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二十五

卷二十五

  ○筠州大愚(守)芝和尚语录师太原王氏子。升座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一言已出驷马难追。”问:“如何是城里佛?”师云:“十字街头石幢子。”问:“如何是为人一句?”师云:“四角六张。”进云:“意旨如何?”师云:“八凹九凸。”问:“不落三寸时如何?”师云:“乾三长坤六短。”进云:“意旨如何?”师云:“切忌地盈虚。”

  问:“昔日灵山分半座。二师相见事如何?”师云:“记得么?”僧良久。师打禅床一下云:“多年忘却也。”师云:“且住且住。若向言中取则句里明机。也似迷头认影。若也举唱宗乘。大似一场寐语。虽然如是。官不容针。私通车马。放一线道。有个葛藤处。”师遂打禅床一下云:“三世诸佛尽皆头痛。且道大众还有免得底么?若一人免得。无有是处。若免不得。海印发光。”师乃竖起拂子云:“者个是印。那个是光。者个是光。那个是印。掣电之机。徒劳伫思。会么?老僧说梦。且道梦见个什么?南柯十更。若不会。听取一颂。北斗挂须弥。杖头挑日月。林泉好商量。夏末秋风切。”

  开堂升座。僧正宣疏白槌罢。有僧问:“大用现前不存轨则。请师挥剑。”师云:“点眼知人意。看取令行时。”进云:“脑后穿。”师云:“斋后钟。”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推天磕地。”问:“心法无形。如何雕琢?”师云:“一丁两丁。”进云:“未晓者如何领会?”师云:“透七透八。”问:“如何是大愚境?”师云:“四面峰峦秀。沿江一带清。”进云:“如何是境中人?”师云:“满城公子贵。林下道人栖。”问:“拈槌竖拂即不问,当机一句事如何?”师云:“抓头燎面。”进云:“雷音已彻青云外。向上极则又如何?”师云:“且领前话。”乃云:“问话且住。净名杜口犹涉繁词。达磨西来平欺汉地。放一线道去。也放个葛藤处。所以李长者云:有情之本。同智海以还源。抱识含流。总法身而为体。诸仁者。既是总法身而为体。还知道须弥吞却法身法身吞却须弥么?诸仁者。朝夕与古佛同参。与诸方老和尚同参山僧今日与大众同参。且道参个什么?如是定当得。且认得个着衣吃饭。犹去衲僧半月程在。若定当不得。来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

  上堂,僧问:“如何是道?”师云:“八斛四斗。”进云:“如何是道中人?”师云:“煮粥煠饭。”

  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师云:“切忌道着。”进云:“出匣后如何?”师云:“天魔脑裂。”乃云:“举一步。须弥岌胡海水腾波。不举一步。放微尘国土。助一切诸佛。出兴于世转大法轮。还言得么?若信得。西瞿耶尼吃饭去。”

  上堂,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白日烧地眠。夜间炙地卧。”问:“既是清净法身。为什么却澡浴?”师云:“头出头没。”进云:“为什么如此?”师云:“只为如此。”问:“古镜未磨时如何?”师云:“照破天下人髑髅。”进云:“磨后如何?”师云:“黑似漆。”

  上堂,僧问:“洪钟才击大众云臻。祖意西来乞师垂示。”师云:“六丁六甲。”进云:“未晓者如何领会?”师云:“会即错。”马问:“师未见让师时如何?”师云:“紧。”进云:“见后如何?”师云:“切。”问:“如何是佛?”师云:“锯解秤锤。”师云:“德山入门便棒。临济入门便喝。一棒一喝若双峰而互出。宾主未辨换换而万里乡关。照用双行拟议而千差塞路。诸上座。到者里如何话会。”乃云:“棒喝齐施早已赊。古今皆赞出周遮。二途不涉凭何说。南海波斯进象牙。”

  上堂,僧问:“特特上来伸三拜。乞师分付拄杖子。”师云:“科。”进云:“恁么则功不虚施也。”师云:“重。”

  因请首座开堂。僧问:“承和尚有言。一人悟道三界平沉。首座悟道三界还沉也无?”师云:“不淹不抑。”进云:“一言才出大地全收。”师云:“落三落四。”师乃云:“为众竭力。葢为袈娑同肩。一处吃饭。莫是人各披一条同锅吃饭么?此是分见。还知道三世诸佛共披一条。所以释迦身长丈六。留下袈娑与弥勒。弥勒身长千尺。披得恰好。何故如此。葢为长者长法身短者短法身。要得易会么?古佛与露柱相交。佛殿与天王斗额。若也不会。单重交拆。”

  上堂云:“有时一喝只作一喝用。有时一喝作探竿影草。有时一喝如踞地师子。有时一喝如金刚王宝剑。若是金刚王宝剑。不敢正眼觑着。觑着即丧身失命。”乃有颂云:“不是干将铸。那关四气吹。匣内青蛇吼。逢妖任便挥。若得全提者。当机岂失时。毗卢惊得走。大众尽攒眉。”

