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二十八

卷二十八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住南康云居嗣法善悟编)

  圣节上堂:“皇帝以天下为家。兆民为子。父子一体天下一家。王爱于民民敬于王。爱敬既同王道无外。所以佛言。如民得王。”又云:“如民之王。且王外无民民外无王。王在民外民不受赐。民在王外王道不广。如何曰民无知曰民。如何曰王圣神曰王。今上皇帝至神至圣为民父母。天宁降诞之节。日月星辰连珠合璧。江河淮济激浊扬清。乾坤造化草木虫鱼。呈祥瑞显奇特。皆皇帝至德之所感致也。伏愿。南山比寿北岳齐龄。永永万年无穷无极。”遂下禅床作舞曰:“会么?山僧舞蹈扬尘。万岁万岁万万岁。”下座。

  上堂,拈起拄杖卓一下云:“圆明了知不由心念。抵死要道刑坑落堑。毕竟如何?”乃靠拄杖下座。

  上堂:“举昔有一秀才。见长沙和尚看千佛名经。问曰:许多佛败闻其名。未审居何国土。长沙曰:黄鹤楼崔颢题后。秀才还曾题否。对曰不曾。长沙曰:无事题一篇好。秀才罔措。大众。秀才问佛居何国土。长沙为什么却恁么道。秀才寻常嘲风咏月。为什么长沙面前一辞不措。若是黄鹤楼有什么难题处。听取山僧题破。”遂云:“容颜甚奇妙。光明照十方。我适曾供养。今复还亲觐。”下座。

  上堂:“平旦寅狂机。内有道人身。大众。二六时中折旋俯仰行来走去。说是说非分南说北。运用施为开单展钵吃粥吃饭。尽是狂机。且道那个是道人身?”良久云:“碧落有情空怅望。瑶台无路可追寻。”下座。

  上堂:“适来山僧梦在寝堂上闻法鼓。遂下堂阶。梦见诸人上来近前问讯。便登法座。侍者烧香了。如今正在梦中之人施陈梦事。你等诸人。还梦见么?若真见得。是为觉人。不省梦乡宛尔沉没。还有一法与你为对么?不见古人道。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可不是奇特。还梦见么?释迦如来道。如寤时人。心纵精明。欲何因缘。取梦中物。”遂拈起拂子敲禅床云:“是什么?还闻么?”复竖起拂子云:“还见么?”良久云:“人间天上诸知识。争似龙门梦得亲。”下座。

  上堂,僧问:“古者道。诸佛不出世。四十九年说。诸佛既不出世。为什么四十九年说?”师云:“你疑来多少时也?”进云:“祖师不西来。少林有妙诀。祖师既不西来。为什么少林有妙诀?”师云:“知恩者少负恩者多。”进云:“恁么则一人传虚万人傅实?”师云:“虚处作么生传来。”进云:“任従沧海变。终不为君通?”师云:“礼拜着。”师复云:“始自只履西归卷衣南迈。空闻消息流落人间。古往今来递相敬受。大似一人传虚万人传实。山僧病多谙药性。年老变成精。不是刻剥古人。免见互相埋没。诸人应是従前觉触往日见知。従人边请益得来。言语中举时中的。出入游戏则不无。究竟真实大事。万不可得。但能情亡理丧计尽途穷。无施设处用心。正是作功夫处。山僧寻常败道。吃茶去。今日也道吃茶去。会尽诸方五味禅。何似山僧吃茶去。”下座。

  上堂:“拟思量何劫悟。不思量终莽卤。欲思不思。踏破时万里无云。常显露常显露。妙用恒沙非旦暮。诸禅伯。正好休征罢战永息干戈。傍水倚山成就大事。况是人生易老寿命几何。或若生死现前。毕竟将何支准。不见古德道。若不安禅静虑。到者里总须茫然。久立。”

  上堂:“来来去去去来时。去去来来离觉知。了得去来无偏碍。方知尘劫不思议。所以道。来无所来去无所去。去来之际生死昭然。前念生是来。后念灭是去。求其来去了不可得。乃至前生后生今年去年。更无丝毫迁变之相。如斯会得。始绝去来。但以众生背觉合尘去来轮转。苟能洞达复有何事。昔石头大师一日问庞居士。子近日如何?居士曰:卒说不及。乃呈一颂。日用事无别。唯吾自偶谐。头头非取舍。处处勿张乖。朱紫谁为号。丘山绝点埃。神通并妙用。运水及搬柴。石头默然许之。后造江西问马大师。不昧本来人。请师高着眼。大师直下觑。士云:一等没弦琴。唯师弹得妙。大师直上觑。大众。若不是马大师。被他一问百杂碎。诸人唤什么作本来人。若无本来人。作么生眼见色耳闻声种种施为运转。诸人还见本来人么?如今尽道。本来人无形无相。不曾着衣吃饭。不生不死。如此会得。争合本来人。要知么?诸人总是本来人。一段生死变化烦恼无明又如何消遣。听取一颂:与子偕行今日路。如君共看本来人。同名同姓同形段。无死无生无色尘。毕竟如何?切忌唤作本来人。”下座。

