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南齊書 >

南齊書卷三十三 列傳第十四

南齊書卷三十三 列傳第十四

  王僧虔 張緒

  王僧虔,琅邪臨沂人也。祖珣,晉司徒。伯父太保弘,宋元嘉世為宰輔。賓客疑所諱,弘曰:「身家諱與蘇子高同。」父曇首,右光祿大夫。曇首兄弟集會諸子孫,弘子僧達下地跳戲,僧虔年數歲,獨正坐採蠟燭珠為鳳凰。弘曰:「此兒終當為長者。」

  僧虔弱冠,弘厚,善隸書。宋文帝見其書素扇,歎曰:「非唯跡逾子敬,方當器雅過之。」除祕書郎,太子舍人。退默少交接,與袁淑、謝莊善。轉義陽王文學,太子洗馬,遷司徒左西屬。

  兄僧綽,為太初所害,親賓咸勸僧虔逃。僧虔涕泣曰:「吾兄奉國以忠貞,撫我以慈愛,今日之事,苦不見及耳。若同歸九泉,猶羽化也。」孝武初,出為武陵太守。兄子儉於中途得病,僧虔為廢寢食。同行客慰喻之。僧虔曰:「昔馬援處兒姪之閒一情不異,鄧攸於弟子更逾所生,吾實懷其心,誠未異古。亡兄之胤,不宜忽諸。若此兒不救,便當回舟謝職,無復遊(官)〔宦〕之興矣。」〔一〕還為中書郎,轉黃門郎,太子中庶子。

  孝武欲擅書名,僧虔不敢顯跡。大明世,常用掘筆書,〔二〕以此見容。出為豫章王子尚撫軍長史,遷散騎常侍,復為新安王子鸞北中郎長史、南東海太守,行南徐州事,二蕃皆帝愛子也。

  尋遷豫章內史。入為侍中,遷御史中丞,領驍騎將軍。甲族向來多不居憲臺,〔三〕王氏以分枝居烏衣者,位官微減,僧虔為此官,乃曰:「此是烏衣諸郎坐處,我亦可試為耳。」復為侍中,領屯騎校尉。泰始中,出為輔國將軍、吳興太守,秩中二千石。王獻之善書,〔四〕為吳興郡,及僧虔工書,又為郡,論者稱之。

  徙為會稽太守,秩中二千石,將軍如故。中書舍人阮佃夫〔家〕在會(下)〔稽〕,〔五〕請假東歸。客勸僧虔以佃夫要倖,宜加禮接。僧虔曰:「我立身有素,豈能曲意此輩。彼若見惡,當拂衣去耳。」佃夫言於宋明帝,使御史中丞孫敻奏:「僧虔前蒞吳興,多有謬命,檢到郡至遷,凡用功曹五官主簿至二禮吏署三傳及度與弟子,合四百四十八人。又聽民何係先等一百十家為舊門。委州檢削。」坐免官。

  尋以白衣兼侍中,出監吳郡太守,遷使持節、都督湘州諸軍事、建武將軍、行湘州事,仍轉輔國將軍,湘州刺史。所在以寬惠著稱。巴峽流民多在湘土,僧虔表割益陽、羅、湘西三縣緣江民立湘陰縣,從之。