  上堂云:“大愚相接大雄孙。五湖云水竞头奔。竞头奔。有何门。击箭宁知枯木存。枯木存。一年还曾两度春。两度春。帐里真珠撒与人。撒与人。思量也是慕西秦。”

  举:僧问汾州和尚:“如何是接初机句?”州云:“汝是行脚僧。”“如何是辨衲僧句?”“西方日出卯。”“如何是正令行句?”“千里特来呈旧面。”“如何是立乾坤句?”北俱卢州长粳米。食者无贪亦无瞋。”师云:“将此四句语。以验天下衲僧。子细思量将此四句语。被天下衲僧一时勘破。”  筠州府主李密谏。请就上蓝开堂。乃拈香云:“恭为今上皇帝万岁太后千秋。”又拈香云:“此一瓣香。奉为府主密谏洎阖郡官僚常居禄位。此一瓣香。奉为施主檀那在筵龙象。”师乃云:“还有人委得落处么?若委得。随机利物应化无方。天上人间出没卷舒纵横自在。若也未委落处。释迦老子三世诸佛二十八祖天下老和尚。一时抛在炉中。従听老僧葛藤。”时有僧问:“如何是佛?”师云:“还记得么?”僧云:“若不请益争知如是。”师击禅床一下云:“早是忘却了。”僧云:“放和尚一线道。”师云:“一任孛跳。”

  问:“如何是洪州境?”答云:“滕王阁下千峰秀。孺子亭前薄雾生。”僧云:“如何是境中人?”答云:“出入敲金觳。朱衣对锦屏。”问:“如何是翠岩境?”师云:“洪井滔滔急。山高势近人。”问:“如何是境中人?”师云:“朝去暮归。”师复云:“问话且止。山僧道薄人微。素无德行。叨承密谏诸官僚同伸坚请。升于此座。上答皇恩国祚永安法轮常转。且道法轮作么生转。欲得会么?须弥山上倒翻身。却来堂中叠足坐。呵呵呵。是什么?饭箩里坐却受饿。和泥合水与么过。上士闻之?熙々。下士闻之肯可。子细思量却成口过。要会么?一六三四二。直言曲七一。桃李火中开。黄昏候日出。久立尊官。伏惟珍重。”  上堂云:“翠岩路滑徒劳伫思。”又云:“翠岩路险橘。举步涉千溪。更有洪源水。滔滔在岭西。”击禅床下座。

  上堂云:“樵妇檐柴。医王辨价。药多病甚。”便下座。

  上堂,举雪窦和尚云:“一问一答总未有事在。假饶尽大地乾坤草木丛林。尽为衲僧。异口同音致百千问难。不消老僧弹指一下。并乃高低普应前后无差。”师云:“翠岩即不然。尽乾坤大地微尘。化为衲僧。各致一问,问问各别。却向伊道。你许多衲僧。皮下还有血么?”

  上堂云:“为众竭力。祸出私门。”便下座。

  上堂云:“槌钟击鼓聚集。诸上座上来下去。子承父业。赚杀多少人。”

  上堂,举盘山颂云:“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忘。复是何物。”师乃竖起拂子云:“微尘诸佛光明。总在这里照破你诸人心肝五脏脾胃肝胆。衲僧面前不得道着。切宜忌口。击禅床下座。”

  小参示众云:“一击响玲珑。喧轰宇宙通。知音才侧耳。项羽过江东。与么会。恰认得驴鞍桥。作阿爷下颔。”

  小参示众云:“僧中有奇人。俗士中亦有奇人。”圣朝杨亿侍郎有颂云:“八角磨盘空里走。金毛师子变作狗。拟欲藏身北斗中。应须合掌南辰后。”师云:“要会么?一偈播诸方。塞断衲僧口。”下座。

  上堂云:“有句无句如藤倚树。树倒藤枯。恰认得个倒根处。”

  上堂云:“雾卷云收。江山迥秀。不伤物义。波斯去帽。”

  上堂云:“粗言及细语。皆归第一义。诸上座。每日上来。老僧说梦诳吓诸人。虽然如是。子承父业。赚杀多少人。”下座。

  上堂云:“十地惊心。二乘罔测。铜头铁额。击禅床下座。”

  上堂云:“端然据坐。度脚买靴。左视右顾。不准一钱。”  上堂,举先翠岩云:“我一夏与师僧东说西话。你看我眉毛在么?”保福云:“作贼人心虚?”师云:“何故如是。得人一牛还人一马。”下座。

