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子部 > 道释 > 古尊宿语录 >

卷二十一

卷二十一

  ○舒州白云山海会(法)演和尚语录上堂云:“风和日暖,古佛家风。柳绿桃红,祖师巴鼻。眼亲手办,未是惺惺。口辩舌端,与道转远。従门入者,不是家珍。且道毕竟如何相见?”又云:“无事不来还忆君。”

  上堂,僧问:“如何是白云为人亲切处?”师云:“爱捩转人鼻孔。”学云:“便恁么去时如何?”师云:“不知痛盘汉。”乃云:“四海五湖,奇士围绕。无状村夫,只解拖犁拽耙水草;无底钵盂,高悬羊头卖狗肉,时中那辨精与粗。恁么续佛寿命,诚哉!天地悬殊。谁有拔山之力,横身担荷也无?有么,有么?有即家门富贵,无那辜负老卢。”

  上堂,举:“僧问巴陵鉴和尚:‘祖意教意是同是别?’鉴云:‘鸡寒上树,鸭寒下水。’”师云:“大小大巴陵,只道得一半。白云即不然,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上堂云:“春风别有巧工夫,吹绽百花品类殊。唯有牡丹并芍药,时人一见便欢娱。且道衲僧分上,成得什么边事?拈来嗅罢归何处,透骨馨香付老卢。”

  上堂,僧问:“达磨面壁时如何?”师云:“计较未成。”学云:“二祖立雪时如何?”师云:“将错就错。”学云:“只如断臂安心时又如何?”师云:“炀帝开汴河。”学云:“总不恁么时如何?”师云:“却问取二祖。”乃举:“达磨问二祖作什么,二祖曰:‘请师安心。’白云当时若见,好与二十棒。何故?他人觑见,将谓两个说安心法。毕竟如何,菩萨龙王行雨润,遮身向上数重云。”

  上堂云:“昨日闹哄哄,今朝静悄悄。子规枝上啼,虾蟆钻入草。好个寒食天,辜负白云老。”

  为亡僧下火,提起火把云:“大众,三世诸佛向火焰里转大法轮,闻名不如见面。今日智悟上座,见面不如闻名。”

  上堂,举:“庞居士问马大师:‘不与万法为侣是什么人?’大师云:‘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师云:“一口吸尽西江水,洛阳牡丹新吐蕊。簸土橙尘勿处寻,抬头撞着自家底。”

  结夏上堂云:“圣制已临,时当初夏。幽邃之岩峦苍翠,毕钵无差;潺蔽之溪谷清泠,曹溪仿佛。称衲子安居之地,实吾家禁足之方。大敞禅关,巨延俦侣。扶立宗旨,高建法幢。上答君亲下资含识。莫不啃檀林中啃檀林,师子王多师子众。师子众,共跻攀,万象森罗指掌间。大众,灰头土面従他笑,赢得白云堆里闲。”

  上堂,卓拄杖一下,乃举起云:“拄杖子,敢问你还说得如来禅么?”自云:“说不得。还说得祖师禅么?”自云:“说不得。既说不得,白云今日出自已意去也。出自已意,小儿子戏。人天众前,讨甚巴鼻。”

  上堂,僧问:“如何是白云一滴水?”师云:“打碓打磨。”学云:“饮者如何?”师云:“教你无着阛处。”乃云:“恁么恁么,虾跳不出斗;不恁么不恁么,弄巧成拙。软似铁硬如泥,金刚眼睛十二两,衲僧手里秤头低。有价数,没商量,无鼻孔底将什么闻香?”

  邑中升座云:“白云相送出山来,满眼红尘拨不开。莫谓城中无好事,一尘一刹一楼台。”  上堂,举:“马大师不安,院主问云:‘和尚近日尊位如何?大师云:‘日面佛月面佛。’”师云:“会么?如不会,白云与你颂出:丫鬟女子画娥眉,鸾镜台前语似痴。自说玉颜难比并。却来架上着罗衣。”

  炙茄会,上堂云:“六月三伏天,火云布郊野。松间临水坐,解带同欢奲。毳侣弄荷花,宾朋倾玉芍。红尘事繁华,碧洞何潇挤。重会在明年,相期莫相舍。白云曾有约,愿结青莲社。”  上堂云:“佛祖生冤家,悟道染泥土。无为无事人,声色如聋瞽。且道如何即是?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不恁么总不得。忽有个汉出来道,恁么也得,不恁么也得,恁么不恁么总得,则向伊道,我也知你向鬼窟里作活计。”

  上堂云:“先入白云门,次过白云浪。吞底栗蒲禅,吃底疤米饭。君子如到来,好好看方便。”

