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南齊書 >

南齊書卷二十六 列傳第七

南齊書卷二十六 列傳第七

  王敬則 陳顯達

  王敬則,晉陵南沙人也。母為女巫,生敬則而胞衣紫色,謂人曰:「此兒有鼓角相。」敬則年長,兩腋下生乳各長數寸。夢騎五色師子。年二十餘,善拍張。補刀戟左右。景和使敬則跳刀,高與白虎幢等,如此五六,接無不中。補俠轂隊主,領細鎧左右。與壽寂之同斃景和。明帝即位,以為直閤將軍。坐捉刀入殿啟事,繫尚方十餘日,乃復直閤。除奮武將軍,封重安縣子,邑三百五十戶。敬則少時於草中射獵,有虫如烏豆集其身,擿去乃脫,其處皆流血。敬則惡之,詣道士卜,道士曰:「不須憂,此封侯之瑞也。」敬則聞之喜,故出都自效,至是如言。

  泰始初,以敬則為龍驤將軍、軍主,隨寧朔將軍劉懷珍征壽春,殷琰遣將劉從築四壘於死虎,〔一〕懷珍遣敬則以千人繞後,直出橫塘,賊眾驚退。除奉朝請,出補(東武)暨陽令。〔二〕

  敬則初出都,〔至〕陸主山下,〔三〕宗侶十餘船同發,敬則船獨不進,乃令弟入水推之,見一烏漆棺。敬則曰:「爾非凡器。若是吉善,使船速進。吾富貴,當改葬爾。」船須臾去。敬則既入縣,收此棺葬之。

  軍荒之後,縣有一部劫逃紫山中為民患,〔四〕敬則遣人致意劫帥,可悉出首,當相申論。治下廟神甚酷烈,百姓信之,敬則引神為誓,必不相負。劫帥既出,敬則於廟中設會,於座收縛,曰:「吾先啟神,若負誓,還神十牛。今不違誓。」即殺十牛解神,并斬諸劫,百姓悅之。遷員外郎。

  元徽二年,隨太祖拒桂陽賊於新亭,敬則與羽林監陳顯達、寧朔將軍高道慶乘舸〈舟習〉於江中迎戰,大破賊水軍,焚其舟艦。事寧,帶南泰山太守,右俠轂主,轉越騎校尉,安成王車騎參軍。〔五〕

  蒼梧王狂虐,左右不自保,敬則以太祖有威名,歸誠奉事。每下直,輒往領府。〔六〕夜著青衣,扶匐道路,為太祖聽察蒼梧去來。太祖命敬則於殿內伺機,未有定日。既而楊玉夫等危急殞帝,敬則時在家,玉夫將首投敬則,敬則馳詣太祖。太祖慮蒼梧所誑,不開門。敬則於門外大呼曰:「是敬則耳。」門猶不開。乃於牆上投進其首,太祖索水洗視,視竟,乃戎服出。

  敬則從入宮,至承明門,門郎疑非蒼梧還,敬則慮人覘見,以刀環塞窐孔,呼開門甚急。衛尉丞顏靈寶窺見太祖乘馬在外,竊謂親人曰:「今若不開內領軍,天下會是亂耳。」門開,敬則隨太祖入殿。明旦,四貴集議,敬則拔白刃在床側跳躍曰:「官應處分,誰敢作同異者!」昇明元年,遷員外散騎常侍、輔國將軍、驍騎將軍、領臨淮太守,增封為千三百戶,知殿內宿衛兵事。

  沈攸之事起,進敬則號冠軍將軍。太祖入守朝堂,袁粲起兵夕,領軍劉韞、直閤將軍卜伯興等於宮內相應,戒嚴將發。敬則開關掩襲,皆殺之。殿內竊發盡平,敬則之力也。遷右衛將軍,常侍如故。增封為二千五百戶,尋又加五百戶。又封敬則子元遷為東鄉侯,邑三百七十戶。齊臺建,為中領軍。

  太祖將受禪,材官薦易太極殿柱,從帝欲避土,不肯出宮遜位。明日,當臨軒,帝又逃宮內。敬則將轝入迎帝,啟譬令出。帝拍敬則手曰:「必無過慮,當餉輔國十萬錢。」

  建元元年,出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南兗兗徐青冀五州軍事、平北將軍、南兗州刺史,封尋陽郡公,邑三千戶。加敬則妻懷氏爵為尋陽國夫人。二年,進號安北將軍。虜寇淮、泗,敬則恐,委鎮還都,百姓皆驚散奔走,上以其功臣,不問,以為都官尚書、撫軍。

  尋遷使持節、散騎常侍、安東將軍、吳興太守。郡舊多剽掠,有十數歲小兒於路取遺物,殺之以徇,自此道不拾遺,郡無劫盜。又錄得一偷,召其親屬於前鞭之,令偷身長掃街路,久之乃令偷舉舊偷自代,諸偷恐為其所識,皆逃走,境內以清。出行,從市過,見屠肉枅,〔七〕歎曰:「吳興昔無此枅,是我少時在此所作也。」