  上堂云:“大洋海底排班位。従头第二鬓毛斑。为什么不道第一鬓毛斑。要会么?金蕊银丝成玉露。高僧不坐凤凰台。”下座。  上堂云:“竖穷三际横遍十方。拈起也帝释心惊。放下也地神胆战。不拈不放唤作什么?”自云:“虾蟆。”下座。  上堂云:“若有仙陀者。更不待毫光。”下座。  上堂云:“三世诸佛不知有。狸奴白牯却知有。”乃拈起拂子云:“狸奴白牯总在这里放光动地。何谓如此。两段不同。”下座。

  上堂云:“德山入门便棒。临济入门便喝。翠岩这里即不然。三门前好与三十棒。何谓如此。棒喝齐施早已赊。古今皆赞绝周遮。二途不涉凭何说。南海波斯献象牙。”下座。

  上堂云:“大众集定。现成公案。也是打揲不办。”下座。

  上堂,拈起香匣云:“明头暗合。道得。天下横行。若道不得。且合却。”下座。  上堂云:“砂里无油事可哀。翠岩嚼饭喂婴孩。他时好恶知端的。始觉従前满面灰。”击禅床下座。  因筠州张一郎到。上堂云:“久思张处士。相别十余月。今日上山来。铁钵煮山蕨。归去到筠阳。但请与么说。”

  上堂,僧问:“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真实事请师举。”师云:“两段不同。向下文长。”

  问:“满身是眼。口在什么处?”师云:“三跳。”僧云:“学人不会。特伸请益。”师云:“章底词秋罢。歌韵向春生。”师乃云:“云收雾卷江山白。皎日凝波又多途。”下座。

  △拈古举外道问佛。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世尊据坐。外道云:“世尊大慈大悲。开我迷云令我得入。”师云:“大小世尊。被外道当面涂糊。只如外道云令我得入。要且不曾梦见。既不曾梦见。为什么悟去。”

  阿难问迦叶:“佛传金辂外。别传个什么?”迦叶召阿难。难应诺。迦叶云:“倒却门前刹竿着。”师云:“千年无影树。今时没底靴。”

  五通仙人问佛云:“佛有六通我有五通。如何是那一通?”佛召五通仙人。仙人应诺。佛云:“那一通你问我?”师云:“五通仙人如是问,佛如是答。要且不会那一通。”

  祖师问童子云:“汝従何来?”子云:“我心非往。”祖云:“你住何所?”子云:“我心非止。”祖云:“汝无定也。”子云:“诸佛亦然。”祖云:“你非诸佛。”子云:“诸佛亦非。”师云:“祖师一问童子一答。总欠会在。如今诸人作么生会?”  罽宾国王仗剑问师子尊者云:“师得蕴空否?”者云:“已得蕴空。”王云:“还离生死否?”者云:“已离生死。”王云:“既离生死。当施我头。”者云:“身非我有。岂况于头?”王斩之。白乳高数尺。王臂自落。师云:“当时尊者引颈。王便举刃。当恁么时。有人出来。谏得住么?至今无人断此公案。如今衲僧作么生断?”

  傅大士云:“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起坐镇相随。如身影相似。欲识佛去处。只这语声是。”玄沙云:“大小傅大士。只认得个昭昭灵灵。”师云:“认与不认。来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

  宝公令人传语思大和尚云:“何不下山来教化众生。一向自视云汉作什么?”思云:“三世诸佛被我一口吞尽。何处更有众生可度?”师云:“思大只见锥头利。不见凿头方。”  临济见僧来。竖起拂子。僧便礼拜。济便打。师云:“这僧有理不伸。死而不吊。如今且作么生与这僧出气。”

  思和尚问神会:“従什么处来?”会云:“曹溪来。”思云:“你在曹溪得何意旨?”会振身而立。思云:“犹带瓦砾在。”会云:“和尚这里莫有真金与人么?”思云:“设有向什么处着?”师云:“真金瓦砾错下名言。如今唤作什么?”

  思和尚令石头送书与让和尚:“回来与你一个钝斧子住山。”石头才到,便问:“不求诸圣,不重已灵时如何?”让云:“子问太高生,何不向下问?”头云:“宁可永劫受沉沦,不従诸圣求解脱。”便归去。思云:“书达否?”头云:“书亦不达。信亦不通。去日蒙和尚许个钝斧子。便请。”思垂下一足。头便礼拜。师云:“思和尚垂足。石头礼拜出去。要且不得他钝斧子。且道后来石头用个什么?”

  五泄到石头便问:“一言相契即住。一言不契即去。”石头据坐。泄云:“与么则不相契也。”便出。石头召云:“庠梨。”泄回首。头云:“従生至老只是这个。回头作么?”泄忽然大悟。便拗折拄杖。洞山云:“当时若不是五泄先师。也大难承当。虽然如是。犹涉途在。”师云:“石头据坐。五泄便去。石头召他。却成多事。”

  有尼参临济。要开堂。谈空勘云:“你有五障。不得开堂。”尼云:“龙女成佛有几障?”空云:“龙女现十八变。你试变看。”尼云:“不是野狐精。变个什么?”空便打数下。师云:“且道尼具眼么?只担得个断贯索。且作么生会?”

