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卷八

  ○汝州首山(省)念和尚语录师讳省念。莱州狄氏子。入院上堂云:“佛法付与国王大臣有力檀那。令其佛法不断绝。灯灯相续至于今日。大众且道续个甚么?”良久云:“今日须是迦叶师兄始得。”时有僧问:“灵山一会何异今朝?”师云:“堕坑落堑。”僧云:“为什么如此?”师云:“瞎。”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云:“少室岩前亲掌示。”僧云:“更请洪音和一声。”师云:“如今也要大家知。”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一言截断千江口。万仞峰前始得玄。”问:“如何是首山境?”师云:“一任众人看。”僧云:“如何是境中人?”师云:“吃棒得也未。”僧礼拜。师云:“吃棒且待别时。”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楚王城畔汝水东流。”僧云:“如何是学人亲切处?”师云:“五九尽日又逢春。”僧云:“毕竟事如何?”师云:“冬到寒食一百五。”问:“司徒郎中临座侧。祖胤西来愿举扬。”师云:“王臣三请今朝赴。万民乐业普皆安。”僧云:“与么则慈云普润。处处皆通也。”师云:“野老喁歌时人皆唱。复云:“诸上座。佛法无多子。只是你诸人自信不及。若也自信得去。千圣出头来。你面前亦无下口处。何故。只为你自信得及。不向外驰求。所以柰何不得。直饶释迦老子到这里。也与三十棒。然则如此。初心后学。凭个什么道理。且问你诸人还得恁么也未。”良久云:“若得恁么,直须恁么,无事珍重。”

  上堂,僧问:“従上诸圣向什么处行履?”师云:“牵犁拽杷。”问:“古人拈槌竖拂意旨如何?”师云:“孤峰无宿客。”僧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不是守株人。”问:“如何是菩提道?”师云:“此去襄县五里。”僧云:“向上事如何?”师云:“往来不易。”

  上堂,僧问:“如何是首山?”师云:“东山高西山低。”僧云:“如何是山中人?”师云:“恰遇棒不在。”僧礼拜。师便打。问:“如何是道?”师云:“炉中有火无心拨。处处无晨任意游。”僧云:“如何是道中人?”师云:“坐看烟霞秀。不与白云齐。”问:“诸圣说不到处。请师提唱。”师云:“万里神光都一照。谁人敢并日轮齐。”问:“学人身心聚散时如何?”师云:“不闻天乐响。”僧云:“如何收摄?”师云:“莫逐四时移。”问:“菩萨未成佛时如何?”师云:“众生。”僧云:“成佛后如何?”师云:“众生众生。”问:“觉花未发时如何辨真实?”师云:“冬不寒腊后看。”僧云:“莫便是也无?”师云:“错。”问:“六国未宁时如何?”师云:“什么处去来。”僧云:“宁后如何?”师云:“大地火起。”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师云:“怨阿谁。”僧云:“出匣后如何?”师云:“不斩无罪之人。”僧礼拜。师云:“斩。”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师云:“你不惜犹可。”僧云:“出后如何?”师云:“伏惟尚飨。”僧云:“忽遇师子吼时如何?”师云:“一任野干鸣。”僧便喝。师云:“果然。”僧又喝。师云:“放你三十棒。”僧礼拜。师云:“这瞎汉。”复云:“诸上座。不得盲喝乱喝。者里寻常向你道。宾则始终宾。主则始终主。宾无二宾。主无二主。若有二宾二主。即是两个瞎汉。所以我若立时你须坐。我若坐时你须立。坐则共你坐。立则共你立。虽然如是。到这里急着眼始得。若是眼孔定动。即千里万里。何故如此。如隔窗看马骑相似。拟议即没交涉。诸上座。既然于此留心。直须子细。不要掠虚好。他日异时赚着你在。诸人若也有事近前。无事珍重。”  上堂,僧问:“莲花未出水时如何?”师云:“遍天遍地。”问:“出水后如何?”师云:“特地一场愁。”问:“杀父杀母佛前忏悔。杀佛杀祖向什么处忏悔?”师云:“水深一丈。”问:“离凡离圣。请师一句。”师云:“不可错怪老僧也。”僧云:“谢师指示。”师便打。”问:“鱼鼓未鸣时如何?”师云:“望天不见天。”僧云:“鸣后如何?”师云:“觑地不见地。”问:“和尚是大善知识。为什么却首山?”师云:“不座孤峰顶。常伴白云闲。”问:“四众围绕。师说何法?”师云:“打草败要惊蛇。”僧云:“未审怎生下手?”师云:“适来洎合丧身失命。”问:“不落三寸。请师速道。”师云:“老僧到这里却道不得。庠梨道看。”僧云:“犹落三寸。请师别道。”师云:“首山今日失利。”

  问:“如何是首山境?”师云:“千花迥秀一叶长芳。”僧云:“如何是境中人?”师云:“好事不如无。”问:“因缘未熟时如何?”师云:“进。”僧云:“熟后如何?”师云:“退。”问:“二龙争珠。谁是得者?”师云:“得者失。”僧云:“不得者又如何?”师云:“珠在什么处?”僧拟议。师便打。