  上堂,举:“僧问洞山初和尚。如何是佛。对云:麻三斤。大众。有恁一件事。何故无人知得。洞山见人不知了。遂自颂曰:七宝画牛头。黄金为点额。春晴二三月。农人皆取则。寒食好新正。铁钱三四百。诸仁者。此一转因缘。尽谓粗言及细语。皆归第一义。又云临机应用一切寻常。如斯会解。埋没古人。要见洞山老子么?鸿鹄一举千里飞。钻云鹞子与天齐。凤凰不是凡间物。为瑞为祥自有时。久立。”

  师到真乘。请上堂,真乘举石霜遍界不曾藏语,师云:“遍界不藏全体露。丝毫有见事还差。会中谁是先陀客。不动纤尘便到家。真实到家之者。得意忘言。伶俜在外之人。随情起解。情解既起。名相是兴。言意两忘。十方咸畅。岂不见。适来堂头已普告大众。如何更令山野称提。葢为妙旨幽深人难洞达。何也。既知咫尺之间。为什么却道不睹师颜。既言遍界遍空。如何更云不曾藏覆。还见落节处么?若见得。便见石霜老子雪峰大师。亦知龙门山僧与真乘长老。又此一众禅和。总有分什处。山僧未离本院不到此中时。真乘无一人龙门长老。山僧离本院度荒山来到真乘。诸人一一相见。此间有一人龙门长老。若有一人龙门长老。于法成增。若无一人龙门长老。于法成减。减故落断。增故落常。既刑断常。岂云正见。一似上座未出家时无一人上座。既出家后有一人上座。你诸人。如何裁断得心地安乐去。还裁辨得么?向此有个入处。更有什么事也。或若未明,”良久曰:“不解作客。久立。”

  上堂:“独自坐,方信西来有达磨。独自行,不用红莲足下生。独自语,分明向谁谁肯许。独自参,刹刹尘尘示指南。相逢相问穷端的。莫道山僧解放憨。”

  端师翁忌辰上堂:“昔人已乘白云去。此地空馀绿水流。绿水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湖南旧说老杨岐。失却金毛师子儿。江南江北无觅处。龙门今日顺风吹。顺风吹,冲冲哩。水急风高下钓矶。”

  上堂:“鸟従空里飞。人向心中住。人死心宛然。鸟没空何预。人生一过鸟。此心实可据。但自了其心。无劳问来去。所以须菩提问世尊云:何住。世尊答曰:如是住。卵生胎生湿生化生有色无色有想无想等。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而实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还会得么?三界万法实无丝毫生灭动静之相。败由迷此。决定惑为色身之内。所以质碍名色。领纳曰受。思惟曰想。迁流曰行。分别曰识。皆由自心之所成立。为不知此名为五阴。遂成色心二法。不见道。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现前五阴之身。为有耶为无耶。若能如是见得。实无生死等事。或未然者。岂无去来。有一则无生死因缘。举似大众。昔渐源同道吾吊慰。乃拊棺问道吾曰:生耶死耶。道吾曰:生也不道。死也不道。渐源不省。后闻僧念莲经。应以比丘身得度者即现比丘身而为说法。忽然省得。遂至石霜。携锹法堂上。従东过西従西过东。石霜曰:作什么?渐源曰:觅先师灵骨。石霜曰:洪波浩渺白浪滔天。觅什么先师灵骨。渐源曰:先师灵骨犹在。大众。还见得么?拈起拄杖曰:者个是拄杖子。那个是灵骨。者个是灵骨。那个是拄杖子?”遂卓一下云:“长安夜夜家家月。影落寒潭几个知。”

  上堂:“若论此事。如人买田地相似。四至界畔一时分明结契了也。唯有中间树子。犹属我在。大众。既是四至分明结契子也。为什么中间树子犹属他。不见道。千年田八百主。若识得中间树子。耕锄任你耕锄。布种任你布种。开花任你开花。结子任你结子。若无中间树子。争唤作常住?”良久云:“作么生?”自云:“高处高平低处低平。”  上堂云:“龙门别无奇妙。刚谓单传心要。岂惟浅水无鱼。拨剔全无孔窍。二时展钵开单。逐日屙屎送尿。万事与人一般。子细看来好笑。既是万事与人一般。为什么称善知识?”良久云:“我也理会不出。”