  遷護軍將軍,常侍如故,以家為府。三年,以改葬去職,詔贈敬則母尋陽公國太夫人。改授侍中、撫軍將軍。太祖遺詔敬則以本官領丹陽尹。尋遷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會稽東陽新安臨海永嘉五郡軍事、鎮東將軍、會稽太守。永明二年,給鼓吹一部。

  會土邊帶湖海,民丁無士庶皆保塘役,敬則以功力有餘,悉評斂為錢,〔八〕送臺庫以為便宜,上許之。竟陵王子良啟曰:

  伏尋三吳內地,國之關輔,百度所資。民庶彫流,日有困殆,蠶農罕獲,饑寒尤甚,富者稍增其饒,貧者轉鍾其弊,可為痛心,難以辭盡。頃錢貴物賤,殆欲兼倍,凡在觸類,莫不如茲。稼穡難劬,〔九〕斛直數〔十〕,〔一0〕(今)機杼勤苦,〔一一〕匹裁三百。所以然者,實亦有由。年常歲調,既有定期,僮卹所上,咸是見直。〔一二〕東閒錢多剪鑿,〔一三〕鮮復完者,公家所受,必須員大,以兩代一,困於所貿,鞭捶質繫,益致無聊。

  臣昔忝會稽,粗閑物俗,塘丁所上,本不入官。良由陂湖宜壅,橋路須通,均夫訂直,民自為用。若甲分毀壞,則年一脩改;若乙限堅完,則終歲無役。今郡通課此直,悉以還臺,租賦之外,更生一調。致令塘路崩蕪,湖源泄散,害民損政,實此為劇。

  建元初,狡虜游魂,軍用殷廣。浙東五郡,丁稅一千,乃有質賣妻兒,以充此限,道路愁窮,不可聞見。所逋尚多,收上事絕,臣登具啟聞,〔一四〕即蒙蠲原。而此年租課,三分逋一,明知徒足擾民,實自弊國。愚謂塘丁一條,宜還復舊,在所逋卹,優量原除。凡應受錢,不限大小,仍令在所,折市布帛。若民有雜物,是軍國所須者,聽隨價准直,不必(其)〔一〕應送錢,〔一五〕於公不虧其用,在私實荷其渥。

  昔晉氏初遷,江左草創,絹布所直,十倍於今,賦調多少,因時增減。永初中,官布一匹,直錢一千,而民閒所輸,聽為九百。漸及元嘉,物價轉賤,私貨則束直六千,〔一六〕官受則匹准五百,所以每欲優民,必為降落。今入官好布,匹堪百餘,其四民所送,猶依舊制。昔為刻上,今為刻下,氓庶空儉,豈不由之。

  救民拯弊,莫過減賦。時和歲稔,尚爾虛乏,儻值水旱,寧可熟念。且西京熾強,實基三輔,東都全固,寔賴三河,歷代所同,古今一揆。石頭以外,裁足自供府州,方山以東,深關朝廷根本。夫股肱要重,不可不卹。宜蒙寬政,少加優養。略其目前小利,取其長久大益,無患民貲不殷,國財不阜也。宗臣重寄,咸云利國,竊如愚管,未見可安。

  上不納。

  三年,進號征東將軍。宋廣州刺史王翼之子妾路氏,剛暴,數殺婢,翼之子法明告敬則,〔一七〕敬則付山陰獄殺之,路氏家訴,為有司所奏,山陰令劉岱坐棄市刑。敬則入朝,上謂敬則曰:「人命至重,是誰下意殺之?都不啟聞?」敬則曰:「是臣愚意。臣知何物科法,見背後有節,便言應得殺人。」劉岱亦引罪,上乃赦之。敬則免官,以公領郡。

  明年,遷侍中、中軍將軍。尋與王儉俱即本號開府儀同三司,儉既固讓,敬則亦不即受。七年,出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豫州郢州之西陽司州之汝南二郡軍事、征西大將軍、豫州刺史,開府如故。進號驃騎。十一年,遷司空,常侍如故。世祖崩,遺詔改加侍中。高宗輔政,密有廢立意,隆昌元年,出敬則為使持節、都督會稽東陽臨海永嘉新安五郡軍事、會稽太守,本官如故。海陵王立,進位太尉。

  敬則名位雖達,不以富貴自遇,危拱傍遑,略不嘗坐,〔一八〕接士庶皆吳語,而殷勤周悉。初為散騎使虜,於北館種楊柳,後員外郎虞長耀北使還,敬則問:「我昔種楊柳樹,今若大小?」長耀曰:「虜中以為甘棠。」敬則笑而不答。