  问:“维摩默然。未审意旨如何?”师云:“罕逢穿耳客。多遇刻舟人。”问:“如何是首山出身语?”师云:“谁人障阂得。”僧云:“与么则自在去也。”师云:“去即打折你腰。”师乃云:“要得亲切第一。莫将问来问。还会么?问在答处。答在问处。你若将问来问,老僧在你脚底。你若拟议则没交涉。”时有僧出礼拜。师便打。僧问:“挂锡幽岩时如何?”师云:“错。”僧云:“错。”师便打。  上堂,僧问:“终日忙忙那事无妨。如何是那事?”师云:“孤峰顶上千花秀。万仞嵯峨险处行。”僧云:“莫便是和尚为人处也无?”师云:“大众歌谣送。千峰永不回。”僧云:“回来底事又作么生?”师云:“粉骨碎身犹未报。三年一度送钱财。”僧礼拜。师云:“嘘嘘。”问:“一切诸佛皆従此经出。未审此经従何而出?”师云:“低声低声。”僧云:“如何受持?”师云:“切不得染皑。”问:“作何行业。报得四恩三有?”师云:“杀人放火。”僧云:“与么则大作业底人也。”师云:“苦痛深。”问:“世尊灭后。法付何人?”师云:“好个问头。无人答得。”僧云:“如何是世尊不说说?”师云:“任従沧海变。终不为君通。”僧云:“如何是迦叶不闻闻?”师云:“咧人徒侧耳。”问:“古人言见色便见心。诸法无形。将何所见?”师云:“一家有事百家忙。”僧云:“学人不会。乞师再指?”师云:“三日后看取。”问:“入京朝圣主。只到潼关却便回时如何?”师云:“犹是钝汉。”问:“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未审将什么对?”师云:“瞥尔三千界。”僧云:“与么则目视不劳也?”师云:“天恩未遇后悔难追。”问:“仗镆耶剑来取师头时如何?”师嘘一声。僧云:“苦痛深。”师便打。”问:“得船便渡时如何?”师云:“犹是钝汉。”问:“权借一问以为影草时如何?”师云:“放你三十棒。”问:“久在贫中。请师赈接?”师云:“不接。”僧云:“为什么不接?”师云:“吃棒得也未。”随声便打。问:“如何是古佛心?”师云:“镇州萝亶重三斤。”问:“龙宫海藏当有何物。请师一别?”师云:“不豹三寸舌。”僧云:“为什么不豹三寸舌?”师云:“谁知句后亲。”问:“不落僧败。如何修证?”师云:“近前来与你道。”僧近前。师便打。问:“丹霞掩耳。黄檗拄戴。意旨如何?”师云:“坐参都不问,畅杀子平生。”僧云:“稀逢难遇。请师指示。”师云:“莫碗鸣。”问:“虚空以何为体?”师云:“老僧在你脚底。”僧云:“和尚为什么在学人脚底?”师云:“知你是瞎汉。”问:“败如和尚道。老僧在你脚底。意旨如何?”师云:“横身不怕侵泥水。识者方知大作家。”问:“败如和尚道知你是个瞎汉。又作么生?”师云:“将宝奉君君不识。却令瞽叟堕生盲。”问:“如何是玄中的?”师云:“有言须道却。”僧云:“此意如何?”师云:“无言鬼也嗔。”

  问:“如何是衲僧眼?”师云:“此问不当。”僧云:“当后如何?”师云:“堪作恁么。

  ”问:“如何得离众缘去?”师云:“千年一遇。”僧云:“不离时如何?”师云:“立在众人前。”

  问:“诸佛未见时如何?”师云:“拈匙不把筋。”僧云:“见后如何?”师云:“吃饭忘却匙。”

  问:“佛未出世时如何?”师云:“不可错怪老僧也。”僧云:“出后如何?”师云:“举似天下人。”问:“如何是超毗卢之句。称释迦之谭?”师云:“妙语无多子。亲言举似谁。”僧云:“湛然时如何?”师云:“未明心地谛。难过首山关。”僧拟进语。师便打。

  问:“如何是大安乐底人?”师云:“不见有一法。”僧云:“将何为人?”师云:“谢庠梨领话。”问:“如何是常在底人?”师云:“乱走作什么?”

  问:“一毫未发时如何?”师云:“路逢穿耳客。”僧云:“发后如何?”师云:“不用更迟疑。”

  问:“无弦一曲。请师音韵。”师良久云:“还闻么?”僧云:“不闻。”师云:“何不高声问着?”

  问:“大悲千手眼。那个是正眼?”师云:“即便翟?瞎。”僧云:“翟?瞎后如何?”师云:“捞天摸地。”

  问:“如何是和尚说法底口?”师云:“豹在壁上。”僧云:“忽有人来问时如何?”师云:“待我取回来。即向你道。”  问:“学人此处不荐。拟向南方时如何?”师云:“速。”僧云:“却不恁么去时如何?”师云:“后会虽逢。”

  问:“如何是离凡圣底句?”师云:“嵩山安国师。”僧云:“莫便是和尚极则处也无?”师云:“南岳让和尚。”僧云:“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无丝傀儡有人牵。”僧云:“牵后如何?”师云:“妙有无言不较多。”僧云:“如何是妙有无言不较多?”师云:“有言须得句。”僧云:“如何是无丝傀儡有人牵?”师云:“当明提祖道。方得后人栖。”  问:“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示。”师云:“庠梨到老僧会里得多少时。”僧云:“经冬过夏。”师云:“莫错举似人。”问:“有一人荡尽来时。师还接也无?”师云:“荡尽即致。那一人是谁?”僧云:“风高月冷。”师云:“僧堂内几人坐卧。”僧无语。师云:“赚杀老僧。”

  问:“学人求出世间时如何?”师云:“借水献花先供养。莫教落后索香钱。”僧云:“死生事大。乞师一荐。”师云:“透漏遗晨无走路。”僧云:“恁么则被他捉着也。”师云:“今日到长安。”