  僧问药山:“学人有疑。请师决。”山云:“晚间上来为庠梨决疑。”至晚上堂,大众集定。山云:“今日决疑僧在么?”其僧便出来。山下座把住云:“大众。这僧有疑。”与一推便归方丈。师云:“药山决疑土上加泥。然虽如是。这僧也不得孤负药山。”

  药山寻常不为师僧说话。院主白云:“堂中师僧久思和尚示诲。”山云:“槌钟着。”大众集定。便归方丈。院主随后问云:“和尚许为大众说话。为什么一言不措?”山云:“经有经师论有论师。争怪得老僧?”师云:“药山归方丈。当初院主怪药山不为他说话。可谓误他三军。”

  药山示众云:“智不到处切忌道着。道着即头角生。”道吾便出去。云岩问药山:“智师兄为什么不洽对和尚?”山云:“却是智头陀会得。你去问取。”云岩却去问:“师兄适来为什么不洽对和尚?”吾云:“我今日头痛。你问取和尚。”云岩迁化了。吾云:“云岩不知有。悔不当初向伊道。虽然如是。要且不违药山之子。”师云:“云岩不知有。悔不当初向伊道。只如道吾与么道。还有也无?”

  大慈和尚云:“老僧一生不会答话。只解识病。”时有僧出来。大慈便归方丈。师云:“这僧出来。大慈便归方丈。并无个道理。什么处是识病处。如今也须子细。”

  僧参汝州南院。才到面前。僧云:“败也。”院引拄杖向僧面前。僧无语。院便打。师云:“这僧只知顶上生光。不知脚下有剌。”

  观和尚见新到来。作阛引次。以引示之。其僧便去。观至晚间问首座:“新到在什么处?”座云:“当时便去。”观云:“是即是。败得一橛。”师云:“观和尚道他得一橛。大似压良为贱。何故。为他彼此是出家儿?”

  南泉拈起蕨菜问杉山:“这个大好供养。”山云:“非但者个。百味珍羞他亦不顾。”泉云:“虽然如是。总须尝过。”师云:“杉山与么道。还免得么?若免得去。未具眼在。若免不得。又违前言。”

  鲁祖见僧来便面壁。师云:“鲁祖何劳如此。不用面壁。若有僧来。云见什么知时好。”

  邓隐峰在襄州破威仪堂。只着衬衣拈静槌云:“道得即不打。道不得即打。”众皆默然。峰便打。师云:“此语有勘破处。且道勘破阿谁?”

  临济上堂,有僧出立。济便喝。僧礼拜。济便打。师云:“临济也大正。如今作么生会?”

  僧问洞山:“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庆埃。为什么不得他衣钵?”山云:“直道本来无一物。也未得他衣钵在。”师云:“总不得他衣钵。与佛同参。且道参得阿谁?”

  同光帝问兴化:“朕收得中原之宝。只是无人酬价?”化云:“如何是升下中原之宝?”帝引手展扑头脚。化云:“君王之宝谁敢酬价?”师云:“兴化下一着语。可谓酩酊。如今作么生断?”

  灵云悟桃花颂:“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自従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遂举似沩山。山云:“従缘得入。永无退失。汝善护持。”又举似玄沙。沙云:“谛当甚谛当。敢保老兄未彻在。”师云:“有人如今问玄沙意作么生,且道这个人还彻也未?”

  临济上堂,有僧出来。济便喝。僧亦喝。便礼拜。济便打。僧无语。师云:“临济也太心粗好彩是这僧。若是今时衲僧。且作么生出气?”  地藏问僧:“什么处来?”僧云:“南方来。”藏云:“南方有何言教示徒。”僧云:“彼中金屑虽贵。眼里着不得。”藏云:“我道须弥山在你眼里。”师云:“且道地藏还免得这僧眼么?”

  僧问赵州:“大耳三藏第三度。觅国师不见。未审在什么处?”州云:“在大耳三藏鼻孔里。”师云:“只如三藏还免得国师鼻孔么?”

  国师三唤侍者。侍者三应。国师云:“将为吾辜负汝。谁知汝辜负吾?”师云:“国师与侍者总欠会在。如今作么生会?”  钦山问德山云:“天皇也与么道。龙潭也与么道。未审德山如何道?”德山云:“你试举天皇龙潭底。”钦山拟议。德山便打。师云:“钦山只顾其前。不顾其后。如今作么生与钦山出气?”