  上堂,僧问:“如何是道?”师云:“治平郡。”学云:“如何是道中人?”师云:“赤心为主。”学云:“未审道与道中人相去多少?”师云:“名传天下。”乃举:“僧问南泉:‘如何是道?’泉云:‘平常心是道。’又庞居士问马大师:‘不与万法为侣是什么人?’大师云:‘待你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你道。’”师云:“为复是同是别?同则神出鬼没,别则醉后添佰。毕竟如何?待你念得熟,向你道。”

  上堂,举古人云:“释迦弥勒犹是他奴,且道他是谁?”便下座。

  上堂云:“五千四十八卷,教理行果成见。祖师门下商量,须知一贵一贱。贵则珠玉难偕,贱则分文太远。有人于此辨得,白云与你三十。忽有个汉出来道:‘大丈夫赏罚分明,不知是那个三十?’”良久云:“三十年后。”

  上堂云:“三处移场定是非,顽心不改在家时。呼兄唤弟长如此,且作隈{艹崔}老古锥。”

  陈助教入山煎茶。上堂云:“戒定慧相扶,堂堂大丈夫。吹毛光灿烂,佛祖不同途。”

  谢典座上堂云:“白云嵌枯老汉,要吃无皮酸馅。典座取巧安排,一任众人咂仵。”良久云:“羊羹虽美,众口难调。”

  上堂,举:“僧问马大师:‘离四句绝百非,请师直指西来意。’大师云:‘我今日劳倦,不能为汝说,去问取智藏。’僧问智藏。藏云:‘我今日头痛,不能为你说,去问取海兄。’僧问海兄,海云:‘我到者里却不会。’僧却举似大师。大师云:‘藏头白海头黑。’”师云:“马大师无着惭惶处,只道得个藏头白海头黑。者僧将一担阇瞳,换得个不会。若也眼似流星,多少人失钱遭罪。”

  上堂云:“庭开金菊宿根生,来雁新闻一两声。昨夜七峰牵老兴,千思万想到天明。”

  冬日上堂云:“达磨西来事久多变,后代儿孙门风无限。搅扰身心一团麻线,白云今日都通截断。大众,一百单五近清明,上元定是正月半。”【本来现成】

  次日上堂云:“一阳生后正严寒,皎洁蟾蜍挂碧天。冰锁瀑泉声细碎,风摇危木影挛拳。狂猿抱子藏深洞,赢鹤将雏逐老仙。莫谓可师徒立雪,方知古德用心坚。”

  上堂,举:“德山问龙潭:‘久向龙潭,及乎到来,潭又不见,龙又不现。’潭云:‘子亲到龙潭。’”师云:“龙潭老人,可谓骑贼马赶贼。”便下座。

  送诸郡化主上堂云:“荷众诸禅流,才能足机划。逢人定有钱,见面宁无麦。已是吾家儿,久为物外客。温柔一手抬,刚硬双拳搦。牙爪一时全,胜南山白额。”

  上堂云:“一代时教,五千四十八卷,空有顿渐,岂不是有!永嘉道:‘亦无人亦无佛,大千沙界海中沤,一切圣贤如电拂。’岂不是无!大众,若道是有,违他永嘉;若道是无,又违释迦老子。作么生商量得恰好?若知落处,朝见释迦暮参弥勒;若也未明,白云为你点破:道无不是无,道有不是有。东望西耶尼,面南看北斗。”【有无双遣】  上堂云:“说佛说法拈槌竖拂,白云万里。德山入门便棒,临济入门便喝,白云万里。然后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不恁么总不得,也则白云万里。忽有个出来道:长老你恁么道,也则白云万里。者个说话,唤作矮子看戏,随人上下,三十年后一场好笑。且道笑个什么?笑白云万里。”

  上堂云:“白云门前路,往复行大步。中间有一片方,你诸人为什么却蹋不着?”  王提刑入山。上堂云:“祖师门下,如箭中的。手办眼亲,无得无失。”僧问:“朝葢临筵,清风匝座。学人上来,请师决破。”师云:“残腊一雨即渐迎春。”学云:“天垂宝葢地布金莲去也。”师云:“未为多在。”学云:“多底事作么生?”师云:“人天众前不欲造次。”学云:“觉海波澜增浩渺,释天日月转光辉。”师云:“也不消得。”乃举:“阿难问迦叶:‘世尊传金蝠外,别传何物?’迦叶召阿难,阿难应喏。迦叶云:‘倒却门前刹竿着。’又永嘉道:‘建法幢立宗旨,明明佛敕曹溪是。”师云:“迦叶教倒却刹竿,永嘉又教立宗旨。且道‘倒’底是‘立’底是?到者里须是具择法眼始得。毕竟如何?倒也七纵八横,立也二三成六。七峰阁上共谈玄,一句一言清耳目。”

  归新僧堂。上堂云:“十月今朝初一,新彪云堂已毕。圣众已得安居,雅丽全胜旧日。于中受用之时,凡百互相受惜。愿存古佛家风,三有四恩获益。庆忏别有上闻,具位题名立石。敢劝远近诸檀越,记取摩诃般若波罗密。忽有个出来道:‘长老不妨好文章。’”乃云:“咄!白云口里道,谁敢道不好!”

