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一百三十四 僣伪列传一

卷一百三十四 僣伪列传一

  杨行密,庐州人。少孤贫,有膂力,日行三百里。唐中和之乱,天子幸蜀,郡将遣行密徒步奏事,如期而复。(《北梦琐言》:郑綮尝典杨行密为本州步奏官。)光启初,秦宗权扰淮右,频寇庐、寿,郡将募能致战擒贼者,计级赏之,行密以胆力应募,往必有获,得补为队长。行密乃自募百余人,皆璟勇无行者,杀都将,自权州兵,郡将即以符印付之而去,朝廷因正授行密庐州刺史。

  光启三年,扬州节度使高骈失政,委任妖人吕用之辈。牙将毕师铎惧为用之所谮,自高邮起兵以袭广陵,为用之所却,乃乞师于宣州秦彦,且言事克之日,愿以扬州帅之。彦先遣将秦稠以兵三千人助师铎攻陷广陵,高骈署师铎为行军司马。未几,秦彦率大众并家属渡江,入扬州军府,自称节度使。初,扬州未陷,吕用之诈为高骈檄,征兵于庐州,及城陷,行密以万人奄至。毕师铎之入广陵也,吕用之出奔于外,至是委质于行密。行密攻广陵,营于大明寺,秦、毕出兵以攻行密之营,短兵才接,行密伪遁,秦、毕之兵争入其栅,以取金帛,行密发伏兵以击之,秦、毕大败,退走其壁,自是不复出战。其年九月,秦、毕害高骈于幽所,少长皆死,同坎痤于道院北垣下。行密攻围弥急,城中食尽,米斗四十千,居人相啖略尽。十月,城陷,秦、毕走东塘,行密入广陵,辇外寨之粟以食饥民,即日米价减至三千。十一月,蔡贼孙儒以众万人自淮西奄至,还据外寨,行密辎重牛羊军食未入城者,皆为儒所有。时秦、毕来自东塘,与儒军合,自是西门之外,复为敌境矣。初,吕用之遇行密于天长,绐行密曰:“用之有白金五千铤,瘗于所居之庑下,寇平之日,愿备将士倡楼一醉之资。”至是,行密阅兵,用之在侧,谓用之曰:“仆射许此辈银,何负心也!”遽命斩于三桥之下,夷其族。行密既有广陵,遣使至大梁,陈归附之意。是时,梁祖兼领淮南,乃遣牙将张廷范使于淮南,与行密结盟,寻遣行军司马李璠权知淮南留后,令都将郭言以兵援送。行密初则厚礼廷范,及闻李璠之行,勃然有拒命之意。廷范惧,易衣夜遁,遇梁祖于宋州,备言行密不轨之心,酌其兵势未可图也,乃追李璠等还,即表行密为淮南留后。

  文德元年正月,孙儒杀秦彦、毕师铎于高邮,引军袭广陵,下之,儒自称节度使,行密收其众归于庐江。十一月,梁祖遣大将庞师古自颍上渡淮,讨孙儒之乱,师古引兵深入淮甸,不利,还。龙纪元年,孙儒出攻宣州,行密乘虚袭据扬州,北通时溥,孙儒引兵复攻行密。大顺元年,行密危蹙,率众夜遁,出据宣州,儒复入扬州。二年,乃蒐练兵甲以攻行密,属江、淮疾疫,师人多死,儒亦卧病,为部下所执,送于行密,杀之。行密自宣城长驱入于广陵,尽得孙儒之众。自光启末,高骈失守之后,行密与毕师铎、秦彦、孙儒递相窥图,六七年中,兵革竞起,八州之内,鞠为荒榛,圜幅数百里,人烟断绝。行密既并孙儒,乃招合遗散,与民休息,政事宽简,百姓便之,蒐兵练将,以图霸道。所得孙儒之众,皆淮南之骁果也,选五千人豢养于府第,厚其衣食,驱之既战,靡不争先。甲胄皆以黑绘饰之,命曰“黑云都”。