  石巩为猎人。趁一鹿従马祖庵前过。问云:“还见我鹿么?”祖云:“你是甚人?”巩云:“我是猎人。”祖云:“你会射么?”巩云:“解射。”祖云:“一箭射几个?”巩云:“一箭射一个。”祖云:“你不解射。”巩云:“和尚莫解射否?”祖云:“我解射。”巩云:“一箭射几个?”祖云:“一箭射一群。”巩云:“彼此生命何用射他。”祖云:“你既如是,何不自射。”巩云:“若教某甲自射。直是无下手处。”祖云:“这汉无明烦恼顿歇。”巩于是以刀断发。在庵中执侍。师云:“马祖一箭射一群。犹未会射。山僧一箭射蠢动含灵无不中者。虽然如是。只道一半。留一半与后人道。”

  大禅佛参仰山。翘一足云:“释迦老子亦如是。西天二十八祖亦如是。和尚亦如是。某甲亦如是。仰山打四藤条。师云:“此不得作赏。不得作罚。如今作么生会?”  香严示众云:“如人上树。口衔树枝。脚不踏树。手不攀枝。忽有个人问西来意。拟欲他。又丧身失命。不对他又违他所问。”师云:“问者答者俱不免丧身失命。如今衲僧作么生会?”

  玄沙示众云:“诸方老宿尽道接物利生。忽遇三种病人。作么生接。患盲者拈椎竖拂他又不见。患聋者语言三昧他又不闻。患哑者教伊说。又说不得。且道作么生接。若接此人不得。佛法无灵验。”师云:“早知灯是火。饭熟也多时。”

  玄沙上堂,众集定。以拄杖一时趁下。向侍者道:“我今日险入地狱若箭射。”者云:““且喜和尚再复人身。”师云:“大小玄沙。前不至村后不至店。且作么生道得出身路?”

  龙牙问翠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微云:“与我过禅板来。”牙取禅板。微接得便打。牙云:“打即任打。要且无祖师意。”又问临济:“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济云:“与我过蒲团来。”牙取蒲团。济接得便打。牙云:“打即任打。要且无祖师意。”后住龙牙。僧问:“和尚那时问二尊宿祖师意。此二尊宿道明也未?”牙云:“明即明矣。只是无祖师意。”师云:“当初如是。如今衲僧皮下还有血么?”

  南泉归宗麻谷礼拜国师。到半路。南泉于地上画一圆相云:“道得即去。”归宗入内坐。麻谷作女人拜。泉云:“与么则不去也。”宗云:“是什么心行?”师云:“当初若见每人打一棒。且得天下太平。”

  法灯和尚示众云:“某甲本欲居山藏拙养道过时。柰缘先师有不了底公案。出来了却。”时有僧问:“如何是先师不了公案?”灯打一拄杖云:“祖祢不了殃及儿孙。”僧云:“某甲有什么过?”灯云:“过在我殃及你。”师云:“为众竭力祸出私门?”

  龙牙问德山:“学人收得镆鎁剑。拟取师头时如何?”山云:“你向什么处下手?”牙指地。后到洞山。才人事了。便举前话。洞山拽拄杖云:“还我德山头来。”牙无语。洞山便打。师云:“当断不断。如今作么生断?”

  云居齐和尚问僧:“従什么处来?”僧云:“堂中来。”居云:“何得白谩?”师云:“若不如是争知如是。”

  丰干欲游五台。谓寒山拾得云:“你若共我游台。便是我同流。你若不共我游台。不是我同流。”寒山云:“你去游台作什么?”干云:“礼拜文殊。”山云:“你不是我同流。”师云:“丰干大似辨才遇萧翼。”

  沩山问仰山:“甚处来?”仰山云:“田中来。”沩山云:“田中多少人?”仰山插锹叉手而立。沩山云:“南山大有人刈茅。”仰山拔锹便行。师云:“只得一橛。诸人别有会处么?”

  南泉一日两堂争猫儿。泉遂提起云:“道得即不斩。”众无语。泉便斩。后举似赵州。州将草鞋戴头上出去。泉云:“子若在。救得猫儿。”师云:“大小赵州。只可自救。”

  僧问六祖:“黄梅意旨什么人得。”祖云:“会佛法人得。”僧云:“和尚还得否?”祖云:“不得。”僧云:“和尚为什么不得。”祖云:“我不会佛法。”师云:“会得二头不会三首。作么生道得出身路?”

  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僧云:“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为什么狗子无佛性?”州云:“他有业识性在。”师云:“说有说无。也好两彩一赛。如今作么生道?”

  云葢问石霜:“万户俱闭即不问,万户俱开时如何?”霜云:“堂中事作么生?”葢云:“无人接得渠。”霜云:“道也煞道。只道得八九成。”葢云:“却请师道。霜云:“无人识得渠。”师云:“先行不到末后太过。”  叫。紫湖和尚夜于僧堂前叫捉贼。大众皆惊。有一僧堂中出。紫湖拦胸把住云:“捉得也捉得也。”僧云:“某甲不是。”湖云:“是即是。只是你不肯承当。”师云:“紫湖买帽相头。”

  赵州一日雪里卧叫云:“相救相救。”有一僧亦来边卧。州便起去。师云:“这僧在赵州圈里。还有人出得么?”