  问:“如来演说三乘教。未审是什么教?”师云:“千言无一中。”僧云:“为什么千言无一中?”师云:“不是上钩人。”问:“一切法皆空。如何悟得真空理?”师云:“南地先抽敝。塞北着皮裘。”僧云:“莫落是非也无?”师云:“自家看取。”问:“青青翠竹还有佛性也无?”师云:“南天北地。”僧云:“恁么则推穷佛理也。”师云:“北地南天。”问:“钟鼓未鸣时如何?”师云:“问前不鸣问后打。”僧拟议。师便喝。问:“如何是迦叶门前一盏灯?”师云:“孤峰朗月连天照。性似寒泉彻底清。”僧云:“劳而无功时如何?”师云:“日轮当午无私照。自是时人见有移。”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师云:“大洋海底澄心镜。”僧云:“出匣后如何?”师云:“天外吒沙独摆捎。”师乃云:“第一句荐得。堪与祖佛为师。第二句荐得。堪与人天为师。第三句荐得。自救不了。”时有僧问:“如何是第一句?”师云:“大用不扬眉。棒下须见血。”僧云:“慈悲何在?”师云:“送出三门外。”问:“如何是第二句?”师云:“不打恁么驴汉。”僧云:“将接何人?”师云:“如斯争柰何。”问:“如何是第三句?”师云:“解问无人答。”僧云:“即今只对者是谁?”师云:“莫使外人知。”僧云:“和尚是第几句荐得?”师云:“月落三更穿市过。”

  问:“维摩一默。文殊赞善。未审此意如何?”师云:“当时听众必不如是。”僧云:“既不如是。维摩默然又且如何?”师云:“知恩者少负恩者多。”乃云:“若论此事实。不豹一个元字脚。”便下座。

  ○次住广教语录师入院。上堂,有僧问:“曹溪一句天下人闻。广教一句什么人闻?”师云:“不出三门外。”僧云:“为什么不出三门外?”师云:“举似天下人。”僧问:“如何是真如体?”师云:“遍乾坤。”僧云:“如何是真如用?”师云:“动天地。”问:“如何是大海?”师云:“出头天外看。”僧云:“恁么则包含不尽也。”师云:“不见本来身。”问:“如何是学人自已?”师云:“是你自已。”问:“黑豆未生芽时如何?”师云:“万里崖州君自去。临行惆怅怨他谁。”僧云:“有何罪过?”师云:“昨夜贬文殊。”僧云:“未审什么时回?”师云:“专候天恩。”僧云:“天恩到时如何?”师云:“齐贺太平年。”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云:“不唧留。”僧云:“见后如何?”师云:“不唧留。”问:“久负没弦琴。请师弹一曲。”师云:“正值严凝久。披柴带雨归。”问:“观身无相。观法亦然时如何?”师云:“晴天开水路。”僧云:“恁么则扫地而尽去也。”师云:“孤月照高岑。”问:“万机丧尽时如何?”师云:“死水不藏龙。”僧云:“转动后如何?”师云:“碧眼胡僧笑点头。”问:“如何是正修行路?”师云:“贫儿不杂食。”僧云:“撒手归家去也。”师云:“香臭不曾闻。”僧云:“三春无二月。十五正团圆。”师云:“不是庠黎用心处。”僧云:“如何是学人用心处?”师云:“要行即行。要坐即坐。”问:“十二时人作何行业即免生死?”师云:“你唤什么作生死?”僧云:“与么则无生死可免。”师云:“大众尽皱眉。”问:“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师云:“塞北风霜紧。江南雪不寒。”问:“承古有言。自従一见桃花后。直至而今更不疑。意旨如何?”师云:“三尺杖子两人舁。”僧云:“还许学人舁也无?”师云:“放下着。”  师问僧:“恁么来者是甚么人?”僧云:“问者是谁?”师云:“老僧。”僧便喝。师云:“向你道是老僧。又恶发作么?”僧又喝。师云:“恰遇棒不在手。”僧云:“草贼大败。”师云:“今日又似得便宜。又似落便宜。”问:“如何是道?”师云:“脚下深三尺。”问:“莲花未出水时如何?”师云:“水深一丈。”进云:“出水后如何?”师云:“従地高三尺。”其时有化主问:“学人与么去时。将何禀受?”师云:“又手奉宾德。举似莫沉吟。”僧云:“恁么还当也无?”师云:“物逐人兴。”僧云:“今日点茶当为何人?”师云:“去此无消息。无心永莫回。”问:“如何是真如体。”师云:“敲砖打瓦。”僧云:“此意如何?”师云:“切忌踏着。”僧云:“有一人不会唐言梵语来时。师还接也无?”师云:“举意便知有。何劳侧耳听。”问:“学人不识文墨。拾得个字来。未审唤作什么字?”师云:“久为云水客。休作问禅宾。”问:“如何是现前三昧?”师云:“三更不闭户。”僧云:“还许学人商量也无?”师云:“切忌五更初。”  问:“若能转物即同如来。三门佛殿请师转。”师云:“长安道上无私曲。纵遇知音到者稀。”

  问:“学人亲到宝山。空手回时如何?”师云:“家家门前火把子。”问:“灵丹一粒点铁成金。至理一言转凡成圣。如何是至理一言?”师云:“更举一遍。”僧云:“与么则退身三步。”师云:“笑破大众口。”问:“如何是学人自已?”师云:“放参三下鼓。吃粥五更钟。”问:“久辅不逢时如何?”师云:“庠黎有问,老僧有答。”僧云:“如何得逢?”师云:“庠黎不问,老僧不答。”问:“维摩方丈不以日月为明。未审和尚方丈以何为明?”师云:“穿破天下人髑髅。”问:“久负无弦琴。请师弹一曲。”师云:“无言显大道。”僧云:“还许学人和也无?”师云:“更莫迟疑。”

