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三十八

卷三十八

  ○襄州洞山第二代(守)初禅师语录师上堂云:“楚山北面。汉水南江。击法鼓而会禅徒。举宗风而明祖道。若以扬眉瞬目竖拳竖指謦口咳嗽。是厨中拭钵帛。‘道什么,会也无’,也是衲僧破草鞋。‘者瞎汉,者漆桶’,是个弄精魂鬼。‘总与么,总不与么’,是东司头厕筹子。以此称提従上来事。尽是邪魔所作。谤大乘灭胡种。与你天地悬殊。且道衲僧据什么道理。出来对众道看。折脚镗子各出一只手。贵得宗乘不断。亦表丛林有人。有么?若无。洞山不惜眉毛。打葛藤去也。葛藤之事只在目前。万象森罗乾坤大地。百千诸佛日月星辰。地狱三途。起心动念。每日经历。皆是诸德自已。何不向这里体当寻觅看。蓦然觑得倜傥分明。不虚行脚也。自得个安乐田地。洞山此语且作死马医。若据明眼衲僧。将草鞋蓦口{祝土}。还怪得他也无。怪即不怪。你道凭个什么?捉得将来。脚跟下推寻。毫末参差。折你脚。莫粗心好。”便下座。

  上堂:“良久。有僧问:“列祖升堂人天坚请。不昧宗乘乞师指示。”师云:“头鬅鬙耳卓朔。”僧云:“一句流通人天耸耳。”师云:“墨蝠衫日里晒。”进云:“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云:“重言不当吃。”问:“赤水求珠犹是人间之宝。和云唱出犹非格外之谈。未审今日将何示人?”师云:“夜闻祭鬼鼓。朝听上滩歌。”问:“言超象表青霄外。出语幽玄事若何?”师云:“岸上行人声有韵。船中渔父和不齐。”云:“幽玄事若何?”师云:“钩长线短。”问:“従上来事。未有人当头道得。请师当头道。”师云:“八十翁翁不拄杖。”问:“闻师引出潭中意。直透青霄事若何?”师云:“甲已之年丙作首。”云:“今日事若何?”师云:“大好雪晴。”

  问:“如何是佛。师云:“麻三斤。”问:“海竭人亡时如何?”师云:“大难得。”云:“便与么去时如何?”师云:“云在青天水在瓶。”

  问:“道本无言如何理论?”师云:“十里鼓。”  问:“如何是古佛心?”师云:“巢知风穴知雨。”

  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云:“木栗木拄杖。”云:“见后如何?”师云:“窦八布衫。”

  问:“佛法两字即不问,如何是従上来事?”师云:“眼里瞳人吹木笛。”

  问:“百尺竿头须进步。如何是进底步?”师云:“炎里放木鹅。”  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云:“寒山不语拾得笑。”

  问:“才生便死时如何?”师云:“锺馗解舞十八拍。”

  问:“如何是正法眼?”师云:“纸菜无油。”

  问:“智不落千差。请师通不犯。”师云:“蒸饼息饧。”

  问:“心未生时。法在什么处?”师云:“池中荷叶动。决定有鱼行。”

  问:“不当之言请师不发。”师云:“水流雾下。”云:“诚如是言。”师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云:“与么则因地而倒因地而起。”师云:“不当之言不发。”

  问:“佛及涅槃并为增语。理既如此。事又作么生?”师云:“释迦老子诚实之言。”

  问:“如何是禅不禅?”师云:“猢狲摘仙果。”

  问:“诸上善人皆说不二法门。居士默然意旨如何?”师云:“无目不画眉。”

  问:“如何是学人入理之门?”师云:“阳乌啼时西岭上。”

  问:“如何是学人本源?”师云:“山高云峻。”

  问:“心非意想道绝功勋。如何是心?”师云:“燕子不入楚。”云:“如何是道?”师云:“还我话头来。”

  问:“幻与非幻。未是学人极则处。如何是入理之谈?”师云:“八十翁翁牙不动。”  问:“见境不动时如何?”师云:“眉长三尺二。”云:“如何是见境不动底事?”师云:“鼻孔占却三亩地。”

  师乃云:“明机自昧息虑迷源。万法同尘语默难显。不是情中法。莫生种种心。离此章句别有商量。且道离却作么生商量。还有委悉者么?明明地拣破。明明地显示。明明地举唱。明明地歌咏。更无囊藏被葢。纯说乾爆爆地禅。若是灵利禅僧。才闻举着。便合眼卓朔地。知个落处。岂不是自家具眼。其柰罕遇奇人。葢缘洞山这里。言无味食无味法无味。无味之句塞断人口。兄弟到这里难为凑泊。若向这里觑得分明。天下尊宿。到与不到。彻与不彻。总被你验破。何故。葢智有邪正。道有虚伪。多只与么心机意识。认得门前屋后底。学得路布葛藤。一堆一担蕴在胸襟。道我会禅会道。还梦见禅道也未。唤作打底。不遇作家。到老只成愲懂。待到明朝后日。蓦衷地踏着正脉。省前所行履处。方始羞见本命元辰。”下座。

  上堂。时有僧问:“师登文殊座。请师唱道情。”师云:“天晴开水路。无事设曹司。”僧云:“谢师指示。”师云:“卖鞋老婆着只履。”

  问:“隘路不通风。如何通得信?”师云:“翻着蝠衫戴席帽。”

  问:“如何是道?”师云:“啄。”云:“如何是道中人?”师云:“失啄。”

  问:“平常心是道。如何是平常心?”师云:“路不拾遗。”

  问:“和尚百年后。向什么处去?”师云:“従上孔丘甲乙已。”云:“此意如何?”师云:“不会即问人。”

  问:“如何是和尚扑不破底句?”师云:“亲。”

  问:“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未审这个坏不坏?”师云:“天降蒲薄纸。方圆一尺余。”

  问:“大通彻底人。作何语话。即得不伤物义?”师云:“道士登醮坛。”

  问:“澄而不清混而不浊时如何?”师云:“额裂幞头。”