  世祖御座賦詩,敬則執紙曰:「臣幾落此奴度內。」世祖問:「此何言?」敬則曰:「臣若知書,不過作尚書都令史耳,那得今日?」敬則雖不大識書,而性甚警黠,臨州郡,令省事讀辭,下教判決,皆不失理。

  明帝即位,進大司馬,增邑千戶。臺使拜授日,雨大洪注,敬則文武皆失色,一客在傍曰:「公由來如此,昔拜丹陽吳興時亦然。」敬則大悅,曰:「我宿命應得雨。」乃列羽儀,備朝服,道引出聽事拜受,意猶不自得,吐舌久之,至事竟。

  帝既多殺害,敬則自以高、武舊臣,心懷憂恐。帝雖外厚其禮,而內相疑備,數訪問敬則飲食體幹堪宜,聞其衰老,且以居內地,故得少安。三年中,遣蕭坦之將齋仗五百人,行武進陵。敬則諸子在都,憂怖無計。上知之,遣敬則世子仲雄入東安慰之。仲雄善彈琴,當時新絕。江左有蔡邕焦尾琴,在主衣庫,上敕五日一給仲雄。仲雄於御前鼓琴作懊儂曲歌曰:「常歎負情儂,郎今果行許!」帝愈猜愧。

  永泰元年,帝疾,屢經危殆。以張瑰為平東將軍、吳郡太守,置兵佐,密防敬則。內外傳言當有異處分。敬則聞之,竊曰:「東今有誰?秖是欲平我耳!」諸子怖懼,第五子幼隆遣正員將軍徐嶽密以情告徐州行事謝朓為計,若同者,當往報敬則。朓執嶽馳啟之。敬則城局參軍徐庶家在京口,其子密以報庶,庶以告敬則五官王公林。公林,敬則族子,常所委信。公林勸敬則急送啟賜兒死,單舟星夜還都。敬則令司馬張思祖草啟,既而曰:「若爾,諸郎在都,要應有信,且忍一夕。」其夜,呼僚佐文武樗蒲賭錢,謂眾曰:「卿諸人欲令我作何計?」莫敢先荅。防閤丁興懷曰:「官秖應作耳。」敬則不作聲。明旦,召山陰令王詢、臺(侍)〔傳〕御史鍾離祖願,〔一九〕敬則橫刀跂坐,問詢等「發丁可得幾人?傳庫見有幾錢物?」詢荅「縣丁卒不可上」。祖願稱「傳物多未輸入」。敬則怒,將出斬之。王公林又諫敬則曰:「官是事皆可悔,惟此事不可悔!官詎不更思!」敬則唾其面曰:「小子!我作事,何關汝小子!」乃起兵。

  上詔曰:「謝朓啟事騰徐嶽列如右。王敬則稟質凶猾,本謝人綱。直以宋季多艱,頗有膂力之用,驅獎所至,遂升榮顯。皇運肇基,預聞末議,功非匡國,賞實震主。爵冠執珪,身登衣羇,固以風雅作刺,〔二0〕縉紳側目。而溪谷易盈,鴟梟難改,猜心內駭,醜辭外布。永明之朝,履霜有漸,隆昌之世,堅冰將著,從容附會,朕有力焉。及景歷惟新,推誠盡禮,中使相望,軒冕成陰。迺嫌跡愈興,禍圖茲構,收合亡命,結黨聚群,外候邊警,內伺國隙。元遷兄弟,中萃淵藪,姦契潛通,將謀竊發。朓即姻家,嶽又邑子,取據匪他,昭然以信。方、邵之美未聞,韓、彭之釁已積。此而可容,孰寄刑典!便可即遣收掩,肅明國憲。大辟所加,其父子而已;凡諸詿誤,一從蕩滌。」收敬則子員外郎世雄、〔二一〕記室參軍季哲、太子洗馬幼隆、太子舍人少安等,於宅殺之。長子黃門郎元遷,為寧朔將軍,領千人於徐州擊虜,敕徐州刺史徐玄慶殺之。

  敬則招集配衣,二三日便發,欲劫前中書令何胤還為尚書令,長史王弄璋、司馬張思祖止之。乃率實甲萬人過浙江,謂思祖曰:「應須作檄。」思祖曰:「公今自還朝,何用作此。」敬則乃止。

  朝廷遣輔國將軍前軍司馬左興盛、後軍將軍直閤將軍崔恭祖、輔國將軍劉山陽、龍驤將軍直閤將軍馬軍主胡松三千餘人,築壘於曲阿長岡,右僕射沈文季為持節都督,屯湖頭,備京口路。