  提刑入寺。”上堂云:“兵随印转,将逐符行。大权菩萨覆护众生,相顺者善言诱谕,凶顽者枷棒纵横。中间有个没量大汉,金锁玄关留不住,圣凡位里莫能收。若柰何不得,佛法无灵验。白云有个消息,试说看。古人云:‘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十世古今,始终不离于当念。’纳须弥于芥中,掷大千于方外。变大地为黄金,搅长河为酥酪。到者里合作么生?国土动摇迎势至,宝花弥满送观音。”

  端午上堂,举:“昔有秀才造《无鬼论》,论就才放笔,有鬼现身,斫手谓秀才云:‘你争柰我何?’白云当时若见,便以手作鹁鸠嘴向伊道:‘谷谷孤。’”  上堂,举:“肃宗帝问忠国师:‘百年后所须何物?’国师云:‘与老僧造个无缝塔。’帝曰:‘请师塔样。’国师良久,云:‘会么?’帝曰:‘不会。’国师云:‘吾有弟子耽源,却谙此事,请诏问之。’”师云:“众中尽道国师良久,殊不知悬鼓待槌。当时肃宗若是作家君王,待伊道教诏耽源,但向道,国师国师何必。肃宗后诏耽源,源呈颂:‘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黄金充一国。无影树下合同船,琉璃殿上无知识。’”师代肃宗云:“闲言语。”雪窦颂道:“无缝塔见还难,澄潭不许苍龙盘。层落落,影团团,千古万古与人看。”师云:“雪窦可使千古传名。老僧败爱他道‘澄潭不许苍龙盘。’首尾一时贯串。败如前来,一络索拈放一边。且道毕竟如何?”乃云:“姹女已归霄汉去,呆郎犹自守空房。”【韩卢逐块·痴人犹戽夜塘水】  上堂,举:“僧问云门:‘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门云:‘糊饼。’白云即不然。忽有人问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只向伊道:驴屎似马粪。”又云:“破草鞋。”又云:“灵龟曳尾。且道是同是别?试辨看!”

  上堂,僧问:“如何是极则事?”师云:“何须特地。”乃举:“僧请益琅琊:‘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琅琊云:‘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其僧有省。”师云:“金屑虽贵,落眼成翳。

  上堂云:“祖师遗下一只履,千古万古播人耳。空自肩担跣足行,何曾踏着自家底。”【应须踏着自家底】

  上堂云:“行者不报来打鼓,曲腑木头上。不免将错就错。参。”

  上堂云:“子丑寅卯辰已午未申酉戍亥,终而复始,有术有爱。毕竟如何,但管熟念。”

  上堂云:“遍周沙界几曾移步,深山白云是何报土。若是真道人家。日洗钵盂两度。”

  新鞔法鼓。上堂云:“多载顽皮击不响,新皮才动震天雷。无滞莫言随势去,有声谁谓不平来。何也?双眼听不闻。双耳觑不见。一条平坦路,是谁没方便。”  上堂云:“‘本末须归宗,尊卑用其语。’利剑掷虚空。大棒打老鼠。”

  上堂,举:“世尊灭后,诸圣弟子于毕钵岩中结集法藏。阿难既升座,形仪与佛无殊。大众遂生三疑。一疑阿难成佛,二疑佛再现身,三疑他方佛化。阿难唱云:‘如是我闻。’众疑皆息。当时若有个汉出众云:‘大众依而行之,各自散去,免见满藏琅函,搅人肠肚。’然虽如是,犹未剿绝在。何也?阿难道‘如是我闻。’白云也道‘如是我闻。’若道当时,是重古轻今;若道即今,是重今轻古。要会么?优昙花不开,迹绝无香气。”

  上堂云:“六祖能大师,是个大痴汉。后代儿孙多,展转生惑乱。子细好思量,白云不着便。”  上堂,僧问:“百尺竿头如何进步?”师云:“快走始得。”乃举:“云门道:‘闻声悟道见色明心。观世音菩萨将钱来买糊饼,放下手元来却是个馒头。’云门好则甚好,奇则甚奇,要且只说得老婆禅。若是白云即不然,作么生是闻声悟道见色明心?”遂举手作打杖鼓势云:“?朋八冲札。”

  上堂云:“四五百石麦,二三千石稻。好个休粮药,耆婆不得妙。”

  上堂,举:“龙牙云:‘天下名山到因脚,年深辛苦与袜着。而今老大不能行,手里把柄破木杓。’白云即不然:脚也不能着草鞋,手亦不能把木杓。端坐受供养,施主常安乐。”

  上堂云:“达磨西来事,今人谩揣量。天河争起浪。月桂不闻香。何也?见成公案。”

