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新五代史 >

卷四十五 杂传第三十三

卷四十五 杂传第三十三

  ○张全义

  张全义,字国维,濮州临濮人也。少以田家子役于县,县令数困辱之,全义因亡入黄巢贼中。巢陷长安,以全义为吏部尚书、水运使。巢贼败,去事诸葛爽于河阳。爽死,事其子仲方。仲方为孙儒所逐,全义与李罕之分据河阳、洛阳以附于梁,二人相得甚欢。然罕之性贪暴,日以寇钞为事。全义勤俭,御军有法,督民耕殖。以故,罕之常乏食,而全义常有馀。罕之仰给全义,全义不能给,二人因有隙。罕之出兵攻晋、绛,全义袭取河阳,罕之奔晋,晋遣兵助罕之,围全义甚急。全义乞兵于梁,梁遣牛存节、丁会等以兵万人自九鼎渡河,击败罕之于沇水,晋军解去。梁以丁会守河阳,全义还为河南尹。全义德梁出己,由是尽心焉。

  是时,河南遭巢、儒兵火之后,城邑残破,户不满百,全义披荆棘,劝耕殖,躬载酒食,劳民畎亩之间,筑南、北二城以居之。数年,人物完盛,民甚赖之。及梁太祖劫唐昭宗东迁,缮理宫阙、府廨、仓库,皆全义之力也。全义初名言,唐昭宗赐名全义。唐亡,全义事梁,又请改名,太祖赐名宗奭。太祖猜忌,晚年尤甚,全义奉事益谨,卒以自免。

  自梁与晋战河北,兵数败亡,全义辄搜卒伍铠马,月献之以补其缺。太祖兵败蓚县,道病,还洛,幸全义会节园避暑,留旬日,全义妻女皆迫淫之。其子继祚愤耻不自胜,欲剚刃太祖,全义止之曰:“吾为李罕之兵围河阳,啖木屑以为食,惟有一马,欲杀以饷军,死在朝夕,而梁兵击之,得至今日,此恩不可忘也。”继祚乃止。

  尝有言全义于太祖者,太祖召全义,其意不测。全义妻储氏明敏有口辩,遽入见,厉声曰:“宗奭,种田叟尔!守河南三十年,开荒斫土,捃拾财赋,助陛下创业,今年齿衰朽,已无能为,而陛下疑之,何也?”太祖笑曰:“我无恶心,妪勿多言。”全义事梁,累拜中书令,食邑至万三千户,兼领忠武陕虢郑滑河阳节度使、判六军诸卫事、天下兵马副元帅,封魏王。

  初,全义为李罕之所败,其弟全武及其家属为晋兵所得,晋王给以田宅,待之甚厚,全义常阴遣人通问于太原。及梁亡,庄宗入汴,全义自洛来朝,泥首待罪,庄宗劳之曰:“卿家弟侄,幸复相见。全义俯伏感涕。年老不能进趋,遣人掖扶而登,宴犒尽欢,命皇子继岌、皇弟存纪等皆兄事之。全义因去梁所赐名,请复其故名。而全义犹不自安,乃厚赂刘皇后以自托。

  初,梁末帝幸洛阳,将祀天于南郊而不果,其仪仗法物犹在,全义因请幸洛阳,白南郊仪物已具。庄宗大悦,加拜全义太师、尚书令。明年十一月,庄宗幸洛阳,南郊而礼物不具,因改用来年二月,然不以前语责全义。以皇后故,待之愈厚,数幸其第,命皇后拜全义为父,改封齐王。

  初,庄宗灭梁,欲掘梁太祖墓,斫棺戮尸。全义以谓梁虽仇敌,今已屠灭其家,足以报怨,剖棺之戮,非王者以大度示天下也。庄宗以为然,铲去墓阙而已。

  全义监军尝得李德裕平泉醒酒石,德裕孙延古,因托全义复求之。监军忿然曰:“自黄巢乱后,洛阳园宅无复能守,岂独平泉一石哉!”全义尝在巢贼中,以为讥己,固大怒,奏笞杀监军者,天下冤之。其听讼,以先诉者为直,民颇以为苦。

