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四十八

卷四十八

  ○佛照禅师奏对录宋淳熙三年十一月初三日孝宗皇帝。召对便殿致恭。三呼讫赐坐。师奏云:“今春伏蒙圣旨。令洒扫灵隐。三月三十日又准降香开堂。实增感激。令蒙召对。获睹清光。千载一遇。”

  帝问师:生何处嗣法何人。师对曰:“臣生长临江军。礼南山光化禅院长老普吉为师。荷陛下天地覆载之恩。行脚参五十余员善知识。末后于大慧禅师宗杲处打彻。遂法嗣之。”上曰:“朕惜不见大慧。”师云:“陛下既留心祖道。时时与大慧。于大光明藏。把手共行。岂在聚头接耳为相见耶。尝蒙赐语录入藏。作万世光明种子。非独法门增辉。臣与天下衲子。不胜荣幸。”上曰:“且喜得晴。”师云:“郊祀在。即乃陛下圣德所感。”上曰:“朕此心与佛心通。”

  师云:“直下更无第二人。闻陛下万机之暇。留心祖道。游泳《楞严》、《圆觉》。自古帝王未有如陛下笃信此道。”上曰:“自古帝王英雄者有之。信此道者极少。如梁武帝亦未彻。”师云:“当面蹉过达磨。”上曰:“陷在泥坑里。”师云:“只为欛柄不入手。不得受用。”师云:“臣山野语言无伦。恐渎圣聪。”上曰:“这里正要与长老忘怀论道。”师云:“陛下日应万机。直须向一切处着眼看。是什么道理。”上曰:“天下事来即应之。”师云:“可谓明镜当台物来斯照。”上曰:“步步踏着实地。”师云:“直须恁么始得。”  上曰:“临济因缘。可举一二。”师遂举。临济在黄檗。因第一座勉令问黄檗。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檗遂与三十棒。如是三次问,每蒙赐棒。所恨愚鲁。且往诸方去。第一座遂白黄檗云:“义玄上座。虽是后生。却甚奇特。他日为一株大树。荫覆天下人去在。他若来辞和尚。愿垂提诲。”济明日力辞黄檗。檗指往大愚处。必为汝说。济至大愚。愚问:“甚处来?”济云:“黄檗来。”愚云:“黄檗有何言句?”济遂举前话。复云:“不知过在甚处?”愚云:“黄檗恁么老婆心切。为汝得彻困。犹觅过在?”济于是大悟。乃云:“元来黄檗佛法无多子。”愚云:“尿床鬼子。适来道我不会。而今道甚无多子。是多少?”扭住云:“道道。”济便向大愚肋下筑三拳。愚托开云:“汝师黄檗。非干我事。”济返黄檗。檗问云:“来来去去有甚了期?”济云:“只为老婆心切。”遂举前话。檗云:“这大愚老婆饶舌。待见与打一顿。”济云:“说甚待见。即今便打。”遂与黄檗一掌。檗吟吟而笑云:“这风颠汉。来这里捋虎须。”济便喝。檗云:“侍者引这风颠汉来参堂去。”

  上曰:“悟了直是快活。”师云:“沩山问仰山云:‘临济得大愚力。得黄檗力?’仰云:‘非但捋虎须。亦解坐虎头。’自此临济法道大兴。”上曰:“源流好。”师云:“臣曾有颂。”上曰:“举看。”师举云:“黄檗山头遭痛棒。大愚肋下报冤雠。当机一喝惊天地。直得曹溪水逆流。”

  又问:“兴化打克宾。克宾如此答。兴化如何便打?”师云:“不可放过。臣有颂。”上曰:“举看。”师举云:“罚钱出院扬家丑。兴化聱头遇克宾。父子不传真秘诀。棒头敲出玉麒麟。”  师复云:“昔翠岩可真禅师。颂即心即佛非心非佛因缘曰:‘百万雄兵出。将军猎渭城。不闲弓矢力。斜汉月初生。’令晦堂心禅师看。后因答客问西来意。有颂:‘东吴几度为闲客。南越曾经作主人。可笑年来身老大。得同尘处且同尘。’真见之云:‘子彻也。’且如即心即佛非心非佛。陛下如何会?”上云:“包含万像。”师云:“包含万像底是什么?”上曰:“对面底是。”师云:“认着依前还不是。”上乃默契。上曰:“长老且归观堂。”师云:“谨领圣旨。”乃辞下殿。继而遣中使。赐御制颂一首曰:“大暑流金石。寒风结冻云。梅花香度远。自有一枝春。”师答《山颂》一首曰:“当阳一句子。平地步青云。踏翻关捩处。便是主家春。”

  初四日复进《即心即佛非心非佛》一颂:“即心即佛无蹊径。非佛非心有变通。直下两头俱透脱。新罗不在海门东。”上复答师颂一首曰:“欲言心佛难分别。俱是精微无碍通。跳出千重缚不住。天涯海角任西东。”师再《山颂》云:“一句截流心路绝。千差万别豁然通。等闲更进竿头步。莫问西来及与东。”