  安乐院主修斋。上堂云:“昨夜得一梦,梦见臻公在天宫与帝释对坐。臻问帝释曰:‘天上有五衰相是否。’释云:‘此是佛之所说,岂可妄言。’于是帝释却问臻云:‘我闻阎浮提有不持戒者是否。’臻云:‘此是佛之所说,岂可妄言。’良久臻云:‘天宫虽乐不是久居。’遂下十八重地狱,乃见阎王居正殿与地藏菩萨耳语。臻便出门首。见一青衣童鞠躬云:‘东海龙王请伴诸罗汉斋。’臻遂往赴斋。回得数颗如意珠,一时分付诸门人。白云被珠光一烁,忽然梦觉,以至今朝诸法乳为臻公设斋,请白云升座。大众且道昨夜梦底是,适来说底是。众中尽是久参先德禅道之精,若人辨得,试出来露个消息看。有么有么?若无,白云又有个古话。释迦老子在跋提河侧般涅槃了。迦叶始至,绕金棺而哭,于是世尊为现双趺。大众且道般涅槃时是,现双趺时是?”乃云:“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诸增上慢者,闻必不敬信。”

  谢监收上堂云:“人之性命事。第一须是○。欲得成此○。先须防于○。若是真○人。○○。”

  上堂,僧问:“不昧当机,请师直道。”师云:“捏聚放开。”乃举僧辞赵州,州云:“有佛处不得住。”师云:“唤却你心肝五脏。”“无佛处急走过。”师云:“雁过留声。”“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错举。”师云:“出门便错。”僧云:“恁么则不去也。”师云:“种粟却生豆。”州云:“摘杨花,摘扬花。”师云:“不觉日又夜,争教人少年?”

  小参云:“达磨西来,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忽有个出来道:‘长老寻常室中爱问人如何是你心,某甲即不会,却问长老,如何是和尚心?’老僧即向他道:‘却来者里捋虎须,什么心造次说向你?’他若又问:‘柏树子话长老作么生会?’向伊道:‘我有个方便。’有甚方便?却须先问取首座。”又问:‘德山入门便棒,作么生会?’我闻便肉战。‘临济入门便喝,作么生会?’是什么破草鞋。直饶一时透过,也是七九六十八。”

  中秋上堂云:“中秋月中秋月,古今尽谓寻常别。别不别。皎皎清光遍大千。任従天下纭纭说。”【凉天佳月即中秋】

  上堂,僧问:“一代时教是个切脚,未审切那个字?”师云:“钵冲穰。”学云:“学人败问一字,为什么却答许多?”师云:“七字八字。”学云:“也是惯得其便。”师云:“许多时茶饭,元来也有人知滋味。”乃云:“祖师心印,好消息处无消息。无消息,古篆分明。拈起也大千岌儒,放下也凡圣同源。有时印却诸人面门,自是诸人甘伏不肯承当,带累白云受屈。且道过在什么处?”

  上堂,拈起拄杖子:者个拄杖子。不従天台南岳得。亦不在此土西天。且道生在什么处?若也知生处。同得受用。若也不知?”遂靠却,下座。

  上堂,举妙湛终持不动尊。首楞严王世希有。销我亿劫颠倒想。不历僧败获法身。大众。若作禅会则谤经。若作经会则谤禅。若作一团则龙侗。有人跳得出。日销万两黄金。若跳不出。有处着你在。

  上堂云:但知月圆月缺。谁知月缺月圆。忙忙乘船过水。不知过水乘船。【第三只眼看大千】百年三万六千日。等闲老却朱颜。各自照镜看。是什么面孔。

  上堂,举僧问洞山。如何是善知识眼。山云:纸菜无油。若问白云。对道。无油不点灯。虽然如是。也较洞山三千里。败是其间有个好处。有甚好处。诸人黑地里撞着。露柱悟去也不定。

  岁朝上堂云:“威音王已前也恁么,威音王已后也恁么,三世诸佛也恁么,西天四七唐土二三也恁么,前年去年也恁么,明年后年更后年外后年也恁么。忽有个出来道。和尚和尚和尚。自云若不被他唤住。便一百年也只恁么。复云:元正启祚万物咸新。去年乞火和烟得。今日担泉带月归。晷运推移日南长至。当轩有直道。无人肯驻脚。孟春犹寒。伏惟首座大众。起居万福。苏武牧羊海畔。累日忻然。李陵望汉台边。终朝笑发。落在甚处。仁义只従贫处断。世情偏向富门多。

  上堂,僧问:“如何是本分事?”师云:“结舌无言。”乃云:“每日起来。拄却临济棒。吹云门曲。应赵州拍。担仰山锹。驱沩山牛。耕白云田。七八年来渐成家活。更告诸公。每人出一只手。共相扶助。唱归田乐。粗羹淡饭。且恁么过。何也。但愿今年蚕麦熟。罗睺罗儿与一文。

