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宋書 >

宋書卷六十九 列傳第二十九

宋書卷六十九 列傳第二十九

  劉湛 范曄

  劉湛字弘仁,南陽涅陽人也。祖耽,父柳,並晉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

  湛出繼伯父淡,襲封安眾縣五等男。少有局力,不尚浮華。博涉史傳,諳前世舊典,弱年便有宰世情,常自比管夷吾、諸葛亮,不為文章,不喜談議。本州辟主簿,不就,除著作佐郎,又不拜。高祖以為太尉行參軍,〔一〕賞遇甚厚。高祖領鎮西將軍、荊州刺史,以湛為功曹,仍補治中別駕從事史,復為太尉參軍,世子征虜西中郎主簿。父柳亡於江州,州府送故甚豐,一無所受,時論稱之。服終,除祕書丞,出為相國參軍。謝晦、王弘並稱其有器幹。

  高祖入受晉命,以第四子義康為冠軍將軍、豫州刺史,留鎮壽陽。以湛為長史、梁郡太守。義康弱年未親政,府州軍事悉委湛。府進號右將軍,仍隨府轉。義康以本號徙為南豫州,湛改領歷陽太守。為人剛嚴用法,姦吏犯贓百錢以上,皆殺之,自下莫不震肅。廬陵王義真出為車騎將軍、南豫州刺史,湛又為長史,太守如故。義真時居高祖憂,使帳下備膳,湛禁之,義真乃使左右索魚肉珍羞,於齋內別立廚帳。會湛入,因命臑酒炙車螯,湛正色曰:「公當今不宜有此設。」義真曰:「旦甚寒,一碗酒亦何傷。長史事同一家,望不為異。」酒既至,湛因起曰:「既不能以禮自處,又不能以禮處人。」

  景平元年,召入,拜尚書吏部郎,遷右衛將軍。出督廣交二州諸軍事、建威將軍、平越中郎將、廣州刺史。嫡母憂去職。服闋,為侍中。撫軍將軍江夏王義恭鎮江陵,以湛為使持節、南蠻校尉、領撫軍長史,行府州事。時王弘輔政,而王華、王曇首任事居中,湛自謂才能不後之,不願外出,是行也,謂為弘等所斥,意甚不平,常曰:「二王若非代邸之舊,無以至此,可謂遭遇風雲。」湛負其志氣,常慕汲黯、崔琰為人,故名長子曰黯字長孺,第二子曰琰字季珪。琰於江陵病卒,湛求自送喪還都,義恭亦為之陳請,太祖答義恭曰:「吾亦得湛啟事,為之酸懷,乃不欲苟違所請。但汝弱年,新涉庶務,八州殷曠,專斷事重,疇諮委仗,不可不得其人,量算二三,未獲便相順許。今答湛啟,權停彼葬。頃朝臣零落相係,寄懷轉寡,湛實國器,吾乃欲引其令還,直以西夏任重,要且停此事耳。汝慶賞黜罰,豫關失得者,必宜悉相委寄。」

  義恭性甚狷隘,年又漸長,欲專政事,每為湛所裁,主佐之間,嫌隙遂構。太祖聞之,密遣使詰讓義恭,并使深加諧緝。義恭具陳湛無居下之禮,又自以年長,未得行意,雖奉詔旨,頗有怨言。上友于素篤,欲加酬順,乃詔之曰:「事至於此,甚為可歎。當今乏才〔二〕,委授已爾,宜盡相彌縫,取其可取,棄其可棄。汝疏云『泯然無際』,如此甚佳。彼多猜,不可令萬一覺也。汝年已長,漸更事物,且群情矚望,不以幼昧相期,何由故如十歲時,動止諮問。但當今所專,必是小事耳。亦恐量此輕重,未必盡得,彼之疑怨,兼或由此邪。」

  先是,王華既亡,曇首又卒,領軍將軍殷景仁以時賢零落,白太祖徵湛。八年,召為太子詹事,加給事中、本州大中正,與景仁並被任遇。湛常云:「今世宰相何難,此政可當我南陽郡漢世功曹耳。」明年,景仁轉尚書僕射,領選護軍將軍,湛代為領軍將軍。十二年,又領詹事。湛與景仁素款,又以其建議徵之,甚相感說。及俱被時遇,猜隙漸生,以景仁專管內任,謂為間己。時彭城王義康專秉朝權,而湛昔為上佐,遂以舊情委心自結,欲因宰相之力以回主心,傾黜景仁,獨當時務。義康屢構之於太祖,其事不行。義康僚屬及湛諸附隸潛相約勒,無敢歷殷氏門者。湛黨劉敬文父成未悟其機,詣景仁求郡,敬文遽往謝湛曰:「老父悖耄,遂就殷鐵干祿。由敬文闇淺,上負生成,合門慚懼,無地自處。」敬文之姦諂無愧如此。

  義康擅勢專朝,威傾內外,湛愈推崇之,無復人臣之禮,上稍不能平。湛初入朝,委任甚重,日夕引接,恩禮綢繆。善論治道,并諳前世故事,敘致銓理,聽者忘疲。每入雲龍門,御者便解駕,左右及羽儀隨意分散,不夕不出,以此為常。及至晚節,驅煽義康,凌轢朝廷,上意雖內離,而接遇不改。上嘗謂所親曰:「劉班初自西還,吾與語,常看日早晚,慮其當去。比入,吾亦看日早晚,慮其不去。」湛小字班虎,故云班也。遷丹陽尹,金紫光祿大夫,加散騎常侍,詹事如故。