  乾宁二年,行密尽有淮南之地,昭宗乃降制授行密淮南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管内营田观察处置等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傅、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扬州大都督府长史、上柱国、宏农郡王,食邑三千户,食实封一百户。四年,梁祖平兖、郓,朱瑾及沙陀将李承嗣、史俨等皆奔淮南,行密待之优厚,任以为将,瑾与承嗣皆位至方伯。是岁,行密纵兵侵掠邻部,两浙钱镠、江西钟传、鄂州杜洪皆遣使求救于梁。梁祖遣朱友恭率部骑万人渡江,取便讨伐。行密先令都将翟章据黄州,及梁师至,即弃郡南渡,固守武昌寨,行密遣将马珣以精兵五千助之,友恭与杜洪大破其众,遂拔武昌寨,擒翟章并淮军三千余人,获马五百匹,淮人大恐。八月,梁祖遣葛从周领步骑万人自霍丘渡淮,遣庞师古率大军营于清口。淮人决堰纵水,流潦大至。又令朱瑾率劲兵以袭汴军,汴军大败,师古死之。葛从周闻师古之败,自濠梁班师,至淠河,为淮人所乘,诸军仅得北归。

  光化二年,行密北侵,遣张归厚御之而退。天复三年,青州王师范叛,乞师于淮南,行密遣将王景仁率师二万以援之,攻讨密州。七月,梁祖大破师范及景仁之众,景仁遁还,追至辅唐,杀数千人,进取密州。天祐元年十一月,淮人攻光州,梁祖率军抵霍丘,略地于庐、寿之境,淮人遁去。二年正月,进攻寿州,淮人闭壁不出,大掠而还。是月,行密攻陷鄂州,擒节度使杜洪,戮于扬州市,梁之戍兵数千人亦陷焉。其后,江西钟传、宣州田頵俱为行密所并。三年,行密以疾卒于广陵。及其子渭僣号,伪追尊为太祖武皇帝。

  渥,字奉天,行密长子也。行密卒,渥遂袭伪位,自称吴王,委军政于大将张颢。渥性猜忌,不能御下。天祐五年六月,渥为颢所杀,颢将纳款于梁,遂自称留后,委别将徐温握兵柄。居无何,温复杀颢,立行密次子渭为主。及渭僣号,伪追尊为景帝。

  渭,渥之弟也。既立,政事咸委于徐温。时温为镇海军节度、内外马步军都指挥使,乃于上元县置升州,盛开幕府,自握兵柄于上流,其子知训等于扬州居以秉政,凡十余年。温乃册渭为天子,国号大吴,改唐天祐十六年为武义元年。渭以温为大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渭僣号凡三年而卒,谥为惠帝。

  溥,行密幼子也。初封丹阳王,渭卒,徐温乃推溥为主,后僣伪号。唐同光元年,庄宗平梁,迁都于洛阳。十二月,溥遣使章景来朝,称“大吴国主致书上大唐皇帝”,其辞旨卑逊,有同笺表。明年八月,又遣其司农卿卢蘋贡方物,及献贞简太后珍玩,庄宗命左藏库使王居敏、通事舍人张朗等以名马报之。郭崇韬之平西川也,淮人大惧,将去伪号,称藩于唐。时崇韬欲陈舟师下峡,为平吴之策,会崇韬既诛,洛城有变,淮人闻之,比屋相庆。明宗纂嗣,溥复遣使修好,安重诲奏曰:“杨溥既不称藩,无足与之抗礼,来侦国情,不如辞绝。”乃谢其使,不受所贡,遣之。唐天成二年十月,徐温卒,追封为齐王。温之养子李棨代温佐辅,秉政数年,位至太尉、中书令、录尚书事,袭封齐王,伪加九锡。晋天福二年,溥不得已逊位于棨。棨迁溥于润州,筑丹阳宫以处之。溥自是服羽衣,习辟谷之术,年余以幽死。棨又迁其族于海陵,吴人谓其居为永宁宫。周显德中,李景闻周师渡淮,虑杨氏为变,使人尽杀之。自唐大顺二年,行密始有淮南之地,至溥逊位,凡四十七年而亡。(《五代史补》:杨行密尝命宣州刺史田頵领兵围钱塘。钱珝危急,遣其子元皞修好于行密。元頵风神俊迈,行密见之甚喜,因以其女妻之,遽命頵罢兵。初,頵之围城也,尝遣使候钱珝起居,珝厚待之。将行,复与之小饮,时罗隐、皮日休在坐,意以頵之师无能为也,且欲讥之。于是日休为令,取一字,四面被围而不失其本音,因曰:“‘其’字上加‘鳷’为萁菜,下加‘石’为鋋子,左加‘玉’为琪玉,右加‘月’为期会。”罗隐取“于”字上加“雨”为舞雩,下加“皿”为盘盂,左加“玉”为玗玉,右加“邑”为邘地。)使者取“亡”字讥钱镠必亡。然“亡”上加“勣”为芒,下加“心”为忘,右加“邑”为邙,左加“心”为忙,其令不通,合坐皆嘻笑之,使大惭而去。未几,頵果班师。先是,行密与镠势力相敌,其为忿怒,虽水火之不若也。行密尝命以大索为钱贯,号曰“穿钱眼”,镠闻之,每岁命以大斧科柳,谓之“斫杨头”。至是,以元蒨通婚,二境渐睦,穿眼、斫头之论始止。