  问:“万法归一一归何所?”师竖两指。云:“如何得归一去?”师云:“学语之流。”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云:“乌龟不入水。陆地弄尘行。”

  问:“如何是洞山圆镜?”师云:“人将语试。水将杖试。”

  问:“不向心头安了义。如何达得祖师言?”师云:“六脚蜘蛛上板床。”

  问:“动转无私如何施设?”师云:“拶。”

  问:“根本智中如何趣向?”师云:“把火照鱼行。”

  问:“如何是正法眼?”师云:“郭郎鼻孔。”云:“还鉴照也无?”师云:“纤毫总见。”

  问:“言不投机。请师提撕。”师云:“六七对夜月。”  问:“言无朕迹。如何理论?”师云:“钟馗不读书。”

  问:“三界唯心万法唯识。识即不问,如何是心?”师云:“泥里虾蟆云里走。旱地蛇师水底行。”

  问:“如何是透法身句?”师云:“两个布针三个眼。”  问:“如何是出家?”师云:“剃头不持钵。”

  师乃云:“举唱宗乘阐扬大教。须得法眼精明。方能鉴辩缁素。切缘真要一源水乳同器。到此难分。洞山寻常。以心中眼。观身外相。观之又观。乃辩真伪。若不如是。何名善知识者。夫善知识者。驱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方名善知识。即今天下那个是真善知识。诸德参得几个善知识来也。不是等闲。直须参教彻。觑教透。千圣莫能证明。方显大丈夫儿。不见释迦老子。明星出时豁然大悟。与大地众生同时成佛。无前后际。岂不畅哉。虽然如是。若遇明眼衲僧。也好擗脊棒。”便下座。

  问:“法不孤起仗境方生。向上一路请师便道。”师云:“听事不真唤钟作瓮。”

  问:“如何是道?”师云:“竹竿头上礼西方。”

  问:“如何是洞山水?”师云:“云里雹子。”云:“饮者如何?”师云:“大小。”  问:“朕兆未生。以何为证?”师云:“乌龟背上纹。”  问:“金鳞不点额时如何?”师云:“左眼半斤右眼八两。”  问:“如何是免生死底人?”师云:“措大席帽。”  问:“绝功勋处。如何趣向?”师云:“蚁子不食铁。”

  问:“如何是摩尼珠?”师云:“手携针筒腰悬药袋。”

  问:“如何是大通彻人?”师云:“汉高大王。”

  问:“文殊普贤来参师时何如?”师云:“趁向水牯牛栏里着。”云:“与么则和尚入地狱如箭射。”师云:“全凭子力。”

  问:“乾坤休驻意。宇宙不留心时如何?”师云:“岘山亭起雾。滩峻不留船。”

  问:“佛法无形。従何建立?”师云:“神前木虎子。”

  问:“诸方尽落嗔模。请师出窍道?”师云:“十八女儿不系裙。”云:“与么则平地起骨堆。”师云:“自领出去。”

  问:“奔流渡刃疾焰过风时如何?”师云:“平常心是道。”  上堂云:“言无展事语不投机。承言者丧滞句者迷。还得么?你衲僧分上事。到者里须具择法眼始得。只如洞山与么道。也有一场过。且道过在什么处?”  僧问:“如何是透法身句?”师云:“土星犯牛宿。”

  问:“亡言事不到。开口理相乖。未审如何即是?”师云:“释迦老子头白。”

  问:“如何是衲僧本分事?”师云:“云裹楚山头。决定多风雨。”

  问:“承教有言。如人含一口水自不能言。万法不出于心。各各皆住本位。当与么时请师接?”师云:“六只骰子不成双。”云:“毕竟如何?”师云:“插标嫌水浅。”

  问:“石门迁化向什么处去?”师云:“麝香不合药。”

  问:“学人未达本源时如何?”师云:“脚底毛生。”

  问:“远远投师时如何?”师云:“争怪得老僧。”云:“终不敢造次。”师云:“恰似不斋来。”

  问:“如何是头头物物尽底句?”师云:“三岁孩儿入戏场。”

  问:“路逢达磨时如何?”师云:“鼻孔大小。”

  问:“四海无浪月轮孤时如何?”师云:“眼里须眉长二尺。”

  问:“不落心机意识。乞师一句。”师云:“楚山入汉水。”云:“未会请师更道。”师云:“湖南子。”

  问:“不惜时机用。如何话祖宗?”师云:“三个胡桃两块蓐。”

  问:“如何是洞山剑?”师云:“金州客。”云:“用者如何?”师云:“伏惟尚飨。”

  问:“离却心机意识。请师道一句?”师云:“道士着黄瓮里坐。”  问:“如何是不动底心?”师云:“赐紫金鱼袋。”

  问:“生死海中以何为津梁?”师云:“年尽不烧钱。”

  问:“祖师西来唯传一心。诸方为什么各说异端?”师云:“贪观白浪失却手挠。”  问:“龙庭金口问,如何对玉机?”师云:“海底红尘起。石里瑞花生。”

  问:“智隔千重锁。如何擘得开?”师云:“波斯不戴帽。”

  问:“三乘十二分教即不问,祖师西来意请师直指?”师云:“小儿不着鞋。”  问:“如何是和尚临机为人一句?”师云:“官差不自由。”云:“么则得一失一也。”师云:“自知较多少。”

  问:“大用现前时如何?”师云:“天不长恶。”  问:“文殊问维摩。以何为入不二法门。维摩默然。未审意旨如何?”师云:“六只骰子一时赤。”

  问:“如何是当处常湛然?”师云:“净手装香。”云:“如何是觅即知君不可见。”师云:“触手拈经。”

  问:“如何是竺土大仙心?”师云:“草鞋不入市。”

  问:“铁石之心如何去得?”师云:“张良下殿走。”

