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南齊書 >

南齊書卷三十七 列傳第十八

南齊書卷三十七 列傳第十八

  到撝 劉悛 虞悰 胡諧之

  到撝字茂謙,彭城武原人也。祖彥之,宋驃騎將軍。父仲度,驃騎從事中郎。

  撝襲爵建昌公。起家為太學博士,除奉車都尉,試守延陵令,非所樂,去官。除新安王北中郎行參軍,坐公事免。除新安王撫軍參軍,未拜,新安王子鸞被殺,仍除長兼尚書左民郎中。明帝立,欲收物情,以撝功臣後,〔一〕擢為太子洗馬。除王景文安南諮議參軍。

  撝資籍豪富,厚自奉養,宅宇山池,京師第一,妓妾姿藝,皆窮上品。才調流贍,善納交遊,〔二〕庖廚豐腆,多致賓客。愛妓陳玉珠,明帝遣求,不與,逼奪之,撝頗怨望。帝令有司誣奏撝罪,付廷尉,將殺之。撝入獄,數宿鬚鬢皆白。免死,繫尚方,奪封與弟賁。撝由是屏斥聲玩,更以貶素自立。〔三〕

  帝除撝為羊希恭寧朔府參軍,〔四〕徙劉韞輔國、王景文鎮南參軍,並辭疾不就。尋板假明威將軍,仍除桂陽王征南參軍,轉通直郎,解職。帝崩後,弟賁表讓封還撝,朝議許之。遷司徒左西屬,又不拜。居家累年。

  弟遁,元徽中為寧遠將軍、輔國長史、南海太守,在廣州。昇明元年,沈攸之反,刺史陳顯達起兵以應朝廷,遁以猶預見殺。遁家人在都,從野夜歸,見兩三人持堊刷其家門,須臾滅,明日而遁死問至。撝遑懼,詣太祖謝,即板為世祖中軍諮議參軍。建元初,遷司徒右長史,〔五〕出為永嘉太守,為黃門郎,解職。

  世祖即位,遷太子中庶子,不拜。又除長沙王中軍長史,司徒左長史。宋世,上數遊會撝家,同從明帝射雉郊野,渴倦,撝得早青瓜,與上對剖食之。上懷其舊德,意眄良厚。至是一歲三遷。

  永明元年,加輔國將軍,轉御史中丞。車駕幸丹陽郡宴飲,撝恃舊,酒後狎侮同列,言笑過度,為左丞庾杲之所糾,贖論。三年,復為司徒左長史,轉左衛將軍。隨王子隆帶彭城郡,撝問訊,不修民敬,為有司所舉,免官。久之,白衣兼御史中丞。轉臨川王驃騎長史,司徒左長史,遷五兵尚書,出為輔國將軍、廬陵王中軍長史。母憂去官,服未終,八年,卒,年五十八。

  弟賁,初為衛尉主簿,奉車都尉。昇明初,為中書郎,太祖驃騎諮議。建元中,為征虜司馬,卒。

  賁弟坦,解褐本州西曹。昇明二年,亦為太祖驃騎參軍。歷豫章王鎮西驃騎二府諮議。坦美鬚髯,與世祖豫章王有舊。坦仍隨府轉司空太尉〔參軍〕。〔六〕出為晉安內史,還又為大司馬諮議,中書郎,卒。

  劉悛字士操,彭城安上里人也。彭城劉同出楚元王,分為三里,以別宋氏帝族。祖穎之,汝南新蔡二郡太守。父勉,司空。

  劉延孫為南徐州,初辟悛從事,隨父勉征竟陵王誕於廣陵,以功拜駙馬都尉,轉宗愨寧蠻府主簿,建安王司徒騎兵參軍。復隨父勉征殷琰於壽春,於橫塘、死虎累戰皆勝。歷遷員外郎,太尉司徒二府參軍,代世祖為尚書庫部郎。遷振武將軍、蜀郡太守,未之任,復從父勉征討,假寧朔將軍,拜鄱陽縣侯世子。轉桂陽王征北中兵參軍,與世祖同直殿內,為明帝所親待,由是與世祖款好。