  元徽中,遷吏部尚書。高平檀珪罷沅南令,僧虔以為征北板行參軍。訴僧虔求祿不得,與僧虔書曰:「五常之始,文武為先,文則經緯天地,武則撥亂定國。僕一門雖謝文通,乃忝武達。群從姑叔,三媾帝室,祖兄二世,糜軀奉國,而致子姪餓死草壤。去冬今春,頻荷二敕,既無中人,屢見蹉奪。經涉五朔,踰歷四晦,書牘十二,接覲六七,遂不荷潤,反更曝鰓。九流繩平,自不宜獨苦一物,蟬腹龜腸,為日已久。飢虎能嚇,人遽與肉;餓麟不噬,誰為落毛。去冬乞豫章丞,為馬超所爭;今春蒙敕南昌縣,為史偃所奪。二子勳蔭人才,有何見勝。若以貧富相奪,則分受不如。〔身〕雖孤微,〔六〕百世國士,姻媾位宦,亦不後物。尚書同堂姊為江夏王妃,檀珪同堂姑為南譙王妃;尚書婦是江夏王女,檀珪祖姑嬪長沙景王;尚書伯為江州,檀珪祖亦為江州;尚書從兄出身為後軍參軍,檀珪父釋褐亦為中軍參軍。僕於尚書,人地本懸,至於婚宦,不肯殊絕。〔七〕今通塞雖異,猶忝氣類,尚書何事乃爾見苦?泰始之初,八表同逆,一門二世,粉骨衛主,殊勳異績,已不能甄,常階舊途,復見侵抑。」僧虔報書曰:「征北板比歲處遇小優,殷主簿從此府入崇禮,何儀曹即代殷,亦不見訴為苦。足下積屈,一朝超升,政自小難。泰始初勤苦十年,自未見其賞,而頓就求稱,亦何可遂。吾與足下素無怨憾,何以相侵苦,直是意有佐佑耳。」珪又書曰:「昔荀公達漢之功臣,晉武帝方爵其玄孫。夏侯惇魏氏勳佐,金德初融,亦始就甄顯,方賞其孫,封樹近族。羊叔子以晉泰始中建策伐吳,至咸寧末,方加褒寵,封其兄子。卞望之以咸和初殞身國難,至興寧末,方崇禮秩,官其子孫。蜀郡主簿田混,黃初末死故君之難,咸康中方擢其子孫。似不以世代遠而被棄,年世疏而見遺。檀珪百罹六極,造化罕比,五喪停露,百口轉命,存亡披迫,本希小祿,無意階榮。自古以來有沐食侯,近代有王官。府佐非沐食之職,參軍非王官之謂。質非匏瓜,實羞空懸。殷、何二生,或是府主情味,或是朝廷意旨,豈與悠悠之人同口而語。使僕就此職,尚書能以郎見轉不?若使日得五升祿,則不恥執鞭。」僧虔乃用為安城郡丞。珪,宋安南將軍韶孫也。

  僧虔尋加散騎常侍,轉右僕射。昇明元年,遷尚書僕射,尋轉中書令,左僕射,二年,為尚書令。僧虔好文史,解音律,以朝廷禮樂多違正典,民閒競造新聲雜曲,時太祖輔政,僧虔上表曰:「夫懸鍾之器,〔八〕以雅為用;凱容之禮,八佾為儀。今總章羽佾,音服舛異。又歌鍾一肆,克諧女樂,以歌為務,非雅器也。大明中,即以宮懸合和鞞、拂,節數雖會,慮乖雅體,將來知音,或譏聖世。若謂鍾舞已諧,重違成憲,更立歌鍾,不參舊例。四縣所奏,謹依雅條,即義沿理。如或可附。又今之清商,實由銅爵,三祖風流,遺音盈耳,京、洛相高,江左彌貴。諒以金石干羽,事絕私室,桑、濮、鄭、衛,訓隔紳冕,中庸和雅,莫復於斯。而情變聽移,稍復銷落,十數年閒,亡者將半。自頃家競新哇,人尚謠俗,務在噍殺,不顧音紀,流宕無崖,未知所極,排斥正曲,崇長煩淫。士有等差,無故不可去樂;禮有攸序,長幼不可共聞。故喧醜之制,日盛於〈厂墨〉里;風味之響,獨盡於衣冠。宜命有司,務懃功課,緝理遺逸,迭相開曉,所經漏忘,悉加補綴。曲全者祿厚,藝妙者位優。利以動之,則人思刻厲。反本還源,庶可跂踵。」事見納。