  十七年,所生母亡。時上與義康形跡既乖,釁難將結,湛亦知無復全地。及至丁艱,謂所親曰:「今年必敗。常日正賴口舌爭之,故得推遷耳。今既窮毒,無復此望,禍至其能久乎!」

  十月,詔曰:「劉湛階藉門蔭,少叨榮位,往佐歷陽,姦詖夙著。謝晦之難,潛使密告,求心即事,久宜誅屏。朕所以棄罪略瑕,庶收後效,寵秩優忝,踰越倫匹。而凶忍忌克,剛愎靡厭,無君之心,觸遇斯發。遂乃合黨連群,構扇同異,附下蔽上,專弄威權,薦子樹親,互為表裏,邪附者榮曜九族,秉理者推陷必至。旋觀姦慝,為日已久,猶欲弘納遵養,冀或悛革。自邇以來,凌縱滋甚,悖言懟容,罔所顧忌,陰謀潛計,睥睨兩宮。豈唯彰暴國都,固亦達于四海。比年七曜違度,震蝕表災,侵陽之徵,事符幽顯。搢紳含憤,義夫興歎。昔齊、魯不綱,禍傾邦國;昭、宣電斷,漢祚方延。便收付廷尉,肅明刑典。」於獄伏誅,時年四十九。

  子黯,大將軍從事中郎。黯及二弟亮、儼並從誅。湛弟素,黃門侍郎,徙廣州。湛初被收,歎曰:「便是亂邪。」仍又曰:「不言無我應亂,殺我自是亂法耳。」入獄見素,曰:「乃復及汝邪?相勸為惡,惡不可為;相勸為善,正見今日。如何!」湛生女輒殺之,為士流所怪。

  范曄字蔚宗,順陽人,車騎將軍泰少子也。母如廁產之,額為塼所傷,故以塼為小字。出繼從伯弘之,襲封武興縣五等侯。

  少好學,博涉經史,善為文章,能隸書,曉音律。年十七,州辟主簿,不就。高祖相國掾,彭城王義康冠軍參軍,隨府轉右軍參軍,入補尚書外兵郎,出為荊州別駕從事史。尋召為祕書丞,父憂去職。服終,為征南大將軍檀道濟司馬,領新蔡太守。道濟北征,曄憚行,辭以腳疾,上不許,使由水道統載器仗部伍。軍還,為司徒從事中郎。頃之,遷尚書吏部郎。

  元嘉九年冬,彭城太妃薨,〔三〕將葬,祖夕,僚故並集東府。曄弟廣淵,時為司徒祭酒,其日在直。曄與司徒左西屬王深宿廣淵許,夜中酣飲,開北牖聽挽歌為樂。義康大怒,左遷曄宣城太守。不得志,乃刪眾家後漢書為一家之作。在郡數年,遷長沙王義欣鎮軍長史,加寧朔將軍。兄暠為宜都太守,嫡母隨暠在官。十六年,母亡,報之以疾,曄不時奔赴,及行,又攜妓妾自隨,為御史中丞劉損所奏,太祖愛其才,不罪也。服闋,為始興王濬後軍長史,領南下邳太守。及濬為揚州,未親政事,悉以委曄。尋遷左衛將軍、太子詹事。

  曄長不滿七尺,肥黑,禿眉鬚。善彈琵琶,能為新聲,上欲聞之,屢諷以微旨,曄偽若不曉,終不肯為上彈。上嘗宴飲歡適,謂曄曰:「我欲歌,卿可彈。」曄乃奉旨。上歌既畢,曄亦止弦。

  初,魯國孔熙先博學有縱橫才志,文史星算,無不兼善。為員外散騎侍郎,不為時所知,久不得調。初熙先父默之為廣州刺史,以贓貨得罪下廷尉,大將軍彭城王義康保持之,故得免。及義康被黜,熙先密懷報效,欲要朝廷大臣,未知誰可動者,以曄意志不滿,欲引之。而熙先素不為曄所重,無因進說。曄外甥謝綜,雅為曄所知,熙先嘗經相識,乃傾身事綜,與之結厚。熙先藉嶺南遺財,家甚富足,始與綜諸弟共博,故為拙行,以物輸之。綜等諸年少,既屢得物,遂日夕往來,情意稍款。綜乃引熙先與曄為數,曄又與戲,熙先故為不敵,前後輸曄物甚多。曄既利其財寶,又愛其文藝。熙先素有詞辯,盡心事之,曄遂相與異常,申莫逆之好。始以微言動曄,曄不回,熙先乃極辭譬說。曄素有閨庭論議,朝野所知,故門冑雖華,而國家不與姻娶。熙先因以此激之曰:「丈人若謂朝廷相待厚者,何故不與丈人婚,為是門戶不得邪?人作犬豕相遇,而丈人欲為之死,不亦惑乎?」曄默然不答,其意乃定。

  時曄與沈演之並為上所知待,每被見多同。曄若先至。必待演之俱入,演之先至,嘗獨被引,曄又以此為怨。曄累經義康府佐,見待素厚。及宣城之授,意好乖離。綜為義康大將軍記室參軍,隨鎮豫章。綜還,申義康意於曄,求解晚隙,復敦往好。曄既有逆謀,欲探時旨,乃言於上曰:「臣歷觀前史二漢故事,諸蕃王政以訞詛幸災,便正大逆之罰。況義康姦心釁跡,彰著遐邇,而至今無恙,臣竊惑焉。且大梗常存,將重階亂,骨肉之際,人所難言。臣受恩深重,故冒犯披露。」上不納。