  遷通直散騎侍郎,出為安遠護軍、武陵內史。郡南江古堤,〔七〕久廢不緝。悛脩治未畢,而江水忽至,百姓棄役奔走,悛親率厲之,於是乃立。漢壽人邵榮興六世同爨,表其門閭。悛強濟有世調,善於流俗。蠻王田僮在山中,年垂百餘歲,南譙王義宣為荊州,僮出謁。至是又出謁悛。明帝崩,表奔赴,敕帶郡還都。吏民送者數千人,悛人人執手,係以涕泣,百姓感之,贈送甚厚。

  仍除散騎侍郎。桂陽難,加寧朔將軍,助守石頭。父勉於大桁戰死,悛時疾病,扶伏路次,號哭求勉屍。〔勉屍〕項後傷缺,〔八〕悛割髮補之。持(哭)〔喪〕墓側,〔九〕冬月不衣絮。太祖代勉為領軍,素與勉善,書譬悛曰:「承至性毀瘵,轉之危慮,深以酸怛。終哀全生,先王明軌,豈有去縑纊,徹溫席,以此悲號,得終其孝性邪?當深顧往旨,少自抑勉。」

  建平王景素反,太祖總眾軍出頓玄武湖。悛初免喪,太祖欲使領支軍,召見悛兄弟,皆羸削改貌,於是乃止。除中書郎,行宋南陽八王事,轉南陽王南中郎司馬、長沙內史,行湘州事。未發,霸業初建,悛先致誠節。沈攸之事起,加輔國將軍。世祖鎮盆城,上表西討,求悛自代。世祖既不行,悛除黃門郎,行吳郡事。尋轉晉熙王撫軍中軍二府長史,行揚州事。出為持節、督廣州、廣州刺史,將軍如故。襲爵鄱陽縣侯。世祖自尋陽還,遇悛於舟渚閒,歡宴敘舊,停十餘日乃下。遣文惠太子及竟陵王子良攝衣履,脩父友之敬。

  太祖受禪,國除。進號冠軍將軍。平西記室參軍夏侯恭叔上書,以柳元景中興功臣,劉勉殞身王事,宜存封爵。詔曰:「與運隆替,自古有之,朝議已定,不容復厝意也。」初,蒼梧廢,太祖集議中華門,見悛,謂之曰:「君昨直耶?」悛答曰:「僕昨乃正直,而言急在外。」至是上謂悛曰:「功名之際,人所不忘。卿昔於中華門答我,何其欲謝世事?」悛曰:「臣世受宋恩,門荷齊眷,非常之勳,非臣所及。進不遠怨前代,退不孤負聖明,敢不以實仰答。」

  遷太子中庶子,領越騎校尉。時世祖在東宮,(再)〔每〕幸悛坊,〔一0〕閑言至夕,賜屏風帷帳。世祖即位,改領前軍將軍,中庶子如故。征北竟陵王子良帶南兗州,以悛為長史,加冠軍將軍、廣陵太守。

  轉持節、都督司州諸軍事、司州刺史,將軍如故。悛父勉討殷琰,平壽陽,無所犯害,百姓德之,為立碑祀。悛步道從壽陽之鎮,過勉碑,拜敬泣涕。初,義陽人夏伯宜殺剛陵戍主叛渡淮,虜以為義陽太守。悛設討購誘之,虜□州刺史謝景殺伯宜兄弟、北襄城太守李榮公歸降。悛於州治下立學校,得古禮器銅罍、銅甑、山罍樽、〔一一〕銅豆鍾各二口,獻之。

  遷長兼侍中。車駕數幸悛宅。宅盛治山池,造甕牖。世祖著鹿皮冠,被悛菟皮衾,於牖中宴樂,以冠賜悛,至夜乃去。後悛從駕登蔣山,上數歎曰:「貧賤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顧謂悛曰:「此況卿也。世言富貴好改其素情,吾雖有四海,今日與卿盡布衣之適。」悛起拜謝。遷冠軍將軍,司徒左長史。尋以本官行北兗州緣淮諸軍事。徙始興王前軍長史、平蠻校尉、蜀郡太守,將軍如故,行益州府、州事。郡尋改為內史。隨府轉安西。悛治事嚴辦,以是會旨。