  上堂,举南泉云:“文殊普贤作夜三更起佛见法见。各与二十棒。贬向二铁围山。白云则具大慈悲。遂拍手云:“曼殊室利普贤大士。不审不审。今后更敢也无。自云:“一度被蛇伤。怕见断井索。

  上堂云:“狗子还有佛性也无。也胜猫儿十万倍。下座上堂,举雪峰问德山。従上诸圣以何法示人。山云:“我宗无语句。亦无一法与人。雪峰従此有省。后有僧问雪峰。和尚见德山。得个什么便休去。雪峰云:“我空手去空手归。白云今日说向透未过者。有两个人従东京来。”问:“伊什么处来?”他却道苏州来。便问伊苏州事如何?”伊道一切寻常。虽然如是。谩白云不过。何故。只为语音各别。毕竟如何?”苏州菱邵伯藕。

  上堂云:“二十五年坐这曲腑木头上。举古举今则不无。败是未曾道着第一句。众中莫有具大慈悲者。试出来道看。也要众人共知。兼乃平生行脚。有么有么?”莫道无。忽有个出来却问:“如何是第一句。白云不免向他道。放憨作么?”  上堂云:“难难几何般。易易没巴鼻。好好催人老。默默従此得。过这四重关了。泗洲人见大圣。参。

  上堂云:“是法不可示。言词相寂灭。这两句犹较些子。忽遇羚羊豹角时如何?”直上指云天天。久立。

  上堂,僧问:“如何是佛?”师云:“口是祸门。”乃云:“今日上元之节。处处灯光皎洁。不知天意如何,瑞雪翻为苦雪。贫穷变作郓蚕。乌龟冻得成鳖。唯有四海禅流。个个眼中添屑。何故。不说不说。下座。  请化主,上堂云:“造化之功。祖宗门下。作天地发生之气。春夏秋冬。决含灵颠倒之心。常乐我净。若据衲僧用处。又且不然。变大地为黄金。搅长河为酥酪。犹未称白云在。忽有个汉出来道。似恁说话。只是个贪心不足汉。自云道着。参。

  上堂举。达磨大师云:“谁得吾正宗。出来与汝证明。尼总持云:“据某见处。如庆喜见阿閦佛国。一见更不再见。达磨云:“汝得吾皮。道育云:“据某见处。实无一法当情。磨云:“汝得吾肉。二祖礼三拜依位而立。磨云:“汝得吾髓?”师云:“当时若见他三人恁么道。各人好与三十棒。只如白云。今日也合吃二十九棒。留一棒与汝诸人。其间若有知痛盘者。不辜负先圣。亦乃得见白云。其或未知。堂里吃粥吃饭。更须烂嚼多见。是浑囵吞却。

  上堂举。释迦如来往忉利天为母说法。优填王思佛命匠人雕啃檀像。及至世尊下来。像亦出迎。诸人且道下来底是。出迎底是。又教中道。如来者无所従来亦无所去。莫是法身无来去。化身有来去么?”若人于此见得。日销万两黄金。其或未然。草鞋钱教什么人还。  上堂云:“说禅被禅缠。不说却成现。若真个不说。真个好方便。如马前相扑。似霹雳闪电。会即大富贵。不会空对面。

  因斋上堂云:“不寒不暖喜春游。士女倾心结预修。自觉一生如幻梦。始知百岁类浮沤。子规啼处真消息。芍药开时野兴幽。此个门风谁会得。等闲白却少年头。

  上堂云:“前回底今日使不着。今日底后次使不着。使不着说不着重遭扑。自古至如今。谁错谁不错。忽有个出来道。白云不是今日错也。自云错错。下座。

  师一日持锡绕方丈行问僧:“还有属牛人问命么?”无对。遂云:“孙膑今日开铺。并无一人垂顾。可惜三尺龙须。唤作寻常破布。

  上堂云:“有一则奇特因缘,举似诸人,欲说又被说碍,不说又被不说碍,欲举山河大地又被山河大地碍。従教头上且安头,真金不博鍮。丈夫意如此,快乐百无忧。

  上堂举僧问曹山:“佛未出世时如何?”山云:“曹山不如。”“出世后如何?”山云:“不如曹山。”师云:“若以世谛观之。曹山合吃二十棒。若以祖道观之。白云合吃二十棒。然虽如是。棒头有眼。两人中一人全肯一人全不肯。若人点检得出。许你具半只眼。

  上堂云:“你等诸人。见老和尚鼓动唇吻竖起拂子。便作胜解。及乎山禽聚集牛动尾巴。却将作等闲。殊不知。澄声不断前宵雨。电影还连后夜雷。

  上堂云:“释迦已灭弥勒未生。森罗万象推向一边。且作么生是你诸人常住法身。”乃云:“有功无功莫使腹空。

  请供头修造上堂云:“白云今日权将大宋世界。作一面棋盘。先将东岳太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定却五方。次将五台峨嵋支提罗浮。以为相助。左畔则斜飞雁阵。右边则虎口双关。遂举手云:“且道这一着落在什么处?”若知落处。便为敌手。若也未然。白云试通个消息。十九条平路。争功势未休。莫教一着错。败子卒难收。