  上堂:“今之丛林。天下多有求一人会无情说法。则无莫道会得。讨一人举此话亦难得。何也。须是曾亲闻说法来。方可举示。如未曾亲闻。纵有举示。败益尘劳。于其慧命无所滋益。大众。会既少举尤难。丛林虽有日凋残。若欲明斯旨。应须离念看。一人如领解。大众尽心安。既是一人领解。为什么大众尽心安。若不如此。争称出离之门。”  上堂举。志公曰:“我见世间之人。各执一般异见。败知傍钅敖求饼。不解返本观阛。饼则従来是阛。造作由人百变。大众会么?狸奴白牯念摩诃。猫儿狗子长相见。诸禅客。荐不荐。若言自性本圆明。大似扪空追闪电。知得么?含元殿上更觅长安。慈氏宫中愿生内院。”

  上堂,僧问:“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如何是一波?”师云:“你寻常如何吞吐。”僧云:“如何是众波?”师云:“着衣吃饭有甚难。”僧云:“钩头一句请师道。”师云:“你自道取。”僧云:“雄雄江上垂纶者。竿上时时有锦鳞。”师云:“没交涉。”师复云:“诸仁者。无过此时。也长恁么。亦有不恁么时。禅学人道。无有不恁么时。说个恁么。已是不恁么也。恁么时名为得念。不么恁时名为失念。如今问诸人。为常失念亦有不失念时。禅学人道。常名得念时。说个得念。已是失念了也。要知得恁么?但了取不恁么时。要明得念。但识取失念时。故先德道。恁么恁么。又云:不恁么不恁么?好奇怪诸高德。是以释迦如来又云:得念失念无非解脱。成法破法俱名涅槃。地狱天宫皆为净土。你等还知得一段真实事否。若知得。永超终始之患。十二时中自然安乐无事也。”下座。  上堂云:“不动龙门内。行参古佛机。亲逢渠面目。肯话自容仪。凡圣心平等。高低路坦夷。丹霞烧木佛。院主落须眉。何故?”下座。

  上堂,举:“六祖大师在大庾岭头。示明上座曰:不思善不思恶正当恁么时。阿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明即大悟。大众。还会者话么?正当恁么时。历劫不曾迷。步步超三界。归家顿绝疑。

  上堂,举:“僧问忠国师。如何是本身卢舍那?”师曰:“与我过净碎来。”其僧过净碎。师曰:“却将旧处着。”其僧送去旧处。再来问:“如何是本身卢舍那?”师曰:“古佛过去久矣。此一则法门。若非证入。莫晓宗猷。若纵心猿终成解会。寻常尽道。甚处来不是卢舍那。更不识了。再问岂不是过去久矣。又道。国师自受用三昧。再三若问卢舍那自是古佛过去久矣。又云:如何是本身卢舍那?良久处好会取。若不委知。遂落草向你道。与我过净碎来。如斯解会。但纵心猿不见国师。云得之于心。伊兰作啃檀之树。失之于旨。甘露乃蒺{艹梨}之园。要知么?太阳门下日日三秋。明月堂前时时九夏。大众。如何是卢舍那。归堂吃茶去。”下座。

  上堂:“昔赵州和尚访庵主。问曰:有么有么?庵主竖起拳头。赵州曰:水浅不是泊船处。拂袖而出。又访一庵主。问曰:有么有么?庵主竖起拳头。赵州曰:能纵能夺能杀能活。礼三拜而去。”师云:“庵主一般竖起拳头。赵州何故肯一个不肯一个。且道得失在什么处?赵州自起自倒。勘破多少阿师。庵主坐断要津。过了多少寒暑。要识赵州么?”拍禅床右角云:“识取赵州。要识二庵主么?”拍禅床左角云:“识取庵主。还有人点检得失处出么?”良久云:“易开终始口。难保岁寒心。”下座。

  吴居士请上堂:“身是佛身。须信六根清净。行名佛行。故知三业圆明。身净则垢无所生。行明则暗无所起。垢生由乎迷净。净作垢而莫。觉莫知。暗去必由得明。明即暗而难信难解。所以诸圣常加被。群生自弃遗。苟易虑于可作之初。革情向误为之后。亲开智钥仰扣慈关。他心慧眼以洞知。重罪宿冤皆可忏。菩萨悲愿遍满娑婆众生。哀投无不冥感。是知明暗共体垢净同源。凡夫有成佛之期。大士有度生之分。苟不如此万善徒兴。公达居士与如道人。洞明泡幻了悟浮生。共入山来究明斯事。今晨请山僧升座说法。记得昔日裴休访华林和尚。问曰:师还有侍者否。林曰:有一两个。休曰:在什么处?林乃唤大空不空。时二虎自庵后哮吼而出。休睹之惊悸。林语二虎曰:有客且去。二虎哮吼而去。休问曰:师作何行业感得如斯。林乃良久曰:会么?休云不会。林云:山僧常念观音。大众。会他此个意旨么?常念观音力伏猛兽。道眼通明万缘何有。良哉大士时时垂手。念兹在兹。安乐长寿。”下座。