  熙先素善天文,云:「太祖必以非道晏駕,當由骨肉相殘。江州應出天子。」以為義康當之。綜父述亦為義康所遇,綜弟約又是義康女夫,故太祖使綜隨從南上,既為熙先所獎說,亦有酬報之心。廣州人周靈甫有家兵部曲,熙先以六十萬錢與之,使於廣州合兵。靈甫一去不反。大將軍府史仲承祖,義康舊所信念,屢銜命下都,亦潛結腹心,規有異志。聞熙先有誠,密相結納。丹陽尹徐湛之,素為義康所愛,雖為舅甥,恩過子弟,承祖因此結事湛之,告以密計。承祖南下,申義康意於蕭思話及曄,云:「本欲與蕭結婚,恨始意不果。與范本情不薄,中間相失,傍人為之耳。」

  有法略道人,先為義康所供養,粗被知待,又有王國寺法靜尼亦出入義康家內,皆感激舊恩,規相拯拔,並與熙先往來。使法略罷道,本姓孫,改名景玄,以為臧質寧遠參軍。熙先善於治病,兼能診脈。法靜尼妹夫許耀,領隊在臺,宿衛殿省。嘗有病,因法靜尼就熙先乞治,為合湯一劑,耀疾即損。耀自往酬謝,因成周旋。熙先以耀膽幹可施,深相待結,因告逆謀,耀許為內應。豫章胡遵世,藩之子也,與法略甚款,亦密相酬和。法靜尼南上,熙先遣婢採藻隨之,付以牋書,陳說圖讖。法靜還,義康餉熙先銅匕、銅鑷、袍段、棋奩等物。熙先慮事泄,酖採藻殺之。湛之又謂曄等:「臧質見與異常,歲內當還,已報質,悉攜門生義故,其亦當解人此旨,故應得健兒數百。質與蕭思話款密,當仗要之,二人並受大將軍眷遇,必無異同。思話三州義故眾力,亦不減質。郡中文武,及合諸處偵邏,亦當不減千人。不憂兵力不足,但當勿失機耳。」乃略相署置,湛之為撫軍將軍、揚州刺史,曄中軍將軍、南徐州刺史,熙先左衛將軍,其餘皆有選擬。凡素所不善及不附義康者,又有別簿,並入死目。

  熙先使弟休先先為檄文曰:

  夫休否相乘,道無恒泰,狂狡肆逆,明哲是殛。故小白有一匡之勳,重耳有翼戴之德。自景平肇始,皇室多故,大行皇帝天誕英姿,聰明叡哲,拔自藩國,嗣位統天,憂勞萬機,垂心庶務,是以邦內安逸,四海同風。而比年以來,姦豎亂政,刑罰乖淫,陰陽違舛,〔四〕致使釁起蕭牆,危禍萃集。賊臣趙伯符積怨含毒,遂縱姦凶,肆兵犯蹕,禍流儲宰,崇樹非類,傾墜皇基。罪百浞、〈犭壹〉,過十玄、莽,開闢以來,未聞斯比。率土叩心,華夷泣血,咸懷亡身之誠,同思糜軀之報。

  湛之、曄與行中領軍蕭思話、行護軍將軍臧質、行左衛將軍孔熙先、建威將軍孔休先,忠貫白日,誠著幽顯,義痛其心,事傷其目,投命奮戈,萬殞莫顧,即日斬伯符首,及其黨與。雖豺狼即戮,王道惟新,而普天無主,群萌莫係。彭城王體自高祖,聖明在躬,德格天地,勳溢區宇,世路威夷,勿用南服,龍潛鳳栖,于茲六稔,蒼生飢德,億兆渴化,豈唯東征有鴟鴞之歌,陝西有勿翦之思哉。靈祇告徵祥之應,讖記表帝者之符,上答天心,下愜民望,正位辰極,非王而誰。

  今遣行護軍將軍臧質等,齎皇帝璽綬,星馳奉迎。百官備禮,駱驛繼進,並命群帥,鎮戍有常。若干撓義徒,有犯無貸。昔年使反,湛之奉賜手敕,逆誡禍亂,預睹斯萌,令宣示朝賢,共拯危溺,無斷謀事,失於後機,遂使聖躬濫酷,大變奄集,哀恨崩裂,撫心摧哽,不知何地,可以厝身。輒督厲尪頓,死而後已。

  熙先以既為大事,宜須義康意旨,曄乃作義康與湛之書,宣示同黨曰:

  吾凡人短才,生長富貴,任情用己,有過不聞,與物無恒,喜怒違實,致使小人多怨,士類不歸。禍敗已成,猶不覺悟,退加尋省,方知自招,刻肌刻骨,何所復補。然至於盡心奉上,誠貫幽顯,拳拳謹慎,惟恐不及,乃可恃寵驕盈,實不敢故為欺罔也。豈苞藏逆心,以招灰滅,所以推誠自信,不復防護異同,率意信心,不顧萬物議論,遂致讒巧潛構,眾惡歸集。甲姦險好利,負吾事深;乙凶愚不齒,扇長無賴;丙、丁趨走小子,唯知諂進,伺求長短,共造虛說,致令禍陷骨肉,誅戮無辜。凡在過釁,竟有何徵,而刑罰所加,同之元惡,傷和枉理,感徹天地。