  问:“如何是入不二法门?”师云:“眉长三尺二。”  上堂云:“语中有语名为死句。语中无语名为活句。诸禅德。作么生是活句?到者里实难得人。若也不动一尘。不拨一境见事便道答话。长老下脚不得。东西南北莫知多少。要得去离泥水。活人眼目。举唱宗风激扬大事。不道全无。其柰还少即缘。未达其源。落在第八魔境界中。识得个不名不物。无是无非。头头物物无不具足。道我得安乐田地。更不求余。凡有扣击问难。即敲床竖拂。更不惜便施说。便行便用。向恶水坑里头出头。没弄个无尾猢狲。到腊月三十日。鼓也打破猢狲又走。却了手忙脚乱一无所成。悔将何及。你若是个衲僧。乍可冻杀饿杀。终不着你鹘臭布衫。”便下座。

  问:“不犯一切请师提纲?”师云:“哑子得梦。”

  问:“如何履践。即得无悛讹?”师云:“见之不取思之千里。”

  问:“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未审什么人为主?”师云:“陈平不举令。”

  问:“如何是和尚擘不破底句?”师云:“孙膑不入市。”  问:“如何是真出家?”师云:“剃除须发。”云:“只者莫便是也无?”师云:“因什么五戒不持?”

  问:“言无展事意旨如何?”师云:“汉江不渡船。”

  问:“不落是非请师道?”师云:“责。”云:“慈悲何在?”师云:“苦口是良药。”

  问:“如何是禅?”师云:“熊耳山下。”

  问:“如何是无缝塔?”师云:“十字路头石师子。”

  问:“实际本无。凭何建立?”师云:“新丰老人八十八。”  问:“真源无朕兆。如何话祖宗?”师云:“起席不谢坐。”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云:“渤土里雀儿。”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三日风五日雨。”

  问:“如何是露地白牛?”师云:“针衷不入。”云:“饮薪何物?”师云:“一任东西。”

  问:“如何是通身一句?”师云:“月似弯弓少雨多风。”

  问:“万缘俱息时如何?”师云:“瓮里石人卖枣团。”

  问:“如何是道?”师云:“头不梳面不洗。”

  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云:“三山帽子大袖布衫。”云:“见后如何?”师云:“市食斋僧。”  问:“一言道尽时如何?”师云:“吉凶不上卦。”

  问:“月不当户时如何?”师云:“矮子骑马。”

  问:“如何是真空妙用?”师云:“契书铁券权为用。妙句无私也是闲。”

  问:“绝点无晨时如何?”师云:“尖斗量不尽。”

  问:“如何是学人佛性?”师云:“来日二十七。”  问:“如何是衲僧本分事?”师云:“骆驼渡汉江。”

  问:“如何是亲切一句?”师云:“达磨无当门齿。”

  上堂:“学须实学。见须实见。若未谛见。当须克已。参寻博问先达。稍是不得。且向洞山处讨个入路。一切尘刹一切境界。一切佛界一切众生界。尽十方界一切物类。一时拈来手内。在眼睛里。亦无来往等相。不碍见闻觉知。举起一足乾坤一时震动。行着一步海水。尽皆波涛涌沸。提起一足须弥山百杂碎。唾一唾虚空扑落地。诸德每日受用。还自知也无。洞山不获已且作死马医。对上机兄弟面前。浑成一场笑具。向他上机人前。说个什么即得。挨一挨拶一拶喝一喝棒一棒得么?指天指地五言七字得么?好风好雨得么?如斯举唱。遍大地搅不转。把扫帚扫作一堆将火烧。把篾缚掉放江里。従他流下去。且作么生去也。珍重。”

  问:“如何是洞山境?”师云:“村里人油葫芦。”

  问:“身手作罪横罗口舌时如何?”师云:“看锢鏴着生铁。”云:“知过后如何?”师云:“望烟寻食地。错入扯皮家。”

  问:“将何指示。令学人得透金尘?”师云:“天子马蹄鸣。”  问:“心若无事万法不生时如何?”师云:“风铃有韵真堪听。听得犹来曲不成。”云:“正当与么时。文殊普贤在什么处?”师云:“长者八十一。其树不生耳。”云:“意旨如何?”师云:“一不成二不是。”  问:“如何是学人本来眼?”师云:“旋风不左转。”

  问:“维摩掌擎四世界。未审维摩身在什么处?”师云:“在庠黎后底。”云:“为什么在学人后底?”师云:“还我话头来。”

  问:“法无羁锁。为什么趣入却难?”师云:“波斯读梵书。”

  问:“便与么去犹涉程途。省力处乞师一言。”师云:“腰带不着相。”

  问:“如何是大道之源?”师云:“天宽地窄。”

  问:“一切诸佛及诸佛法従此经出。未审此经従什么处出?”师云:“一字不着点。”云:“如何是一字不着点?”师云:“碧眼胡僧笑点头。”

  问:“如何是离却生死底句?”师云:“扫地添瓶。”

  问:“长蛇偃月即不问,疋马单衬事如何?”师云:“线大鼻孔小。”

  问:“口欲谈而词丧。心欲缘而虑忘。犹是生死边事。如何是向上事?”师云:“阿难不持梵夹。”  问:“但得本莫愁末。如何是本?”师云:“手纤脚大。”云:“如何是末?”师云:“量不着。”

  上堂云:“洞山者里。寻常方丈内不似诸方。一个上来一个下去。啾啾唧唧地衷私说底。禅道佛法。尽是向你兄弟面前。满口说满口道。满口拈提满口殂拣。无你左遮右掩处。一时和底翻出。诸德作么生委悉。汝试对众道看。譬如太末虫处处泊得。不能泊于火焰之上。被他诸方老秃甜唇美舌说作配当。道这个是禅。这个是道。这个是菩提涅槃。者个是真如解脱。被丈二钉八尺楔。楔在眼里。不知不觉。乍到洞山这里。不知是何说话。会得么?直饶会得。真如涅槃菩提解脱。毫末无差也。被条绳子于脚跟下系却。不得出离。若是灵利衲僧。一咬咬断。作个脱挤衲僧。岂不快哉。若三咬两咬不断。准前打入愲忄台社里。有什么出头时。洞山事不获已。傍地里为你着力。珍重。”