  敬則〔以〕舊將舉事,〔二二〕百姓檐篙荷鍤隨逐之,十餘万眾。至晉陵,南沙人范脩化殺縣令公上延孫以應之。敬則至武進陵口,慟哭乘肩轝而前。遇興盛、山陽二砦,盡力攻之。興盛使軍人遙告敬則曰:「公兒死已盡,公持許底作?」官軍不敵欲退,而圍不開,各死戰。胡松領馬軍突其後,白丁無器仗,皆驚散,敬則軍大敗。敬則索馬,再上不得上,興盛軍(客)〔容〕袁文曠斬之,〔二三〕傳首。是時上疾已篤,敬則倉卒東起,朝廷震懼。東昏侯在東宮,議欲叛,使人上屋望,見征虜亭失火,謂敬則至,急裝欲走。有告敬則者,敬則曰:「檀公三十六策,走是上計。汝父子唯應急走耳。」敬則之來,聲勢甚盛,裁少日而敗,時年七十餘。〔二四〕

  封左興盛新吳縣男,崔恭祖遂興縣男,劉山陽湘陰縣男,胡松沙陽縣男,各四百戶,賞平敬則也。又贈公上延孫為射聲校尉。

  陳顯達,南彭城人也。宋孝武世,為張永前軍幢主。景和中,以勞歷驅使。泰始初,〔二五〕以軍主隸徐州刺史劉懷珍北征,累至東海王板行參軍,員外郎。泰始四年,封彭澤縣子,邑三百戶。歷馬頭、義陽二郡太守,羽林監,濮陽太守。

  隸太祖討桂陽賊於新亭壘,劉勉大桁敗,賊進杜姥宅,及休範死,太祖欲還衛宮城,或諫太祖曰:「桂陽雖死,賊黨猶熾,人情難固,不可輕動。」太祖乃止。遣顯達率司空參軍高敬祖自查浦渡淮緣石頭北道入承明門,屯東堂。宮中恐動,得顯達(乃)至,〔乃〕稍定。〔二六〕顯達出杜姥宅,大戰破賊。矢中左眼,拔箭而鏃不出,地黃村潘嫗善禁,先以釘釘柱,嫗禹步作氣,釘即時出,乃禁顯達目中鏃出之。封豐城縣侯,邑千戶。轉游擊將軍。

  尋為使持節、督廣交越三州湘州之廣興軍事、輔國將軍、平越中郎將、廣州刺史,進號冠軍。沈攸之事起,顯達遣軍援臺,長史到遁、司馬諸葛導謂顯達曰:「沈攸之擁眾百万,勝負之勢未可知,不如保境蓄眾,分遣信驛,密通彼此。」顯達於座手斬之,遣表疏歸心太祖。進使持節、左將軍。軍至巴丘,而沈攸之平。除散騎常侍、左衛將軍,轉前將軍、太祖太尉左司馬。齊臺建,為散騎常侍,左衛將軍,領衛尉。太祖即位,遷中護軍,增邑千六百戶,轉護軍將軍。顯達啟讓,上答曰:「朝廷爵人以序。卿忠發萬里,信誓如期,雖屠城殄國之勳,無以相加。此而不賞,典章何在。若必未宜爾,吾終不妄授。於卿數士,意同家人,豈止於君臣邪?過明,與王、李俱祗召也。」上即位後,御膳不宰牲,顯達上熊烝一盤,上即以充飯。

  建元二年,虜寇壽陽,淮南江北百姓搔動。上以顯達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南兗兗徐青冀五州諸軍事、平北將軍、南兗州刺史。之鎮,虜退。上敕顯達曰:「虜經破散後,當無復犯關理。但國家邊防,自應過存備豫。宋元嘉二十七年後,江夏王作南兗,徙鎮盱眙,沈司空亦以孝建初鎮彼,政當以淮上要於廣陵耳。卿謂前代此處分云何?今僉議皆云卿應據彼地,吾未能決。乃當以擾動文武為勞。若是公計,不得憚之。」事竟不行。

  遷都督益寧二州軍事、安西將軍、益州刺史,領宋寧太守,持節、常侍如故。世祖即位,進號鎮西。益部山險,多不賓服。大度村獠,前後刺史不能制,顯達遣使責其租賧,獠帥曰:「兩眼刺史尚不敢調我!」遂殺其使。顯達分部將吏,聲將出獵,夜往襲之,男女無少長皆斬之。自此山夷震服。廣漢賊司馬龍駒據郡反,顯達又討平之。

  永明二年,徵為侍中、護軍將軍。顯達累任在外,經太祖之憂,及見世祖,流涕悲咽,上亦泣,心甚嘉之。

  五年,荒人桓天生自稱桓玄宗族,與雍、司二州界蠻虜相扇動,據南陽故城。上遣顯達假節,率征虜將軍戴僧靜等水軍向宛、葉,雍、司眾軍受顯達節度。〔二七〕天生率虜眾萬餘人攻舞陰,舞陰戍主輔國將軍殷公愍擊殺其副張麒麟,天生被瘡退走。仍以顯達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雍梁南北秦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隨郡軍事、鎮北將軍,領寧蠻校尉、雍州刺史。顯達進據舞陽城,遣僧靜等先進,與天生及虜再戰,大破之,官軍還。數月,天生復出攻舞陰,殷公愍破之,天生還竄荒中,遂城、平氏、白土三城賊稍稍降散。〔二八〕