  正旦上堂,元正启祚。西天此土。万物咸新。撞豸麒麟。应时纳绑。诚言不谬。孟春犹寒。种种多般。伏惟首座大众。普天济用。洎诸知事怀才抱义。并诸化主如龙似虎尊体起居万福。直是如金如玉。岁岁三百六十。管取粥足饭足。

  因斋上堂云:“二月中春物象鲜。尽尘沙界一般天。苍莓雨洗去冬雪。野火风飘昨夜烟。危岭乍闻猿啸日。长江时见客乘船。人生几度逢斯景。好是诚心种福田。【烟景悟禅机】

  端午上堂,僧问:“今朝五月五。权罢{艹好}芸鼓。虽是无事人。亦请烧一炷?”师云:“急急如律令。”进云:“也待小鬼做个伎俩?”师云:“锺馗吓你。”乃云:“今日端午节。白云有一道神符也。有些小灵验。不敢隐藏。举似诸人。一要今上皇帝太皇太后圣躬万岁。二要合朝卿相文武百官州县猛寮常居禄位。三要万民乐业雨顺风调。有个符使却来报白云道。诸处尽去遍。只为神通小。不柰一件事何。遂问他是甚事。使云:“禅和子鼻孔辽天。白云向伊说。莫道你我尚不柰何。然虽如是。泽广藏山理能伏豹。毕竟如何?”一抽三二添四。黄牛角向天。八脚垂过鼻。急急。下座。

  上堂举。尼问赵州。如何是密密意。州于尼腕上掐一掐尼云:“和尚犹有这个在。州云:“你犹有这个在?”师云:“此尼若是个人。但向他道。也放和尚不得。

  上堂,僧问:“天下人舌头。尽被白云坐断。败如白云舌头。未审是什么人坐断?”师云:“东村王大翁。”乃云:“日用事无别。凭君为甄别。若于言上会。知君打不彻。不于言上会。心头似火热。先过赵州关。剪断白云舌。不负先圣恩。归堂且憩歇。  上堂云:“若要天下横行。见老和尚打鼓升堂。七十三八十四。将拄杖蓦口便筑。然虽如是。拈却门前上马台。剪断五色索。方始得安乐。

  小参,僧问:“德山不答话。千古把断要津。白云今夜小参,未审如何施设?”师云:“我不可承嗣端和尚不得也。”学云作家宗师天然有在?”师云:“是何言欤。”进云:“只者个又为甚人施设?”师云:“你还信得及么?”进云:“教某甲作么生信?”师云:“你是会来问不会来问?”进云:“某甲却是不会来问?”师云:“昨日也恁答一僧来。”进云:“今日为甚却干戈相待?”师云:“只为买卖不当价。”进云:“压良为贱则得。争柰有诸方在?”师云:“大众看取者一员禅客。进云:“放过一着?”师云:“嘘。乃举。陆亘大夫问南泉。弟子家中有一片石。也曾坐也曾卧。拟欲镌作佛得么?”泉云得。陆云:“莫不得么?”泉云不得。大众。夫为善知识。须明决择。为什么他人道得也道得。他人道不得也道不得。还知南泉落处么?”白云不惜眉毛。与你注破。得又是谁道来。不得又是谁道来。你若更不会。老僧今夜为你作个样子。乃举手云:“将三界二十八天作个佛头。金轮水际作个佛脚。四大洲作个佛身。虽然作此佛儿子了。你诸人又却在那里安身立命。大众。还会也未。老僧作第二个样子去也。将东弗于逮作一个佛。南赡部洲作一个佛。西瞿耶尼作一个佛。北郁单越作一个佛。草木业林是佛。蠢动含灵是佛。既恁么?”又唤什么作众生。还会也未。不如东弗于逮还他东弗于逮。南赡部洲还他南赡部洲。西瞿耶尼还他西瞿耶尼。北郁单越还他北郁单越。草木业林还他草木业林。蠢动含灵还他蠢动含灵。所以道。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既恁么?”你又唤什么作佛。还会么?”忽有个汉出来道。白云休寐语。大众记取这一转。