  建元元年,轉侍中,撫軍將軍,丹陽尹。二年,進號左衛將軍,固讓不拜。改授左光祿大夫,侍中、尹如故。郡縣獄相承有上湯殺囚,僧虔上疏言之曰:「湯本以救疾,而實行冤暴,或以肆忿。若罪必入重,自有正刑;若去惡宜疾,則應先啟。豈有死生大命,而潛制下邑。愚謂治下囚病,必先刺郡,求職司與醫對共診驗;遠縣,家人省視,然後處理。〔九〕可使死者不恨,生者無怨。」上納其言。

  僧虔留意雅樂,昇明中所奏,雖微有釐改,尚多遺失。是時上始欲通使,僧虔與兄子儉書曰:「古語云『中國失禮,問之四夷』。計樂亦如。苻堅敗後,東〔晉〕始備金石樂,〔一0〕故知不可全誣也。北國或有遺樂,誠未可便以補中夏之闕,且得知其存亡,亦一理也。但鼓吹舊有二十一曲,今所能者十一而已,意謂北使會有散役,得今樂署一人粗別同異者,充此使限。雖復延州難追,其得知所知,亦當不同。若謂有此理者,可得申吾意上聞否?試為思之。」事竟不行。

  太祖善書,及即位,篤好不已。與僧虔賭書畢,謂僧虔曰:「誰為第一?」僧虔曰:「臣書第一,陛下亦第一。」上笑曰:「卿可謂善自為謀矣。」示僧虔古跡十一袠,就求能書人名。僧虔得民閒所有,袠中所無者,吳大皇帝、景帝、歸命侯書,桓玄書,及王丞相導、領軍洽、中書令珉、張芝、索靖、衛伯儒、張翼十二卷奏之。〔一一〕又上羊欣所撰能書人名一卷。

  其年冬,遷持節、都督湘州諸軍〔事〕、〔一二〕征南將軍、湘州刺史,侍中如故。清簡無所欲,不營財產,百姓安之。世祖即位,僧虔以風疾欲陳解,會遷侍中、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僧虔少時群從宗族並會,客有相之者云:「僧虔年位最高,仕當至公,餘人莫及也。」及授,僧虔謂兄子儉曰:「汝任重於朝,行當有八命之禮,我若復此授,則一門有二台司,實可畏懼。」乃固辭不拜,上優而許之。改授侍中、特進、左光祿大夫。客問僧虔固讓之意,僧虔曰:「君子所憂無德,不憂無寵。吾衣食周身,榮位已過,所慚庸薄無以報國,豈容更受高爵,方貽官謗邪!」兄子儉為朝宰,起長梁齋,制度小過,僧虔視之不悅,竟不入戶,儉即毀之。〔一三〕

  永明三年,薨。僧虔頗解星文,〔夜〕坐見豫章分野當有事故,〔一四〕時僧虔子慈為豫章內史,慮其有公事。少時,僧虔薨,慈棄郡奔赴。僧虔時年六十。追贈司空,侍中如故。諡簡穆。

  其論書曰:「宋文帝書,自云可比王子敬,時議者云『天然勝羊欣,功夫少於欣』。王平南廙、右軍叔,過江之前以為最。〔一五〕亡曾祖領軍書,右軍云『弟書遂不減吾』。變古制,今唯右軍。領軍不爾,至今猶法鍾、張。亡從祖中書令書,子敬云『弟書如騎騾,駸駸恆欲度驊騮前』。庾征西翼書,少時與右軍齊名,右軍後進,庾猶不分,在荊州與都下人書云:『小兒輩賤家雞,皆學逸少書,須吾下,當比之。』張翼,王右軍自書表,晉穆帝令翼寫題後答,右軍當時不別,久後方悟,云『小人幾欲亂真』。張芝、索靖、韋誕、鍾會、二衛並得名前代,無以辨其優劣,唯見其筆力驚異耳。張澄當時亦呼有意。郗愔章草亞於右軍。郗嘉賓草亞於二王,緊媚〔過〕其父〔一六〕。桓玄自謂右軍之流,論者以比孔琳之。謝安亦入能書錄,亦自重,為子敬書嵇康詩。羊欣書見重一時,親受子敬,行書尤善,正乃不稱名。孔琳之書天然放縱,極有筆力,規矩恐在羊欣後。丘道護與羊欣俱面受子敬,故當在欣後。范廚與蕭思話同師羊欣,後小叛,既失故步,為復小有意耳。蕭思話書,羊欣之影,風流趣好,殆當不減,筆力恨弱。謝綜書,其舅云『緊生起,是得賞也,恨少媚好』。謝靈運乃不倫,遇其合時,亦得入流。賀道力書亞丘道護。庾昕學右軍,〔一七〕亦欲亂真矣。」又著書賦,傳於世。