  同光四年,赵在礼反于魏,元行钦讨贼无功,庄宗欲自将讨之,大臣皆谏以为不可,因言明宗可将。是时,郭崇韬、朱友谦皆已见杀,明宗自镇州来朝,处之私第,庄宗疑之,不欲遣也。群臣固请,不从;最后全义力以为言,庄宗乃从。已而明宗至魏果反,全义以忧卒,年七十五,谥曰忠肃。

  子继祚,官至上将军。晋高祖时,与张从宾反于河阳,当族诛。而宰相桑维翰以其父珙尝事全义有恩,乞全活之,不许,止诛继祚及其妻子而已。

  ○朱友谦

  朱友谦,字德光,许州人也。初名简,以卒隶渑池镇,有罪亡去,为盗石濠、三乡之间,商旅行路皆苦之。久之,去,为陕州军校。陕州节度使王珙,为人严酷,与其弟珂争河中,战败,其牙将李璠与友谦谋,共杀珙,附于梁,太祖表璠代珙。璠立,友谦复以兵攻之,璠得逃去,梁太祖又表友谦代璠。梁兵西攻李茂贞,太祖往来过陕,友谦奉事尤谨,因请曰:“仆本无功,而富贵至此,元帅之力也。且幸同姓,愿更名以齿诸子。”太祖益怜之,乃更其名友谦,录以为子。太祖即位,徙镇河中,累迁中书令,封冀王。

  太祖遇弑,友珪立,加友谦侍中,友谦虽受命,而心常不平。已而友珪使召友谦入觐,友谦不行,乃附于晋。友珪遣招讨使韩勍将康怀英等兵五万击友谦。晋王出泽、潞以救之,遇怀英于解县,大败之,追至白迳岭,夜秉炬击之,怀英又败,梁兵乃解去。友谦醉寝晋王帐中,晋王视之,顾左右曰:“冀王虽甚贵,然恨其臂短耳!”

  末帝即位,友谦复臣于梁而不绝晋也。贞明六年,友谦遣其子令德袭同州,逐节度使程全晖,因求兼镇。末帝初不许,已而许之,制命未至,友谦复叛,始绝梁而附晋矣。末帝遣刘寻阝等讨之,寻阝为李存审所败。晋封友谦西平王,加守太尉,以其子令德为同州节度使。

  庄宗灭梁入洛,友谦来朝,赐姓名曰李继麟,赐予巨万。明年,加守太师、尚书令,赐铁券恕死罪。以其子令德为遂州节度使,令锡忠武军节度使,诸子及其将校为刺史者十馀人,恩宠之盛,时无与比。是时宦官、伶人用事,多求赂于友谦,友谦不能给而辞焉,宦官、伶人皆怒。唐兵伐蜀,友谦阅其精兵,命其子令德将以从军。及郭崇韬见杀,伶人景进言:“唐兵初出时,友谦以为讨己,阅兵自备。”又言:“与崇韬谋反。”且曰:“崇韬所以反于蜀者,以友谦为内应。友谦见崇韬死,谋与存乂为郭氏报冤。”庄宗初疑其事,群伶、宦官日夜以为言。友谦闻之大恐,将入朝以自明,将吏皆劝其毋行。友谦曰:“郭公有大功于国,而以谗死,我不自明,谁为我言者!”乃单车入朝。景进使人诈为变书,告友谦反。庄宗惑之,乃徙友谦义成军节度使,遣朱守殷夜以兵围其馆,驱友谦出徽安门外,杀之,复其姓名。诏魏王继岌杀令德于遂州,王思同杀令锡于许州,夏鲁奇族其家属于河中。鲁奇至其家,友谦妻张氏率其宗族二百馀口见鲁奇曰:“朱氏宗族当死,愿无滥及平人。”乃别其婢仆百人,以其族百口就刑。张氏入室取其铁券示鲁奇曰:“此皇帝所赐也,不知为何语!”鲁奇亦为之惭。

  友谦死,其将史武等七人皆坐友谦族诛,天下冤之。

  ○袁象先

  袁象先,宋州下邑人,唐南阳王恕己之后也。父敬初,梁太府卿、驸马都尉,尚太祖妹,是为万安大长公主。象先以梁甥为宣武军内外马步军都指挥使,历宿、洺、陈三州刺史。太祖即位,累迁左龙武统军、在京马步军都指挥使。