  上堂云:“平生百了千当底正好吃棒。且道过在什么处?”打你百了千当。

  上堂云:“去圣时遥人多懈怠。逆则生嗔顺则生爱。且道作么生是不嗔不爱。东海剪刀西番皮袋。  上堂,僧问:“承师有言:‘山前一片闲田地。’败如威音王已前,未审什么人为主?”师云:“问取写契书人。”学云:“和尚为甚倩人来答?”师云:“败为你教别人问。”学云:“与和尚平出去也。”师云:“大远在。”乃云:“五日莫睹其容,二听绝闻其响。有功者罚,无功者赏。拈须弥山秤来二两。忽有个道。一方知识为什么大秤秤人物事。自云:“官不容针私通车马。  谢街坊上堂云:“街坊昨日将一把沙到方丈前。一见老僧劈面便撒。赖遇老僧先见衫袖。一遮并不妨事。今朝举似大众。不敢隐藏。何故。赏伊胆大。下得者个手脚。忽有人问白云。为什么只恁休去。不见道。老不以筋力为能。然虽如是。宾主历然。

  上堂,僧问:“如何是佛?”师云:“许多时向什么处去来。乃云:“达磨未来时。冬寒夏热。达磨来后。夜暗昼明。诸人若下得一转平实语。吃盐闻咸吃醋闻酸。若道不得。迦叶门前底。

  上堂云:“若论此事。如人博戏相似。忽然赢得。身心欢喜。家业昌盛。覆阴儿孙。不觉输他。自然迷闷。然虽有输有赢。此事还在。白云今日。有条攀条。无条攀例。不见陆亘大夫与南泉看双陆次。大夫撮起骰子问南泉云:“恁么不恁么?”便恁么信彩去时如何?”南泉云:“臭骨头十八。大众。此去县城不远。外人闻得便来捉赌时又且如何?”乃云:“白云自有道理记得。龙牙道。学道先须有悟由。还如曾斗快龙舟。虽然旧阁闲田地。一度赢来方始休。

  上堂云:“目连双足越坑。大迦叶聆筝起舞。毕陵迦诃骂河神。迦留陀夷埋身粪壤。此事教中一一有出处。总道是习气。败如祖师门下。达磨九年面壁。秘魔擎杈。禾山打鼓。石巩弯弓。雪峰辊球。国师水碗。归宗拽石。德山入门便棒。临济入门便喝。无业才有人问便道莫妄想。且道是个什么?众中还有久参先德天下横行具顶门上眼底衲僧么?出来为白云证据。也要畅快平生。有么有么?若无。三十年后此话大行。且道毕竟如何?朱夏火云归碧洞。清秋危露滴金盘。

  先师忌晨上堂云:“去年正当恁么时。多前年三件事。今年正当恁么时。多去年七件事。这十件事。数不过者甚多。何也。去却七三存一事。是去年说是今日。急如箭黑似漆。无言童子口吧吧。无足仙人植胸缈。乃云:“交下座与能表白起丧云:“本是你送我。今朝我送你。生死是寻常。推倒又扶起。至坟所复谓众云今朝正当三月八。送殡之人且听说。君看陌上桃花红。尽是离人眼中血。  上堂云:“仲春渐暖牡丹生卵。紫炅攒身黄莺开眼。共赏芳春三佰两盏。唯有白云一生担板。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前一:卷二十
后一:卷二十二