  宋代太祖輔政,有意欲鑄錢,以禪讓之際,未及施行。建元四年,奉朝請孔覬上鑄錢均貨議,〔一二〕辭證甚博。其略以為「食貨相通,理勢自然。李悝曰『糴甚貴傷民,甚賤傷農』。民傷則離散,農傷則國貧。甚賤與甚貴,其傷一也。三吳國之關閫,比歲被水潦而糴不貴,是天下錢少,非穀穰賤,此不可不察也。鑄錢之弊,在輕重屢變。重錢患難用,而難用為累輕;輕錢弊盜鑄,而盜鑄為禍深。民所盜鑄,嚴法不禁者,由上鑄錢惜銅愛工也。惜銅愛工者,謂錢無用之器,以通交易,務欲令輕而數多,使省工而易成,不詳慮其為患也。自漢鑄五銖錢,至宋文帝,歷五百餘年,制度世有廢興,而不變五銖錢者,明其輕重可法,得貨之宜。以為宜開置泉府,方牧貢金,〔一三〕大興鎔鑄。錢重五銖,一依漢法。府庫已實,國用有儲,乃量奉祿,薄賦稅,則家給民足。頃盜鑄新錢者,皆效作翦鑿,不鑄大錢也。摩澤淄染,始皆類故;交易之後,渝變還新。良民弗皆淄染,〔一四〕不復行矣。所鬻賣者,皆徒失其物。盜鑄者,復賤買新錢,淄染更用,反覆生詐,循環起姦,此明主尤所宜禁而不可長也。若官鑄已布於民,(使)〔便〕嚴斷翦鑿,〔一五〕小輕破缺無周郭者,悉不得行,官錢細小者,稱合銖兩,銷以為大。利貧良之民,塞姦巧之路。錢貨既均,遠近若一,百姓樂業,市道無爭,衣食滋殖矣。」時議者多以錢貨轉少,宜更廣鑄,重其銖兩,以防民姦。太祖使諸州郡大市銅〔炭〕,〔一六〕會晏駕事寢。永明八年,悛啟世祖曰:「南廣郡界蒙山下,有城名蒙城,可二頃地,有燒鑪四所,高一丈,廣一丈五尺。從蒙城渡水南百許步,平地掘土深二尺,得銅。又有古掘銅坑,深二丈,並居宅處猶存。鄧通,南安人,漢文帝賜嚴道縣銅山鑄錢,今蒙山近青衣水南,青衣(在)〔左〕側並是故秦之嚴道地。〔一七〕青衣縣又改名漢嘉。且蒙山去南安二百里,案此必是通所鑄。近喚蒙山獠出,云『甚可經略』。此議若立,潤利無極。」并獻蒙山銅一片,又銅石一片,平州鐵刀一口。上從之。遣使入蜀鑄錢,得千餘萬,功費多,乃止。

  悛仍代始興王鑑為持節、監益寧二州諸軍事、益州刺史,將軍如故。悛既藉舊恩,尤能悅附人主,承迎權貴。賓客閨房,供費奢廣。罷廣、司二州,傾資貢獻,家無留儲。在蜀作金浴盆,餘金物稱是。罷任,以本號還都,欲獻之,而世祖晏駕,鬱林新立,悛奉獻減少,鬱林知之,諷有司收悛付廷尉,將加誅戮。高宗啟救之,見原,禁錮終身。雖見廢黜,而賓客日至。

  悛婦弟王法顯同宋桂陽事,遂啟別居,終身不復見之。

  海陵王即位,以白衣除兼左民尚書,尋除正。高宗立,加領驍騎將軍,復故官,駙馬都尉。建武二年,虜主侵壽陽,詔悛以本官假節出鎮漅湖,遷散騎常侍、右衛將軍。虜寇既盛,悛又以本官出屯新亭。

  悛歷朝皆見恩遇。太祖為鄱陽王鏘納悛妹為妃,高宗又為晉安王寶義納悛女為妃,自此連姻帝室。王敬則反,悛出守琅邪城,轉五兵尚書,領太子左衛率。未拜,明帝崩,東昏即位,改授散騎常侍,領驍騎將軍,尚書如故。衛送山陵,卒,年六十一。贈太常,常侍、都尉如故。諡曰敬。