  问:“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如何是一路涅槃门?”师云:“龙蟠凤舞子时前。日出昆仑照大千。”

  问:“尘尘见佛刹刹闻经。如何是尘尘见佛?”师云:“好个灯笼。”僧云:“学人不会。意旨如何?”师云:“还我话头来。”问:“无边身菩萨。为什么不见如来顶相?”师良久云:“即今还见也无?”僧拟议。师便打。

  问:“如何是学人本来身?”师云:“牵牛不入市。”僧云:“如何是有相身中无相身?”师云:“洎合错对庠黎。”问:“万仞峰前如何卓立。”师云:“窄。”僧云:“意旨如何?”师云:“苦。”问:“巧说不得只要心传。如何是心传底法?”师云:“有疑须假问。”僧云:“恁么则巧说不得也。”师云:“无言正好听。”问:“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师云:“不将小意对庠黎。”僧云:“如何领会?”师云:“逢人莫错举。”问:“德山棒临济喝。未审明得什么边事?”师云:“你试道看。”僧便喝。师云:“瞎。”僧又喝。师云:“这瞎汉。只管乱喝作什么!”僧欲礼拜。师拟拈棒。僧约住云:“莫乱打人好。”师掷下拄戴云:“明眼人难瞒。”僧云:“草贼大败。”

  问:“如何是生灭法?”师云:“新罗吃冷淘。”问:“久处沉迷。请师一接。”师云:“老僧无恁么闲工夫。”僧云:“和尚岂无方便?”师云:“要行即行。要坐即坐。”僧云:“临机一句截断众流。请师垂示。”师云:“棒下迸流星。”僧云:“恁么则万象显然。”师云:“遣人拽出。”问:“世尊说法如雷吼。未审谁是不闻者?”师云:“无人敢定当。”僧云:“为什么无人敢定当?”师云:“果然不闻。”问:“亡僧迁化向什么处去?”师云:“散关正望三泉路。厚垇花开始觉春。”问:“古人道。东山西岭青。意旨如何?”师云:“一回举着一回新。”僧云:“谢师指示。”师云:“功不浪施。”问:“如何是佛?”师云:“苦。”问:“如何是然灯前?”师云:“诸佛在我前。”僧云:“如何是然灯后?”师云:“诸佛在我后。”僧云:“如何是正然灯?”师云:“青山无异路。”问:“有问有答尽在魔界。无问无答事如何?”师云:“庭前罢舞休思曲。”僧云:“大众证明也。”师云:“野老喁歌正好音。”问:“如何是和尚截人之机?”师云:“三门前点灯。”僧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佛殿后烧香。”问:“如何是佛?”师云:“新妇骑驴阿家牵。”僧云:“未审此语什么句中收?”师云:“三玄收不得。四句岂能该。”僧云:“此意如何?”师云:“天长地久日月齐明。”问:“如何是佛?”师良久云:“会么?”僧云:“不会。”师云:“何不高声问?”僧再问,师云:“瞎汉颠言倒语作什么?”

  问:“如何是寂寂惺惺底人?”师云:“莫向白云深处坐。切忌寒灰煨煞人。”师复举兴化示众云:“‘今日放诸人一线道。不用如何若何。便请单刀直入。兴化为你证明。’有缸德长老。出众礼拜。起来便喝。兴化亦喝。缸德又喝。兴化又喝。德礼拜。兴化却云:‘适来若是别人。三十棒一棒也不较。何故。为他缸德会一喝不作一喝用。’”师云:“看他兴化。与么作用。为什么放得伊过。诸上座。且道什么处是一喝不作一喝用。是前一喝是后一喝。那个是宾那个是主。虽然如此。也须子细始得。”良久云:“二俱有过。二俱无过。珍重。”

  ○次住宝应语录师入院。上堂,有僧问:“尽大地人来。各各置一问,问问各别。未审宝应如何只对?”师云:“好。”僧礼拜,师云:“见何道理?”僧云:“谢师答话。”师云:“贼是小人。智过君子。”刘司徒问:“龙庭金口问,如何对玉机?”师云:“一轮迥脱三界外。当轩照破万家门。”司徒云:“临行一句。请师指示。”师云:“莫错认定盘星。”座主问云:“如従饥国来忽遇王膳。未敢便餐。餐即是。不餐即是?”师云:“名利已彰天下播。手中如意有谁知?”主云:“与么则珍重去也。”师云:“真师子儿。一拨便转。”问:“既是清净伽篮。为什么打鱼鼓吃饭?”师云:“知恩者少。负恩者多。”问:“承师有言。金沙滩头马郎妇。意旨如何?”师云:“高梳云鬓恐人怪笑。”问:“得力处。乞师一言。”师云:“山高无异路。”僧云:“毕竟如何?”师云:“莫守白云闲。”问:“向上一路。请师指示。”师云:“对面不相识。”僧云:“为什么不相识?”师云:“问处分明。答处亲。”问:“如何是观音门入者?”师云:“超然一境无异路。”僧云:“如何是普贤门入者?”师云:“野云不向目前飞。”问:“有问有答皆落唇吻。无问无答请师道看?”师云:“不可错怪老僧也。”僧云:“犹落唇吻。”师云:“落在什么处?”僧无语。师便打。