  太祖遇弑,友珪立。末帝留守东都,以大事谋于赵岩,岩曰:“此事如反掌耳,但得招讨杨令公一言谕禁军,则事可成。”末帝即遣人之魏州,以谋告杨师厚,师厚遣裨将王舜贤至洛阳与象先谋,象先许诺。是时,龙骧军将刘重遇戍于怀州,以其军作乱,友珪遣霍彦威击败于鄢陵,其馀兵奔散,捕之甚急。末帝即召龙骧军在东京者告之曰:“上以重遇故,欲尽召龙骧军至洛而诛之。”乃伪为友珪诏书示之,龙骧军恐惧,不知所为,因告之曰:“友珪弑父与君,天下之贼也!尔能趋洛阳擒之,以其首祭先帝,则所谓转祸而为福也。”军士踊跃曰:“王言是也。”末帝即驰奏,言:“龙骧军反。”象先闻之,即引禁军千人入宫攻友珪,友珪死。末帝即位,拜象先镇南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开封尹、判在京马步军诸军事。贞明四年,为平卢军节度使,徙镇宣武。

  象先为梁将,未尝有战功,徒以甥故掌亲军。及诛友珪,有功于末帝。在宋州十馀年,诛敛其民,积贷千万。庄宗灭梁,象先来朝洛阳,辇其资数十万,赂唐将相、伶官、宦者及刘皇后等,由是内外翕然称其为人。庄宗待之甚厚,赐姓名为李绍安,改宣武军为归德军,曰:“归德之名,为卿设也。”遣之还镇。是岁卒,年六十,赠太师。

  象先二子,正辞官至刺史,泬周世宗时为横海军节度使。象先平生所积财产数千万,邸舍四千间,其卒也,不以分诸子,而悉与正辞。正辞初以父任为飞龙副使。唐废帝时,献钱五万缗,领衢州刺史。晋高祖入立,复献五万缗,求为真刺史。拜雄州刺史,州在灵武之西,吐蕃界中。正辞惮,不欲行,复献钱数万,乃得免。正辞不胜其忿,以衣带自经,其家人救之而止。出帝时,又献钱三万缗、银万两,出帝怜之,欲与一内郡,未及而卒。

  正辞积钱盈室,室中尝有声如牛,人以为妖,劝其散积以禳之。正辞曰:“吾闻物之有声,求其同类尔,宜益以钱,声必止。”闻者传以为笑。

  ○朱汉宾

  朱汉宾,字绩臣,亳州谯人也。其父元礼为军校,从梁军战,殁于清口。汉宾为人有胆力,梁太祖以其父死战,怜之,以为养子。是时,梁方东攻兖、郓,郓州朱瑾募其军中骁勇者,黥双雁于其颊,号“雁子都”。太祖闻之,乃更选勇士数百人,号“落雁都”,以汉宾为指挥使。及汉宾贵,人犹以为“朱落雁”。汉宾事梁为天威军使,历磁滑宋亳曹五州刺史、安远军节度使。庄宗灭梁,罢汉宾为右龙武统军,待之颇薄。后庄宗因出游幸其第,汉宾妻有色而惠,因侍左右,进酒食,奏歌舞,庄宗欢甚,留至夜漏二更而去,汉宾自此有宠。初,汉宾在梁也,与朱友谦俱为太祖养子,而友谦年长,汉宾以兄事之。其后梁亡,汉宾数寓书友谦,友谦不答,汉宾衔之。其后友谦见族,人皆以为汉宾有力。明宗入立,以汉宾为庄宗所厚,恶之,以为右卫上将军。安重诲用事,汉宾依附之,相为婚姻,由是复得为昭义军节度使。重诲死,汉宾罢为上将军,遂以太子少保致仕。汉宾为将,未尝有战功,而临政能守法,好施惠,人颇爱之。清泰二年卒,年六十四。晋高祖时,赠太子少傅,谥曰贞惠。

  ○段凝

  段凝,开封人也。初名明远,后更名凝。为渑池主簿。其父事梁太祖,以事坐徙。后凝弃官,亦事太祖,为军巡使。又以其妹内太祖,妹有色,后为美人。凝为人憸巧,善窥迎人意,又以妹故,太祖渐亲信之,常使监诸军。为怀州刺史,梁太祖北征,过怀州,凝献馈甚丰,太祖大悦。过相州,相州刺史李思安献馈如常礼,比凝为薄,太祖怒,思安因以得罪死。迁凝郑州刺史,使监兵于河上。李振亟请罢之,太祖曰:“凝未有罪。”振曰:“待其有罪,则社稷亡矣!”然终不罢也。