  复召对赐坐。师云:“夜来今日两蒙宣示御颂。神思粲发。夜来颂好,不如今日颂语句尤痛快。”上曰:“夜来得长老开发。乃有此颂。”师云:“陛下前后宣诸山尊宿论道如何。”上曰:“难得似长老直截。”师云:“闻陛下于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认得性。无喜亦无忧处。得个入头。但未曾遇人。”上曰:“真个如此?”师云:“如人学射。久久自然中的。所以五祖演禅师云:‘悟了须是遇人始得。若不遇人。十个有五双杜撰。’”上曰:“须要遇人。”师云:“正是。”

  遂举:“罗山问石霜云:‘起灭不停时如何?’霜云:‘直须寒灰枯木去。一念万年去。函葢相应去。纯清绝点去。’山不契。却往岩头处问:‘起灭不停时如何?’岩头喝云:‘是谁起灭?’山于此大悟。”上曰:“长老意谓如何?”师云:“岩头与他本分草料。”

  上曰:“长老见大慧。几年后打彻?”师云:“臣癸亥年有个发明了。却被禅道佛法碍。又做十五年工夫。后到育王。一见大慧便打彻。慧一日豹牌。臣入室。慧举。‘僧问赵州。如何是赵州。州云东门西门南门北门。你作么生会?’答云:‘大小赵州。坐在屎窖里。’慧云:‘你甚处见赵州。’答云:‘莫瞌睡。’慧打一竹篦云:‘只恁么做工夫。’答云:‘莫掩彩。’慧乃唤侍者问:‘这僧名什么?’答云:‘不得名。’慧云:‘你看这漆桶乱做。’答云:‘未为分外。’便出。

  “又一日入室。慧问:‘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则背。如何?’答云:‘请和尚放下竹篦。与学人相见。’慧掷下竹篦云:‘如何相见。’答云:‘伎俩已尽。’慧云:‘你看这汉。又来老僧头上行。’答云:‘也是寻常行履处。’礼拜便出。

  “又一日入室。慧问:“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则背。不得下语。不得无语。不得意根下卜度。不得向举起处承当。速道速道。’答云:‘杜撰长老如麻似粟。’慧云:‘你是第几个。’答云:‘今日捉败这老贼。’慧深肯之。”

  上曰:“如此相投。”师云:“禅家当机不让。”遂举:“灵云见桃花悟道颂云:‘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叶落又抽枝。自従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玄沙云:‘谛当甚谛当。敢保老兄未彻在。’每举问禅和子。那里是不疑处?陛下且道那里是不疑处。”上拟议。师云:“只就疑处看。蓦然看破不疑处。便是陛下受用不尽底。”上曰:“长老且道那里是不疑处?”师云:“红炉上一点雪。”上乃点头。

  师云:“昔黑齿梵志得五神通。常在雪山说法。得梵王帝释阎罗王洎诸天神常来听法。日说法毕。阎罗王目视梵志而泣。志曰:‘大王何得视吾而泣。’王曰:‘吾观于汝。善能说法。七日后命终。当来吾界受诸苦痛。’梵志惶怖。求免无门。雪山诸天神谓梵志曰:‘欲免斯难。唯有大觉世尊。乃能为汝免得此难。’梵志曰:‘世尊者何人也。’天神曰:‘岂不闻。净饭王太子。十九出家。三十成道。为人天师。其名曰佛。诸大菩萨八部龙天。常转法轮度一切众生。’梵志闻已复作思惟:‘我去见佛。将何供养?’乃运神力。手执合欢梧桐华两株。飞空向世尊前供养。世尊召五通梵志。志应诺。世尊云:‘放下着。’梵志弃左手华于世尊前。世尊又云:‘放下着。’梵志又弃右手华于。世尊又云:‘放下着。’梵志云:‘世尊。我败擎两株华。一时放下了。我今空身无可放舍。’世尊云:‘五通梵志。吾非教汝放舍其华。汝当放舍内六根外六尘中六识。一时舍却。到无可舍处。是汝免生死处。’梵志乃于言下悟无生法忍。”

  上曰:“只是人不向紧要处做工夫。”师云:“欲得径捷。须离却语言文字真实参究。所以古德道:‘念得楞严圆觉经。犹如泻水响泠泠。有人问着西来意。恰似蚊虻咬馅钉。’”上曰:“直是难入。”师云:“正好着力。上曰:“如长老者难得。真可为人师。”师云:“陛下过褒。

  初六日复召对。上曰:“观堂中稳便么?”师云:“荷陛下圣眷极稳便。”上曰:“前日长老云:‘直至如今更不疑处。’朕有一转语。”师云:“那里是不疑处?”“朕有一转语。”师云:“那里是不疑处?”上曰:“空手牵铁牛。”师云:“如何见得?”上拟议。师云:“才入思惟便成剩法。”上曰:“若问长老。如何只对?”师云:“千闻不如一见。”上喜曰:“朕且做工夫。”师云:“陛下果位中承愿力。来示现帝王身。不被富贵声色笼罩。但念念扣已而参。蓦然一念相应。如桶底子脱相似。直至成佛永无退转。”