  吾雖幽逼日苦,命在漏刻,義慨之士,時有音信。每知天文人事,及外間物情,土崩瓦解,必在朝夕。是為釁起群賢,濫延國家,夙夜憤踊,心腹交戰。朝之君子及士庶白黑懷義秉理者,寧可不識時運之會,而坐待橫流邪。除君側之惡,非唯一代,況此等狂亂罪骩,終古所無,加之翦戮,易於摧朽邪。可以吾意宣示眾賢,若能同心奮發,族裂逆黨,豈非功均創業,重造宋室乎。但兵凶戰危,或致侵濫,若有一豪犯順,誅及九族。處分之要,委之群賢,皆當謹奉朝廷,動止聞啟。往日嫌怨,一時豁然,然後吾當謝罪北闕,就戮有司。苟安社稷,暝目無恨。勉之勉之。

  二十二年九月,征北將軍衡陽王義季、右將軍南平王鑠出鎮,上於武帳岡祖道,曄等期以其日為亂,而差互不得發。於十一月,徐湛之上表曰:「臣與范曄,本無素舊,中忝門下,與之鄰省,屢來見就,故漸成周旋。比年以來,意態轉見,傾動險忌,富貴情深,自謂任遇未高,遂生怨望。非唯攻伐朝士,譏謗聖時,乃上議朝廷,下及藩輔,驅扇同異,恣口肆心,如此之事,已具上簡。近員外散騎侍郎孔熙先忽令大將軍府吏仲承祖騰曄及謝綜等意,欲收合不逞,規有所建。以臣昔蒙義康接盼,又去歲群小為臣妄生風塵,謂必嫌懼,深見勸誘。兼云人情樂亂,機不可失,讖緯天文,並有徵驗。曄尋自來,復具陳此,并說臣論議轉惡,全身為難。即以啟聞,被敕使相酬引,究其情狀。於是悉出檄書、選事、及同惡人名、手墨翰跡,謹封上呈,凶悖之甚,古今罕比。由臣闇於交士,聞此逆謀,臨啟震惶,荒情無措。」詔曰:「湛之表如此,良可駭惋。曄素無行檢,少負瑕釁,但以才藝可施,故收其所長,頻加榮爵,遂參清顯。而險利之性,有過谿壑,不識恩遇,猶懷怨憤。每存容養,冀能悛革,不謂同惡相濟,狂悖至此。便可收掩,依法窮詰。」

  其夜,先呼曄及朝臣集華林東閤,止於客省。先已於外收綜及熙先兄弟,並皆款服。于時上在延賢堂,遣使問曄曰:「以卿觕有文翰,故相任擢,名爵期懷,於例非少。亦知卿意難厭滿,正是無理怨望,驅扇朋黨而已,云何乃有異謀。」曄倉卒怖懼,不即首款。上重遣問曰:「卿與謝綜、徐湛之、孔熙先謀逆,並已答款,猶尚未死,徵據見存,何不依實。」曄對曰:「今宗室磐石,蕃嶽張跱,設使竊發僥倖,方鎮便來討伐,幾何而不誅夷。且臣位任過重,一階兩級,自然必至。如何以滅族易此。古人云:『左手據天下之圖,右手刎其喉,愚夫不為。』臣雖凡下,〔五〕朝廷許其觕有所及,以理而察,臣不容有此。」上復遣問曰:「熙先近在華林門外,寧欲面辨之乎?」曄辭窮,乃曰:「熙先苟誣引臣,臣當如何。」熙先聞曄不服,笑謂殿中將軍沈邵之曰:「凡諸處分,符檄書疏,皆范曄所造及治定。云何於今方作如此抵蹋邪。」上示以墨跡,曄乃具陳本末,曰:「久欲上聞,逆謀未著,又冀其事消弭,故推遷至今。負國罪重,分甘誅戮。」

  其夜,上使尚書僕射何尚之視之,問曰:「卿事何得至此?」曄曰:「君謂是何?」尚之曰:「卿自應解。」曄曰:「外人傳庾尚書見憎,計與之無惡。謀逆之事,聞孔熙先說此,輕其小兒,不以經意。今忽受責,方覺為罪。君方以道佐世,使天下無冤。弟就死之後,猶望君照此心也。」明日,仗士送曄付廷尉,入獄,問徐丹陽所在,然後知為湛之所發。熙先望風吐款,辭氣不橈,上奇其才,遣人慰勞之曰:「以卿之才,而滯於集書省,理應有異志。此乃我負卿也。」又詰責前吏部尚書何尚之曰:「使孔熙先年將三十作散騎郎,那不作賊。」

  熙先於獄中上書曰:「囚小人猖狂,識無遠概,徒狥意氣之小感,不料逆順之大方。與第二弟休先首為姦謀,干犯國憲,{〈牙欠〉韭}膾脯醢,無補尤戾。陛下大明含弘,量苞天海,錄其一介之節,猥垂優逮之詔。恩非望始,沒有遺榮,終古以來,未有斯比。夫盜馬絕纓之臣,懷璧投書之士,其行至賤,其過至微,由識不世之恩,以盡軀命之報,卒能立功齊、魏,致勳秦、楚。囚雖身陷禍逆,名節俱喪,然少也慷慨,竊慕烈士之遺風。但墜崖之木,事絕升躋,覆盆之水,理乖收汲。方當身膏鈇鉞,詒誡方來,若使魂而有靈,結草無遠。然區區丹抱,不負夙心,貪及視息,少得申暢。自惟性愛群書,心解數術,智之所周,力之所至,莫不窮攬,究其幽微。考論既往,誠多審驗。謹略陳所知,條牒如故別狀,願且勿遺棄,存之中書。若囚死之後,或可追存,庶九泉之下,少塞釁責。」所陳並天文占候,讖上有骨肉相殘之禍,其言深切。