  问:“如何是和尚接人一句?”师云:“鸡啼不着时。邻人半夜行。”云:“如何领会?”师云:“一任东西。”

  问:“只与么便请益时如何?”师云:“千斤秤不住。”云:“鸟道不存也。”师云:“错数定盘星。”

  问:“说者听者二俱如幻。无说无听时如何?”师云:“马趁不上。”云:“么则信受奉行?”师云:“还我话头来。”

  问:“如何理论即得不昧师宗?”师云:“天地玄黄。”

  问:“不变不动是何境界?”师云:“腊月三十日。”

  问:“如何是一真境界?”师云:“衲僧破草鞋。”

  问:“离却有无。请师端的。”师云:“三脚铛子无耳桗。”

  问:“两处俱亡时如何?”师云:“把针失却线。”  问:“不历古今句。请师运普音。”师云:“措大骑驴。”云:“与么则学人侧聆也。”师云:“手提巾子。”

  问:“即今心即不问,如何是本来心?”师云:“腰长脚短。”

  问:“不动智源。如何接物?”师云:“大悲菩萨无手眼。”

  问:“面前三事变。背后万般形如何?”师云:“那吒不识父。”云:“如何是那吒不识父?”师云:“眼里瞳人筑气球。”

  问:“匝地普天即不问,应机不失事若何。”师云:“三白大众。”

  问:“如何是正法眼?”师云:“六祖爱吃和罗饭。”

  问:“未曾开口道。十方佛已知时如何?”师云:“不来诸比丘。说欲及清净。”

  问:“生死事大。请师相救?”师云:“三家村人失却火。”

  问:“承古有言。刹说众生说。三世一时说。即不无。未审为什么人说?”师云:“三头两面者。”云:“为即不无。还当也无?”师云:“虾跳不出斗。”

  问:“如何是不従师边得底事?”师云:“夜观乾象。”

  问:“释迦以何为师。即得无上菩提?”师云:“三千条罪莫大于不孝。”  问:“知有亦不立。妄有亦不生。正当与么时。如何话道?”师云:“六耳不同谋。”

  问:“如何是大道本源?”师云:“赤脚上船。”  问:“古镜未磨时如何?”师云:“三番羯磨。”云:“羯磨后如何?”师云:“为什么五戒不持。”

  问:“只者犹不是。如何即是?”师云:“天性不吃酒。”

  问:“自古及今不従人得。六祖黄梅夜闻何事?”师云:“志公拄杖。”云:“得用时如何?”师云:“用那曲尺作什么?”

  问:“如何是毛吞巨海?”师云:“六祖口唇大。”

  问:“如何是会佛法底人?”师云:“两道行缠。”问:“青青翠竹尽是真如。此理如何?”师云:“朝游山水暮宿草庵。”

  问:“自肯已常人知见。已不见已时如何?”师云:“看锢鏴着生铁。”

  问:“才伸一问悔思不及。请师方便。”师云:“两得便宜。”

  问:“如何是学人本分事?”师云:“三脚虾蟆无后脚。”

  问:“目前无朕兆。如何显真宗?”师云:“八十婆婆手擎扇。”

  问:“如何是无心镜。”师云:“水深三尺。”云:“还照学人心也无?”师云:“彻胆见。”

  问:“一尘才举大地全收。如何是一尘?”师云:“波斯上庙。”

  问:“只见龟毛长。不见兔角生。请师现兔角?”师云:“目里瞳人筑气球。”

  问:“丝尽停机。是诸佛权行之义。向上事请师直道。”师云:“多毋失爱。”

  问:“诸方即心即佛。未审和尚此间如何?”师云:“无底楪子七八片。”

  问:“如何是超毗卢越释迦之谈?”师云:“迦叶目视佛。”

  上堂:“法鼓才动大地全收。诸德在鼓声里来往还知也无。对众道看。若道不得。被洞山热瞒。”下座。

  上堂:“即心即佛。破执二疑。非心非佛。止宿草庵。且居门外。向上一路千圣不传。葛藤言语。作么生是衲僧分上事?”良久云:“拈得出来。也是破草鞋。”下座。

  问:“天堂地狱是什么人居止?”师云:“洞山。”

  问:“如何是法身?”师云:“穿靴水上行。”云:“莫便是否?”师云:“水上乌--赫赤。”

  问:“作止任灭犹是禅那之病。如何免得?”师云:“梵僧不袒肩。”

  问:“未问未答如何商量?”师云:“持钵不得扑破钵盂。”

  问:“金乌出海耀天地。与此光阴事若何?”师云:“昆仑渡海夸珍宝。波斯门下骋须多。”

  上堂:“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洞山鱼鼓声动。延庆白马鹫岭。谷隐师僧尽队。队入僧堂里吃饭。诸德识得几个。对众道看。若向这里道得。即有可良善不无行脚。若道不得。阎老征你草鞋钱有日在。”便下座。  问:“超佛越祖人难得。请师一句显根源。”师云:“裁衫错却领。”

  问:“古寺清幽如何辩主?”师云:“责。”云:“你何方便得睹慈悲?”师云:“焚香胡跪。”

  问:“不断佛种。请师一言?”师云:“犯着太白星。”

  问:“遍地黄金便与么用时如何?”师云:“满天列宿白日雨下。”

  上堂:“诸德。提将钵囊拄杖。千乡万里行脚。葢为生死不明。要得达法悟道。到处岂无亲觐尊宿善知识。若为你解粘去缚。道眼分明。甄别是非。堪为师匠。即便拗折拄杖。高豹钵囊。取个彻头。莫愁不成办。或若开口动舌。说向上向下。这边那边。玄会妙会。道出道入。君臣父子。明体明用。尽是谤般若埋没宗风。不识好恶尿床鬼子。带累后人无有了日。拽下绳床。落脊棒趁出三门。再教行脚。与伊为增上缘也。与宗门出得气。更向其中叉手并脚唱诺。撮他野狐涎唾。自肯自重云得和尚为我拣为我说。得个安乐处。还睡觉也未。还挤挤也未。唤作病不遇良医误服他毒药。认得个驴鞍桥。唤作阿爷下颔。与你本分事有什么交涉。将知你一生行脚。只是踏破草鞋。始终成得个不唧留汉。下去。”