  第九子寂,字子玄,性迅動,好文章,讀范滂傳,未常不歎挹。王融敗後,賓客多歸之。建武初,欲獻中興頌,兄志謂之曰:「汝膏粱年少,何患不達,不鎮之以靜,將恐貽譏。」寂乃止。初為祕書郎,卒,年二十一。

  僧虔宋世嘗有書誡子曰:

  知汝恨吾不許〔汝〕學,〔一八〕欲自悔厲,或以闔棺自欺,或更擇美業,且得有慨,亦慰窮生。但亟聞斯唱,未睹其實。請從先師聽言觀行,冀此不復虛身。吾未信汝,非徒然也。往年有意於史,取三國志聚置床頭,百日許,復徙業就玄,自當小差於史,〔一九〕猶未近彷佛。曼倩有云:「談何容易。」見諸玄,志為之逸,腸為之抽,專一書,轉誦數十家注,自少至老,手不釋卷,尚未敢輕言。汝開老子卷頭五尺許,〔二0〕未知輔嗣何所道,平叔何所說,馬、鄭何所異,指例何所明,而便盛於麈尾,自呼談士,此最險事。設令袁令命汝言易,謝中書挑汝言莊,張吳興叩汝〔言〕老,〔二一〕端可復言未嘗看邪?談故如射,前人得破,後人應解,不解即輸賭矣。且論注百氏,荊州八袠,又才性四本,聲無哀樂,皆言家口實,如客至之有設也。汝皆未經拂耳瞥目。豈有庖廚不脩,而欲延大賓者哉?就如張衡思侔造化,郭象言類懸河,不自勞苦,何由至此?汝曾未窺其題目,未辨其指歸;六十四卦,未知何名;莊子眾篇,何者內外;八袠所載,凡有幾家;四本之稱,以何為長。而終日欺人,人亦不受汝欺也。由吾不學,無以為訓。然重華無嚴父,放勳無令子,亦各由己耳。汝輩竊議亦當云:「何日不學?〔二二〕在天地閒可嬉戲,何忽自課謫?幸及盛時逐歲暮,何必有所減?」汝見其一耳,不全爾也。設令吾學如馬、鄭,亦必甚勝;復倍不如,今亦必大減。致之有由,從身上來也。〔汝〕今壯年,〔二三〕自懃數倍許勝,劣及吾耳。世中比例舉眼是,〔二四〕汝足知此,不復具言。

  吾在世,雖乏德素,要復推排人閒數十許年,故是一舊物,人或以比數汝等耳。即化之後,若自無調度,誰復知汝事者?舍中亦有少負令譽弱冠越超清級者,于時王家門中,優者則龍鳳,劣者猶虎豹,失蔭之後,豈龍虎之議?況吾不能為汝蔭,政應各自努力耳。或有身經三公,蔑爾無聞;布衣寒素,卿相屈體。或父子貴賤殊,兄弟聲名異。何也?體盡讀數百卷書耳。吾今悔無所及,欲以前車誡爾後乘也。汝年入立境,方應從官,〔二五〕兼有室累,牽役情性,何處復得下帷如王郎時邪?為可作世中學,取過一生耳。試復三思,勿諱吾言。猶捶撻志輩,冀脫万一,未死之閒,望有成就者,不知當有益否?各在爾身己切,(身)豈復關吾邪?〔二六〕鬼唯知愛深松茂柏,寧知子弟毀譽事!因汝有感,故略敘胸懷矣。〔二七〕