  曄在獄,與綜及熙先異處,乃稱疾求移考堂,欲近綜等。見聽,與綜等果得隔壁。遙問綜曰:「始被收時,疑誰所告?」綜云:「不知。」曄曰:「乃是徐童。」童,徐湛之小名仙童也。在獄為詩曰:「禍福本無兆,性命歸有極。必至定前期,誰能延一息。在生已可知,來緣〈忄畫〉無識。好醜共一丘,何足異枉直。豈論東陵上,寧辨首山側。雖無嵇生琴,庶同夏侯色。寄言生存子,此路行復即。」

  曄本意謂入獄便死,而上窮治其獄,遂經二旬,曄更有生望。獄吏因戲之曰:「外傳詹事或當長繫。」曄聞之驚喜,綜、熙先笑之曰:「詹事嘗共疇昔事時,〔六〕無不攘袂瞋目。及在西池射堂上,躍馬顧盼,自以為一世之雄。而今擾攘紛紜,畏死乃爾。設令今時賜以性命,人臣圖主,何顏可以生存。」曄謂衛獄將曰:「惜哉!薶如此人。」將曰:「不忠之人,亦何足惜。」曄曰:「大將言是也。」

  將出市,曄最在前,於獄門顧謂綜曰:「今日次第,當以位邪?」綜曰:「賊帥為先。」在道語笑,初無暫止。至市,問綜曰:「時欲至未?」綜曰:「勢不復久。」曄既食,又苦勸綜,綜曰:「此異病篤,何事強飯。」曄家人悉至市,監刑職司問:「須相見不?」曄問綜曰:「家人以來,幸得相見,將不暫別。」綜曰:「別與不別,亦何所存。來必當號泣,正足亂人意。」曄曰:「號泣何關人,向見道邊親故相瞻望,亦殊勝不見。吾意故欲相見。」於是呼前。曄妻先下撫其子,回罵曄曰:「君不為百歲阿家,不感天子恩遇,身死固不足塞罪,奈何枉殺子孫。」曄乾笑云罪至而已。曄所生母泣曰:「主上念汝無極,汝曾不能感恩,又不念我老,今日奈何?」仍以手擊曄頸及頰,曄顏色不怍。妻云:「罪人,阿家莫念。」妹及妓妾來別,曄悲涕流漣,綜曰:「舅殊不同夏侯色。」曄收淚而止。綜母以子弟自蹈逆亂,獨不出視。曄語綜曰:「姊今不來,勝人多也。」曄轉醉,子藹亦醉,取地土及果皮以擲曄,呼曄為別駕數十聲。曄問曰:「汝恚我邪?」藹曰:「今日何緣復恚,但父子同死,不能不悲耳。」曄常謂死者神滅,欲著無鬼論;至是與徐湛之書,云「當相訟地下」。其謬亂如此。又語人:「寄語何僕射,天下決無佛鬼。若有靈,自當相報。」收曄家,樂器服玩,並皆珍麗,妓妾亦盛飾,母住止單陋,唯有一廚盛樵薪,弟子冬無被,叔父單布衣。曄及子藹、遙、叔蔞、孔熙先及弟休先、景先、思先、熙先子桂甫、桂甫子白民、謝綜及弟約、仲承祖、許耀,諸所連及,並伏誅。曄時年四十八。曄兄弟子父已亡者及謝綜弟緯,徙廣州。藹子魯連,吳興昭公主外孫,請全生命,亦得遠徙,世祖即位得還。

  曄性精微有思致,觸類多善,衣裳器服,莫不增損制度,世人皆法學之。撰和香方,其序之曰:「麝本多忌,過分必害;沈實易和,盈斤無傷。零藿虛燥,詹唐黏濕。甘松、蘇合、安息、鬱金、〈木柰〉多、和羅之屬,並被珍於外國,無取於中土。又棗膏昏鈍,甲煎淺俗,非唯無助於馨烈,乃當彌增於尤疾也。」此序所言,悉以比類朝士:「麝本多忌」,比庾炳之;「零藿虛燥」,比何尚之;「詹唐黏濕」,比沈演之;「棗膏昏鈍」,比羊玄保;「甲煎淺俗」,比徐湛之;「甘松、蘇合」,比慧琳道人;「沈實易和」,以自比也。

  曄獄中與諸甥姪書以自序曰:

  吾狂釁覆滅,豈復可言,汝等皆當以罪人棄之。然平生行己任懷,猶應可尋。至於能不,意中所解,汝等或不悉知。吾少懶學問,晚成人,年三十許,政始有向耳。〔七〕自爾以來,轉為心化,推老將至者,亦當未已也。往往有微解,言乃不能自盡。為性不尋注書,心氣惡,小苦思,便憒悶,口機又不調利,以此無談功。至於所通解處,皆自得之於胸懷耳。文章轉進,但才少思難,所以每於操筆,其所成篇,殆無全稱者。常恥作文士。文患其事盡於形,情急於藻,義牽其旨,韻移其意。雖時有能者,大較多不免此累,政可類工巧圖繢,竟無得也。常謂情志所託,故當以意為主,以文傳意。以意為主,則其旨必見;以文傳意,則其詞不流。然後抽其芬芳,振其金石耳。此中情性旨趣,千條百品,屈曲有成理。自謂頗識其數,嘗為人言,多不能賞,意或異故也。