  问:“万法归于一体时如何?”师云:“三斗吃不足。”僧云:“毕竟归于何处?”师云:“二斗却有余。”问:“文殊赞维摩不二法门意旨如何?”师云:“问前不明问后瞎。”僧云:“未审此意毕竟如何?”师云:“瞎。”问:“离声离色。如何举唱?”师云:“一点青霄异。”僧云:“如何是异?”师云:“透过万重关。”僧云:“只这如何透?”师便打云:“言前荐得辜负平生。句后投机殊乖道体。离此二途。请师方便。”师竖拂云:“争柰这个何。”僧云:“与么则太保证明。”师云:“你莫带累太保。”  问:“如何是佛?”师云:“朝看东南暮看西北。”问:“德山棒临济喝。意旨如何?”师云:“宝应今日不用。”僧拟进语,师云:“瞎汉。”便打。”问:“疑则与贼为伴。不疑则野辨为家。时如何?”师云:“北邙山下千丘万丘。未审那个是你家?”僧以坐具枣一枣,师云:“洎不问过。”问:“如何是古佛心?”师云:“三个婆婆排班拜。”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云:“新罗人不体头。”僧云:“向上还有事也无?”师云:“有。”僧云:“如何是向上事?”师云:“新罗人不体头。”安员外问:“弟子不会。请师垂示。”师云:“水急浪开渔父见。锦鳞透过碧波中。”员外云:“承教有言。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如何是常住底法?”师竖起拄杖召员外云:“且道这个是住底法。不是住底法?”员外云:“未晓之徒如何赈济?”师云:“依稀似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中。员外云:“一物不将来时如何?”师云:“何得对众妄语。”员外拟议。师便喝。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风吹日炙。”问:“只如龙牙问德山。山乃引颈。此意如何?”师云:“德山引颈。宝应即偃身缩项。”问:“败如和尚道。新妇骑驴阿家牵。意旨如何?”师云:“百岁翁翁失却父。”僧云:“百岁翁翁岂有父?”师云:“汝会也。”师复云:“诸上座。不见兴化老人道。直饶汝喝得。兴化向虚空里扑下来。一点气也无。忽然庇息。却向汝道。未在。何故。我未向紫罗帐里撒真珠。与你诸人胡喝乱喝作么?”师云:“实为如斯。今时兄弟只管横喝竖喝。及至穷着并无言说。看他临济会下有僧出来礼拜。临济便喝。僧云:‘老汉莫探头好。’济云:‘汝道落在什么处?’僧便喝。又有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济便喝。僧礼拜。济乃召众云:‘你道适来这一喝好喝也无?’。僧云:‘草贼大败。’济云:‘过在什么处?’僧云:‘再犯不容。’济云:‘要识临济宾主话,问取堂中二禅客。’”师云:“诸兄弟。学般若菩萨直须谛当去始得。虽然如是。晓者还稀。珍重。”

  师一日上堂,汾阳昭和尚出问:“百丈卷哺。意旨如何?”答云:“龙袖拂开全体现。”进云:“未审师意如何?”答云:“象王行处绝狐晨。”昭于是言下大悟。遂提起坐具。顾视大众云:“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舔始应知。”礼拜归众。时叶县省和尚作首座。才退便问:“昭兄你适来见个什么道理便与么道?”云:“正是我放身舍命处。”省便休。

  小参示众云:“老僧拟欲归乡。什么人随得。去时有僧问:“未审和尚什么时去?”师云:“待有伴即向汝道。”僧云:“无伴底事作么生?”师云:“尽日不逢人。明明不知处。”僧云:“忽遇一人又作么生?”师云:“迷子不归家。失却来时路。”僧云:“请师指个归乡路。”师云:“枯木藏龙不存依倚。”僧云:“和尚什么时节却回?”师云:“一去不知音。六国无消息。”僧云:“正当归。乡底事又作么生?”师云:“独唱胡家曲。无人和得齐。”僧云:“忽遇知音在时如何?”师云:“山上石人齐拍掌。溪边野老笑呵呵。”僧云:“归乡回来底事又作么生?”师云:“八国奉朝衣。四相无迁改。”僧云:“未审居何位次?”师云:“文殊不坐金台殿。自有逍遥竹拂枝。”问:“如何是梵音?”师云:“驴鸣狗吠。”问:“如何是截径一路?”师云:“或在山间。或在树下。”问:“如何是和尚不欺人底眼?”师云:“看看冬到来。”僧云:“毕竟如何?”师云:“即便春风至。”问:“远闻和尚无丝可豹。及至到来为什么有山可守?”师云:“道什么?”僧便喝。师亦喝,僧礼拜,师云:“放你三十棒。久立众慈。伏惟珍重。”

  △师出镜清十二问答,洎翠岩代语,师于一语下代三转问时至草庵无一物。为什么却有盈余。清云:“要道何难?”岩云:“适来道什么?”师代云:“自不知。”又云:“洎成忘却。”又云:“共语不知音。”  问:“尽乾坤不出一刹那。今时人向什么处辨明?”清云:“共语商量。”岩云:“向你道什么处辨明。师代云:“不问他别人。”又云:“明眼人笑你。”又云:“用辨即非。”  问:“无神通菩萨。为什么晨迹难寻?”清云:“波斯眼黑。”岩云:“莫鬼语。师代云:“不是用心处。”又云:“被他捉着。”又云:“不劳举步。”

  问:“辨得亲疏底人。为什么却被亲疏不肯?”清云:“不平按剑。”岩云:“当得也无。”师代云:“莫守闲。”又云:“大有人不解恁么问。”又云:“不可辨亲疏。”

  问:“明知生是不生之相。为什么却被生之所流?”清云:“明知无力。”岩云:“不关老兄事。”师代云:“自领过。”又云:“唤什么作生死?”又云:“争得不知有。”

  问:“人人具眼。逢访道人。道即是不道即是?”清云:“头上仙陀。”岩云:“莫道乞辨明。”师代云:“分明举似他。”又云:“莫道乞答话。”又云:“若不是宝应。洎合遭他毒手。”