  張緒字思曼,吳郡吳人也。祖茂度,會稽太守。父寅,〔二八〕太子中舍人。

  緒少知名,清簡寡欲,叔父鏡謂人曰:「此兒,今之樂廣也。」

  州辟議曹從事,舉秀才。建平王護軍主簿,右軍法曹行參軍,司空主簿,撫軍、南中郎二府功曹,尚書倉部郎。都令史諮郡縣米事,緒蕭然直視,不以經懷。除巴陵王文學,太子洗馬,北中郎參軍,太子中舍人,本郡中正,車騎從事中郎,中書郎,州治中,黃門郎。

  宋明帝每見緒,輒歎其清淡。轉太子中庶子,本州大中正,遷司徒左長史。吏部尚書袁粲言於帝曰:「臣觀張緒有正始遺風,宜為宮職。」復轉中庶子,領翊軍校尉,轉散騎常侍,領長水校尉,尋兼侍中,遷吏部郎,參掌大選。元徽初,東宮罷,選曹擬舍人王儉格外記室,緒以儉人地兼美,宜轉祕書丞,從之。緒又遷侍中,(中)郎如故。〔二九〕

  緒忘情榮祿,朝野皆貴其風,嘗與客閑言,一生不解作諾。時袁粲、褚淵秉政,有人以緒言告粲、淵者,即出緒為吳郡太守,緒初不知也。遷為祠部尚書,復領中正,遷太常,加散騎常侍,尋領始安王師。〔三0〕昇明二年,遷太(子)〔祖〕太傅長史,〔三一〕加征虜將軍。

  齊臺建,轉散騎常侍,世子詹事。建元元年,轉中書令,常侍如故。緒善言,素望甚重。太祖深加敬異。僕射王儉謂人曰:「北士中覓張緒,過江未有人,不知陳仲弓、黃叔度能過之不耳?」車駕幸莊嚴寺聽僧達道人講,〔三二〕座遠,不聞緒言,上難移緒,乃遷僧達以近之。

  尋加驍騎將軍。欲用緒為右僕射,以問王儉,儉曰:「南士由來少居此職。」褚淵在座,啟上曰:「儉年少,或不盡憶。江左用陸玩、顧和,皆南人也。」儉曰:「晉氏衰政,不可以為准則。」上乃止。四年,初立國學,以緒為太常卿,領國子祭酒,常侍、中正如故。緒既遷官,上以王延之代緒為中書令,時人以此選為得人,比晉朝之用王子敬、王季琰也。

  緒長於周易,言精理奧,見宗一時。常云何平叔所不解易中七事,〔三三〕諸卦中所有時義,是其一也。

  世祖即位,轉吏部尚書,祭酒如故。永明元年,遷金紫光祿大夫,領太常。明年,領南郡王師,加給事中,太常如故。三年,轉太子詹事,師、給事如故。緒每朝見,世祖目送之。謂王儉曰:「緒以位尊我,我以德貴緒也。」遷散騎常侍,金紫光祿大夫、師如故。給親信二十人。復領中正。長沙王晃屬選用吳興聞人邕為州議曹,緒以資藉不當,執不許。晃遣書佐固請之,緒正色謂晃信曰:「此是身家州鄉,殿下何得見逼!」七年,竟陵王子良領國子祭酒,世祖敕王晏曰:「吾欲令司徒辭祭酒以授張緒,物議以為云何?」子良竟不拜。以緒領國子祭酒,光祿、師、中正如故。