  师云:“若论此事。如两阵对敌。进前则有活路。若望崖而退。不是丈夫汉。昔香严参沩山。沩山云:‘我闻你在百丈处。问一答十。问十答百。是否?’严云:‘不敢。’山云:‘试向父母未生已前。道一句看。’严无语。乃云:‘请和尚为某甲道。’山云:‘我若为汝说破。子他时后日眼开。骂我去在。’严遂检寻平日看读文字。讨一句只对。了不可得。乃云:‘今生不学佛法也。且作长行粥饭僧。’乃辞沩山。往南阳。睹忠国师遗迹。遂憩止焉。一日芟除草木。以瓦砾击竹作声。忽然大悟。遽归沐浴。遥礼沩山云:‘和尚大慈。恩逾父母。当时若为我说破。何更有今日事?’乃述一颂云:‘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处处无晨迹。声色外威仪。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归告沩山。沩山举似仰山。仰山云:‘待某甲勘过。’乃云:‘闻师弟有悟道颂。试举看。’香严举了。仰山云:‘此是闲时计较得底。’香严再举一颂云:‘去年贫未是贫。今年贫始是贫。去年贫有卓锥之地。今年贫锥也无。’仰山云:‘只会得如来禅。未会祖师禅。’香严又举一颂云:‘吾有一机。瞬目视伊。若也不会。别唤沙弥。’仰山云:‘且喜师弟会祖师禅。’”  上曰:“如来禅与祖师禅一般。何故分别?”师云:“杀人活人不眨眼。”上曰:“莫便是昨日道谛当甚谛当敢保老兄未彻么?”师云:“陛下须具透关眼始得。”上曰:“如长老直截者难得想见。为衲子尤切。”师云:“臣不避诛。昨以直言。”上曰:“正要如此。”

  师云:“先师大慧。与沩山佛性泰禅师。同参圆悟。一日持论古今次。泰曰:‘香严悟道颂云:“一击忘所知。”只消此一句便了。’大慧云:‘五祖演和尚颂徇子无佛性话云:“赵州露刃剑。”一句便了。下面都是注脚。’悟了底人与悟了底人说话。如两镜相照。直是明白。如陛下道。欲言心佛难分别一句便了。下面三句亦是注脚。”

  上曰:“适来道父母未生前一句子。朕道得也。”师云:“如何是父母未生前一句?”上曰:“昨夜今朝又明日。”师云:“若如此方得古今无间断。”上曰:“何不挨拶?”师云:“拶着须是有出身之路。”上曰:“长老可谓循循然善诱人。”“圣训谦冲。非臣敢当。”

  师云:“臣不敢久居观堂。乞归灵隐。”上曰:“更要与长老说话在。”师云:“谨领圣旨。”却归观堂。至初七日。中使传旨。且归灵隐。待赐禅号。师遂归灵隐。四年正月二十四日。特赐佛照禅师号。师领众门迎敕黄归寺。

  次至法堂。捧敕黄示众云:“天书亲自日边来。一道神光遍九垓。为瑞为祥恩力大。直教枯木解花开。举起便知不妨庆快。苟或未然。重宣一遍。”遂升座拈香云:“此一瓣香。恭为祝延两宫皇帝圣寿无疆。”乃敛衣就座。

  僧问:“九重宣对。超过南阳忠国师。五宿禁闱。提持圣谛第一义。与二千年前释迦老子出气。使后五百世比丘增长威光。佛照禅师蒙特赐。世间出世更无双。是什么得恁么奇特?”师云:“彼此一时皆盛事。未必今人古人。”进云:“兵随印转将逐符行。”师云:“正令已行风凛凛。斗间剑气烛天光。”进云:“同光帝问兴化:‘朕收中原获得一宝。至今未有人酬价。’兴化云:‘略借陛下宝看。’帝引手舒啜头脚示之。意旨如何?”师云:“奇特中奇特。”进云:“龙袖拂开千圣眼。金毛师子现全威。”师云:“点。”进云:“兴化道:‘君王之宝谁敢酬价。’又作么生?”师云:“古今鄄样。”进云:“普光明殿里。拨转上头关。”师云:“虎头虎尾一时收。”进云:“只如知恩报恩一句。如何话会?”师云:“一雨普沾沙界润。群生何处不承恩。”进云:“飞来峰顶瞻天阙。选佛场中谢圣恩。”师云:“锦上铺花。”僧礼拜。  又僧问:“直截根源到日边。帝恩降自九重天。中兴吾道超今古。佛放毫光照大千。既沐宸恩。请师祝圣。”师云:“万年松在祝融峰。”进云:“一言已祝南山寿。八表无私贺太平。”师云:“当头道着。”进云:“直得九重城畔祥云起。七宝山前瑞气生。”师云:“清风来未休。”进云:“君恩师已报。祖意又如何?”师云:“一着高一着。一步阔一步。”进云:“王道与祖道。相去多少?”师云:“不隔一丝毫。”进云:“灵云见桃花悟道。意旨如何?”师云:“更参三十年。”进云:“只如空手牵铁牛。意旨如何?”师云:“非子境界。”进云:“未审向什么处见灵云?”师云:“撞着额头磕着鼻。”进云:“莫谓灵云消息断。桃花依旧笑春风。”师云:“逢人不得错举。”僧礼拜。