  上堂:“永嘉一宿而悟。”遂曰:“几回生几回死。生死悠悠无定止。自従顿悟了无生。于诸荣辱何忧喜。大众。说有生死亦是言诠。说无生死亦是言诠。既涉言诠则是事迹。且事粗易显理妙难彰。故言近而旨远。如何以至近之言。明其至远之旨。不其难哉。先圣道得旨忘言。遗事观理。后人不晓。便乃事外寻理。言外求旨。譬如以手撮摩虚空。徒自疲劳终无所益。要知得力用意处么?须即事无事即言无言。悟入方亲解会不得。若如是隐显施为神用难测也。不见僧问首山。如何是佛法大意?首山曰:楚王城畔汝水东流。便有人悟去。”归堂。

  上堂:“五色灯光眚所成。但除其眚莫除尘。若言本眼何曾眚。乃是临河渴死人。”

  上堂,僧问:“劫火威音前。别有一壶天。御楼看射猎。不是刈茅田。”乃提起坐具云:“未审者个唤作什么?”师云:“正见刈茅田。”僧便喝。师云:“犹作主在。”师复云:“败宜说一句。有人会得去。犹较些子。或若无人会得。山僧却成妄语思量了。不如且休。各自大家。堂中吃茶。自由自在。免见他时异日被人觑破。何也。将军自有嘉声在。不得封侯也是闲。吃荼去。”下座。  上堂,举:“南泉和尚谓众曰:王老师卖身去也。有人买么?时有一僧云:某甲买。师曰:好一员禅客。南泉云:不作贵不作贱。你作么生买。其僧无对。师云:噁笑杀人。有数尊宿为此僧着语。赵州道。明年与和尚作一领布衫。一人道。成何道理。一人道。和尚属某甲。后来雪窦道别处容和尚不得。大众。许多尊宿。争头竞买。也要运出自已家财。王老师交关未成。不敢胡乱分付。者般行货古今亦少见之。龙门今日亦卖身去也。然则有贵有贱。贱则分文不直。贵则金玉难偕。你买也属你。你不买也属你。若识得龙门。龙门与你作道伴。有人处无人处起心动念。总知得你。善则令汝行。恶则令汝止。纵经三涂历八难。一步不相舍离。常与你作道伴。你若不识龙门。龙门与你作冤家。教你出家使汝行脚。令汝寻师遣汝体究。遂教你不会。令汝茫然。令汝求觅解会。令汝巧作道理。遂令净妙国土而作土石山河。常乐法身而作无明烦恼。成不自在。常生退失。一步不放舍。常与你作冤家。大众。龙门属你诸人来多时。识得是道伴。不识是冤家。还有人明得此旨么?乃拈拄杖点一下曰:“一道伴二冤家。通逆顺遍河沙。眼是空翳是花。得龙门道无涯。”遂放下拄杖子云:“少卖弄归堂去。”

  上堂:“腊月扇子功勋绝。浩浩凉风动寥根。岂止炎蒸六月天。暂时与君解烦热。”下座。

  五祖和尚到上堂:“曹溪大师传衣归岭南。后来让和尚得法授与马大师。马大师接得百丈。百丈得黄檗。黄檗得临济。临济得兴化。兴化得南院。南院得风穴。风穴得首山。首山得汾阳。汾阳得慈明大师。慈明大师接得一人杨岐和尚。如今与他得底事看。此老子云:我者里如闹市里上竿子相似。是人皆见瞒你眼得么?杨岐老后来接得端和尚一人。此老子曾住此山来有颂曰:‘海底珠动时。云中月还现。凉夜无狂风,清光都一片。’端师翁后来接得先师一人。先师有言曰:‘败従咬破一个铁窄馅。直得百味具足。’此老子所以一生口硬好说硬话伏。自先师付嘱之后大法传持以来。末后东山一时分付今五祖堂头和尚。此日幸对人天广众请。不吝慈悲重为显扬。使先宗有据。吾道益明。莫不大幸。”  上堂:“泡幻同无碍。如何不了悟。眼里瞳人吹叫子。达法在其中。非今亦非古。六只骰子满盆红。大众。时人为什么坐地看杨州。钵盂着柄新翻样。牛上骑牛笑杀人。”  上堂:“诸人未到龙门山。将道龙门在世间。既到龙门心自在。杉松拂拂水潺潺。诸人还识龙门山么?若也不识。未免山青水绿。百年光阴能有几许。未回光达本已前。都成梦幻。”遂拈拄杖云:“六道众生造罪造业。三世诸佛成佛作祖。尽在山僧拄杖头上。诸人还见么?”卓一下云:“百杂碎了也。”复展手云:“把将丝毫许来。”又卓一下云:“手执夜明符。几个知天晓?”下座。