  緒口不言利,有財輒散之。清言端坐,或竟日無食,門生見緒飢,為之辨餐,然未嘗求也。卒時年六十八。遺命作蘆葭轜車,靈上置杯水香火,不設祭。從弟融敬重緒,事之如親兄,齎酒於緒靈前酌飲,慟哭曰:「阿兄風流頓盡!」追贈散騎常侍、特進、金紫光祿大夫。諡簡子。

  子克,〔三四〕蒼梧世,正員郎,險行見寵,坐廢錮。

  克弟允,永明中,安西功曹,淫通殺人,伏法。

  允兄充,永明元年,為武陵王友,坐書與尚書令王儉,辭旨激揚,為御史中丞到撝所奏,免官禁錮。論者以為有恨於儉也。

  案建元初,中詔序朝臣,欲以右僕射擬張岱。褚淵謂「得此過優,若別有忠誠,特進升引者,別是一理,仰由裁照」。詔「更量」。說者既異,今兩記焉。

  史臣曰:王僧虔有希聲之量,兼以藝業。戒盈守滿,(發)〔屈己〕自容,〔三五〕方軌諸公,〔三六〕實平世之良相。張緒凝衿素氣,自然標格,搢紳端委,朝宗民望。夫如緒之風流者,豈不謂之名臣!

  贊曰:簡穆長者,其義恢恢。聲律草隸,燮理三台。思曼廉靜,自絕風埃。遊心爻繫,物允清才。

  校勘記

  〔一〕 無復遊(官)〔宦〕之興矣 據局本及元龜八百五十一改。

  〔二〕 常用掘筆書 「掘」各本並作「拙」。按古「拙」字亦作「掘」,見史記貨殖列傳徐廣注,今不改。

  〔三〕 甲族向來多不居憲臺 「向來」殿本作「由來」。按御覽二百二十六、永樂大典六千八百三十二引並作「由來」,南史、通典食貨典亦作「由來」。

  〔四〕 王獻之善書 「王」字上南史有「始」字。

  〔五〕 中書舍人阮佃夫〔家〕在會(下)〔稽〕 據南監本、殿本、局本補改。

  〔六〕 〔身〕雖孤微 據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補。

  〔七〕 不肯殊絕 「肯」南監本、殿本、局本作「至」。

  〔八〕 夫懸鍾之器 「懸鍾」元龜五百六十六、宋書樂志作「鍾懸」。按王僧虔此表宋書樂志引全文,此有刪節,文句亦多異。

  〔九〕 然後處理 「理」元龜四百七十一作「治」。

  〔一0〕東〔晉〕始備金石樂 據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補。

  〔一一〕吳大皇帝至十二卷奏之 張森楷校勘記云:「南史作『十一卷』,以上所述有十一人,疑作『十一卷』為是。」今按法書要錄引此,無桓玄,有晉安帝,張芝前又列韋仲將名,正為十二人也。

  〔一二〕都督湘州諸軍〔事〕 據毛本、局本補。

  〔一三〕儉即毀之 「即」下南監本有「日」字。

  〔一四〕〔夜〕坐見豫章分野當有事故 據南監本、殿本、局本補。

  〔一五〕過江之前以為最 元龜八百六十一「江」下有「右軍」二字,是。蓋謂在過江之後,右軍之前,以王廙為最也。按法書要錄云:「王平南廙,是右軍叔,自過江東,右軍之前,惟廙為最。」文較明析。

  〔一六〕緊媚〔過〕其父 據元龜八百六十一及法書要錄補。

  〔一七〕庾昕學右軍 「庾昕」法書要錄作「康昕」。又要錄引羊欣所撰古來能書人名,云「胡人康昕,工隸草」。按自漢以來,康居人之留居中國者,皆以康為氏。既云「胡人康昕」,疑作「康」是。