  问:“体本无瑕翳。为什么坐施良药?”清云:“却正道着。”岩云:“且放老僧过。”师代云:“知过人难得。”又云:“更教谁吃棒。”又云:“今日草贼大败。”  问:“达者同游一路行。为什么不行?”清云:“已到平头。”岩云:“老兄还达也未?”师云:“不争先。”又云:“到了不知。”又云:“但请先行。

  问:“尽令提纲。为什么不塞时人口?”清云:“自还得。”岩云:“老兄还知明州米价么?”师代云:“还曾失么?”又云:“须知老兄。”又云:“争知今日。”

  问:“无形本寂寥。为什么有物先天地?”清云:“宝公曲尺。志公剪刀。”岩云:“领过得也未。”师代云:“欺他作什么?”又云:“阿谁与么道。”又云:“不是庠梨置问。”

  问:“十方薄伽梵。为什么一路涅槃门?”清云:“家无二主。”岩云:“怪得人么?”师代云:“到者方知。”又云:“一尚不可得。”又云:“常防此问。”

  问:“同气连枝。为什么却根茎有异?”清云:“邵案迸彩。岩云:“阿谁道有异。师代云:“绍得么?”又云:“见有前后。”又云:“今朝二十五。”

  师出风穴四宾主语。僧云:“如何是宾中宾?”穴云:“攒眉看白云。”师别云:“去来长自在。不与白云齐。”问:“如何是宾中主?”穴云:“入市双瞳瞽。”师别云:“高声唱叫绕街行。”问:“如何是主中宾?”穴云:“回銮两耀新。”师别云:“定国安邦贺太平。”

  问:“如何是主中主?”穴云:“磨骢三尺剑。待斩不平人。”师别云:“收番猛将寸草不留。

  师出四种照用语。问:“如何是先照后用?”师云:“南岳岭头云。太行山下贼。”问:“如何是先用后照?”师云:“太行山下贼。南岳岭头云。”问:“如何是照用同时?”师云:“收下南岳岭头云。捉得太行山下贼。”问:“如何是照用不同时?”师云:“昨日有雨今日晴。”

  师出四宾主语,问:“如何是宾中宾?”师云:“青山绿水分。”问:“如何是宾中主?”师云:“棒下取分明。”问:“如何是主中宾?”师云:“退已让人。”问:“如何是主中主?”师云:“斩尽不留身。”  师出四料简语,问:“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师云:“人前把出远送千峰。”问:“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师云:“打了不曾嗔。冤家难解免。”问:“如何是人境两俱夺?”师云:“万人作一辨。时人尽带悲。”问:“如何是人境俱不夺?”师云:“问处分明答处亲。”

  师出德山三转语。于一句中各下三转。问:“如何是函葢乾坤句?”师云:“大地雪漫漫。”又云:“普天匝地。”又云:“海底红尘起。”“如何是截断众流句?”师云:“不通凡圣。”又云:“洎合放过。”又云:“横身三界外。”问:“如何是随波逐浪句?”师云:“要道便道。”又云:“有问有答。”又云:“此去西天十万八千。”

  师举。僧问禾山:“如何是道?”山云:“耕人田不种。”僧云:“如何是道中人?”山云:“禾熟不临场。”因僧问师出语云:“耕人田不种意旨如何?”师云:“大勋不竖赏。”僧云:“禾熟不临场意旨如何?”师云:“任従风雨烂。”  师出盘龙和尚问行者接待不易。行者云:“开心碗子盛将来。无缝合儿合将去。”师云:“横担拄戴登霄汉。使煞农夫煮粥人。”  师出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答云:“风吹日炙。”师又云:“多年尘土无人拂。一身常在镇天涯。”

  △勘辩语师在风穴会中。密常勤诵莲经。众咸谓念法华也。偶知客退。即就请师。一日风穴见师侍立次。乃垂涕告之曰:“不幸临际之道。至吾将坠于地矣。”师云:“观此一众。岂无人邪?”穴云:“虽敏者多。见性者少。”师云:“如某者如何?”穴云:“吾虽望子之久。犹恐耽着此经。不能放下。”师云:“此亦可事。愿闻其要。”

  于是风穴上堂举:“世尊以青莲目。顾视大众。迦叶正当与么时。且道说个什么?若道不说而说。又是埋没先圣。且道说个什么?”师乃拂袖而退。穴掷下拄戴便归方丈。侍者随后入室请益:“念法华为什么不只对和尚?”穴云:“念法华会也。

  次日师与真园头同上问讯次。穴又问真曰:“作么生是世尊不说说。”真曰:“崤鸠树头鸣。”穴云:“你作许多痴福。作什么何不体究言句。”又问师曰:“汝作么生?”师曰:“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穴云:“你何不看法华下语。”

  师受风穴印可之后。泯迹韬光。人莫知其所以。因楚和尚初至汝州宣化安下。风穴令师传语。才相见展坐具次。便问:“展即是。不展即是?”楚云:“自家看取。”师便喝。楚云:“我曾亲近知识来。未尝辄敢恁么造次。”师云:“草贼大败。”楚云:“来日若见风穴和尚,待一一举似。”师云:“一任一任。不得忘却。”师乃先回。举似风穴。穴云:“今日又被你收下一员草贼。”师云:“好手不张名。”楚次日才到相见。便举前话。穴云:“非但昨日。今日连赃捉败。”于是师乃名振四方。远近学者承风而凑。