  上堂:“獬豸同栏辨者嗤。薰莸共处须芬蘘。诸仁者。得底人终不自异于人。而従前千圣悉所称赞。实有异于人处。譬如二人同胞胎共父母同舍同学同一师授。至于饮食语言之间悉无有异。一日同入试院同一题目。而一人得第。一人落第。及第者永异民庶。落第者乃是常人。是二人初无改易。而贵贱高低有异。恰如得与不得。初无有异。而一人得之。位齐诸圣。一人迷之。遂作凡夫。人虽不殊迷悟辽远。大众。可不惊怖者哉。所以香林和尚云:老僧二十年前。见与我一般一辈人尽皆得道。我日夜思量。他得个什么?便如此去。我二十年中常看后来。也得恁么。你看他先德苦切之言。实可取信。岂可守株徒丧日月。各宜体悉。已后也须得去。不劳久立。”下座。

  上堂:“龙门三月半。大鼓声声唤。唤得一时来。特地生迷乱。大众。既是唤得一时来。为什么特地生迷乱。此段好因缘。诸人怎生断。不解断。转迷乱。若解断。较一半。”良久曰:“因缘一段无人断。留与诸方共断看。”

  上堂:“收得本名度牒。踏遍自已山川。闻有龙门长老。走来学道参禅。恁么惺惺汉子。如何立地瞌眠。忽然睡醒眼开。元来天生自然。”师乃失声曰:“噁,讨杀我讨杀我。皇天皇天寻杀我。虽然如是。知是般事便休。直须运出自已家财。莫自拘于小节。参堂。”

  上堂:“且道山僧即今还有为人处么?若有为人处。即埋没山僧。若无为人处。即埋没上座。彼此出家儿。莫递相埋没好。要知么,山僧将你本分事。举似你诸人。何不于你本分事上识取识得么?若道便是某甲本分事也。如向眼睛上下一钉相似。若道我虽有本分事实未了知。你又披什么衣服。大众。既是恁么人。识取恁么事。久立又奚为。珍重。”  上堂:“僧问:“纳须弥于芥中。掷大千于方外。衲僧门下总用不着。学人欲使泥牛耕巨海须弥驾铁船。师还许也无?”师云:“十字纵横一任行取。”僧云:“踏破澄潭月。穿开碧落天。”师云:“犹未知衲僧分上事在。”僧云:“有意气时添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师云:“洪州腰带。”师复云:“春光渐尽夏景将临。悠悠之徒贪生过日。我今问你诸人。従早至夜念念不住。是有思量是无思量。人人必谓是有思量。我且问你。作么生思量。何不识取。你诸人思量了。随而兴作运为也。我问你。作么生兴作。何不识取。你诸人于兴作时。起种种言说。且作么生言说。何不识取。都缘是自家先迷了。败管随处流浪。所以道。道源不远性海非遥。但向已求莫従外觅。觅即不得。得亦不真。如在虚空。退至何所。还肯么?你诸人在我者里。或暂经冬夏。或久涉炎凉。若到别处。人问龙门事。不可指东划西。乱有所说却成欺罔也。各将为事各将为事。因成四偈。思无思思万邪一正。不识玄旨徒劳念静。作无作作贯色通声。水中盐味不见其形。言无言言不费唇舌。未说之法林中之叶。龙门潦倒告报诸人。既然如是何故因循。”  贤席头纳疏上堂:“一叶飘瓢水上归。姑苏春色照岩扉。坐禅片石重来看。却笑山云拂藓衣。所以沉空滞寂之士。名为贪着小乘。混世同尘之人。谓之圆通之侣。不舍道法而现凡夫事。岂是植种于空。现前日用是大总持门。一一亲得其力。如斯之旨事可量哉。昔日黄梅散席。道在老卢。坐折连床湖南最盛。古今鄄样作者同知。进止合仪动静可法。况龙门新兴保社。意在求人。众手淘金谁是得者。有么有么?令人思百丈。解踏马驹行。参。”

  上堂:“杜顺文殊事可知,定光如来老大隋。张三李四何王赵,问你渠今是阿谁?廛市卖鱼忘进趣,案头分肉露全机。男儿锁子黄金骨。苦痛无明堕皑泥。”