  李棨,本海州人。伪吴大丞相徐温之养子也。温字敦美,亦海州人,初从淮南节度使杨行密起师于庐州,渐至军校。唐末,青州王师范为梁祖所围,乞师于淮南,杨行密发兵赴之,温时为小将,亦预其行。师次青之南鄙,师范已败,淮兵大掠而还。棨时幼稚,为温所掳,温爱其慧黠,遂育为己子,名曰知诰。天祐初,行密卒,其子渥嗣,会左卫都指挥使张颢杀渥,欲归命于梁。温谓颢曰:“此去梁国,往复三千里,不月余事不成,军国未有主,无主将乱,不如有所立,徐图其事。”颢然之,乃立渥弟渭为帅。温寻杀颢,渭授温常州刺史、检校司徒。温留广陵,遣棨知州事。是岁,唐天祐五年也。七年,丁母忧,起复授检校太尉、温州刺史,充本州团练观察使。八年,宣州叛,温与都将柴再用讨平之,加同中书平章事,充淮南行军司马、内外马步都指挥使、镇海军节度、浙江西道观察等使。十二年八月,温出镇润州,以其子知训知政事,加温镇海军管内水陵马步军都军使,兼宁国军节度、宣歙池等州观察使。时棨为温属郡升州刺史,乃大理郡廨,温表移其府于金陵,伪授升州大都督府长史,充镇海军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以棨为镇海军节度副使、行润州刺史,充本州团练使。十五年,知训授淮南行军副使、内外马步军都指挥使,通判军府事。居无何,知训为大将朱瑾所杀,温以棨代知政事。明年,温册杨渭为天子,僣称大吴,改唐天祐十六年为武义元年。

  十八年,渭死,温闻之,自金陵驰归扬州,夜入广陵,议有所立。或有希温旨,言及蜀先主遗命诸葛亮之事,温厉声曰:“若杨氏无男,有女当立矣,无得异议。”由是群心乃定,遂迎丹阳王溥于润州,以其年六月十八日即伪位,改元为顺义。自是温父子愈盛,中外共专其国,杨氏主祭而已。温累官至竭忠定难建国功臣、大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诸道都统、镇海宁国等军节度、宣歙池等州管内营田观察等使、开府仪同三司、守太师、中书令、金陵尹、东海王,食邑一万户,实封五百户。伪顺义七年改乾贞元年,即后唐天成二年。其年十月二十三日,温卒,伪赠大元帅,追封齐王,谥曰忠武。

  棨前梦温负登山,逾年温卒,棨乃伪授辅政兴邦功臣,知内外左右事、开府仪同三同、守太尉、中书令、宣城公。棨自平朱瑾之乱,遂执吴政。天成四年,伪吴改太和元年,是岁棨出镇金陵,寻封东海王。至清泰二年改天祚元年,其年以金陵为齐国,封棨为齐王,乃追谥温为忠武王,庙号太祖。棨又进位太尉、录尚书事,留镇金陵,以其子景总政于扬州。未几,伪加棨九锡,建天子旌旗,改金陵为西都,以扬州为东都。棨开国依齐、梁故事。用徐玠为齐国右丞相,宋齐丘为左丞相,以为谋主。伪吴天祚三年,杨溥逊位于棨,国号大齐,改元为升元,建都于金陵,时晋氏天福二年也。棨乃册杨溥为让皇,其册文曰“受禅老臣知诰,谨上册皇帝为高尚思元宏古让皇”云。仍以其子遥领平庐军节度使,迁于海陵。棨自云唐明皇第六子永王璘之裔。唐天宝末,安禄山连陷两京,明皇幸蜀,诏以璘为山南、岭南、黔中、江南四道节度采访等使,璘至广陵,大募兵甲,有窥图江左之志,后为官军所败,死于大庾岭北,故棨指之以为远祖。因还姓李氏,始改名棨,国号大唐,尊徐温为义祖。棨僣位凡七年,子景立。