  问:“克已求真。是修行人之大错。能辩邪正犹乖道体。未审如何修证?”师云:“六只骰子一时赤。”

  问:“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未审在什么处?”师云:“偏衫不葢体。”  问:“如何是学人自已?”师云:“亲人不着便。”

  问:“万缘俱罢六户齐宁时如何?”师云:“天晴不肯去。”云:“便与么去时如何?”师云:“须待雨霖头。”

  问:“尽大地人来如何指示?”师云:“舌头拄上腭。”

  问:“请师出榍?”师云:“七颠八倒。”

  问:“心境未明时如何?”师云:“吐舌至顶相。”

  问:“大藏教是一场是非。学人亲切请师道。”师云:“有手不弹指。”

  问:“天皇打典座意如何?”师云:“吃酒不谢座。”

  问:“如何是学人究竟事?”师云:“说。”云:“未审说个什么?”师云:“泥里撼桩。”

  问:“如何趣向。即得至理无差?”师云:“垂钩水上。”云:“与么则谬向途中枉施功。”师云:“自知较一半。”

  问:“但得本莫愁末。如何是学人本?”师云:“草鞋无底。”

  问:“如何是尘劫不昧底事?”师云:“脱衣不渡水。”

  问:“添一减一理归何所?”师云:“三年一闰。”

  问:“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未审世间有什么过?”师云:“两人着嗖一人着娥。”

  问:“烟云不到处。唤作什么?”师云:“烧钱不及时。”云:“与么则划地作佛像去也?”师云:“自屎不觉臭。”

  问:“三身中阿那身说法?”师云:“亲言出亲口。”问:“如何是说底口?”师云:“还我话头来。”

  问:“如何是拨尘见佛底句?”师云:“楚山头上播红旗。”

  问:“心不是佛智不是道。还有过也无?”师云:“知仙大小。”

  问:“生死根源。请师指个入路。”师云:“头破额裂。”云:“学人不会。乞师指示。”师云:“天上天下。”

  问:“承古有言。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君王得一以治天下。衲僧得一时如何?”师云:“五九四十五。太阳来八户。”

  问:“佛法禅道是同是别?”师云:“梳头不洗面。”

  问:“明月当空如何鉴照?”师云:“量之不足。”

  问:“久淘砂碛未睹真金。请师指示。”师云:“入水不湿脚。”云:“恁么则学人得用去也。”师云:“争柰脚板润。”云:“一言可以丧邦。”师云:“不知是不是。是即也大奇。”

  问:“诸方尽在绳墨里。未审和尚此间如何?”师云:“篙箭射须弥。”

  问:“扶篱摸壁时人尽知。诸佛正法眼。请师直指。”师云:“梦里打三更。”

  问:“十二时中行住坐卧。自省觉时如何?”师云:“看人吃饭。”云:“争柰树影不斜何?”师云:“亲言出亲口。”

  问:“一法若有。毗卢堕在凡夫。万法若无。普贤失其境界。未审如何即是?”师云:“眼里瞳人筑气球。”

  问:“森罗及万象。皆従一法所印。如何是一法?”师云:“要你眼作什么?”云:“还许学人受用也无?”师云:“可惜许。”  问:“金鍮现前请师辩?”师云:“两脚虾蟆吞却月。”问:“的言无证时如何?”师云:“牙疼灸左耳。”云:“甘苦常言。”师云:“听事不真唤钟作瓮。”

  问:“如何是不历巨海获骊珠底人?”师云:“四手八臂。”  问:“久昧衣珠。请师指示。”师云:“磁石不摄针。”

  问:“弯弯似月廓落三星。西土即无。此间事如何?”师云:“东南西北。”  问:“十二时中。如何得与道相应去?”师云:“拈东摸西。”

  问:“従上宗乘。请师垂示。”师云:“老鸦线断。”

  问:“一念未生。为什么不见自已?”师云:“划地成牢。”

  问:“尽未来际遍法界中。尽此一句时如何?”师云:“有钱千里通。无钱隔壁聋。”

  上堂:“丸丹一颗点铁成金。至理一言转凡成圣。世间法亦复如是。洞山且问诸德。作么生是转凡成圣底道理。试对众道看。虽然不出头。肚里道了也。作么生是转凡成圣底道理。且道转个什么?莫瞌睡。作么生莫是一喝一棒么?如此见解。是街头巷尾。打铁磬轮。木槵数珠。念喝冲怛那。行者辈见解在。你衲僧家合作么生?须是具眼方能辩邪正。莫只与么过。诸德。时不待人。切须努力。睡一觉起来看取。是什么道理。久立珍重。”

  问:“不与万法为侣底人。还有向上事也无?”师云:“道士头戴冠。”

  问:“如何是佛?”师云:“灼然谛当。”

  问:“如何是三宝?”师云:“商量不下。”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云:“酱瓮里床儿。”

  问:“一箭便中时如何?”师云:“过。”云:“过在什么处?”师云:“着。”

  上堂:“且如禅师者。须是己事分明。具择法眼。遍参知识。方辩祖。宗法胤水乳岐分。若不然者。何名衲僧行脚。不遇师匠最苦。莫过于此。可惜许。大丈夫儿。莫隈隈?崔々地。禅德。洞山寻常道。待我家园麦熟。事持磨阛作个窄馅。屈取东西南北善知识。同共一筵破除了。尽与伊出却钉拔却榍。拈却炙脂帽子。脱却鹘臭布衫。作个挤挤地禅师。后代学人。有可依倚。岂不俊哉。”  问:“如何是洞山剑?”师云:“问作什么?”云:“也要知。”师云:“罪过。”

  问:“如何是古佛剑?”师云:“何不问。”云:“用者如何?”师云:“铅刀子。”