  师乃云:“当阳目击直下知归。左右逢原七通八达。着着有出身之路。头头具透脱之机。有时神出鬼没。换斗移星。有时八字打开。两手分付。恁么也得。不恁么也得。恁么不恁么总得。我为法王于法自在。放去收来有何偏碍。直得龙飒凤委鸾翔。奇特中奇特。殊胜中殊胜。正当恁么时。且道知恩报恩一句作么生道。吾皇万万年。”

  复举。黄檗和尚示众云:“汝等诸人。尽是不着便底。恁么行脚。何处有今日。还知大唐国里无禅师么?”师着语云:“打草要蛇惊。”时有僧出众云:“只如诸方聚徒领众。又作么生?”檗云:“不道无禅。只是无师。”师云:“黄檗眼观东南。意在西北。点检将来。未免面皮厚三寸。且道灵隐恁么批判。意在什么处?従前汗马无人识。只要重论葢代功。”下座。

  师淳熙戊戍十月初二日。召对便殿。引见致恭。即日孟冬薄塞。恭惟皇帝陛下。圣躬万福。臣前冬氵旱奉清光。继蒙颁赐禅号。仰荷圣恩。赐坐。师就坐。上曰:“朕近看华严经。至善财入法界品。思见善知识。如卿在前?”师云:“陛下今日召臣僧。陛下是主。臣僧是伴。主伴交参机感相投。便是入华严法界。所以道。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十世古今。始终不离于当念。此乃不出陛下一念。”上曰:“是。朕得暇常于损嶝静坐。但日用事繁不能纯一。”师云:“陛下但正心术。自然如明镜当台。物来斯照。”上曰:“朕每见臣僚上殿。开口便知他肺腑。可与者即与。不可即不与。”师云:“世间事不出一个公字。”上曰:“是如此。朕每看方册。自古帝王无悟道者。”师云:“古今唯陛下一人。更须退步体究方得纯一。觉得省力处。便是得力处。”

  上曰:“秀才家多不信佛法。”师云:“佛者觉也。须是当人见性成佛。昔有一官人。着无佛论呈仰山。接得便问云:‘公所述论。意谓本来有佛故论。谓本来无佛故论。’官人无对。山又云:‘若本来有。公争得云无。若本来无。今制此论。岂不成有。’官人又无对。”上曰:“好一拶。”师云:“三教圣人设教。只要整顿今人脚手。且如孔子道二三子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此乃八字打开。自是时人不会。”上曰:“孔子好。孟子辨不及孔子。”

  师云:“陛下圣明见得甚亲切。昔德山和尚道:‘凡有文字语言。尽是依草附木竹石精灵。所以老僧従头棒将出去。待有独脱底出来。共伊商量。’陛下须是独脱始得。”上曰:“朕未尝放舍此事。”师云:“此事无有穷尽。譬如入海转深。”上曰:“是。宗门紧要因缘。更举一二。”师云:“昔兴化和尚。一日见同参来。才上法堂。化便喝。僧亦喝。行三两步。化又喝。僧亦喝。须臾近前。化拈棒。僧又喝。化云:‘你看这汉犹作主在。’僧拟。化便打。直打下法堂。却归方丈。侍僧问云:‘适来僧有甚言句。触忤和尚?’化云:‘是他适来也有权也有实。也有照也有用。我将手向伊面前横两遭。却去不得。似这般汉。不打更待何时?’”上曰:“如此作家。”师云:“只如兴化道我将手向伊面前横两遭处。这此子须是着眼向上看得透始得。此是临济骨髓。”上曰:“山中想多有衲子理会得者?”师云:“做工夫者极多。亦有受得钳锤者。”上曰:“闻说住持得甚好。”师云:“上感圣恩。”乃辞下殿。

  师淳熙七年四月二十九日。进衷乞归老明州阿育王山广利禅寺。奉圣旨依准。至五月三十日。召对便殿赐坐。上曰:“禅师何遽思山林而去朕耶?”师云:“臣本是山林人。今复山林去。理当然也。既此心契合。虽千里对面。又安能逃于至化也。昔南泉和尚道:‘山僧自小牧得一头水牯牛。拟向溪东放。不免食他国王水草。拟向溪西放。亦不免食他国王水草。’臣今虽归林下。实不出陛下所统。”上曰:“然。但不得时复论道。”师云:“道不可说时有。不说时无。且诸天天鼓。常演苦空。弥陀国上水鸟树林。皆悉念佛念法。傥正念现前。喧寂不间。则弹丝吹竹。皆谭实相也。”上曰:“造次必于是。”师云:“直须如此。”

  上曰:“朕今心意释然。常自怡说。且如寻常所做工夫。并所作偈颂语言。透彻已否?”师云:“陛下乘夙愿力下生。以夙痛种智纯熟。闻举便知落处。既知落处。自然身心喜悦。此乃初心入道境界。暂得如是。实未曾啐地折匏地断百了千当。如臣所见。陛下所得正住欢喜地耳。”