  景,本名璟,及将臣于周,以犯庙讳,故改之。棨之长子也,(《钓矶立谈》云:烈祖一日昼寝,梦一黄龙出殿之西楹,矫首内向,如窥伺状。烈祖惊起,使人侦之,顾见元宗方倚楹而立,遣人候上动静,于是立嫡之意遂决。)棨卒,乃袭伪位,改元为保大。以仲弟遂为皇太弟,季弟达为齐王,仍于父柩前设盟约,兄弟相继。景僣号之后,属中原多事,北土乱离,雄据一方,行余一纪。其地东暨衢、婺,南及五岭,西至湖湘,北据长淮,凡三十余州,广袤数千里,尽为其所有,近代僣窃之地,最为强盛。又尝遣使私赂契丹,俾为中国之患,自固偷安之计。(《南唐书》云:契丹遣二使来告曰:“晋少主逆命背约,自贻废黜,吾主欲与唐继先世之好,将册君为中原主。”嗣主曰:“孤守江、淮,社稷已固,与梁、宋阻隔。若尔主不忘先好,惠赐行人,受赐多矣,其他不敢拜命之辱。”)

  周显德二年冬,世宗始议南征,以宰臣李穀为前军都部署。是冬,周师围寿春。三年春,世宗亲征淮甸,大败淮寇于正阳,遂进攻寿州。寻又今上败何延锡于涡口,擒皇甫晖于滁州。景闻之大惧,遣其臣钟谟、李德明等奉表于世宗,乞为附庸之国,仍岁贡百万之数,又进金银器币及犒军牛酒。未几,又遣其臣孙晟、王崇质等奉表修贡,且言:“景愿割濠、寿、泗、楚、光、海等六州之地,隶于大朝,乞罢攻讨。”世宗未之许。时李德明等见周师争攻寿春,虑不能保,乃奏云:“宽臣等五日之诛,容臣等自往江南,取本国表章,举江北诸州,尽献于大朝。”世宗许其行。久之,德明等不至,乃权议回銮,惟留偏师数千围守寿春而已。四年春,世宗再驾南征。三月,大败江南援军于紫金山,寻下寿州,乃命班师。是岁冬十月,世宗复临淮甸,连下濠、泗二郡,进攻楚州。明年春正月,拔之,遂移幸扬州,驻大军于迎銮,将议济江。景闻之,自谓亡在朝夕,乃谋欲传位其世子,使称藩于周。(《南唐书》:正月,改无交泰。)遣其臣陈觉奉表陈情,且顺世宗之旨焉。觉至,世宗召对于御幄。是时江北诸州,唯庐、舒、蕲、黄四郡未下,世宗因谓觉曰:“江南国主若能以江北之地尽归于我,则朕亦不至穷兵黩武。”觉闻命欣然,即遣人过江取景表,以庐、舒、蕲、黄等四州来上,乞画江为界,仍岁贡地征数十万。世宗许之,乃还京。自是景始行大朝正朔,上章称唐国主臣景,累遣使修贡,亦不失外臣之礼焉。