查看目录 >> 《古尊宿语录》


国学迷 九國志十二卷 顯志堂集十二卷 樂章集 吳淵頴先生集十二卷 舊雨詩存一卷 爾雅便讀便摹二卷 元包數總義五卷 [康熙]廣西通志四十卷 十三經注疏並校勘記十三種四百十六卷 蟲天志十卷 皇朝文獻通考三百卷 皇朝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卷姓名總目二卷 集驗良方六卷 端人集 如酉所刻諸名家批點春秋綱目左傳句解彙雋六卷 [乾隆]富順縣志五卷首一卷 學仕遺規四卷補四卷 顧鳳翔遺集 痘疹幼幼全書十七卷 史記一百三十卷 國朝柔遠記十八卷附編二卷圖一卷 稽古錄二十卷 敬灶全書 楊八姐游春 謙受堂全集三十卷 星學發軔十六卷 歸真要道譯義四卷 金石萃編一百六十卷 東三省輿地圖説二卷 玉函山房輯佚書六百卷 明紀六十卷 景教流行中國碑頌正詮一卷 焠掌錄二卷 龍陽節孝貞烈總祠刊本 古今韻略五卷 湛然居士集十四卷 山右金石錄 稻花吟館詩集二卷試帖一卷 篷窗隨錄十四卷附錄二卷續錄二卷 五洲地理志略三十六卷首一卷 唐書二百二十五卷 天祿閣外史八卷 引痘略不分卷 三恥齋初稿六卷 唐律賦鈔二卷 淩氏叢書九種 草韻彙編二十六卷 宋十五家詩選十六卷 中州疏稿五卷江南疏稿九卷 朱子語類一百四十卷 鴻蒙室叢書 四書考二十八卷 經傳釋詞十卷 千家詩注二卷 欽定授時通考七十八卷 東海記十六出附錄一卷 御製圓明園詩不分卷 後知不足齋叢書 粵遊紀程一卷 三魚堂文集十二卷附錄一卷外集六卷 鹿邑县志(乾隆).pdf 罗山县志(乾隆).pdf 洛宁县志(民国).pdf 洛阳都会变迁考(民国).pdf 洛阳龙门志(同治).pdf 洛阳名园记(宋绍圣 民国抄本).pdf 洛阳名园记(宋绍圣 日本文政刻本).pdf 洛阳县志(嘉庆 民国石印本)卷01-30.pdf 洛阳县志(嘉庆 民国石印本)卷31-60.pdf 洛阳县志(嘉庆)卷01-30.pdf 洛阳县志(嘉庆)卷31-60.pdf 孟津县志(康熙).pdf 孟县志(民国).pdf 孟县志(乾隆).pdf 泌阳县志(道光).pdf 密县志(嘉庆).pdf 密县志(民国).pdf 渑池县志(嘉庆).pdf 渑池县志(民国).pdf 南乐县志(光绪).pdf 南乐县志(康熙50年).pdf 南乐县志(民国).pdf 南乐猪龙河图说(清).pdf 南阳府志(嘉庆)卷1-4.pdf 南阳府志(嘉庆)卷5-6.pdf 南阳府志(康熙).pdf 南阳县志(光绪).pdf 南阳县志(康熙).pdf 南召县志(乾隆).pdf 内黄县志(光绪).pdf 内黄县志(乾隆).pdf 内黄县志初稿(光绪).pdf 内黄志(嘉靖).pdf 内乡县志(康熙).pdf 宁陵县志(康熙 光绪刻本).pdf 宁陵县志(康熙).pdf 宁陵县志(民国).pdf 宁陵县志(宣统).pdf 濮州续志(康熙).pdf 濮州志(康熙).pdf 濮州志(乾隆).pdf 濮州志(宣统).pdf 淇县舆地图说(光绪).pdf 淇县志(顺治).pdf 杞县志(乾隆).pdf 清丰县志(民国).pdf 清丰县志(同治).pdf 请堵黄河中牟决口档摘要(民国).pdf 确山县志(民国).pdf 确山县志(乾隆).pdf 如梦录(民国).pdf 汝宁府志(嘉庆)卷01-20.pdf 汝宁府志(嘉庆)卷21-30.pdf 汝宁府志(康熙34年)卷01-07.pdf 汝宁府志(康熙34年)卷08-12.pdf 汝宁府志(康熙34年)卷13-16.pdf 汝宁府志(康熙元年)卷01-08.pdf 汝宁府志(康熙元年)卷09-16.pdf 汝阳县志(康熙 民国石印本).pdf 汝阳县志(康熙).pdf 汝州全志(道光).pdf 汝州宪纲清册(光绪).pdf 汝州志(正德).pdf 陕县志(民国).pdf 陕州直隶州宪纲册(道光).pdf 陕州直隶州续志(光绪).pdf 陕州直隶州志(光绪).pdf 商城县志(嘉庆).pdf 商丘县志(康熙 光绪刻本).pdf 商丘县志(康熙 民国石印本).pdf 商丘县志(康熙).pdf 商水县志(民国).pdf 商水县志(乾隆).pdf 商水县志(顺治).pdf 上蔡县志(康熙).pdf 沈丘县志(乾隆 同治刻本).pdf 沈丘县志(乾隆).pdf 沈丘县志(顺治).pdf 使豫日记(民国).pdf 汜水县志(民国).pdf 汜水县志(乾隆).pdf 嵩县志(乾隆).pdf 宋东京考(乾隆).pdf 遂平县志(乾隆).pdf 遂平县志(顺治).pdf 太康县志(道光).pdf 太康县志(民国22年).pdf 太康县志(民国31年).pdf 汤阴精忠庙志(清).pdf 汤阴县志(崇祯).pdf 唐县志(康熙).pdf 唐县志(乾隆).pdf 通许县志(乾隆).pdf 桐柏县志(乾隆).pdf 洧川县乡土志(光绪).pdf 洧川县志(嘉庆).pdf 卫辉府志(乾隆)卷00-20.pdf 卫辉府志(乾隆)卷21-36.pdf 卫辉府志(乾隆)卷37-53.pdf 卫辉府志(顺治).pdf 尉氏县志(道光).pdf 尉氏县志(嘉靖).pdf 温县志(乾隆).pdf 温县志(顺治).pdf 阌乡县志(光绪).pdf 阌乡县志(乾隆).pdf 卧龙岗志(康熙).pdf 武陟县志(道光).pdf 舞阳县志(道光).pdf 舞阳县志(乾隆).pdf 戊午汴梁旅行记(民国).pdf 西华县续志(民国).pdf 西华县志(乾隆).pdf 西平县志(康熙).pdf 西平县志(民国).pdf 息县续志(康熙).pdf 息县志(嘉庆).pdf 息县志(顺治).pdf 淅川厅志(咸丰).pdf 淅川直隶厅乡土志(光绪).pdf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