  上曰:“何谓欢喜地?”师云:“菩萨进修有十地。欢喜乃初地。故经云:‘若有菩萨。深种善根。善修诸行。善集助道。乃至立广大智。生广大解。慈悲现前。’又云:‘菩萨始发如是心。即得超凡夫地入菩萨位。生如来家。乃至决定当得无上菩提。住如是法。名住欢喜地。菩萨住此地。成就多欢喜。’今陛下心意释然。常自怡悦。正合此耳。”上曰:“余九地可尽说?”师云:“辞繁恐浼圣听。容别具奏闻。”  上曰:“古来悟得性燥者谁?”师云:“临济、水潦、德山、岩头诸大老。皆悟得性燥。”上曰:“说看。”师云:“临济因缘向来已曾举了。如水潦参江西马大师。当胸踏倒。忽然大悟。起来抚掌大笑云:‘百千三昧无量妙义。尽向一毫头上识得根源去。’已后示众每云:‘自従一吃马师踏。直至如今笑不休。’又呵呵大笑。”上曰:“悟后直得如此快活。”师云:“这个便是啐地折匏地断底样子。”

  上曰:“德山岩头如何?”师云:“德山参龙潭。因侍立至夜深。潭云:‘子且下去。山’便珍重揭帘而出。却回云:‘外面昏黑。’龙潭乃点纸烛度与德山。山拟接。潭即吹灭。山便礼拜。潭云:‘子见个什么道理?’山云:‘某甲従今日去。更不疑天下老和尚舌头。’后来保宁勇和尚颂云:‘一条瀑布岩前落。半夜金乌掌上明。大开口来张意气。与谁天下共横行。’又岩头参德山。才跨门便问:‘是凡是圣。’德山便喝。岩头便礼拜。洞山闻得乃云:‘若不是奯公。也大难承当。’岩头云:‘洞山老汉不识好恶。我当时一手抬一手搦。’”

  上曰:“祖师也是性燥。俗人中还有如此者么?”师云:“有。如本朝李附马。问石门聪和尚云:‘弟子欲学禅得否。’门云:‘此是大丈夫事。非将相之所能为。’李于是契悟。乃述颂云:‘学道须是铁汉。着手心头便判。直趣无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上曰:“俗人能如此也难得。”师云:“此事无僧无俗。上至佛祖下及釉动。皆悉具足。故古人有言:‘悟则事同一家。不悟则万别千差。’上曰:“至言。朕须到此田地方已。”

  师云:“佛法至妙无有穷已。如有穷已则成住着。才成住着便有窠臼。如僧问石霜:‘拨尘见佛时如何?’霜云:‘直须挥剑。若不挥剑。渔父栖巢。’望陛下卓起脊梁。以金刚王宝剑。挥除见剌。自然一着高一着。一步阔一步。佛祖亦奈何不得也。”上曰:“当如禅师之言。今辞朕去。后几时复来?”师云:“臣既归林下。不敢妄动。”上曰:“每遇朕生辰。可来一次?”师云:“谨领圣旨。”乃辞下殿。

  上赐御制云:“禅师所陈菩萨十地。乃是修行渐次。従凡入圣夫复何疑。方知脚踏实处。十二时中曾无间断。以至圆熟。杂染纯净俱成障碍。任作止灭。脱此禅病。当如禅师之言。常挥剑刃卓起脊梁。发心精进犹恐退堕。每思到此。兢兢业业未尝敢忽。今俗人乃有以禅为虚空。以语为戏论。其不知道也。如此事至大。岂在笔下可穷也。聊叙所得耳。”  师淳熙九年十月十一日。恭奉圣旨。召对便殿。起居并进香毕。师云:“臣恭别圣颜三载。荷陛下恩覆隆厚。臣与徒众日夕焚诵。仰报万一。”上曰:“闻安众行道不易。”师云:“上感圣恩。”良久赐坐。上曰:“久思与禅师说话。”师云:“陛下圣明天纵。道德日新。大圆镜中。初无间隔。”上曰:“做工夫如何得彻?”师云:“做工夫是有心。打彻是无心。陛下但于日用应缘处。常常提撕。”上曰:“朕于日用应缘。甚觉得力。”师云:“只这得力。便是受用处。陛下地位中人。乘愿力而来。示现帝王身。但正心术。于富贵声色中。使得富贵声色。乃见力量。正如赵州道。时人被十二时辰使。老僧使得十二时辰底道理。”  七月间蒙赐问:“以物见则惑。以目见则着。”臣尝对云:“见见之时,见非是见。此语乃体圣意而对。”上曰“善。”师有语云:“心不负人。面无惭色。”上曰:“好个心不负人面无惭色。如向来所答圆觉经中四病语。亦惬朕意。且如经中道。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辩真实。大意如何?”师云:“这个境界。须是亲证自然世出世间打成一片。昔妙喜因读至此。尝有颂。”上曰:“举看。”师云:“荷叶团团团似镜。菱角尖尖尖似锥。风吹柳絮毛球走。雨打梨花蝶飞。”上曰:“好颂。别有甚因缘。更举一二。”

  师云:“昔兴化大觉会下,每云:‘我在南方二十年。脚尖头未尝踢着个会佛法底。’觉云:‘你据什么道理。’化便喝。觉便打:‘我直下疑你昨日两喝。’化便喝。觉便打。化又喝。觉又打。化云:‘我在三圣处。学得宾主句。总被师兄折倒了也。’觉云:‘这汉来这里纳败阙。脱下衲衣痛打一顿。’化于是大悟。”