  八年,進號征北將軍。其年,仍遷侍中、鎮軍將軍,尋加中領軍。出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江州諸軍事、征南大將軍、江州刺史,給鼓吹一部。顯達謙厚有智計,自以人微位重,每遷官,常有愧懼之色。有子十餘人,誡之曰:「我本志不及此,汝等勿以富貴陵人!」〔二九〕家既豪富,諸子與王敬則諸兒,並精車牛,麗服飾。當世快牛稱陳世子青,王三郎烏,呂文顯折角,江瞿曇白鼻。顯達謂其子曰:「麈尾扇是王謝家(許)〔物〕,〔三0〕汝不須捉此自逐。」

  十一年秋,虜動,詔屯樊城。世祖遺詔,即本號開府儀同三司。隆昌元年,遷侍中、車騎將軍,開府如故,置兵佐。豫廢鬱林之勳,延興元年,為司空,進爵公,增邑千戶,甲仗五十人入殿。高宗即位,進太尉,侍中如故,改封鄱陽郡公,邑三千戶,加兵二百人,給油絡車。建武二年,虜攻徐、司,詔顯達出頓,往來新亭白下,以為聲勢。

  上欲悉除高、武諸孫,微言問顯達,荅曰:「此等豈足介慮。」上乃止。顯達建武世心懷不安,深自貶匿,車乘朽故,導從鹵簿,皆用羸小,不過十數人。侍宴,酒後啟上曰:「臣年已老,富貴已足,唯少枕枕死,特就陛下乞之。」上失色曰:「公醉矣。」以年禮告退,〔三一〕不許。

  是時虜頻寇雍州,眾軍不捷,失沔北五郡。永泰元年,乃遣顯達北討。詔曰:「晉氏中微,宋德將謝,蕃臣外叛,要荒內侮,天未悔禍,左衽亂華,巢穴神州,逆移年載。朕嗣膺景業,踵武前王,靜言隆替,思乂區夏。但多難甫夷,恩化肇洽,興師擾眾,非政所先,用戢遠圖,權緩北略,冀戎夷知義,懷我好音。而凶醜剽狡,專事侵掠,驅扇異類,蟻聚西偏,乘彼自來之資,撫其天亡之會,軍無再駕,民不重勞,傳檄以定三秦,一麾而臣禹跡,在此舉矣。且中原士庶,久望皇威,乞師請援,結軌馳道。信不可失,時豈終朝。宜分命方嶽,因茲大號。侍中太尉顯達,可蹔輟槐陰,指授群帥。」中外纂嚴。加顯達使持節,向襄陽。

  永元元年,顯達督平北將軍崔慧景眾軍四萬,圍南鄉堺馬圈城,去襄陽三百里,攻之四十日,虜食盡,噉死人肉及樹皮,外圍既急,虜突走,斬獲千計。官軍競取城中絹,不復窮追。顯達入據其城,遣軍主莊丘(累)〔黑〕進取南鄉縣,〔三二〕故從陽郡治也。〔三三〕虜主元宏自領十餘萬騎奄至,顯達引軍渡水西據鷹子山築城,人情沮敗。虜兵甚急,軍主崔恭祖、胡松以烏布幔盛顯達,數人檐之,逕道從分磧山出均水口,臺軍緣道奔退,死者三万餘人。左軍將張千戰死,〔三四〕追贈游擊將軍。顯達素有威名,著於蠻虜,至是大損喪焉。御史中丞范岫奏免顯達官,朝議優詔荅曰:「昔衛、霍出塞,往往無功,馮、鄧入關,有時虧喪。況公規謨肅舉,期寄兼深、見可知難,無損威略。方振遠圖,廓清朔土。雖執憲有常,非所得議。」顯達表解職,不許,求降號,又不許。

  以顯達為都督江州軍事、江州刺史,鎮盆城,持節本官如故。初,王敬則事起,始安王遙光啟明帝慮顯達為變,欲追軍還,事尋平,乃寢。顯達亦懷危怖。及東昏立,彌不樂還京師,得此授,甚喜。尋加領征南大將軍,給三望車。

  顯達聞京師大相殺戮,又知徐孝嗣等皆死,傳聞當遣兵襲江州,顯達懼禍,十一月十五日,舉兵。令長史庾弘遠、司馬徐虎龍與朝貴書曰:

  諸君足下:我太祖高皇帝叡哲自天,超人作聖,屬彼宋季,綱紀自頓,應禪從民,遘此基業。世祖武皇帝昭略通遠,克纂洪嗣,四關罷嶮,三河靜塵。鬱林海陵,頓孤負荷。明帝英聖,紹建中興。至乎後主,行悖三才,琴橫凷席,繡積麻筵,淫犯先宮,穢興閨闥,皇陛為市〈厂墨〉之所,雕房起征戰之門。任非華尚,寵必寒冢。