  结夏上堂:“登龙门下无凡客。不假风雷自有奇。三月进修従此始。经行宴坐可思议。三月安居九旬禁足。禀如来之教旨。乃释子之清规。桥搭津梁人间天上。或垂手入鄽者。未尝离于此座。观心入定者。亦常游乎十方。此岂可以有心知。岂可以无心会。苟能如是。何生而不护。何足而不禁。覆被万灵广益群品。或不由斯道者。吾末如之何也。”下座。

  上堂:“今时学者不究佛语。败究祖师语。殊不知。祖师语即是佛语。莫如此拣择。却成诱佛法去。败如云门大师示众曰:人人尽有光明在。看时不见暗昏昏。作么生是光明。自代云:三门佛殿厨库僧堂。又云:好事不如无。者个是祖师语。是他道。三门佛殿厨库僧堂。诸人寻常看时。是看是不看。若看。他道看时不见暗昏昏。如何得成光明。既是光明了。又道好事不如无。作么生又不要去。且如楞严会上。说个晦昧为空。空晦暗中。结暗为色。色杂妄想。想相为身。聚缘内摇。趣外奔逸。昏扰扰相。以为心性。一迷为心。决定惑为色身之内。不知色身外洎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精妙心中所现物。者个说话甚是子细。且道与云门道底事。相去多少。莫败明祖师语不究佛语。有人曰:我亦不用佛语。不用祖师语。败用自语。祖师语佛语尚不要。更用自语。又道。我宗无语不用言语。有语尚不是。况无语耶。莫作梦。従朝至夜。佛法作一边。祖师语作一边。有语作一边。无语作一边。妄想作一边。无妄想作一边。若恁么?真可谓看时不见暗昏昏也。久立。”  上堂:“十方世界龙门寺。大地山河是学徒。随顺众缘成解脱。筭来全不费工夫。”

  上堂,举:“僧问赵州。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示。赵州曰:吃粥了也未。僧云:吃粥了也。州云:洗钵盂去。其僧言下便悟。大众。山僧今朝吃粥也洗钵盂。败是不悟。既是为善知识。为什么却不悟。还会么?岂可唤锺作瓮。终不指鹿为马。善人难犯水银无假。冷地忽然觑破。管取一时放下。

  上堂:“龙门若为作端午。打动众人涂毒鼓。髑髅破后遣谁闻。鉴觉尽时敢言普。是谓南山鳖鼻蛇。好个大雄白额虎。可怜开眼觅眼人。赫日光中寻入路。

  上堂:“飘飘汶汶杨柳花。红红赤赤远天霞。屈屈曲曲龙门路。僻僻静静野僧家。尚不心头怀胜解。谁能劫外恒河沙。休粮方子斋兼粥。任运还乡苦涩茶。好大哥吃茶去。”  上堂:“七七四十九。面南看北斗。死去与生来。泥牛大哮吼。所以释迦老子。未离兜率已降王宫。未出母胎度人已毕。如此则毗卢境界止在人间。涅槃妙心更于何觅。昔日那吒太子。析肉还母析骨还父。然后现本身运大神通。大众。肉既还母骨既还父。用什么为身。学道人到者里若见得去。可谓廓清五蕴吞尽十方。听取一颂。骨还父。肉还母。何者是身。分明听取。山河国土现全躯。十方世界在里许。万劫千生绝去来。山僧此说非言语。下座。

  上堂,抚掌大笑良久曰:“大众。笑个什么?山僧笑古往今来一切人。有瞥地有不瞥地。不瞥地之人。如黑地数瓮。有甚分晓。瞥地之人。便自回头转脑东问西问。譬如衣锦夜游。问来问去。问去问来。忽然如昼见日。便云:‘譬如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多少分明。’虽然如此。更须知有向上事末后句始得。罢参大众。始于瞥地终于罢参。古往今来莫过如此。山僧所以笑他。恰如春梦相似。诸人还曾梦见么?莫道无事法尔天真好。岂不见。大庾岭头曾赶上。少室岩前立到腰。岂得不遇于人。好大哥吃茶去。”下座。

  行者剃发上堂:“山僧因而度得小师一人。”遂拈起拄杖示众云:“见么?法名崇木。俗姓葛。”良久又云:“尔既投吾出家。今为汝受三归五戒。”乃云:“崇木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已为汝作三归。今为汝翻十邪受五戒。汝当听受。所谓身口意也。身有三过。谓杀盗淫。意有三过。谓贪恚痴。口有四过。妄言绮语两舌恶口。作此十者名为十恶。无此十者名为十善。汝今于三业门中禀受戒法。所谓不杀不盗不妄不淫不饮酒。是五戒相。汝依吾教信受奉行。”复卓拄杖一下云:“崇木闻吾教训。乃告吾曰:和尚所说。但崇木従来无身口意。亦不知何以为持犯。纵闻三归。我不知何者名佛法僧。闻五戒相。従何受持。虽烦和尚如此。崇木并无领览处。”师放下拄杖曰:“此真吾弟子也。是真归依也。真受得戒也。所以昔人云:和尚何不畜一沙弥。老宿云:有无眼耳者。为吾寻一人来。正是此意也。好得力小师。大众。会得否。”拈起拄杖云:“扶过断桥水。伴归明月村。”久立。