  上曰:“古人相见直是痛快。”师云:“临济不作用当如此。”上曰:“见禅师举此。胸次豁然。”师云:“又如俱胝住庵时。有一尼戴笠子绕禅床一匝云:‘道得即放下笠子。’胝无对。尼拂袖便打。胝云:‘何不且住?’尼云:‘道得即住。’胝又无对。尼去后自叹云:‘我虽是丈夫汉。无丈夫志气。’拟弃庵往诸方参学。其夜山神告曰:‘不须下山。将有肉身大士来为和尚说法也。’果旬日天龙举起一指示之。胝下大悟。后凡有问,只举一指。有一童子。每见人问事。也举指祗对。有人谓胝曰:‘和尚。这童子也会佛法。凡有所问,也举一指。’胝闻得。一日潜袖刀子唤童子,问云:‘闻你也会佛法是否。’童子云:‘是。’胝云:‘如何是佛?’童子举起一指头。被胝一刀斫断。童子叫唤走出。胝遂唤童子。子回首。胝云:‘如何是佛?’童子将手起。不见指头。忽然大悟。”

  上曰:“俱胝为人如此切。”师云:“俱胝自谓:‘我得天龙一指头禅。一生受用不尽。’”上曰:“正如弹琴。初拘指法已后。弦指俱忘。自然得妙。”

  师云:“又如惠超问法眼:‘如何是佛?’眼云:‘汝是惠超。’法眼与么答。圣意以谓如何?”上曰:“昨夜三更月正明。”师云:“陛下多了这一句。”上曰:“曾有人颂么?”师云:“有。雪窦颂云:‘江国春风吹不起。鹧鸪啼在深山里。三级浪高鱼化龙。痴人犹戽夜塘水。’又白云颂云:‘一文大光钱。买得个油粢。吃放肚里了。当下便不饥。’”上曰:“古人制颂。大能显理。”  师云:“昔保宁尝作清净行者不入涅槃破戒比丘不入地狱颂云:‘平生疏散无拘检。酒肆茶坊任意游。汉地不收秦不管。又骑驴子下扬州。’上曰:“可谓云无心而出岫。鸟倦飞而知还。”师云:“陛下此语暗合孙吴。昔佛果与妙喜俱爱前颂。佛果云:‘我二人各说一颂。要胜过他底。’时有小儿子。于窗外念:‘壁上安灯盏。堂前置酒台。闷来吃三盏。何处得愁来。’妙喜云:‘某甲颂得了也。适来儿子念便是。’圆悟大喜,乃云:“我与你改一字。可作‘闷来打三盏。’大底古人发扬先德因缘所有言句。乃借路经过尔。其实纵横妙用。于言意之外。初不在文饰。”上曰:“甚善。”复云:“臣不敢久坐。谢恩下殿。”

  师绍熙元年十一月初八日。寿皇召对赐坐。师云:“陛下释万机燕御重华想。于此道日有新证?”寿皇云:“朕向来得禅师开发。日用便觉省力。”师云:“省力处得无限力。得力处省无限力。”寿皇云:“朕于一切事物亦不着。”师云:“陛下视天下如脱敝!。以宝位授圣子。俾太祖丕祚中兴。的的相承绵亿万载。若非得大自在受用三昧。焉能如是。”遂举:“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则背。陛下如何会?”寿皇云:“放下着。”师云:“放下即不无,着在什么处?”寿皇云:“二边不立。”师云:“如何行履?”寿皇云:“中道不安。”师云:“正坐在百尺竿头。陛下如何进步?”寿皇拟议。师谢一声。寿皇云:“谢禅师提撕。”

  寿皇云:“世法佛法不出这背触两字。”师云:“若能转物即同如来。”遂指御案净瓶云:“只如净瓶作么生转?”寿皇云:“去来自在。”师云:“去来自在底。是什么?”寿皇咳嗽一声。师云:“更进一步始得。”寿皇:“朕直是要打彻。”师云:“但办肯心。必不相赚。”寿皇复云:“禅师所陈。直指因缘甚好。其间亦有理会不得处。”师云:“陛下但扣已研穷。自然七通八达。”寿皇云:“因缘更举一二。”

  师举:“夹山初住润州鹤林时。道吾到遇上堂,有僧问:‘如何是法身。’云:‘无相。’‘如何是法眼?’云:‘法眼无瑕。’吾不觉失笑。夹山便下座。请道吾问:‘某甲适来祗对僧话。必有不是处。致令上座失笑。望上座不吝慈悲。’吾云:‘和尚一等是出世。未有师在。’夹山云:‘某甲甚处不是。望为说破。’吾云:‘某甲终不说。请和尚却往秀州华亭船子处去。’夹山云:‘此人如何?’吾云:‘此人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和尚若去。须易服装束。’夹山乃散众易服。直造华亭。船子才见便问:‘大德住什么寺?’夹山云:‘寺即不住。住即不似。’船子云:‘不似又不似个什么?’夹山云:‘不是目前法。’船子云:‘甚处学得来?’夹山云:‘非耳目之所到。’船子云:‘一句合头语。万劫系驴橛。’船子又问:‘垂丝千尺意在深潭。离钩三寸子何不道。’夹山拟开口。船子以篙打落水中。才上船。船子又云:‘道道!’拟开口。又打。夹山于此有省。乃点头三下。”寿皇云:“他到此悟也。”师云:“可谓庆快平生。”