  问:“承古有言。诸旋未息。彼物先住。尚不可得。意旨如何?”师云:“虚空掷骰子。

  上堂:“莫捏目妄想。总不如是。道本无机。岂留心法。诸德。作么且生领会。莫错会好。珍重。”

  问:“承古有言。其中长者子。个个尽无裩。如何是长者子?”师云:“只你是。”云:“是个什么?”师云:“猫儿打筋斗。”

  问:“如何是洞山?”师云:“动则倾湫倒岳。不动即天地黑暗。”

  问:“学人欲杀父杀母。如何下手?”师云:“急。”问:“非时亲觐。请师一句。”师云:“对众作么生举?”云:“据现定举。”师云:“放你三十棒。”云:“有什么罪过?”师云:“罪不重科。”  问:“风不鸣条雨不破块。是什么人分上事?”师云:“要道即道。”云:“便请道。”师云:“分付不着人。却令道者怪。”

  问:“久居洞中。为什么一物全无?”师云:“脚大木履小。”云:“如何领会?”师云:“直觑步。”

  问:“如何是室中人?”师云:“不在外。”

  问:“壁上有一高僧。至时还说法也无?”师云:“来去不住。”  问:“大众云臻。请师略举纲要。”师云:“水上浮沤呈五色。海底虾蟆叫月明。”

  问:“洞山郁茂。为什么无味?”师云:“验在目前。”

  问:“朗月当空。是什么人境界?”师云:“庠黎境界。”云:“为什么日用不知?”师云:“非洞山过。”

  问:“如何是笼中鸟?”师云:“在笼中多少时?”云:“只为笼中鸟。”师云:“却飞去。”

  问:“学人欲伸一问,为自已不见时如何?”师云:“无背面。”

  问:“朗月当空。为什么不见自已?”师云:“近后。”

  问:“如何是沙门行?”师云:“不损人。”

  问:“云水是人游,是什么人能到峰顶头?”师云:“无足人能行。佛手人能执。”

  问:“佛即不问,如何是法?”师云:“你为什么不出家?”

  问:“无佛无人处法従何生?”师云:“你在什么处出家?”云:“现在目前。和尚自看。”师云:“五戒也不持。”

  问:“目睹瞿昙犹如黄叶。意旨如何?”师云:“襄州土宜不出别物。”

  问:“量阔无边。为什么不容自已?”师云:“窄。”

  问:“曹溪一句即不问,如何是云门一句?”师云:“天下人咬不着。”云:“还当得生死也无?”师云:“是何生死?”

  问:“佛佛相应祖祖相传。未审相传底事如何?”师云:“此去韶州八百五十。”云:“与么则有口不如无声。”师云:“速须忏悔。”问:“擘破成狼籍。浑仑又不成。药病俱消处。便请师商量。”师云:“云生岭上水出高源。”云:“么则师子吼也。”师云:“还我师子吼来。”  问:“无心道人。还有法示人也无?”师云:“黑地入漆瓮。”云:“既是无法。缘何得入?”师云:“到老惺惺。”问:“如何是动乾坤底人?”师云:“须弥山上打筋斗。”

  问:“乍可永劫受沉沦。誓不将身求半偈。”师云:“官不容针私通车马。”云:“与么则和尚容许也。”师云:“且领前话。”

  问:“大藏教是个切脚。如何是字母?”师云:“哑子上刀梯。”

  兵马都监太保问:“眼处入正受。诸尘三昧起。此意如何?”师云:“洞山茶碗里有太保。太保茶碗里有洞山。”太保无语。将此话问尊宿谷隐。云:“不落无言说。”延庆云:“唤什么作三昧。”

  师问僧:“莫便是新到否?”僧云:“是。”师云:“夜来投栖处。今朝事如何?”僧云:“今朝风较急。青山背上行。”师云:“不是更道。”僧云:“珍重。”师便打。”

  问:“如何趣向即得至理无差?”师云:“垂钩水上。”云:“么则谬向途中枉施功?”师云:“自知者少。”

  问:“鼓声才罢大众云臻。学人与么来。请师速道。”师云:“拨云看日晕。坐水看山行。”  问:“释迦掩室于摩竭。净名杜口于毗耶。犹是中下之机。向上一路请师说破。”师云:“玄玄无倚靠。迥迥勿人知。”

  问:“轮王宝剑常露现前。轮王即不问,如何是宝剑?”师云:“水里无鱼人皆信。空里行船笑杀人。”

  问:“诸佛非我道。谁是最道者?”师云:“楼上打鼓。听声在外。”

  问:“父母非我亲。谁是最亲者?”师云:“哑子买甜瓜。”

  问:“真即幻幻即真。离此二途如何道?”师云:“临河照影。”云:“么则叉手当胸退身三步。”师云:“若不同床卧。焉知被里穿。”

  问:“众魔到来如何支遣?”师云:“钟馗解舞十八拍。”云:“还受厌禳也无?”师云:“信邪倒见死入地狱。”

  问:“自知当作佛。未审什么人证明?”师云:“耆婆卖针筒。”  问:“寂寂无惺惺时如何?”师云:“波斯不过江。”问:“藤萝高万丈。身与白云齐时如何?”师云:“昔时东海曾相识。却向西山弄日头。”

  问:“拟问和尚。有烦尊重。拟欲不问。己事未明。今日上来。问即是不问即是?”师云:“今日败阙。”云:“为什么如此?”师云:“虚空扩赫无涯岸。海月圆时无别天。”  问:“如何是透法身句?”师云:“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孤舟万里身。”

  问:“学人拟归乡。请师指路头。”师云:“楚山头向东。”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衣衫不整。”问:“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未审是什么字?”师云:“波斯入市。”

  问:“大海有珠。骊龙守护时如何?”师云:“困。”

  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云:“楚山头。”

  问:“心外无法。不可所求。法内无心。不可所得。离此二途。如何是道?”师云:“纸上画钟馗。”  问:“真空得之不空。妙有得之不有。衲僧得之如何?”师云:“拈匙不把箸。”云:“与么则一切法常也。”师云:“只为不常。”