  上堂:“总别同异兼成坏。败是山僧与众人。高广须弥入芥子。无边刹海在微尘。昼复夜秋复春。境寂心融事事真。七宝大车既如此。去来语默莫因循。禅和子闻说了。呵呵大笑道。我会也我会也。”师乃呵呵笑云:“你会也。且道西天那兰陀寺后孤峰顶上。如今有什么人。在彼中修行。见么见么?”下座。

  上堂:“赵州道个洗钵去。其僧豁尔知归。鸟窠吹起布毛。侍者当下得旨。为复是就伊明破。为复是吐露向伊。亦不是就伊明破。亦不是吐露向伊。大众会么?本有之性为什么不会?”

  为四面岔和尚挂真:“虚空无相。不拒诸相发挥。宝镜无形。岂碍群形顿现。相与形而常伪。空与镜而常真。故即伪即真不生不灭。大众。或若虚空顿消殒。宝镜不临台。光境俱亡复是何物。六十三年即且置。且道即今四面老子在什么处?”遂拈起真云:“生涯何所有。今古与人传。”

  上堂:“夏已半。山中早晚不甚热。知事毗赞外。无恙首座大众康休。西庵首座。旦暮流慈法乐无量。山门内外雍肃表里安为裕。涅槃山法性海。岂容取证造诣。拟议于其间哉。在夫山僧与诸人。登高而履深。不可坐取安佚而无所得也。各宜悉察。昔有一禅客。亲近一老宿甚勤。老宿每见来即挥手曰:未在未在且去。如是经久。其僧中夜思惟曰:并不蒙一言开示。败管道我未在。教我怎生柰何。思量来思量去。忽然省得。欢喜无量。至明日上去见老宿。老宿见来便点头曰:是也是也。大众。者个便是达磨大师所传宗旨。且如何便见得?”良久云:“々守空池。鱼従脚下过。々总不知。”归堂。

  五祖忌辰上堂:“赵州不见南泉。山僧不识五祖。甜瓜彻蒂自甜。苦瓠连根自苦。”

  上堂:“达磨大师入中国。至今几千年。得其道者甚众。领其旨者实多。大似一人传虚万人传实。大众。流言止于智者。诸人。三十年后。莫道见龙门来。”

  上堂:“先圣道。法性海中亲认得。”竖起拂子云:“还有认得底么?”良久云:“认得也在法性海中。认不得也在法性海中。大众。既总在法性海中。何故却有认得认不得。且道此理如何?每常兄弟道。何处不是法性海。山僧直是不肯你道。病在何处。有人道。病在有道理处。山僧问伊。如何得无道理去。他道珍重便出。或道。今日七来日八。大众若总恁会。如何见得古人道法性海中亲认得去。莫将闲学解。埋没祖师心。”  解夏上堂:“尊者僮陈如。九旬最亲切。老少幸相依。上下皆欢悦。瞻听离闻见。承览亦超绝。四海五湖人。勿谓真机泄。”

  上堂:“昔仰山夏末礼拜沩山。沩山问曰:子今夏作何所务。仰山云:开得一片田。种得一箩粟。沩山云:子今夏也不空过。仰山却问:和尚今夏作何所务。沩山云:昼日一餐早晨一粥。仰山云:和尚今夏亦不空过。言了退后吐舌。沩山云:子何得自持白刃断其命根。仰山拂袖便出。大众。沩山父子寻常相见。游戏神通不同小小。还有知得底么?若无。山僧与诸人说看。开一片田密密绵绵。两顿粥饭其道自办。山僧一夏与诸人相见。自是诸人不荐。若或荐成一片。是什么一片。看取当门箭。”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前一:卷二十七
后一:卷二十九