  江僕射兄弟,忠言屬薦,正諫繁興,覆族之誅,於斯而至。故乃犴噬之刑,四剽於海路,家門之釁,一起於中都。蕭、劉二領軍,並升御座,共稟遺詔,宗戚之苦,諒不足談,渭陽之悲,何辜至此。徐司空歷葉忠榮,清簡流世,匡翼之功未著,傾宗之罰已彰。沈僕射年在懸車,將念机杖,歡歌園藪,絕影朝門,忽招陵上之罰,何万古之傷哉。遂使紫臺之路,絕縉紳之儔;纓組之閤,罷金、張之胤。悲哉!蟬冕為賤寵之服。嗚呼!皇陛列劫豎之坐。

  且天人同怨,乾象變錯,往歲三州流血,今者五地自動。昔漢池異色,胥王因之見廢;吳郡蹔震,步生以為姦倖。況事隆於往怪,釁倍於前虐,此而未廢,孰不可興?

  王僕射、王領軍、崔護軍,中維簡正,逆念剖心。蕭衛尉、蔡詹事、沈左衛,各負良家,共傷時嶮。先朝遺舊,志在名節,同列丹書,要同義舉。建安殿下秀德沖遠,寔允神器。昏明之舉,往聖流言。今忝役戎驅,亟請乞路。須京塵一靜,西迎大駕,歌舞太平,不亦佳哉!裴豫州宿遣誠言,久懷慷慨,計其勁兵,已登淮路;申司州志節堅明,分見迎合,總勒偏率,殿我而進;蕭雍州、房僧寄並已纂邁,旌鼓將及;南兗州司馬崔恭祖壯烈超群,嘉驛屢至,佇聽烽諜,〔三五〕共成脣齒;荊郢行事蕭、張二賢,莫不案劍餐風,橫戈待節;關畿蕃守之儔,孰非義侶。

  我太尉公體道合聖,杖德脩文,神武橫於七伐,雄略震於九綱。是乃從彼英序,還抗社稷。本欲鳴笳細錫,無勞戈刃。但忠黨有心,節義難遣。信次之閒,森然十萬。飛旍咽於九派,列艦迷於三川,此蓋捧海澆螢,烈火消凍耳。吾子其擇善而從之,無令竹帛空為後人笑也。

  朝廷遣後軍將軍胡松、驍騎將軍李叔獻水軍據梁山;左衛將軍左興盛假節,加征虜將軍,督前鋒軍事,屯新亭;輔國將軍驍騎將軍徐世摽領兵屯杜姥宅。顯達率眾數千人發尋陽,與胡松戰於採石,大破之,京邑震恐。十二月十三日,顯達至新林築城壘,左興盛率眾軍為拒戰之計。其夜,顯達多置屯火於岸側,潛軍渡取石頭北上襲宮城,遇風失曉,十四日平旦,數千人登落星崗,新亭軍望火,謂顯達猶在,既而奔歸赴救,屯城南。宮掖大駭,閉門守備。顯達馬槊從步軍數百人,於西州前與臺軍戰,再合,大勝,手殺數人,槊折,官軍繼至,顯達不能抗,退走至西州(從)〔後〕烏榜村,〔三六〕為騎官趙潭注槊刺落馬,斬之於籬側,血湧湔籬,似淳于伯之被刑也。時年七十二。顯達在江州,遇疾不治,尋而自差,意甚不悅。是冬連大雪,梟首於朱雀,而雪不集之。諸子皆伏誅。

  史臣曰:光武功臣所以能終其身名者,非唯不任職事,亦以繼奉明、章,心尊正嫡,君安乎上,臣習乎下。王、陳拔跡奮飛,則建元、永明之運;身極鼎將,則建武、永元之朝。勳非往時,位踰昔等,禮授雖重,情分不交。加以主猜政亂,危亡慮及,舉手扞頭,人思自免。干戈既用,誠淪犯上之跡,敵國起於同舟,況又疏於此者也?

  贊曰:糾糾敬則,臨難不惑。功成殿寢,誅我蝥賊。顯達孤根,應義南蕃。威揚寵盛,鼎食高門。王虧河、兗,陳挫襄、樊。

  鳴笳細錫

  校勘記

  〔一〕 殷琰遣將劉從築四壘於死虎 洪頤楫諸史考異云:「宋書殷琰傳『以殿中將軍劉順為司馬』,又『是月,劉順、柳倫、皇甫道烈、龐天生等馬步八千人,東據宛唐,去壽陽三百里』。劉從即劉順,蓋避梁諱而改。」