  洞山普请次。巡寮见一僧不出。山云:“你何不出普请。”僧云:“某甲不安。山云:“你寻常安时又几曾去?”师云:“且道此僧几曾不去?”

  庞居士问大梅和尚:“久响大梅。未审梅子熟也未?”梅云:“你向什么处下口?”士云:“百杂碎。”梅云:“还我核来。”师云:“此二人前不至村后不至店?”  鲁祖见僧来便面壁。南泉云:“我寻常不欲向师僧道。未具胞胎已前会取。尚不得一个半个。鲁祖与么,驴年去。”师云:“大愚这里即不然。未具胞胎已前会得。打折你腰。”  中邑和尚见僧来。乃拍口作和和声。仰山来。邑亦拍口。山従东过西。邑又拍口。山従西过东。邑又拍口。山当面而立。邑云:“你従何得?”山云:“従沩山得。”山却问邑:“师従何得?”邑云:“我従章敬得。”师云:“看两个老和尚。可煞漏逗对面相谩。”琊云:“愁人莫向愁人说。”

  达磨临顺世时谓二祖云:“你在吾身边得个什么?”祖礼拜依位立。磨云:“汝得吾髓。”师云:“二祖被达磨涂糊。道得髓皮。也未梦见。因什么绍嗣祖师位?”

  秘魔岩常持一叉。见僧来乃云:“道得也叉下死。道不得也叉下死。”后大禅佛来。跳向秘岩怀里。岩便抚大禅背三下。大禅起来斫手云:“三千里外赚我来。”师云:“还有赚处也无?非但赚他大禅佛。大愚今日也赚大众上来。”琊云:“雷声浩大雨点全无。”

  仰山有僧来辞。山以手划一划。其僧不去。山又划一划。其僧乃去。师云:“前为什么不去。后为什么却去。要会么?特为注破。前一划与后一划都成两划。”

  佛在日有一女子。旋绕世尊三匝乃入定。世尊敕文殊。出此女子定。文殊尽其神力。不能出得女子定。世尊云:“下方去四十二恒河沙国。有罔明菩萨。能出此女子定。”于时罔明至女前弹指三下。女子従定而出。师云:“文殊是七佛之师。为什么出女子定不得。罔明具什么神力却出得。要会么?僧投寺里宿。贼入不良家。”  文殊问无着:“近离什么处?”着云:“南方。”殊云:“南方佛法如何住持?”着云:“末法比丘少奉戒律。”殊云:“多少众?”着云:“或三百或五百。”着却问:“此间佛法如何住持?”殊云:“龙蛇混杂凡圣同居。”着云:“多少众?”殊云:“前三三与后三三。”师云:“文殊道前三三后三三。作么生会。要会么?千年无影树。今时没底靴。”

  古人道:“我有一句子。待犊牛生儿即向汝道。”师云:“我即不然。犊牛生儿也不向你道。何故如是。若向你道。何处更有王老师。”

  道吾闻赵州来。吾取豹皮渝着。将吉嘹杖。于三门下翘一足。州才到。吾便唱诺。州云:“小心伏事着。”吾又唱诺。师云:“有人见得此二人落处。不妨具眼。若不知落处。未具眼在。”乃击禅床一下云:“若也不会。打与三百。”

  德山小参示众云:“今夜不答话。有问话者三十棒。”有僧出礼拜。德山便打。僧云:“某甲话也未问,和尚为什么打某甲?”德山云:“你是甚处人。”僧云:“新罗人。”山云:“未踏船舷好与三十棒。”师云:“时人尽道。德山作家用得好。若与么还曾梦见么?大愚道。德山被这僧一推。直得瓦解冰消。虽然如是。今日觅一个尊宿。也大难得。”

  普眼菩萨入定。遍观三千大千世界。觅普贤菩萨不见。未审普贤在什么处?佛言:“汝但于静三昧中起一念。必见普贤在空中乘六牙白象。”师云:“诸人者且作么会。普眼推倒世尊。世尊推倒普眼。你且道普贤在什么处?”  剑颂。辉日流光势。还曾结众疑。吹毛横宇宙。拟把却施为。瞥起和根去。抬眸早已迟。投机须得妙。何处觅牟尼。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前一:卷二十四
后一:卷二十六