  性別宮商,識清濁,斯自然也。觀古今文人,多不全了此處,縱有會此者,不必從根本中來。言之皆有實證,非為空談。年少中,謝莊最有其分,手筆差易,文不拘韻故也。吾思乃無定方,特能濟難適輕重,所稟之分,猶當未盡。但多公家之言,少於事外遠致,以此為恨,亦由無意於文名故也。

  本未關史書,政恒覺其不可解耳。既造後漢,轉得統緒,詳觀古今著述及評論,殆少可意者。班氏最有高名,既任情無例,不可甲乙辨。後贊於理近無所得,唯志可推耳。博贍不可及之,整理未必愧也。吾雜傳論,皆有精意深旨,既有裁味,故約其詞句。至於循吏以下及六夷諸序論,筆勢縱放,實天下之奇作。其中合者,往往不減過秦篇。嘗共比方班氏所作,非但不愧之而已。欲遍作諸志,前漢所有者悉令備。雖事不必多,且使見文得盡。又欲因事就卷內發論,以正一代得失,意復未果。贊自是吾文之傑思,殆無一字空設,奇變不窮,同合異體,乃自不知所以稱之。此書行,故應有賞音者。紀、傳例為舉其大略耳,諸細意甚多。自古體大而思精,未有此也。恐世人不能盡之,多貴古賤今,所以稱情狂言耳。

  吾於音樂,聽功不及自揮,但所精非雅聲,為可恨。然至於一絕處,亦復何異邪。其中體趣,言之不盡,弦外之意,虛響之音,不知所從而來。雖少許處,而旨態無極。亦嘗以授人,士庶中未有一豪似者。此永不傳矣。吾書雖小小有意,筆勢不快,餘竟不成就,每愧此名。

  曄自序並實,故存之。

  藹幼而整潔,衣服竟歲未嘗有塵點。死時年二十。

  曄少時,兄晏常云:「此兒進利,終破門戶。」終如晏言。

  史臣曰:古之人云:「利令智昏。」甚矣,利害之相傾。劉湛識用才能,實苞經國之略,豈不知移弟為臣,則君臣之道用,變兄成主,則兄弟之義殊乎。而義康數懷姦計,苟相崇說,與夫推長戟而犯魏闕,亦何以異哉。

  校勘記

  〔一〕 高祖以為太尉行參軍 各本並脫「以」字,孫虨宋書考論云:「高祖下當脫以字。」按孫說是,今補正。

  〔二〕 當今乏才 「乏」各本並作「之」,據殿本南史改。

  〔三〕 元嘉九年冬彭城太妃薨 「九年」各本及南史並作「元年」,孫虨宋書考論云:「彭城太妃卒在元嘉九年,此言元年,形近之誤。南史誤同。」按孫說是。上文有征南大將軍檀道濟北征,係元嘉七年事,此當在九年。今改正。

  〔四〕 刑罰乖淫陰陽違舛 「刑罰乖淫」文苑英華六四五作「刑法違衷」,文義較勝。「違」文苑英華作「潛」。

  〔五〕 臣雖凡下 「凡」三朝本、北監本、毛本作「尼」,殿本、局本作「泥」。張元濟校勘記云:「尼疑凡字之訛。」按張校是,今改正。

  〔六〕 詹事嘗共疇昔事時 「嘗」三朝本、北監本、毛本作「當可」二字,殿本、局本作「當前」二字,南史作「嘗」一字。今據南史改。「疇昔」各本作「疇」一字,通鑑作「詹事疇昔,攘袂瞋目」。今據通鑑補「昔」字。