  庄宗已下魏博,与梁相距河上。梁以王彦章为招讨使,凝为副。是时,末帝昏乱,小人赵岩、张汉杰等用事,凝依附岩等为奸。彦章为招讨使,三日,用奇计破唐德胜南城。而凝与彦章各自上其功,岩等从中匿彦章功状,悉归其功于凝。凝因纳金岩等,求代彦章,末帝惑岩等言,卒以凝为招讨使,军于王村。是时,唐已下郓州,凝乃自酸枣决河东注郓,以隔绝唐军,号“护驾水”。庄宗自郓趋汴,汴兵悉已属凝,京师无备,乃遣张汉伦驰驲召凝于河上,汉伦中道坠马,伤不能进。已而梁亡,凝率精兵五万降唐,庄宗赐以锦袍、御马。明日,凝奏:“故梁奸人赵岩、张汉杰等十馀人侮弄权柄,残害生灵,请皆族之。”凝出入唐朝无隗色,见唐将相若倡优,因伶人景进纳赂刘皇后,以求恩宠。庄宗甚亲爱之,赐姓名曰李绍钦,以为泰宁军节度使。居月馀,用库钱数十万,有司请责其偿,庄宗释之。郭崇韬固请,以为不可,庄宗怒曰:“朕为卿所制,都不自由!”终释之。

  庄宗遣李绍宏监诸将备契丹,凝军瓦桥关,以谄事绍宏,绍宏数荐凝可大用,郭崇韬每以为不可。迁武胜军节度使。赵在礼反,绍宏请以凝招讨,庄宗使凝条奏方略,凝所请偏裨,皆其故党,庄宗疑之,乃止。明宗即位,勒归田里。明年,长流辽州,赐死。

  ○刘玘

  刘玘,汴州雍丘人也,世为宣武军牙将。梁太祖镇宣武,玘以军卒补队长,稍以战功迁牙将,为襄州都指挥使。山南节度使王班为乱军所杀,乱军推玘为留后,玘伪许之,明日飨士于庭,伏甲幕中,酒半,擒为乱者杀之。会梁遣陈晖兵亦至,襄州平,以功拜复州刺史,徙亳、安二州。末帝时,为晋州观察留后,凡八年,日与晋人交战。庄宗灭梁,玘来朝,庄宗劳之曰:“刘侯亡恙,尔居晋阳之南鄙久矣,不早相闻,今日见访不其晚邪?”玘顿首谢罪,遣还镇,遂以为节度使,徙镇安远。天成元年,以史敬镕代之,玘还京师,未至,拜武胜军节度使,以疾卒于道中,赠侍中。

  ○周知裕

  周知裕,字好问,幽州人也。为刘仁恭骑将,仁恭为其子守光所囚,知裕去事守光兄守文。守光又攻杀守文,乃与张万进立守文子延祚而事之。守光又杀廷祚,以其子继威代之。万进杀继威,与知裕俱奔于梁。梁太祖得知裕喜甚,为置归化军,以知裕为指挥使,凡与晋战所得,及兵背晋而归梁者,皆以隶知裕。梁、晋相拒河上十馀年,其摧坚陷阵,归化一军为最,然知裕位不过刺史。庄宗入汴,知裕与段凝军河上,闻梁已亡,欲自杀,为宾客故人止之,乃降唐。庄宗尤宠待之,诸将嫉其宠,因猎射之,知裕走以免。庄宗为杀射者,以知裕为房州刺史。明宗时,历绛、淄二州刺史,迁宿州团练使、安州留后。所居皆有善政。安州近淮,俗恶病者,父母有疾,置之佗室,以竹竿系饮食委之,至死不近。知裕深患之,加以教道,由是稍革。罢为右神武统军。应顺中卒,赠太傅。