  师又曰:“船子云:‘竿头丝线従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夹山遂问:‘抛纶掷钓师意如何?’船子云:‘丝悬渌水浮。定有无之意。’夹山云:‘语带玄而无路。话头谈而不谈。’船子云:‘钓尽江波金鳞始遇。’夹山乃掩耳。船子云:‘如是如是。’遂嘱云:‘汝向去直须藏身处没晨迹没晨迹处莫藏身。吾二十年在药山。单明斯事。汝今既得。他后不得住城隍聚落。但向深山里旄头边。接取一个半个接续无令断绝。’夹山乃辞行。频频回顾。船子遂唤。:‘庠黎庠黎。’夹山回首。船子举起桡云:‘汝将谓别有。’乃覆船入水而逝。”

  寿皇云:“此公案好。禅师曾颂否?”师云:“有颂:蓦口一桡全杀活。点头三下鼻辽天。至今千古风流在。谁道华亭覆却船。”寿皇云:“好颂。”师云:“不敢。”谢恩下殿。

  师绍熙四年二月十九日。寿皇圣帝。召对于苑门宣引。寿皇望见师曰:“远来不易。”师云:“即日仲春。谨时恭惟至尊圣躬。万岁万万岁。”至尊赐坐。师云:“臣昨自庚子年蒙恩。归老育王。今十四年矣。幸无旷败。藉陛下荫覆。去年腊月十六日。蒙圣恩移住径山。臣两入奏告两宫辞免。”至尊云:“此南内之意。朕亦要与禅师说话。”遂教师速渡江相见。师云:“今日再睹清光。不胜荣幸。”至尊云:“朕意师十六七渡江。”师云:“臣十四渡江。如履平地。”至尊云:“闻古有浮笠而渡者。”师云:“昔日黄檗和尚。路逢异僧同行。乃一罗汉。至天台值江涨。不能济。植杖久之。异僧以笠当舟。登之浮去。黄檗指而骂曰:‘这自了汉。我早知汝。定捶折其胫。’异僧乃叹曰:‘道人猛利。非我所及。’”

  至尊云:“可谓神通。”师云:“宗门下不贵神通。只贵眼明。”至尊云:“须是如此始得。朕寻常不信幻怪等事。”师云:“陛下圣智洞明。见得如此。”至尊云:“莫也宽住几日。”师云:“臣已选二十五日入院。”至尊云:“师所至处缘熟。”师云:“上感圣恩。”

  至尊云:“朕每日常诵楞严圆觉并儒书。终日阉然无一事。”师云:“足见陛下圣学日新。大抵看经教展卷。时便与古人对偶。正不在多读。”至尊云:“朕常念兹在兹。”师云:“陛下乃菩萨地位中来。所以愿力坚固。然一切语默动静处。直教正念现在。莫起第二念。只如臣即今与陛下相对。臣又安知陛下微细流注处。只此微细流注处。谓之偷心。偷心若无。自然不起第二念。”至尊云:“朕得禅师提这一念。不为无补。”  师云:“昔日雪峰和尚。出岭参秀州精严灵光禅师。值灵光迁化。雪峰问其徒曰:‘灵光在日如何指示学者。’其徒曰:‘但云莫起第二念。’”至尊云:“这一则语。可以指示人做工夫。”师云:“所谓棒打石人头。匏匏论实事。”至尊云:“有甚机缘。更举一二则。”

  师云:“昔纸衣道者参曹山。山云:‘如何是纸衣下事。’道者云:‘一裘才挂体。万法悉皆如。’山云:‘如何是纸衣下用。’道者近前应诺。便脱去。山云:‘汝只解恁么去。不解恁么来。’道者忽然开眼。问云:‘一灵真性不假胞胎时如何?’山云:‘未是妙。’道者云:‘如何是妙。’山云:‘不借借。’道者珍重复脱去。曹山乃有颂云:‘觉性圆明无相身。莫将知见妄疏亲。念异便于玄体昧。心差不与道相邻。情分万法沉前境。识鉴多端丧本真。如是句中全晓会。了然无事昔时人。’”至尊云:“参禅到这里方始得受用。”师云:“古人念念无间。方得到此真实田地。不敢久坐。”圣躬谢恩下殿。

  三月初五日。寿皇谕问札云:“朕每日止是块坐。别做得个什么?烦师写来。”师答云:“恭承至尊垂问,每日止是块坐。别做得个什么?陛下但于块坐处提撕看。是什么。若别有。即是剩法。所以南台和尚有颂云:‘南台静坐一炷香。终日凝然万虑忘。不是息心除妄想。都缘无事可思量。’此是古德脚踏实地处。陛下于此契证。非但块坐。向四威仪中。总是现成受用。安乐法也。谨奏。”  四月初六日。寿皇论问:“朕近颇悟佛法无多子。一言以蔽之。但无妄念而已。若起妄念。则有生灭。未知此说是否?”师云:“恭承圣谕。近颇悟佛法无多子。足见圣心昭彻。陛下所谓一言以蔽之但无妄念而已。若起妄念则有生灭。诚如圣意。更能到妄忘起灭处。则乾坤独露应用纵横。方是受用三昧。谨奏。”  2001。04。12尹小林整理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前一:卷四十七