  〔七〕 政始有向耳 「向」南史作「尚」,文義較勝。

查看目录 >> 《宋書》


国学迷 藝文九卷 周易會通十四卷 皇明標奇六卷 清風亭稿八卷 文字會寶不分卷 菽園雜記十五卷 考定竹書十三卷 小山詩文全稿二十卷 春秋皇綱論五卷 石經考異二卷 詩說一卷 榕園詞韻一卷發凡一卷 秋門草堂詩鈔四卷 張氏醫書七種 石里雜識 易數鉤隱圖三卷遺論九事一卷 [光緒]武定直隸州志六卷 新鐫批評出像通俗奇俠禪真逸史八集四十回 李君虞詩集二卷 節相壯游日録二卷 文字指歸一卷 中庸章句大全 [湖南平江]淩氏族譜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暮春唱和集一卷 陳昌紳 書集傳(滿文)六卷 代數微積拾級十八卷 過雲樓書畫記四卷 石村詩集三卷文集三卷 [乾隆]畢節縣志八卷 問卜一卷 讀易雜記一卷 勿菴歷算書記一卷 [雍正]藏紀概三卷 片玉集十卷 止躬齋愼獨義一卷 南窗漫記一卷 年譜一卷 周禮平議二卷 增修箋註妙選羣英草堂詩餘前集二卷後集二卷 孝經鉤命決 游石門記一卷 新刻批點四書讀本 吹劍錄一卷 烏青鎮中西小學堂章程一卷附公牘一卷 思恩軍民府屬土司一卷 似潛廬印存一卷 演算法捷要三卷 痘科救劫論 五先堂字學元元十卷 扁舟子雜藳不分卷 元和郡縣志闕卷逸文三卷 勅建弘慈廣濟寺新志三卷 新鳳儀亭 左繡三十卷首一卷 半霞樓近稿九卷 山村董氏續修族譜不分卷 羅浮山志十二卷 宋文選三十二卷 無益有益齋論畫詩二卷 萍花繡餘詩草一卷(清)楊凝道撰清道光十四年(1834)刻本 曲園擬墨(清)曲園撰清刻本 好學爲福齋文鈔二卷(清)俞樾撰清刻本 六友山房外集一卷(清)闞鳳樓撰清光緒五年(1879)吴門刻本 瘦華盦詩稿四卷(清)周世緒撰清徐氏煙嶼樓鈔本 結奩草(清)徐永昭撰清鈔本 讀雪齋詩集七卷(清)孫文川撰稿本 百不如人室詩草三卷詞草七卷(清)潘鍾瑞撰稿本 三十六芙蓉館詩存一卷夢影詞一卷(清)關鍈撰清咸豐七年(1857)刻本 焦東閣詩集一卷詩稿一卷(清)周伯義 撰鈔本 兩强勉齋集(清)倪文蔚撰清光緒刻本 陶樓雜稿不分卷(一)(清)黄鵬年撰稿本 陶樓雜稿不分卷(二)(清)黄鵬年撰稿本 陶樓雜稿不分卷(三)(清)黄鵬年撰稿本 知退齋古文補(清)張瑛撰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補刻本 蘭雪吟(清)景廉撰清宣統三年(1911)石印本 所樂軒稿四卷(清)錫淳撰稿本 繡佛齋詩鈔一卷(清)劉肇域撰鈔本 憩雲閣内集一卷外集一卷寄燕草一卷(清)郭兆封撰清咸豐十年(1860)刻本 報好音齋文稿不分卷(清)廷樾撰清同治刻本 亢藝堂集六卷(卷一—三)(清)孫廷璋撰清鈔本 亢藝堂集六卷(卷四—六)(清)孫廷璋撰清鈔本 蓮華居士遺集(清)孫廷璋撰稿本 退步軒詩草(清)恒林撰稿本 叙舊齋詩稿(清)董長樞撰清光緒十一年(1885)刻本 海鷗吟館詩鈔(清)戴家麟撰民國三年(1914)鉛印本 虛白室詩鈔十卷(清)方昌翰撰清光緒十三年(1887)刻本 壯懷堂詩初稿八卷(清)林直撰清鈔本 偷閑小草二卷(清)亢樹枬撰民國十五年(1926)刻本 小睡足寮詩録四卷補録二卷續録四卷散叟倦稿一卷二友詩録一卷(清)秦敏樹撰清光緒二十三年(1897)至宣統二年(1910)刻本 鐵笛樓詩六卷(清)張雲驤撰稿本 越縵堂杏花香雪齋詩鈔九卷(清)李慈銘撰稿本 成山廬稿十卷(清)唐炯撰清刻本 諷字室詩集(清)唐仁壽撰清鈔本 趙悲庵詩文稿(清)趙之謙撰稿本 望三散人感舊集(清)郭麐撰清咸豐四年(1854)刻本 尺澤齋詩鈔八卷(清)蔡元燮撰清光緒八年(1882)昆明刻本 海珊詩草(一)(清)韓寶鴻 撰稿本 海珊詩草(二)(清)韓寶鴻撰稿本 瓶廬詩稿八卷(卷一)(清)翁同龢撰稿本 瓶廬詩稿八卷(卷二—四)(清)翁同龢 撰稿本 瓶廬詩稿八卷(卷五—七)(清)翁同龢 撰稿本 瓶廬詩稿八卷(卷八)(清)翁同龢撰稿本 西鳧山居殘草(清)王星諴 撰清同治四年(1865)刻本 剩馥吟二卷(清)胡傑人撰清光緒四年(1878)木活字本 公餘集(清)如許齋主人撰清光緒十一年(1885)刻本 杜門詩草(清)趙運昌撰民國二十四年(1935)鉛印本 天霞山館文存六卷南安紀録一卷刻鵠軒存稿二卷(天霞山館文存卷一—三)(清)龍起濤撰清光緒刻本 天霞山館文存六卷南安紀録一卷刻鵠軒存稿二卷(天霞山館文存卷四—六南安紀録刻鵠軒存稿卷一—二)(清)龍起濤撰清光緒刻本 繫匏子詩詞文存稿(清)李齡壽撰稿本 萃錦吟墨稿(清)愛新覺羅·奕訢撰稿本 樂道堂文鈔五卷續鈔一卷賡獻集一卷岵屺懷音一卷廣四時讀書樂詩試帖一卷豳風詠一卷正誼書屋試帖詩存二卷樂道堂古近體詩二卷續鈔一卷春帖子詞一卷(文鈔卷一—五續鈔)(清)愛新覺羅·奕訢撰清同治六年(1867)刻本 