  虞悰字景豫,會稽餘姚人也。祖嘯父,晉左民尚書。父秀之,黃門郎。

  悰少而謹敕,有至性。秀之於都亡,悰東出奔喪,水漿不入口。州辟主簿,建平王參軍,尚書儀曹郎,太子洗馬,領軍長史,正員郎,累至州治中,別駕,黃門郎。

  初,世祖始從官,家尚貧薄,悰推國士之眷,數相分與,每行,必呼上同載,上甚德之。昇明中,世祖為中軍,引悰為諮議參軍,遣吏部郎江謐持手書謂悰曰:「今因江吏郎有白,以君情顧,意欲相屈。」建元初,轉太子中庶子,遷後軍長史(領為太子中庶子),〔一八〕領步兵校尉,鎮北長史、寧朔將軍、南東海太守。尋為豫章內史,將軍如故。悰治家富殖,奴婢無游手,雖在南土,而會稽海味無不畢致焉。遷輔國將軍、始興王長史、平蠻校尉、蜀郡太守。轉司徒司馬,將軍如故。

  悰善為滋味,和齊皆有方法。豫章王嶷盛饌享賓,謂悰曰:「今日肴羞,寧有所遺不?」悰曰:「恨無黃頷〈月隺〉,何曾食疏所載也。」遷散騎常侍,太子右率。永明八年,大水,百官戎服救太廟,悰朱衣乘車鹵簿,於宣陽門外行馬內驅打人,為有司所奏,見原。上以悰布衣之舊,從容謂悰曰:「我當令卿復祖業。」轉侍中,朝廷咸驚其美拜。遷祠部尚書。世祖幸芳林園,就悰求扁米。悰獻及雜肴數十轝,太官鼎味不及也。上就悰求諸飲食方,悰秘不肯出,上醉後體不快,悰乃獻醒酒鯖鮓一方而已。出為冠軍將軍,車騎長史,轉度支尚書,領步兵校尉。

  鬱林立,改領右軍將軍,揚州大中正,兼大匠卿。起休安陵,於陵所受局下牛酒,坐免官。隆昌元年,以白衣領職。鬱林廢,悰竊歎曰:「王、徐遂縛袴廢天子,天下豈有此理邪?」廷興元年,復領右軍。明帝立,悰稱疾不陪位。帝使尚書令王晏賷廢立事示悰,以悰舊人,引參佐命。悰謂晏曰:「主上聖明,公卿戮力,寧假朽老以匡贊惟新乎?不敢聞命。」朝議欲糾之,僕射徐孝嗣曰:「此亦古之遺直。」眾議乃止。

  悰稱疾篤還東,上表曰:「臣族陋海區,身微稽〔土〕,(屬)〔猥〕屬興運,〔一九〕荷竊稠私,徒越星紀,終慚報答。衛養乖方,抱疾嬰固,寢瘵以來,倏踰旬朔,頻加醫治,曾未瘳損。惟此朽頓,理難振復,乞解所職,盡療餘辰。」詔賜假百日。轉給事中,光祿大夫,尋加正員常侍。永元元年,卒。時年六十五。

  悰性敦實,與人知識,必相存訪,親疏皆有終始,世以此稱之。

  從弟袤,矢志不仕。〔二0〕王敬則反,取袤監會稽郡,而軍事悉付寒人張靈寶,郡人攻郡殺靈寶,袤以不豫事得全。

  胡諧之,豫章南昌人也。祖廉之,治書侍御史。父翼之,州辟不就。

  諧之初辟州從事主簿,臨賀王國常侍,員外郎,撫軍行參軍,晉熙王安西中兵參軍,南梁郡太守。以器局見稱。徙邵陵王南中郎中兵,領汝南太守,不拜。除射聲校尉,州別駕。除左軍將軍,不拜。仍除邵陵王左軍諮議。

  世祖頓盆城,使諧之守尋陽城,及為江州,復以諧之為別駕,委以事任。文惠太子鎮襄陽,世祖以諧之心腹,出為北中郎征虜司馬、扶風太守,爵關內侯。在鎮毗贊,甚有心力。建元二年,還為給事中,驍騎將軍,本州中正,轉黃門郎,領羽林監。永明元年,轉守衛尉,中正如故。明年,加給事中。三年,遷散騎常侍,太子右率。五年,遷左衛將軍,加給事中,中正如故。