查看目录 >> 《古尊宿语录》


国学迷 詩毛氏傳疏三十卷 文章游戲初编八卷二编八卷三编八卷四编八卷 賈子十卷 三國志六十五卷 喀什噶爾司牙孜會宣統二年辦結俄民具控喀什烏什中民各案件數表 吕東萊先生文集二十卷首一卷 從政遺規二卷 鶴徵錄八卷首一卷 金詩選四卷 左傳翼三十八卷 白海棠館咽喉病治法不分卷 太平天國銜官執照清冊不分卷 教務紀略四卷首一卷 格言聯璧一卷附一卷 拓胸二集五卷 說苑二十卷 萬物炊累室類稿甲編二種乙編二種外編一種 文致不分卷 [光緒]吉安府志五十三卷首一卷 兩淛攀轅集一卷 盛世芻蕘五篇首篇一篇 集千家註批點杜工部詩集二十卷年譜一卷 郁華閣遺集四卷 唯識開蒙問答二卷 蒙求增輯三卷 馬氏南唐書三十卷 [乾隆]成縣新志四卷 三農紀十卷 學益編八卷 瘟疫條辨摘要一卷 小睡足竂詩錄四卷 中外大略四十八卷 行巳外篇六卷 郘亭遺詩八卷 通行條例十四卷 黑奴籲天錄四卷 鏡花緣二十卷圖像一卷 五毒傳十二卷 番禺陳氏東塾叢書五種三十四卷 梁書五十六卷 臨證指南醫案十卷 中說十卷 潛園雜俎一卷 普通百科新大辭典不分卷 御批歷代通鑑輯覽一百二十卷 新安黃氏會通譜十六卷文獻錄二卷外集三卷 匪莪堂文集五卷 [崇文書局匯刻書](三十三種叢書) 畫譜采新初集二集 刑名一得二卷 繡像蕩寇志三十卷一百回 新鐫易經家訓六卷 學海堂三集二十四卷 汪氏族譜十卷 資治通鑑地理今釋十六卷 正誼堂全書六十三種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一萬卷目錄四十卷 楊忠湣公家訓一卷 沈文忠公集十卷自訂年譜一卷 天演論二卷 中部县志(嘉庆).pdf 重修凤翔府志(康熙).pdf 重修合阳县志(顺治 民国抄本).pdf 重修合阳县志(顺治).pdf 重修鄠县志(民国).pdf 重修泾阳县志(宣统).pdf 重修略阳县志(道光 光绪刻本).pdf 重修略阳县志(道光).pdf 重修汧阳县志(道光).pdf 重修陕西乾州志(雍正).pdf 重修咸阳县志(民国).pdf 重修延川县志(道光).pdf 重修紫阳县志(民国).pdf 盩厔县志(康熙).pdf 盩厔县志(民国).pdf 盩厔县志(乾隆).pdf 盩厔县志(乾隆58年).pdf 砖坪县志(民国 抄本).pdf 砖坪县志(民国).pdf 紫阳县新志(康熙).pdf 紫阳县志(道光).pdf 丹噶尔厅志(光绪).pdf 甘肃大通县风土调查录(民国).pdf 青海调查事项(民国).pdf 西宁府新志(乾隆).pdf 西宁府续志(民国).pdf 循化志(乾隆).pdf 玉树调查记(民国).pdf 巴彦县志(民国).pdf 拜泉县志(民国).pdf 宝清县志(民国).pdf 布特哈志略(民国).pdf 东宁县志略(民国).pdf 富锦县史录(民国).pdf 海伦县志(民国).pdf 海伦杂咏(民国).pdf 黑河札记(民国).pdf 黑龙江全省四至地图全集(清末).pdf 黑龙江述略(光绪).pdf 黑龙江通北设治局通志(民国).pdf 黑龙江通志纲要(民国).pdf 黑龙江外记(嘉庆).pdf 黑龙江乡土录(民国).pdf 黑龙江乡土志(宣统).pdf 黑龙江舆图说(民国).pdf 黑龙江志稿(民国)大事志.pdf 黑龙江志稿(民国)卷00-10.pdf 黑龙江志稿(民国)卷11-20.pdf 黑龙江志稿(民国)卷21-32.pdf 黑龙江志稿(民国)卷33-48.pdf 黑龙江志稿(民国)卷49-62.pdf 呼兰府志(宣统).pdf 呼兰县志(民国).pdf 呼伦贝尔边务调察报告书(宣统).pdf 呼伦贝尔志书稿(清末).pdf 桦川县志(民国).pdf 吉林方正县志(民国).pdf 吉林依兰县志(民国).pdf 建州私志(民国).pdf 林甸县志略(民国).pdf 龙城旧闻(民国).pdf 讷河县志(民国).pdf 宁安县志(民国).pdf 宁古塔记略(康熙).pdf 庆城县采辑通志事略(民国).pdf 双城县志(民国).pdf 绥化县志(民国).pdf 汤原县志略(民国).pdf 望奎县志(民国 抄本).pdf 望奎县志(民国 铅印本).pdf 珠河县志(民国).pdf [隆庆]昌平州志八卷 (明)崔学履纂修 明隆庆元年(1567)刻本 [康熙]密云县志十八卷 (清)赵弘化纂修 清康熙十二年(1673)刻本 [康熙]顺义县志二卷 (清)韩淑文纂修 清康熙刻本 [康熙]平谷县志三卷 (清)任在陛修 李柱明纂 清康熙六年(1667)刻本 [雍正]平谷县志三卷 (清)任在陛修 李柱明纂 项景倩续修 清雍正六年(1728)增刻本 [康熙]良乡县志八卷 (清)李庆祖修 张璟纂 清康熙抄本 存七卷(一至七) [同治]南汇县新志稿 (清)佚名纂 清抄本 [康熙]蓟州志八卷 (清)董廷恩纂修 路湛续修 清抄本 存五卷(一至五) [康熙]武清县志十卷 (清)邓钦桢修 耿锡胤纂 清康熙十四年(1675)刻本 武清志括六卷 (清)蔡寿臻辑 清抄本 [民国]直隶省通志稿不分卷 贾恩绂纂修 民国抄本 [乾隆]行唐县新志十二卷 (清)张振义修 王正固等纂 清乾隆九年(1744)刻本 [同治]续修行唐县新志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清)崔苓瑞纂修 清抄本 [康熙]晋州志十卷 (清)郭建章修 关永清纂 清康熙抄本 存八卷(一至八) [万历]新乐县志二十卷 (明)张正蒙修 陈实纂(清)林华皖续修 郝应第续纂 清康熙续刻本 [康熙]重修无极志二卷 (清)高必大修 穆贞元纂 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再增刻本 [康熙]重修无极志二卷 (清)高必大修 穆贞元纂 清康熙刻本 [康熙]赞皇县志九卷附録一卷 (清)李同清修 白鹤标 张文东纂 清康熙十一年(1672)刻本 [康熙]新续宣府志不分卷 (清)姜际龙纂修 清康熙抄本 [康熙]宣镇下北路志十卷 (清)王治国修 杨国士纂 清康熙抄本 [康熙]宣镇西路志四卷 (清)刘先衡 钱永祺纂修 清康熙抄本 [光绪]围场厅志十四卷首六卷 (清)查美荫 谢霖溥纂修 清稿本 [康熙]迁安县志二卷 (清)王永命纂修 清康熙抄本 存一卷(上) [康熙]迁安县志八卷 (清)张一谔修 郭联纂 清康熙十八年(1679)刻本 [康熙]遵化县志十卷 (明)张杰修 周祚纂 (清)周体观增辑 清康熙刻本 [康熙]抚宁县志十二卷 (清)刘馨修 王运恒纂 清康熙十八年(1679)刻本 [康熙]滦志八卷 (清)孙宗元修 刘元煃等纂 清康熙抄本 [康熙]三河县志二卷 (清)陈伯嘉纂修 清康熙抄本 [康熙]固安县志九卷 (清)吴孟桂等纂修 清康熙间修抄本 [万历]保定县志九卷 (明)田龙修 龚逢泰等纂 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刻本 [康熙]涞水县志十卷首一卷 (清)陆扆箴纂修 清康熙十六年(1677)刻本 [乾隆]涞水县志十二卷首一卷 (清)王治纂修 清乾隆八年(1743)刻本 [康熙]涿州志十二卷 (清)刘德弘修 杨如樟纂 清康熙十六年(1677)刻本 [康熙]定兴县志十卷 (清)张其珍修 尙新民纂 清康熙十二年(1673)刻本 [康熙]容城县志八卷 (清)赵士麟修 李进光纂 清康熙刻本 [康熙]安州志十卷 (清)王朝佐修 房循矱纂 清康熙十九年(1680)刻本 [康熙]新安县志八卷 (清)高景纂修 清康熙十九年(1680)夏祚焕增刻本 [康熙]定州志十卷 (清)黄开运纂修 清康熙十一年(1672)刻本 [雍正]续唐县志略 (清)王恪纂修 清雍正十二年(1734)刻本 [康熙]易水续志一卷 (清)韩文煜纂修 清康熙十九年(1680)刻本 [康熙]安肃县志四卷 (清)梁舟修 陈公定纂 清康熙十三年(1674)刻本 [康熙]祁州志十卷 (明)郭应响纂修 (清)梅朗中增修 清康熙十九年(1680)增刻本 [康熙]完县志十卷 (清)刘安国修 王斌纂 清康熙十二年(1673)刻本 [康熙]满城县志十卷 (清)裴国桢修 刘之源纂 清康熙十九年(1680)刻本 [万历]沧州志八卷 (明)李梦熊修 顾震宇纂 明万历三十一年(1603)刻本 [康熙]沧州新志十五卷 (清)祖泽潜修 王耀祖纂 清康熙十三年(1674)刻本 [万历]肃宁县志二卷 (明)成性纂修 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刻本 [康熙]献县志八卷 (清)刘征廉修 郑大纲纂 清康熙十二年(1673)刻本 [康熙]衡水县志六卷 (清)萧鸣凤修 孙可宪纂 清康熙十九年(1680)刻本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