查看目录 >> 《古尊宿语录》


国学迷 尚書日記十六卷 新刊合幷官板音義評注淵海子平五卷 [萬曆]華州志三十四卷 翰苑集注二十四卷 顏氏家訓七卷考證一卷 陶邨別集二卷 呂祖全書六十四卷 陸宣公集二十二卷 [嘉慶]上海縣志二十卷首一卷 甌香館集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太上說天妃救苦靈驗經一卷 前漢書一百卷 緯略十二卷 畫學心印八卷桐陰論畫二卷首一卷附錄一卷桐陰畫訣二卷桐陰論畫二編二卷三編二卷 鄴中記 圖注難經脈訣全集九卷 藍澗詩集六卷 大梁侯氏詩集二十四卷 金匱玉函經八卷 吳山伍公廟志六卷 積較術三卷 佩文齋廣群芳譜一百卷目錄二卷 大清律講義二十卷 越縵堂駢體文四卷附散體文一卷 維新人物考不分卷 [法股問答節略簿] 醫史十卷 筆花醫鏡四卷 大般涅槃經 曾惠敏公遺集十七卷 文選考異十卷 北山小集八卷 救偏瑣言十卷附備用良方 五雅四十一卷 欽定續通志六百四十卷 說文解字十五卷 四元釋例三卷 春秋世論三卷 笠翁十種曲 經典便鈔 歷朝詩約選九十二卷 悔翁筆記六卷 廣成先生玉函經一卷 目連救母幽冥寶傳 太上黃庭內景玉經一卷 尊孟辨三卷續辨二卷别錄一卷 [光緒十五年]己丑恩科鄉試十八省同年全錄不分卷 九水山房文存二卷後序一卷 [道光]江油縣志四卷首一卷 上虞詩選四卷 水經注四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詞學叢書六種二十三卷 古文辭類纂七十四卷 松滋祠廟事畧一卷 東塾讀書記二十五卷 無量壽經優婆提舍願生偈註二卷附略論安樂淨土義一卷讚阿彌陀佛偈一卷 孔孟編年二種 二娛小廬詩鈔五卷詩鈔補編一卷詞鈔二卷 三十六湖漁唱三卷 半塘定稾二卷 山中和白雲 賴古堂尺牘新鈔二選藏棄集 揚子法言 太宗皇帝實錄 敬和堂集 鮚埼亭集,經史問答 詞選 吳都文粹 陵陽先生詩 封氏聞見記 陶詩集注 今詞苑 新刊廬陵誠齋楊萬里先生錦繡策 寫經樓金石目 九國志 樊榭山房全集 勞氏碎金 金風亭長書目五種 匏翁家藏集 秋曉趙先生覆瓿集 撫雲集 契丹國志 致身錄 文中子中說注 語石 周此山先生詩集 能改齋漫錄 王文恪公集 歌詩編 契丹國志 大金國志 穆參軍集 武林舊事 寫經樓金石目 亢倉子 汪本隸釋刊誤 江左石刻文編 關尹子 列子注 補樵書 國難睹記 學范 志姜堂贈言 楚辭 金石文 松陵集 洪範圖解 石林居士建康集 趙文敏公松雪齋全集 蘇氏印略 聞漁閣續集 陽春奏 三唐人文集 玉合記 分類補注李太白詩,分類編次李太白文 孔叢子 北牕炙輠錄 唐陸宣公集 司空表聖文集 孟東野詩集 銅鼓書堂藏印 竹崦盦傳鈔書目 日湖漁唱 資治通鑒刊本識誤 隸續 增編會真記 隸釋 硯箋 汲古閣珍藏秘本書目 重刊校正笠澤叢書 西京職官印錄 皇朝類苑 元詩選 庚子銷夏記 嚴永思先生通鑒補正略 法帖釋文 新刻全像演義三國志傳 內庫書目 堵文襄公年譜 陳書 丰韻情書情詞情詩 周書 風前月下填詞 應庵和尚語錄 司馬溫公稽古錄 南齊書 琅邪王羲之世系譜 南齊書 益翁文稿 意中緣傳奇 事類賦注 萬曆清丈實例 詩笑 僧詩選 碑錄 丹溪心法類集 書笑 傷寒秘要 雍錄 武林舊事 大金國志 孔孟事迹圖譜 吳越春秋 四大奇書第一種 義烏人物記 新刻考訂按鑒通俗演義全像三國志傳 石門洪覺範天廚禁臠 竹箭編,明月篇 海國聞見錄 文遠集 西京職官印錄 范衍 談瀛徵實 論衡 對山集 續古印式 道命錄 綏寇紀略 集古印譜 飛鴻堂印譜二集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