  諧之風形瑰潤,善自居處,兼以舊恩見遇,朝士多與交遊。六年,遷都官尚書。上欲遷諧之,嘗從容謂諧之曰:「江州有幾侍中邪?」諧之答曰:「近世唯有程道惠一人而已。」上曰:「當令有二。」後以語尚書令王儉,儉意更異,乃以為太子中庶子,領左衛率。

  諧之兄謨之亡,諧之上表曰:「臣私門罪釁,早備荼苦。兄弟三人,共相撫鞠,嬰孩抱疾,得及成人。長兄臣諶之,復早殞沒,與亡第二兄臣謨之銜戚家庭,得蒙訓長,情同極廕。何圖一旦奄見棄放,吉凶分違,不獲臨奉,乞解所職。」詔不許。改衛尉,中庶子如故。

  八年,上遣諧之率禁兵討巴東王子響於江陵,兼長史行事。臺軍為子響所敗,有司奏免官,權行軍事如故。復為衛尉,領中庶子,本州中正。

  諧之有識計,每朝廷官缺及應遷代,密量上所用人,皆如其言,虞悰以此稱服之。

  十年,轉度支尚書,領衛尉。明年,卒,年五十一。贈右將軍、豫州刺史。諡曰肅。

  史臣曰:送錢贏兩,言此無忘,一笥之懷,報以都尉,千金可失,貴在人心。夫謹而信,汎愛眾,其為利也博矣。況乎先覺潛龍,結厚於布素,隨才致位,理固然也。

  贊曰:到藉豪華,晚懷虛素。虞生富厚,侈不違度。劉實朝交,胡乃蕃故,頡頏亮采,康衢騁步。

  校勘記

  〔一〕 以撝功臣後 「撝」原訛「為」,今據南監本、殿本及南史改正。

  〔二〕 善納交遊 「交」原訛「文」,今據南監本、殿本、局本及南史、元龜九百四十六改正。

  〔三〕 更以貶素自立 「貶素」元龜八百九十七作「貞素」。

  〔四〕 帝除撝為羊希恭寧朔府參軍 張森楷校勘記云:「『恭』字衍文,宋書紀傳可證。」

  〔五〕 建元初遷司徒右長史 「建元初」下南史有「國除」二字。蓋宋齊遞嬗之際,凡所受宋世封爵,例當廢除也。「右長史」南史作「左長史」。

  〔六〕 坦仍隨府轉司空太尉〔參軍〕 「參軍」二字原闕,據各本補。

  〔七〕 郡南江古堤 南史作「郡南古江堤」。

  〔八〕 〔勉屍〕項後傷缺 據南監本、殿本、局本補。按南監本「後」訛「復」。

  〔九〕 持(哭)〔喪〕墓側 據南監本、局本改。

  〔一0〕(再)〔每〕幸悛坊 據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及南史改。

  〔一一〕山罍樽 南監本、北監本、局本及南史均作「豳山銅罍樽」。宋本與殿本作「山罍樽」。按出土古器有山罍樽,無豳山銅罍樽,作山罍樽不誤。

  〔一二〕奉朝請孔覬上鑄錢均貨議 「孔覬」南監本、殿本及南史、元龜五百並作「孔顗」。按通鑑齊武帝永明八年亦作「孔顗」。考異云「齊紀作『孔覬』,今從齊書、南史」,則所見本亦作「孔顗」也。

  〔一三〕方牧貢金 「牧」原訛「收」,今據毛本、殿本、局本及南史改正。按通典食貨典作「督」。

  〔一四〕良民弗皆淄染 「弗皆」通典食貨典作「不習」。

  〔一五〕(使)〔便〕嚴斷翦鑿 各本並訛,據通鑑改。

  〔一六〕太祖使諸州郡大市銅〔炭〕 據南監本、殿本及南史、通鑑補。

  〔一七〕青衣(在)〔左〕側並是故秦之嚴道地 據南史改。按張森楷校勘記云「在側」當作「左側」。

  〔一八〕遷後軍長史(領為太子中庶子) 據南監本、殿本、局本刪。按張森楷校勘記云:「此七字是衍文。」

  〔一九〕身微稽〔土〕(屬)〔猥〕屬興運 據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改。按毛本「稽」訛「相」。

