指南十六册民国二十年上海大东书局排印本/ 雙紅堂-戲曲-181.pdf >/双红堂文库/b/266-戏本第二期民国十五年上海泰东图书局排印本/ 雙紅堂-戲曲-182.pdf >/双红堂文库/b/267-唱词大观第一册民国十五年北京中华印刷局排印三版本/ 1200.pdf >/双红堂文库/b/268-唱曲大观第一册民国十八年北平中华印刷局排印八版本/雙紅堂-戲曲-183/ 戲齣大觀 第06冊.pdf >/双红堂文库/b/269-戏出大观民国十八年北平中华印刷局排印本;(第七册)民国十九年剧词汇编/ 戲齣大觀 第07冊.pdf >/双红堂文库/b/269-戏出大观民国十八年北平中华印刷局排印本;(第七册)民国十九年剧词汇编/ 長生殿傳奇 卷上-1.pdf >/双红堂文库/b/27-长生殿传奇二卷清刊本/ 長生殿傳奇 卷上-2.pdf >/双红堂文库/b/27-长生殿传奇二卷清刊本/ 長生殿傳奇 卷下-1.pdf >/双红堂文库/b/27-长生殿传奇二卷清刊本/ 長生殿傳奇 卷下-2.pdf >/双红堂文库/b/27-长生殿传奇二卷清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10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11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12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13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14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15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16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17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18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19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1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20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21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22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23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24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25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26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27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28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29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2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30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31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32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33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34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35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36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37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38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39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3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40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41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42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43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44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45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46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47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48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49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4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50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51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52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53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54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55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56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57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58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59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5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60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61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62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63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64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6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7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8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唱本六十四册第9册.pdf >/双红堂文库/b/270-唱本六十四册咸丰光绪闲太平堂等刊本/ 紅樓夢傳奇 01.pdf >/双红堂文库/b/28-红楼梦传奇二卷道光九年刊本/ 紅樓夢傳奇_02.pdf >/双红堂文库/b/28-红楼梦传奇二卷道光九年刊本/ 紅樓夢傳奇_03.pdf >/双红堂文库/b/28-红楼梦传奇二卷道光九年刊本/ 紅樓夢傳奇_04.pdf >/双红堂文库/b/28-红楼梦传奇二卷道光九年刊本/ 紅樓夢傳奇_05.pdf >/双红堂文库/b/28-红楼梦传奇二卷道光九年刊本/ 紅樓夢傳奇_06.pdf >/双红堂文库/b/28-红楼梦传奇二卷道光九年刊本/ 雙紅堂-戲曲-31-2.pdf >/双红堂文库/b/29-青灯泪二卷同治九年活字印本/ 續離騷四種.pdf >/双红堂文库/b/3-续离骚四种清刊本/ 雙紅堂-戲曲-32.pdf >/双红堂文库/b/30-酬红记一卷民国十三年上海席氏扫叶山房石印本/ 雙紅堂-戲曲-33-1.pdf >/双红堂文库/b/31-沧桑艳二卷清刊本/ 雙紅堂-戲曲-33-2.pdf >/双红堂文库/b/31-沧桑艳二卷清刊本/ 雙紅堂-戲曲-34.pdf >/双红堂文库/b/32-庆赏中秋唐明皇游月宫昆戏总本一卷清钞本/ 鼎峙春秋_第09本_卷下.pdf >/双红堂文库/b/33-鼎峙春秋零残清内府钞本/ 鼎峙春秋_第10本_卷上.pdf >/双红堂文库/b/33-鼎峙春秋零残清内府钞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10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11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12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13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14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15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16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17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18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19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1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20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21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22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23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24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25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26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27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唱本一百九十册第2册.pdf >/双红堂文库/b/335-唱本一百九十册清末民国初年闲北京致文堂等刊本/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