  问:“承师有言。禅子相投西山月落。未审落在什么处?”师云:“手里把钓。”

  问:“心外观法。法不际心。心内观法。法源不达。如何是本源?”师云:“面上眉长三尺二。”

  问:“停真罢想时如何?”师云:“水底弄傀儡。”云:“谁是看壅者?”师云:“停真罢想者。”云:“与么则大尽三十日。小尽二十九也。”师云:“你见什么道理?”云:“某甲合吃和尚痛棒。”

  问:“知而不悟时如何?”师云:“草鞋纟爽子断。”

  问:“虚空无口凭何说?”师云:“水履嘴长三尺二。”

  问:“拨尘见佛时如何?”师云:“幡竿头上不插标。”

  问:“德山入门便棒。临济入门便喝。未审和尚意旨如何?”师云:“尖斗量不尽。”云:“还有为人处也无?”师云:“头戴天脚履地。”

  师到云门。云门问:“近离什么处?”师云:“楂渡。”门云:“夏在什么处?”师云:“湖南报慈。门云:“几时离彼?”师云:“八月二十五。”门云:“放你三顿棒。”师晚间入室次却问:“今日祗对次。蒙和尚放三顿棒。未审过在什么处?”门云:“江西湖南。便与么商量?”师于言下大悟。遂云:“他后向无人烟处。卓个庵子。不畜一粒米。不种一茎菜。接待十方往来。尽与伊抽钉拔楔。拈却炙脂帽子。脱却鹘臭布衫。教伊挤挤地作个衲僧。岂不俊哉。”门云:“你身如椰子大。开得许大口。”  上堂:“洞山普乐。无言展托。终日现前。谁知适莫。无遮无障。不知不觉。更有一言。乾乾爆爆。”

  △歌颂随物通真颂〔并序〕。

  至大莫若于道。至广莫若于法。无言表而不显于道。无物象而不出于法。且夫众生浩浩。穷本末以何归。处处忙忙。据生死而何托。洞山聊述一颂。提举大纲。号随物通真。颂曰:现在目前,何易何难。将何指陈,表法无言。物之有物,言之有言。明明无碍,了了无边。见之成道,不用再三。物物是我,河沙体全。法法无法,言无可言。眼见耳闻,白日青天。东西南北,竺土大仙。印之可印,灯之灯传。着衣吃饭,文殊普贤。手提巾子,赤脚上船。是水是火,本绝诸缘。禅僧座主,庶民大官。宽衣大袖,窄领布衫。接延宾客,对答语言。高之与下,不在诈言。上彻天界,下透黄泉。不是别物,古圣皆传。得之可保,见之安然。今之浪说,出自无端。更有一言,好看好看。  明道颂。  大道坦然,廓落无边。了了虚彻,寂然何安。含容妙用,随物方圆。自本心法,众生迷源。道无别道,玄无别玄。向说不信,须要攀缘。识心是佛,了即是安。心将何识,识者何心。心识两亡,见道在先。従古至今,体自如然。凡圣共有,沙界同源。前贤后哲,悟此而传。着衣吃饭,语默言诠。不是别物,是个痴顽。快须提取,勿放狂颠。巧施妙句,广引多般。扬眉瞬目,闪烁机关。以此为解,千山万山。人迷逐物,切要自看。自看得力,诸圣准则。行住坐卧,皆承恩力。成佛作祖,越此不得。不得伊何,要你消磨。坐看北斗,立觑黄河。天南海北,于我于何。明明了了,你何不晓。惺惺皎皎,于何不照。世界根源,众生祖老。终日现在,名名善巧。说之已说,听亦甚好。会与不会,任自长保。

  真赞。

  一巧一拙,谁许甄别。青山白云:“儿孙皆说。窈窕邪身,头尖鼻缺。斫额看鱼,焚香祭獭。

  又空生幻身,幻灭空存。谷传其声,钟受其音。取之写邈,号之曰神。一言才发,四骥难寻。月之有水,镜之有尘。不可虚传,洞山之真。

  又身不奇兮貌不扬。语不异兮法不藏。

  满天星宿兮月中月。白日金乌兮海岳彰。

  又我教不写又被写。我教不图又被图。

  可惜半匹青丝绢。画了令人笑一场。  又月兔走入海。日乌飞上山。见此若不会。虚度几千年。

  色空颂。

  眼病生色,空病仍存。真空真色,日月乾坤。白日买卖,夜里屈人。东西南北,碧眼胡僧。

  示徒颂洞山寂寞。无可依托。禅子相投。西山月落。

  提纲颂。

  洞山月冷雪漫漫。绿水清风刮骨寒。

  言谈语句无滋味。迦释达磨海东边。

  投机颂向你道泄天机。我不会汝惺惺。遍法界何不明。开眼睡悟即惊。  好问伊是阿谁。共商量莫相误。快道取者众生。

  剪商量颂见非言说知。真语即是非。画龙头似马。那个得便宜。

  指话会颂洞山语孤孤。言淡人难措。举目会宗风。辜负四来祖。

  指通机颂洞山寂寞。一无可有。无味之句。塞断人口。

  明心颂禅不禅律不律。赤脚着鞋水上立。大洋海底黑云生。回头西山日初出。  因事颂。

  五台山上云蒸饭。佛殿阶前狗尿天。

  幡竿头上煎ボ子。三个猢狲夜簸钱。

  牛儿颂自牧一牛儿。出入无栏圈。放在芳草中。毛色方能显。朝去无人趁。暮归无人唤。其力不可当。有角无鼻嗔。不使任従伊。使着随人转。天下无荒田。尽是此牛变。有人若觅伊。走去天涯畔。牵来似诸人。问汝见不见。