  〔一八〕知汝恨吾不許〔汝〕學 據南監本、殿本、局本及元龜八百十七補。

  〔一九〕復徙業就玄自當小差於史 按元龜八百十七疊「玄」字。

  〔二0〕汝開老子卷頭五尺許 按下云「馬鄭何所異」。梁玉繩瞥記云:「馬、鄭未嘗注老。王西莊光祿云「『老子』當作『老易』,蓋是也。」

  〔二一〕張吳興叩汝〔言〕老 據南監本、殿本、局本補。

  〔二二〕何日不學 「何日」南監本、殿本及南史、元龜八百十七作「阿越」。

  〔二三〕〔汝〕今壯年 據南史及元龜八百十七補。

  〔二四〕世中比例舉眼是 「是」字上元龜八百十七有「皆」字。

  〔二五〕方應從官 「官」南史作「宦」。

  〔二六〕(身)豈復關吾邪 據南史刪。按元龜八百十七、永樂大典六千八百三十二皆無「身」字。

  〔二七〕故略敘胸懷矣 南監本、殿本無「矣」字,元龜八百十七作「耳」。

  〔二八〕父寅 「寅」南監本、局本及南史並作「演」。此子顯避梁武帝嫌名改。

  〔二九〕(中)郎如故 張森楷校勘記云:「上文未言為中郎,疑衍『中』字,郎如故謂吏部郎如故也。」按張說是,今據刪。

  〔三0〕尋領始安王師 「安」原訛「建」,各本不訛,今改正。

  〔三一〕昇明二年遷太(子)〔祖〕太傅長史 南史云:「昇明二年,自祠部尚書為齊高帝太傅長史。」按蕭道成諡高皇帝,廟號太祖,明「太子」乃「太祖」之訛,各本皆未正,今改。

  〔三二〕聽僧達道人講 「講」字下南史有「維摩」二字。

  〔三三〕常云何平叔所不解易中七事 南史同。錢大昕廿二史考異云:「三國志注引管輅別傳,云『何尚書自言不解易九事』,南史伏曼容傳亦云『何晏疑易中九事』,此云七事,未知孰是。」