  〔二0〕矢志不仕 「矢」原訛「失」,今據南監本、殿本、局本改正。

查看目录 >> 《南齊書》


国学迷 急就 校松江本急就篇 急就篇校正 急就章 皇象本急就章一卷音略一卷 叶石林模急就章 凡将篇逸文注 凡将 凡将篇 凡将篇 凡将篇 凡将篇 凡将篇 凡将篇 凡将篇 凡将篇 凡将篇 苍书集诂六卷埤苍广苍集诂四卷 三苍考逸补正 三苍考逸补正 三苍考逸补正 三苍考逸补正 三仓解诂 三仓解诂 三仓解诂 三苍 三仓 三仓辑本 三仓 三仓二卷附三仓训诂三仓解诂 三仓二卷附三仓训诂三仓解诂 三仓二卷附三仓训诂三仓解诂 三仓二卷附三仓训诂三仓解诂 三仓二卷附三仓训诂三仓解诂 三苍 仓颉篇证 仓颉篇残简考释 仓颉篇辑补斛证 仓颉篇笺释 仓颉篇校义 仓颉篇义证三卷校义二卷笺释一卷 仓颉篇校证三卷补遗一卷 仓颉篇校证三卷补遗一卷 仓颉篇校证三卷补遗一卷 仓颉篇校证三卷补遗一卷 仓颉篇校证三卷补遗一卷 仓颉解诂 仓颉解诂 苍颉篇 苍颉训诂 仓颉篇补本续 重辑苍颉篇 重辑仓颉篇 重辑仓颉篇 仓颉篇 苍颉篇 仓颉篇 仓颉篇 仓颉篇 仓颉篇 問山詩集 白沙子全集 銷釋歸家報恩寶卷 文廟祀典攷 廿一史約編 綱鑑擇言補註 下生嘆世寶卷 養蒙金鑑 課子隨筆節鈔 毋不敬齋全書 日本訪書志 孫淵如全集 豔雪堂詩集 吾溪詩鈔 哀生閣初稿 重刊荊川先生文集 紅豆詩人集 桂舟逰草 水雲邨吟稿 天律綱紀 鷗堂遺槀 青草堂三集 漱六山房文集 比玉樓遺稿 莫宦草 逢吉堂焚餘稿 漱六山房全集 蘿萼山館遺集 柯亭子詩初集 沈端恪公遺書 團練事宜 欽定戶部則例 幾亭全書 感應篇詩 天仙正理直論增註 律賦芳潤箋註 選注六朝唐賦 一朵山房詩集 輿誦集 永甯祗謁筆記 小學集注 太上感應篇纘義 天鑒堂 天方性理圖傳 陰隲文像註 琴鶴軒遺文 未亭文集 賈餘草 註釋水竹居賦 古金待問錄 明南癰經籍攷 周易姚氏學 先正遺規 谷盈子十二篇 明齋小識 新刻笑林廣記 會文書院課藝初刻 琅村制藝 楹聯集錦 鸞簫集 雲臥山莊尺牘 虛齋文集 代耕堂叢書十四種 宋元以來畫人姓氏錄 畏齋文集 東明見聞錄 居易軒詩遺鈔 憩樓遺稿 用六集 曠觀園文集 栝蒼金石志 豫乘識小錄 慶典章程 尚書劄記 讀史大略 古均閣遺箸 東盛和債案報告 欽定宗人府則例 欽定吏部銓選滿洲官員則例 門存唱和詩鈔 滄州明詩鈔 古文雅正 山西鄉試同年齒錄(光緒元年恩科) 庚子秋詞甲卷 小檀樂室彙刻閨秀詞 帆下錄 輔仁社詩選 廬山詩錄 一微塵集 弘正四傑詩集 (重訂)越南圖說 蜀中名勝記 理學宗傳 裁嚴郡九姓漁課錄 淮北票鹽續略二編 開平礦務切要案據 歷代諱名攷 隆裕皇太後大事記 西石城風俗志 夏小正注 夏小正戴氏傳訓解 儀禮經注一隅 禮記箋 讀易通解 論語孔注辨僞 無邪堂答問 (道光)清澗縣志 咸豐初朝邑縣志 說文字原 (乾隆)臨晉縣志 (乾隆)陵川縣志 (康熙)馬邑縣志 直省府廳州縣歌括 見道集 智因閣詩集 詩義堂集 無近名齋文鈔 雁山文集 蕉聲館全集 浣花閣詞鈔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