  ○陆思铎

  陆思铎,澶州临黄人也。少事梁为宣武军卒,以善射知名。累迁拱辰左厢都指挥使,领恩州刺史。梁、晋相拒河上,思铎镂其姓名于箭筈以射晋军,而矢中庄宗马鞍,庄宗拔矢,见思铎姓名,奇之。其后灭梁,思铎谒见,庄宗出其矢以示之,思铎伏地请死,庄宗慰而起之,拜龙武右厢都指挥使。晋高祖时,为陈、蔡二州刺史。卒年五十四。思铎在陈州,有善政,临终戒其子曰:“陈人爱我,我死则葬焉。”遂葬于陈州。

查看目录 >> 《新五代史》


国学迷 草廬經畧十二卷 草廬經畧十二卷 草廬經畧十二卷 草廬經畧十二卷 草廬經畧十二卷 草廬經畧八卷 草廬經畧六卷 草廬經畧六卷 草廬經畧四卷 行兵樞要不分卷 行軍指南不分卷 行軍指南四章 陳忠裕公兵垣奏議(陳臥子先生兵垣奏議)二卷 陳忠裕公兵垣奏議(陳臥子先生兵垣奏議)二卷 乾坤大畧十卷補遺一卷 乾坤大畧十卷補遺一卷 乾坤大畧十卷補遺一卷 乾坤大畧十卷補遺一卷 乾坤大畧十卷補遺一卷 兵鑑十卷 此書十卷補遺一卷 乾坤大畧二卷附四囊書一卷 兵謀一卷 左氏兵謀論一卷 魏勺庭先生左氏兵謀兵法(左氏兵謀)二卷 兵法一卷 左氏韜鈐二卷 武經講義備旨讀本十卷 增補武經講意備旨不分卷 增補武經講意備旨不分卷 武經備旨彙解說約四卷 寧政堂增訂武經體註不分卷 武經備旨大全不分卷 兵法必勝圖四卷 兵法全書不分卷 大宋敕賜祕藏兵法不分卷三方祕典三卷 太公金匱一卷 黃帝問玄女兵法一卷 元女兵法 戰守輯畧不分卷 武備圖繪一卷 行軍紀律不分卷 守望新書四編 守望新書四編 兵武聞見錄一卷 兵武聞見錄一卷 兵武聞見錄一卷 塞外行軍指掌一卷 塞外行軍指掌一卷 行軍總要不分卷 兵法集鑑六卷 兵法集鑑六卷 兵經百篇二卷 兵鏡百篇二卷 兵經百篇三卷 兵經百篇三卷 兵經百篇三卷 揭子戰書十二卷 兵法紀畧十卷 兵法百言釋義三卷 新注朱淑真断肠诗集 山海经 海外纪事 评论出像水浒传 新刊雷公炮制便览 一笑堂诗集 忠义水浒传 东垣十书 黔记 贵州图经新志 滇略 云南通志 云南图经志书 桂林郡志 殿粤要纂 广西通志 封川县志 大埔县志 永安县志 惠州府志 惠州府志 仁化县志 新宁县志 广东通志初稿 大田县志 永春县志 福宁州志 宁化县志 邵武府志 泉州府志 仙溪志 兴化府志 大明兴化府志 福州府志 处州府志 续修严州府志 严州府志 金华府志 临海志 嵊县志 新修上虞县志 萧山县志 奉化县图志 宁波郡志 余杭县志 江华县志 长沙府志 荆门州志 归州志 宜城县志 襄阳府志 黄安初乘 蕲水县志 大冶县志 湖广总志 雩都县志 赣州府志 吉安府志 广信府志 江西省大志 江西通志 重庆府志 四川总志 庄浪汇纪 阶州志 徽郡志 巩郡记 秦安志 宁远县志 武功县志 城固县志 重修岐山县志 渭南县志 临潼县志 咸阳县新志 陕西通志 全陕政要 雍大记 长葛县志 襄城县志 汝南志 河南郡志 河内县志 辉县志 卫辉府志 内黄县志 重修磁州志 彰德府续志 仪封县志 杞乘 稷山县志 芮城县志 安邑县志 霍州志 盂县志 乐平县志 猗氏县志 曲沃县志 浮山县志 山西通志 夏津县志 福山县志 临朐县志 安丘县志 乐安县志 益都县志 濮州志 郓城县志 单县志 新修馆陶县志 博平县志 新泰县志 泰安州志 宁阳县志 曲阜县志 德州志 济阳县志 盱眙县志 泗志备遗 颍州志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