樂道堂文鈔五卷續鈔一卷賡獻集一卷岵屺懷音一卷廣四時讀書樂詩試帖一卷豳風詠一卷正誼書屋試帖詩存二卷樂道堂古近體詩二卷續鈔一卷春帖子詞一卷(賡獻集岵屺懷音廣四時讀書樂詩試帖豳風詠正誼書屋試帖詩存卷一—二樂道堂古近體詩卷一—二續鈔春帖子詞)(清)愛新覺羅·奕訢撰清同治六年(1867)刻本 晦子詩鈔二卷(清)朱滋澤撰清光緒鈔本 海漚集(清)劉慶崧撰清宣統三年(1911)廣州石印本 樂志簃文録(清)沈祥龍撰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文墨齋刻本 大圍山房文集十卷(清)涂啓先撰民國十三年(1924)同文書局石印本 怡然閣詩鈔二卷(清)裘佩秋撰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刻本 山海題襟集(清)錢國祥等撰清鈔本 心清室文存五卷(清)王振聲撰鈔本 心清室詩存(清)王振聲撰鈔本 味蓼軒詩鐘彙存二卷附褉帖二卷(清)吴壽撰清光緒三十二年(1906)山東官印書局鉛印本 賦秋聲館詞録(清)徐誦芬撰清鈔《名家詩詞叢鈔》本 吟雪山房詩草(清)翁曾翰撰稿本 嘯笑齋存草八卷詞一卷文二卷(清)劉肇春撰清光緒二十三年(1897)刻本 悚齋詩存一卷(清)于蔭霖撰民國影寫本 七寶樓詩集七十四卷存七十卷(卷一—九)(清)胡大鏞撰稿本 七寶樓詩集七十四卷存七十卷(卷十—二十四)(清)胡大鏞撰稿本 七寶樓詩集七十四卷存七十卷(卷二十五—三十九)(清)胡大鏞撰稿本 七寶樓詩集七十四卷存七十卷(卷四十—五十五)(清)胡大鏞撰稿本 七寶樓詩集七十四卷存七十卷(卷六十—七十一)(清)胡大鏞撰稿本 七寶樓詩集七十四卷存七十卷(卷七十二—七十四)(清)胡大鏞撰稿本 春草堂詩集二卷(清)姜良楨撰清光緒二十四年(1898)刻本 守來山房櫜鞬餘吟二卷(清)恩澤撰稿本 逸廬詩草一卷外一卷(清)陳長吉撰清光緒刻本 聽鸝軒詩鈔(清)戴夑元撰(清)李長榮輯清同治九年(1870)廣州刻本 寄簃文存八卷二編二卷(清)沈家本撰清宣統元年(1909)鉛印本 吴摯甫先生文稿不分卷隨筆不分卷詩稿不分卷(文稿)(清)吴汝綸撰稿本 吴摯甫先生文稿不分卷隨筆不分卷詩稿不分卷(隨筆詩稿)(清)吴汝綸撰稿本 九思堂詩稿七卷(卷一—三)(清)愛新覺羅·奕譞撰清刻本 九思堂詩稿七卷(卷四—七)(清)愛新覺羅·奕譞撰清刻本 傅成霖詩文稿(清)傅成霖撰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稿本 澤雅堂文集八卷(清)施補華撰清光緒刻本 瓠肥詩存(一)(清)張英傅撰清光緒鈔本 瓠肥詩存(二)(清)張英傅撰清光緒鈔本 蘭香吟館詩稿(清)趙文粹撰清光緒鈔本 醉鄉侯詩鈔一卷(清)丁立寅撰民國鉛印本 攖寧齋詩草不分卷(清)劉肇均撰鈔本 味雪堂遺草(清)林賀峒撰民國刻本 幽蘭軒詩選(清)周曜雲撰民國鉛印本 秋照軒感事述懷詩(清)許玨撰清光緒刻本 紫琅玕院遺稿(清)曾紀燿撰清光緒七年(1881)刻本 七硯齋百物銘一卷雜著一卷(清)馮譽驄撰清光緒二十九年(1903)刻本 清綺軒詩剩(清)陶安生撰清同治八年(1869)刻本 郭水容稿一卷(清)郭溶撰清鈔本 淡集齋詩鈔四卷(清)梁承光撰清光緒三十年(1904)梁氏鉛印本 冬心齋詩存一卷(清)陳存懋撰(清)陳任中編鈔本 不薄今齋時文(清)戴錫鈞撰(清)裴章輯清光緒六年(1880)刻本 分釵集(清)聯輝撰稿本 舟枕山人乙卯自述詩(清)王毓岱撰民國石印本 未味齋詩集五卷(清)英瑞撰清鈔本 揖坡詩稿二卷(清)龔乃保撰民國鉛印本 希愚山人遺稿四卷(清)黄勳撰民國鉛印本 夕陽紅好廬剩(清)徐琢成撰民國石印本 五十麝齋制藝(清)樊增祥撰稿本 爲一齋文鈔一卷(清)陳嘉謨撰民國二十年(1931)鉛印本 小竹園詩鈔二卷(清)程開鎮撰清光緒三十二年(1906)刻本 竹園文集四卷(清)賀淇撰清木活字本 星辛盦賦四卷(清)楊鳳藻撰清光緒二十三年(1897)天津萬寶書局刻本 鴡鳴集(清)楊亦溥撰清刻本 平蠻草一卷(清)饒敦秩撰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饒氏成都鉛印本 塵定軒吟稿(清)繼昌撰清鈔本 瞻闋集虛一卷(清)胡元儀撰清光緒十八年(1892)刻本 四無妄齋吟稿二卷(清)張培蘭撰民國三十四年(1945)鉛印本 花磚日影集七卷(清)徐琪撰清光緒刻本 漱石軒詩鈔(清)王傑撰清光緒二十三年(1897)木活字本 誦芬書屋文集六卷(清)鍾顯震撰(清)鍾增彤編輯清宣統元年(1909)刻本 蓼園詩鈔五卷續鈔二卷(清)柯紹忞撰(清)廉泉編民國刻本 意盦吟草一卷(清)沈曾植撰民國五年(1916)鉛印本 味古齋詩存六卷(清)史一經撰清鈔本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