  〔三四〕子克 「克」南史作「完」。

  〔三五〕(發)〔屈己〕自容 據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改。

  〔三六〕方軌諸公 「軌」原訛「埶」,今據毛本、殿本、局本改正。按南監本作「之」。

查看目录 >> 《南齊書》


国学迷 嘉祐集(重刊嘉祐集)十五卷 嘉祐集(重刊嘉祐集)十五卷 嘉祐集(重刊嘉祐集)十五卷 嘉祐集(重刊嘉祐集)十五卷 嘉祐集(重刊嘉祐集)十五卷 嘉祐集(重刊嘉祐集)十五卷附錄一卷 嘉祐集(重編嘉祐集)二十卷附錄一卷 嘉祐集(蘇老泉嘉祐集)二十卷 嘉祐集(蘇老泉嘉祐集)二十卷 嘉祐集(蘇老泉嘉祐集)二十卷 嘉祐集(蘇老泉嘉祐集)二十卷 嘉祐集(蘇老泉嘉祐集)十四卷 嘉祐集十六卷附錄二卷 嘉祐集十六卷附錄二卷 嘉祐集十六卷 嘉祐集二十四卷 嘉祐集選一卷 嘉祐集選一卷 嘉祐集選一卷 老泉詩鈔一卷 老泉集一卷 老泉先生集三卷 老泉先生文集十二卷附考異一卷 老泉先生文集補遺二卷 經進嘉祐文集事畧一卷附考異一卷 宋大家蘇文公文鈔(老泉文鈔)十卷 宋大家蘇文公文鈔(老泉文鈔)十卷 宋大家蘇文公文鈔(老泉文鈔)十卷 蘇老泉文一卷 蘇老泉文一卷 蘇老泉文一卷 增訂蘇文公文鈔三卷 蘇老泉文選二卷 蘇老泉文選一卷 老泉文妙三卷 老泉先生文粹十一卷 蘇文嗜六卷 蘇老泉評苑二卷 蘇老泉尺牘一卷 伊川擊壤集二十卷集外詩一卷 伊川擊壤集二十卷集外詩一卷 伊川擊壤集二十卷集外詩一卷 伊川擊壤集二十卷集外詩一卷 伊川擊壤集二十卷集外詩一卷 伊川擊壤集二十卷集外詩一卷 伊川擊壤集二十卷集外詩一卷 伊川擊壤集二十卷集外詩一卷 伊川擊壤集二十卷集外詩一卷 伊川擊壤集(擊壤集)二十卷 伊川擊壤集(擊壤集)二十卷 伊川擊壤集(擊壤集)二十卷 伊川擊壤集(擊壤集)二十卷 伊川擊壤集(擊壤集)二十卷 伊川擊壤集(擊壤集)二十卷 伊川擊壤集(擊壤集)二十卷 伊川擊壤集(擊壤集)二十卷 伊川擊壤集(擊壤集)二十卷 伊川擊壤集(擊壤集)二十卷 伊川擊壤集二十卷補遺一卷 伊川擊壤集十八卷 標題徐狀元補注蒙求 春漪齋筆識 掖垣題稿 音點春秋左傳詳節句解 詩存 粵遊小草 弇山堂別集 沙河逸老小稿,嶰穀詞 雲門書院隨筆 五茸志逸隨筆 荀子考異 讀書脞錄,[讀書脞錄]續編 文廟靖難記聖政記 正德三年進士登科錄 宋史全文續資治通鑒 六書精蘊 家禮要節 瑟譜 敬亭集 陰符經解 顔氏家訓節鈔 石經閣詩略 衎石齋記事稿,[衎石齋記事稿]續稿,[衎石齋記事稿]刻楮集 寶閑堂集 空明子全集 中邨詩草 年華錄 牖景錄 馬吊譜 澹靜亝印存 河瀆奏疏 新鐫才美巧相逢宛如約 柱下芻言 大金國志 韓非子 周禮會注 三禮編繹 周恭肅公集 慎墨堂名家詩品 悔庵學文,[悔庵學文]補遺 觀堂集林 校禮堂文集,[校禮堂]詩集 舊雨齋集 石研齋集 雪月梅傳 倭名類聚鈔 同姓名譜 讀書叢錄 欽定方輿路程考略 萍遊小草 魁本排字通並禮部韻注 四書通證 蒙山和尚普說 龍舒增廣淨土文 儀禮集說 易學啓蒙 古史 楊升庵先生夫人樂府詞餘 三雲籌俎考 皇明成化二十三年條例 皇元大科三場文選四書疑,易義,周易疑 尚書考異 圭美堂集 海叟集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議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 視草餘錄 黎陽王太傅詩選 停雲館詩選 護法論 風憲事宜 大清太祖高皇帝實錄 倭情考略 初潭集 司銓奏草 計部奏疏 虐政集 迦陵集 青溪富山先生遺稿 大明崇禎三年歲次庚午大統曆 歐陽文忠公集 翰苑群書 箕田考 朝鮮志 河渠考略 廣韻 孟子 五經 書集傳輯錄纂注,朱子說書綱領輯錄 貞觀政要 重校玉簪記 重校孝義祝發記 新刊訓解直音書言故事大全 掖垣諫草 廣東詩粹 繡襦記 樂書 周易程朱先生傳義附錄 文場備用排字禮部韻注 白鹿書院志 中立四子集 陳章侯畫博古牌 九鯉湖志 別苑倡和詩冊 譚友夏鍾伯敬先生批評綰春園傳奇 絲綸錄 四書集注通證 留計疏草 教誡新學比丘行護律儀 過庭詩話 多能鄙事 撫遼疏稿 禮記集說 韻葉考 古文淵鑒 古今翰苑瓊琚 孔子家語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自怡集 巴西文集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