  〔二〕 出補(東武)暨陽令 據南監本刪。

  〔三〕 敬則初出都〔至〕陸主山下 據南監本、殿本、毛本、局本補。

  〔四〕 縣有一部劫逃紫山中為民患 「紫」南監本作「入」。

  〔五〕 安成王車騎參軍 「安成」原作「安城」,據南史改。按宋順帝初封安成王,元徽二年進號車騎將軍,敬則時為其參軍。

  〔六〕 每下直輒往領府 「領府」各本並作「領軍府」。按領軍府可省稱領府,王儉傳「儉察太祖雄異,先於領府衣裾」,垣榮祖傳「領府去臺百步」,皆其例也。

  〔七〕 見屠肉枅 桂馥札樸云:「廣韻枅,承衡木也。按南齊書王敬則傳云云,馥以為屠家稱肉,用枅以承衡。」

  〔八〕 悉評斂為財 「評」通典作「課」。

  〔九〕 稼穡難劬 「難」通典作「艱」。

  〔一0〕斛直數〔十〕 據通典補。按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作「斛直數倍」,「倍」字蓋涉上「殆欲兼倍」而訛。

  〔一一〕(今)機杼勤苦 據通典刪。

  〔一二〕僮卹所上咸是見直 「僮卹」通典作「僮賃」。

  〔一三〕東閒錢多剪鑿 「東閒」南監本、殿本、局本作「民閒」。按通典亦作「東閒」,五朝人稱會稽諸郡為東,此東閒指東五郡也。

  〔一四〕臣登具啟聞 「登」殿本訛「等」。按登具啟聞,謂登時具啟以聞也。殿本作「等」,殆後人不曉登字之義,以意改之耳。

  〔一五〕不必(其)〔一〕應送錢 據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改。通典作「盡」,元龜二百八十八作「更」。

  〔一六〕私貨則束直六千 通典作「私貨則匹直六百」。

  〔一七〕翼之子法明告敬則 「法明」南史、元龜二百九作「法朗」。

  〔一八〕危拱傍遑略不嘗坐 「嘗坐」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作「衿裾」。

  〔一九〕臺(侍)〔傳〕御史鍾離祖願 「臺侍御史」通鑑齊明帝永泰元年作「臺傳御史」,胡注云「臺傳御史,臺所遣督諸郡錢穀者」。今據改。

  〔二0〕固以風雅作刺 「固」原作「故」,各本並作「固」,今改正。

  〔二一〕收敬則子員外郎世雄 通鑑胡注云:「此即敬則世子仲雄也。『仲』『世』二字必有一誤。」

  〔二二〕敬則〔以〕舊將舉事 各本並有「以」字,此脫,今據補。

  〔二三〕興盛軍(客)〔容〕袁文曠斬之 據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及南史改。按通鑑亦作「軍客」,胡注云:「齊書王敬則傳作『軍容』。南史有軍容、馬容,如桓康為齊高帝軍容,蕭摩訶馬容陳智深斬陳叔陵,蓋皆簡拔魁健有武藝之士,使之前驅,以壯軍馬之容,故以為名。」

  〔二四〕時年七十餘 按南史作「時年六十四」。

  〔二五〕泰始初 「泰始」原訛「太始」,今據殿本改正。

  〔二六〕得顯達(乃)至〔乃〕稍定 據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及元龜三百四十四改。

  〔二七〕雍司眾軍受顯達節度 「受」原訛「授」,各本不訛,今改正。

  〔二八〕遂城平氏白土三城賊稍稍降散 「遂城」原訛「萃城」,據南監本、殿本、局本改正。「平氏」原訛「平民」,據局本改正。「白土」原訛「曰土」,據局本改正。

  〔二九〕我本志不及此汝等勿以富貴陵人 「此汝」二字原訛倒,各本不訛,今乙正。

  〔三0〕麈尾扇是王謝家(許)〔物〕 據殿本及元龜八百十七改。

  〔三一〕以年禮告退 「禮」殿本作「老」。按通鑑胡注云:「禮,大夫七十而致事,時顯達年已七十矣。」是作「禮」不訛,作「老」者,後人妄改也。

  〔三二〕遣軍主莊丘(累)〔黑〕進取南鄉縣 據南監本、殿本、局本及南史、通鑑齊東昏侯永元元年改。按莊丘複姓,黑其名也。

  〔三三〕故從陽郡治也 「從陽」殿本作「順陽」。按此蕭子顯避梁諱改。

  〔三四〕左軍將張千戰死 「張千」各本並作「張干」。按通鑑齊東昏侯永元元年:「左將軍張千戰死。」考異云:「魏書作『張千達』,今從齊書。」

  〔三五〕佇聽烽諜 「佇」原訛「所」,今據南監本、局本改正。

  〔三六〕退走至西州(從)〔後〕烏榜村 據南監本、殿本、局本及南史、通鑑改。按通鑑作「走至西州後」,無「烏榜村」三字。胡注云:「據蕭子顯齊書,顯達走至西州後烏榜村。」