  初住汝州首山。为第一世也。石门遣使驰开堂书至。师乃集众于法堂上。使才近前人事。师约住云:“是洞上宗乘。是雪岭家风?”使云:“书中已载。”师云:“一不成二不是。使无语。师云:“且坐吃茶。”一日师问僧:“近离甚处?”僧云:“襄州。”师云:“路上曾逢达磨也无?”僧近前不审。师云:“这个是驴前马后底。”僧云:“和尚又如何?”师云:“非公境界。且坐吃茶。”僧才坐。师又问:“在什么处过夏?”僧云:“石门。”师云:“水牯牛安乐么?”僧云:“及时水草。”师云:“为什么伤人苗稼?”僧云:“对和尚不敢造次。”师云:“放过即不可。”便打。  师一日问僧:“是凡是圣?”僧云:“非凡非圣。”师云:“太不定生。”僧云:“离此二途。请师速道。”师云:“首山今日烧香供养你去也。”僧云:“某甲特来礼拜。”师云:“滴水难消。”

  一日问僧:“近离什么处?”僧云:“广慧。”师云:“穿云不渡水。渡水不穿云。离此二途。速道速道。”僧云:“某甲昨夜宿长桥。”师云:“你恁么合吃首山棒。”僧云:“某甲未曾参堂。”师云:“两重公案。”僧云:“恰是。”师云:“那那。”

  又一日师见僧参次。乃问:“近离甚处?”僧云:“襄州。”师云:“夏在甚处?”僧云:“洞山。”师云:“还我洞山鼻孔来。”僧云:“不会。”师云:“却是老僧罪过。”

  又一日问僧:“上人近离甚处?”僧云:“南方。”师云:“远来不易。且坐吃茶。”又一日问僧:“近离甚处?”僧云:“襄州。”师云:“有事相借问得么?”僧云:“便请。”师云:“且喜没交涉。”又云:“鹞子过新罗。”又问僧:“近离甚处?”僧云:“西京。”师云:“路上还逢达磨也无?”僧云:“适来已参见和尚了也。”师云:“为什么筑着鼻孔?”僧云:“已知痛盘。”师云:“打破大唐国里。觅个知痛盘底人。了不可得。且坐吃茶。”

  有僧来参。师乃问:“近离甚处?”僧云:“龙门。”师拽傍僧掴一掴喝出去。一日有僧侍次。师乃唤僧名。僧应诺。师云:“且去别时来为你说。”僧云:“而今尚自不说。别时决定不说?”师云:“我也罪过。你也罪过。”

  僧一日入室。师云:“且去别时来。”僧应诺。师便打。

  师每见僧来。便云:“恁么来者是谁?”僧云:“问者是谁?”师云:“是老僧。”僧便喝。师云:“向道是老僧。又恶发作什么?”僧又喝。师云:“恰遇棒不在。”僧云:“草贼大败。”师云:“得便宜是落便宜。”

  有僧入室。师便喝。僧亦喝。师又喝。僧礼拜。师便打云:“伏惟尚向。”

  一日因僧入室。师唤僧名。僧应诺。师云:“错。”僧云:“某甲有什么败阙处?”师云:“错。”

  有新到相见。师问:“従什么处来?”僧云:“芭蕉来。”师云:“芭蕉有何言教。”僧云:“曾见有僧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蕉云‘知。’僧云:‘见后如何?’蕉云:‘不知。’后有僧举问襄阳石门彻禅师:‘只如二尊宿意旨如何?’彻云:‘先行不到。末后为初。’”

  僧一日入室,师云:“恁么来者是谁?”僧云:“某甲。”师云:“莫道是别人。”僧礼拜。师云:“适来见个什么道理即礼拜?”僧云:“今日大似因斋庆赞。”师云:“我适来一期向你恁么道。速须吐却。”僧云:“也知和尚曲为某甲。”师云:“后有人问你向他道什么?”僧拂袖便出去。师召僧名。僧回首。师便喝。僧云:“这老贼。”师乃以颂示之曰:“四门通一要。一要具三玄。在宾全正令。立主要须圜。”

  又一夜师行道次。见暗里有僧。师乃问:“是谁?”曾不对,师云:“我也识得你。”僧大笑。师云:“你不得道是别人。”复作一颂示之:“轻轻踏步恐人知。语笑分明更莫疑。智者只此猛提取。莫待天明失却鸡。”

  师次住宝安山广教禅院。亦为第一世。后徇众请。入城下宝应禅院〔即南院第三代〕三处法席。海众常臻。淳化三年十二月初四日午时。上堂示众曰:“今年六十七。老病随缘且遣日。今年记却来年事。来年记着今朝日。”果至四年十二月日。与时无爽前记。上堂辞众。仍作偈曰:“白银世界金色身。情与无情共一真。明暗尽时俱不照。日轮午后是全身。”言讫安坐。日将烩而逝。寿年六十八。茶毗收舍利。  △偈颂示众诸子谩波波。过却几恒河。观音指弥勒。文殊不奈何。

  灵云见桃花。

  分明历世三十春。因悟桃花色转新。人人尽得灵云意。不识灵云是何人。

  玄沙云谛当甚谛当。

  玄沙道处少人知。密密相逢更莫疑。今古相传亲的旨。少年多是白头儿。  四宾主颂。

  悟了却従迷里悟。迷悟従来无差互。始知本末至干今。今古相承无别路。无别路。莫问人说今古。问来事元是主。従他人问宾主。识得宾全是主。主中宾宾中主。更互用无差互。宾中宾主中主。两家用莫让主。把定乾坤大作主。不容拟议斩全身。始得名为主中主。