  随牛狗儿家有一狗儿。骇小人难见。终日随牛去。未省使人唤。见客不作声。见人偏能善。拟议上门来。早是输他便。好好报禅师。须着精神看。任汝灵利人。不觉为死汉。

  法身颂法身寥廓遍河沙。万象森罗共一家。法法尽含真妙用。莫将眼病见空花。  报身颂报身具足无穷体。现用分明勿是非。悟了始知言无异。休将巧妙用心机。

  化身颂。

  化身来往任纵横。隐显诸缘应万机。只这见心非不见。刚须见外强生疑。  又述一颂。  洞山有一语。道得无用处。对面共商量。脱衫着却裤。

  又道本无言诠。言诠非本妙。对面共商量。谁人能得了。

  又洞山有一言。对答须提举。瞪目若思量。者汉去去去。

  彭殿直问和尚年多少师有颂一腊更一腊。相续已年高。住持无别物。化导勿劬劳。劝人常有语。不用苦忉忉。只为他不信。佛大即泥多。

  十心颂心是春。普雨山河及大地。涩酸咸淡甘与苦。尽受春功滋助力。

  心是水。任器方圆与宽窄。或直随人得浊恶。诸般皆尽法王法。  心是火。热得众生烦恼果。枝枝叶叶普皆荣。开得心莲花一朵。  心是秤。万户千门同共用。纤毫轻重自低昂。便合自知不高稳。

  心是尺。示与世人生条直。莫教指下有推那。地狱三涂难得出。

  心是斗。量尽天涯是非口。堆山积岳在心思。死后波吒亲自受。

  心是灯。照见人间黑暗。心指教直行不能行。须作欺瞒地狱因。

  心是镜。照破人间邪与正。对面言谈恰似直。背后犹来黑似漆。

  心是道。凡圣同居月皓皓。只于闹处证菩提。便合如来真正道。

  心是师。条贯六贼不暂离。时时呼唤在目前。才使出门不柰伊。

  廓书状上颂。

  十载学玄微。今朝方息机。洞山一句子。落处少人知。

  师却问:“作么生是洞山一句子?”书云:“逼塞虚空。”师云:“大好少人知。”书却问:“作么生是洞山一句子?”师云:“岘山亭上无字碑。”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前一:卷三十七
后一:卷三十九

查看目录 >> 《古尊宿语录》


国学迷 (道光)武康縣志二十四卷首一卷 法國絲市調查録 詩品三卷 王文憲集一卷 東觀漢記二十四卷 龜峯詞一卷 雜字 [民國]咸寧長安兩縣續志二十二卷 牟珠洞記一卷 重刊埤雅二十卷 醫家四要四卷 侯撰訓道喻君(恭和)行狀一卷 敦孝先生事實一卷 玉牒覺羅(大)不分卷 全邊略記十二卷 中國銀行營業會計帳表樣本 元妙觀志十二卷 屑玉叢譚初集六種 梅華小隱廬詩一卷詞一卷 遊金華洞記一卷 新論二卷 道行般若波羅蜜經十卷 五家詞 小紅薇館吟草四卷 蜀學編二卷 小論指蒙初集二卷 [康熙]公安縣志書十六卷 古今詩刪三十四卷 毛詩紬義二十四卷 端居集一卷 妙絕古今四卷 石羊山房集一卷 味秋吟館紅書一卷 禮說畧三卷 五教說一卷 星經 辭壇類譜三十三卷 陶菴集二十卷首一卷末一卷附陶菴先生年譜一卷谷簾學吟一卷 同治十年辛未科會試硃卷一卷 別國洞冥記四卷 論語十卷 六字神咒王經一卷 潘司空奏疏六卷 浙江司一卷 建寧府總一卷 菩薩從兜術天降神母胎說廣普經(菩薩處胎經)七卷 孫可之集十卷 保赤金鑑四卷 振秀集二卷 周易伏氏集解一卷 閒賞編一卷 灼薪劇談二卷 素問六氣玄珠密語十六卷 東晉新安太守程元譚詞墓傳紀一卷 海防圖論一卷 薑齋詩賸稿一卷 享金齋詩一卷 大乘起信論一卷 孝傳一卷 陳參議集一卷 楚辭章句 慈溪童柘叟遺著十三種 定風珠 在原詠 天一閣奇書□□種 識姓便蒙 再生緣傳奇 情味集 雪屋集 嚴太仆先生集 研山堂詩草 槐川堂留稿 留餘堂集 福星照 錦衣歸 月溪集 北虞先生遺文 廣滑稽 對床夜語 尚論編 搶榆子評古,覆瓿語 三國文章類鈔 古史談菀 十七史經說 杜審言集 苕溪集 肇域記 丹陽集 王摩詰集 陸魯望文集 欒城集 嚴武集 臨川先生文集 龜山先生集 淮海集 蘇老泉先生全集 論衡 鬻子注 雲麓漫抄 麈史 南部新書 封氏聞見記 文房四譜 陳眉公重訂學古編 萍州可談 文子 子華子 茶苑 學古編 北窗炙輠錄 西溪叢語 人物志 竹雲題跋 金粟逸人逸事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元包經傳注 涑水記聞 王昌齡集 包何集 太玄經解贊 太玄經解贊 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 鬍子知言 藍田呂氏遺書 通鑒博論 諸儒鳴道 太玄經解贊 沈佺期集 外科精義 劉向新序 玉照新志 駱賓王集 齊民要術 南濠居士文跋 古梅遺稿 也是園藏書目 金石錄 漢官儀 虎鈐經 海寧經籍備考 嘯堂集古錄 說文解字 東萊呂太史文集 爾雅 自警編 釋名 五代史補 周書 夏小正詁 編選四家宮詞 花草稡編 唐詩二十六家 韓詩外傳 尚書義考 草堂雅集 夢窗詞集 唐音輯注 國朝文類 石湖居士驂鸞錄 陳書 鐵崖文集 南齊書 六書統溯原 道德寶章注 元音 陳氏支譜 箋注唐賢絕句三體詩法 二妙集 夷白齋稿 常建集 常建集 李頎集 崔顥集 貢禮部玩齋集 孫逖集 周益文忠公集 翠微南征錄 太倉稊米集 宋寶章閣直學士忠惠鐵庵方公文集 竹洲文集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