查看目录 >> 《南齊書》


国学迷 亞洲各國志不分卷 經史序録二卷 松桂讀書堂詩集八卷 重刊人子須知資孝地理心學統宗八卷首一卷 三通三種 西夏紀事本末三十六卷首二卷 大梅山館集三種疏影樓詞四種 北東園筆錄初編六卷續編六卷三編六卷四編六卷 揚州歷史易知編 正韻篆二卷 李氏五種二十八卷 編輯外科心法要訣十六卷 列國變通興盛記四卷 玉堂鑑綱七十二卷 八代詩選二十卷 冬心先生集四卷 地學答問不分卷 [乾隆]婁縣志三十卷首二卷 帝王經世圖譜六卷附錄一卷 [同治]贛州府志七十八卷首一卷 劉子全書四十卷首一卷 [浙江蕭山]長浜陳氏宗譜八卷 退菴隨筆二十二卷 六朝四家全集 佛教初學課本 樂府詩集一百卷目錄二卷 江西萍宜萬三縣清鄉善後章程 東南海島圖經六卷 小浮山人[潘曾沂]年譜一卷附續編 雲棲法彙二十八種七十四卷 德壯果公[楞泰]年譜三十二卷 南北史捃華八卷 尺木堂綱鑑易知錄一百七卷 角山樓增補類腋六十七卷 彙刻太倉舊志五種 課蒙舉隅二卷 初學記三十卷附校刊補遺一卷 子良詩録十卷摘句一卷 明詩綜一百卷 雙探妹一折 宋史藝文志補一卷 御定歷代賦彚一百四十卷外集二十卷逸句二卷補遺二十二卷目錄二卷 [嘉慶]安陽縣志二十八卷首一卷 夏小正戴氏傳四卷 古文尚書攷二卷 學統五十三卷 瘦竹幽花之館詩存十卷 古詩箋三十二卷 廣事類賦四十卷 欽定學政全書八十六卷首一卷 方望溪文鈔六卷 儀禮古今文疏義十七卷 論語鄉黨篇訂疑四卷 吳詩集覽二十卷 百衲琴二卷 稽古日抄八卷 御製文初集四十卷 鴻雪因緣圖記三集六卷 唐人應試賦選八卷 論語十卷 丁鶴年先生詩集 倭患考原,恤援朝鮮倭患考 蜀事紀略 兩漢詔令 晦堂詩鈔 忠湣公詩集 聽鐘山房集食味雜泳 御製南調宮詞樂譜 康熙41年山東鄉試錄 秋聲集 墨子經說解 蕭山叢書十一種 後梁春秋 幸存錄 讀書雜抄 淮南萬畢術 淮南萬畢術 西麓繼周集 四憶堂詩集 寶日堂雜抄 詠七十二候詩 折獄新語 魏子敬遺集 元曲選一百種 類編草堂詩餘 後村先生長短句 異域志 沽上題襟集 靜修先生文集 皇明歷朝文選類抄 重校正唐文粹 山陰祁氏世系表 知非堂稿 漢魏詩紀 唐翰林李白詩類編 文章正宗 安吳四種 平江記事 臞仙肘後經 孝經本義 類編曆法通書大全 呂氏春秋訓解 孫子集注 總管內務府暢春園現行則例 吳門表隱 諸史將略 豫章既白詩稿 南畿代射錄 新輯仕學大乘 幽蘭居士東京夢華錄 山陰祁氏家譜 祁忠敏公年譜 [嘉靖]建平縣誌 石鼓齋印鼎 萬曆大政類編 野記 祁忠敏公日記 文斷 寶素室金石書畫編年錄 宛陵先生文集 寒村集 孟浩然詩集 新編群書纂數 春燈玉簪記 世林 息園存稿 秀水朱氏家乘 直說素書 條議船政撥差事宜書冊 孔子家語考次 陸務觀先生四六 唐開成石經考 貞觀政要集論 了齋易說 鄭華亭考選處分始末 酒經 春秋正旨 趙清獻公集 滄浪集 重刊校正唐荊川先生文集 白石道人詩集 西巖和尚語錄 皇明文準 杜工部集 新編醉翁談錄 漢魏詩乘 金聲玉振集五十種 席上輔談 耦耕堂存稿詩 懷舊集 東觀奏記 唐皮從事倡酬詩 詩經傳說彙纂 東林十八高賢傳 授研齋鑒藏錄 山谷內集詩注 涉園修禊集 六韜直解 綠滋館稿,徵信錄,綠滋館考信編 海國宣威圖題詠 十子 木訥先生春秋經筌 琴譜指法 毛詩地理釋 康熙縉紳冊 目連救母勸善戲文 輯庵集 梅溪譚士遠掘得書 張深之先生正北西廂秘本 讀書敏求記 桐陰日省編 新鐫名公釋義全備墨莊書言故事 新刊唐宋名賢歷代確論 蘇甘廊詩集 桂隱軒閑集南山招隱編 寂音尊者智證傳 易因 姜西溟先生文稿 經濟文集 大明律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