  偶作三颂。

  我有一机。不假修持。若人问着。便唤沙弥。

  我有一着。不自栖泊。若人更问。劈口便着。

  我有一宗。勿示西东。若人拟议。别唤王公。

  送化主四颂。

  报你参禅宾。人中有见亲。若求刲的旨。腊月望阳春。

  临行少语足人怜。莫辱家风皑旧贤。保护尽従今日去。静坐寒窗月那边。

  几多真子向西东。物外纵横莫用功。随处化缘皆是道。临行一句尽流通。  廓然无事少人闻。任意纵横勿计程。步步登高看前路。莫教失脚堕深坑。

  示众三首。  背阴山子向阳多。南来北往意如何?若人问我西来意。东海东面有新罗。

  咄哉巧女儿。驺梭不解织。贪看斗鸡儿。水牛也不识。

  咄哉拙郎君。巧妙无人识。打破凤林关。穿靴水上立。

《古尊宿语录》 相关内容:

前一:卷七
后一:卷九

查看目录 >> 《古尊宿语录》


国学迷 霜聲集四卷 嶺南集八卷 㐆齋金石跋一卷 富川縣志十二卷 漢武帝内傳一卷 趙待制遺稿一卷附王國器詞一卷 詩緯含神霧一卷 露香閣詩草一卷 宋宗伯徐清正公存稿(清正存稿)六卷附錄一卷 雜學輯要一卷 齊詩翼氏學四卷 薛子道論一卷 陸氏三世醫驗(習醫鈐法)五卷 李北海集六卷 考古質疑六卷 山居集不分卷 墨林今話十八卷續編一卷 周易三卷周易畧例一卷 吳中舊事一卷 佛說帝釋巖祕密成就儀軌一卷 [浙江長興]李氏午山宗譜不分卷 佛說須摩提菩薩經一卷 婦人集一卷附補一卷 南史紀艷詩四卷 斷腸詩集四卷 近思續錄十四卷 南燼紀聞録二卷竊憤録一卷續録一卷 革除遺事節本六卷 不空羂索陀羅尼經二卷 廣雅補疏四卷 梅隱草堂題畫詩一卷 潛廬詩存四卷補遺一卷 日損齋筆記一卷考證一卷 侍宸祖師法語一卷 退翁文集六卷 疑雨集四卷 西湖覽勝詩志八卷 湘湖考略一卷 南嶽唱酬集一卷附錄一卷 抱珠軒詩存六卷 程山謝明學先生(文洊)年譜一卷 莊子十卷 商周文拾遺三卷 脚氣集一卷 省心詮要 汧陽縣一卷 雙江先生困辯錄八卷 劉豫事蹟一卷 神農本草經四卷 内閣小志一卷 繡像全圖正本九義十八俠八卷 植物學 味蓼軒詩鐘匯存二卷附二卷 禮記集說一百六十卷統說一卷 師二雲居畫贅四卷 歐洲貨幣史 倘湖詩二卷 橫濱古泉會榻摹集第17至27號 摭言十五卷 新定重較問奇一覽二卷 傳是樓宋元板書目 讀書敏求記 傳是樓書目 稽瑞樓文草 孫氏祠堂書目內編 孝慈堂書目 裘杼樓藏書目 曹氏楝亭書目 汲古閣珍藏秘本書目 借書園書目 曝書亭書目 佳山堂書目 池北書目 惜抱軒四庫館校錄書題 古今遊名山記 葆醇堂藏書錄 讀書敏求記 四庫遺書目錄提要 琅邪代醉編 至元法寶勘同總錄 天祿琳琅書目 新訂增補夷堅志 靜惕堂宋元人集目 書目答問,國朝著述諸家姓名略一卷 稽瑞樓書目 養素堂藏書目錄 慎貽堂書目 癸巳存稿 玄羽外編 春暉堂書目 困學紀聞 藏書紀要 杜工部七言律詩注 姑蘇新刻彤管遺編前集 中興間氣集 文幾山人集 丙子西征記 讀書志 太倉十子詩選 蘭言集 米襄陽志林 環穀杏山二先生詩稿 海昌麗則 雲間據目鈔 甓湖草堂文集 神隱 蓉槎蠡說 樂庵先生遺書 仙苑編珠 隆平集 浮雲集 呂氏春秋 方壺先生集 羅詔諫江東集 靜學齋偶志 載石堂詩稿,柴雪年譜 黃氏攟殘集 石雲居詩集 江辰六文集 歸先生文集 書目類編 牧齋初學集 杜工部詩通 天延閣刪後詩,敬亭倡和集,延閣聯句唱和詩,贈言集 書隱叢說 國秀集 揚子雲集 嗜退庵語存 含經堂集 應潛齋文集 受宜堂宦遊筆記 三劉先生家集 杜工部五言律詩 西征紀略 凝緒堂詩稿 小萬卷樓叢書十七種 毗陵六逸詩鈔 朱氏統宗譜 唐氏三先生集 淨硯齋艎印錄 名家詞鈔 此遊計日 艮齋詩集 忍書 讀史亭詩集 性情集 金焦集,山陰集 奇晉齋叢書十六種 詳注東萊先生左氏博議 新鐫古今名劇柳枝集二十六種 脈經 義烈記 新編全相點板西湖記 鍥重訂出像注釋節孝記 硃訂西廂記 新刻出相音釋點板東方朔偷桃記 世恩錄 懷麓堂文後稿 刻新編奇遇玉丸記 妝樓記 監本附音春秋榖梁註疏 四書輯釋 重刻元本題評音釋西廂記 諭祭葬忠烈徐冏卿祔葬戴恭人合錄 纂圖互注五子 書畫題跋記 鄱陽先生文集 永樂大典 名山遊記 楊氏差不貧于古齋古泉喜神譜 東臯子集 巢林集 爾雅註疏 百川書志 衆經目錄 新增格古要論 世善堂書目 聚樂堂藝文目錄 劉左史文集 楚辭章句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