查看目录 >> 《古尊宿语录》


国学迷 左傳義法舉要一卷 宋人手寫發願經不分卷 青煙錄八卷附嘯岩吟草 夷白齋詩話一卷 地理風俗記一卷 王摩詰集六卷 國朝先正事畧十七冊 鍼灸大成十卷 倉頡篇二卷附倉頡訓詁 從政録一卷 詩古音三卷 韋蘇州集十卷拾遺一卷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集註節要十卷 易說六卷 王仲初詩集(王建詩集、王建集)不分卷 春秋左傳詳節句解三十五卷 唐柳河東集四十五卷外集五卷遺文一卷附錄一卷 阿毘達磨俱舍釋論二十二卷 河圖玉版 金仙證論(華陽金仙證論)不分卷 垂雲亭集 太樗堂初集十二卷 浙中英法戰事紀略二卷浙中發匪紀略一卷 倪涵初瘧痢三方(痢瘧三方、痢瘧奇方、經驗痢瘧良方、治瘧痢屢驗奇方)一卷 禮斗威儀一卷 勝朝彤史拾遺記六卷 遊園驚夢三回 墨齋詩錄不分卷 欽奉懿旨申明取士之法章程一卷 獺祭錄六十三卷 天潮閣集六卷首一卷 南華真經十卷 善卷、堂集四卷、集外文一卷 周季平先生文集三十二卷 金陵野鈔十四卷附南都死難紀畧一卷 潛廬劫館吟不分卷 石林居士建康集八卷 佛說息除賊難陀羅尼經一卷 曹子建集 素靈微蘊四卷 春秋直解十二卷 目經大成三卷 越西集一卷 外史新奇十二卷 異魚圖贊箋四卷補三卷閏集一卷 秭歸縣行政統計報告 嵩下稿一卷 偶仙詩抄四卷 李忠定奏議六十九卷首一卷年譜一卷擬撰表平一卷靖康擬詔書一卷建資擬詔一卷擬制詔四卷 花經 疫痧草辯論章一卷 太乙山房全稿正編六卷 秦雪梅弔孝一段 觀物篇解五卷附皇極經世解起數訣三卷 白玉蟾詩集九卷 煙語不分卷 唐荆川先生纂輯武編前六卷後六卷 胡竹薌文稿一卷 [道光]元和唯亭志二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豫章記劉 御製詩初集四十四卷 王疇五增訂真稿不分卷 綠影草不分卷 古華詩集二卷 松溪集一卷 海珊詩鈔十一卷補遺兩卷明史雑詠四卷 留硯堂集 太古菴集二卷 偶然草詩集五卷 潛菴先生遺稿五卷 李中溪先生史記題評鈔一卷 香樹齋詩集十八卷 午亭文編五十卷 敬業堂詩集五十卷 三魚堂文集十二卷 綿津山人詩集三十一卷 玅香國草一卷 上已野集詩 滇海集一卷 金沙集詩草不分卷 居易草堂詩文集三卷 遊滇詩曆二卷 海粟集六卷 帶經堂集九十二卷 晚舂堂詩八卷 馮少墟集二十二卷 南來堂詩集四卷 明陽山房遺詩 快雪堂集六十四卷 焦氏澹園續集二十七卷 北征集一卷 雞足山悉檀寺本無禪師風響集四卷 初知稿 增訂百咏梅詩不分卷 中谿傳稿不分卷 朱文懿公文集十二卷 補注李滄溟先生文選四卷 震川先生集三十卷 大復集三十七卷 空同先生集六十三卷 石淙詩抄十五卷 陽明先生文集二十四卷 陽明先生文錄二十四卷 弘山先生文集十二卷 陽明先生文錄二十八卷 高皇帝禦制文集二十卷 滇雲歴年傳 歷代畫史彙傳 紫柏老人集 十萬卷樓叢書 鐵瓶詩鈔 絡緯吟 琴隱園詩集 樂餘靜廉詩集 悔過齋續集 巢溪詩草 懺花盦詩鈔 靈素堂駢體文 屺雲樓集 白華山人詩集 楚中文筆 聽松濤館詩鈔 養餘齋初集 俟盦賸稿 友竹草堂文集 息柯雜箸 小學集解 韻經 詩韻歌訣初步 宜稼堂叢書 湖海樓叢書 古峯詩草 蒿菴遺集 蟲鳥吟 商山賸稾 晚學齋文集 金陵朱氏家集 清愁集 心盦詞存 約園詞 竹簾館詞 玉屑詞 納蘭詞 種水詞 紫荃山館詩餘偶存 香雪巢詩鈔 慎盦詩鈔 窺一軒儗蘇和陶詩存 杜詩百篇 雙雲堂傳集四種 檆湖十子詩鈔 楚庭耆舊遺詩前集 所至錄 八旗文經 晉齋詩存 滇詩拾遺 百歲全書輯珠集 二十四詩品淺解 王文簡公七古平仄論 勸善金科 皇朝祭器樂舞錄 廿一史四譜 九朝東華錄 武林掌故叢編 馮少墟集 通志堂經解 藝海珠塵二百〇五種 蘇文忠詩合註 燕京歲時記 河套圖考 二曲集錄要 元詩選初集一百種 貫華堂選批唐才子詩甲集 畿輔叢書已刻書目 壬子文瀾閣所存書目 四庫書目略 濾月軒詩集 於越先賢像傳贊 岳忠武王集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