  皇朝建隆二年夏,景以疾卒于金陵,时年四十六。以其子煜袭伪位,其后事具皇家日历。(《五代史补》:李掞,本为徐温所养,温杀张颢,权出于己,自称大丞相、中书令、都统。及出居金陵,以嫡子知训为丞相,掞为润州节度。掞始为宣州,忽得润州,甚怏怏,将白温辞之。宋齐丘素与掞善,因谓掞曰:“知训骄倨,不可大用,殆必有损足焚巢之患。宣州去江都远,难为应,润州方隔一水尔,有急则可以立功,慎勿辞也。”棨闻之释然,遂行。至润州,未几知训果为朱瑾所杀,是夜,江都乱,火光亘天,掞望之曰:“宋公之言中矣。”遂引军渡江,尽诛朱瑾之党。后解甲去备,以待徐温。温至,且喜且怒,谓掞曰:“犹幸汝在润州,不然吾家大势将去矣。汝于兄弟中有大功者耶!”即日用掞为左仆射,知政事,以代知训。掞善于抚御,内外之心翕然而归之,故徐温卒未几而江南遂为掞所有。先是,江南童谣云:“东海鲤鱼飞上天。”东海即徐之望也,鲤者李也,盖言李掞一旦自温家起而为君尔。初,掞既蓄异志,且欲讽动僚属。雪天大会,酒酣,出一令,须借雪取古人名,仍词理通贯。时齐丘、徐融在坐,掞举杯为令曰:“雪下纷纷,便是白起。”齐丘曰:“著屐过街,必须雍齿。”融意欲挫掞等,遽曰:“明朝日出,争奈萧何。”掞大怒,是夜收融投于江,自是与谋者惟齐丘而已。宋齐丘,豫章人,父尝在钟传幕下。齐丘素落魄,父卒,家计荡尽,已在穷悴,朝夕不能度。时姚洞天为淮南骑将,素好士,齐丘欲谒之,且囊空无备纸笔之费,计无所出,但于逆旅社门而坐,如此殆数日。邻房有散乐女尚幼,问齐丘曰:“秀才何以数日不出?”齐丘以实告,女叹曰:“此甚小事,秀才何吝一言相示耶!”乃惠以数缗。齐丘用市纸笔,为诗咏以投洞天,其略曰:“某学武无成,攻文失志,岁华蹭蹬,身事蹉跎。胸中之万仞青山,压低气宇;头上之一轮红日,烧尽风云。加以天步凌迟,皇纲废绝,四海渊黑,中原血红。挹飞苍走黄之辩,有出鬼没神之机。”洞天怒其言大,不即接见。齐丘窘急,乃更其启,翼日复至,其略曰:“有生不如无生,为人不若为鬼。”又云:“其为诚恳万端,只为饥寒两字。”洞天始悯之,渐加以拯救。徐温闻其名,召至门下。及掞之有江南也,齐丘以佐命功,遂至将相,乃上表以散乐女为妻,以报宿惠,许之。韩熙载仕江南,官至诸行侍郎。晚年不羁,女仆百人,每延请宾客,而先令女仆与之相见,或调戏,或殴击,或加以争夺靴笏,无不曲尽,然后熙载始缓步而出,习以为常。复有医人及烧炼僧数辈,每来无不升堂入室,与女仆等杂处,伪主知之,虽怒,以其大臣,不欲直指其过,因命待诏画为图以赐之,使其自愧,而熙载视之安然。)

  王审知,字信通,光州固始人。父恁,世为农民。唐广明中,黄巢犯阙,江、淮盗贼蜂起。有贼帅王绪者,自称将军,陷固始县,审知兄潮时为县佐,绪署为军正。蔡贼秦宗权以绪为光州刺史,寻遣兵攻之,绪率众渡江,所在剽掠,自南康转至闽中,入临汀,自称刺史。绪多疑忌,部将有出己之右者皆诛之。潮与豪首数辈共杀绪,其众求帅,乃刑牲歃血为盟,植剑于前,祝曰:“拜此剑动者为将军。”至潮拜,剑跃于地,众以为神异,即奉潮为帅。时泉州刺史廖彦若为政贪暴,军民若之,闻潮为理整肃,耆老乃奉牛酒,遮道请留。潮因引兵围彦若,岁余克之,又平狼山贼帅薛蕴,兵锋日盛。唐光启二年,福建观察使陈岩表潮为泉州刺史。大顺中,岩卒,子婿范晖自称留后,潮遣审知将兵攻之,逾年,城中食尽,乃斩晖而降,由是尽有闽、岭五州之地。潮即表其事,昭宗因建威武军于福州,以潮为节度、福建管内观察使,审知为副。审知为观察副使,有过,潮犹加捶挞,审知无怨色。潮寝疾,舍其子延兴、延虹、延丰、延休,命审知知军府事。十二月丁未,潮薨,审知以让其兄审邽,审邽以审知有功,辞不受。审知自称福建留后,表于朝廷。唐末,为威武军节度、福建观察使,累迁检校太保,封琅邪郡王。梁朝开国,累加中书令,封闽王。(《王审知德政碑》云:潮付公以戎旅,仍具表奏,寻加刑部尚书、威武军留后,俄授金紫光禄大夫、右仆射、本军节度使,又改光禄大夫、检校司空,转特进、检校司徒,又转检校太保、琅邪郡王,食邑四千户,食实封一百户。)是时,杨氏据江、淮,故闽中与中国隔越,审知每岁朝贡,泛海至登莱抵岸,往复颇有风水之患,漂没者十四五。后唐庄宗即位,遣使奉贡,制加功臣,进爵邑。

  审知起自陇亩,以至富贵。每以节俭自处,选任良吏,省刑惜费,轻徭薄敛,与民休息。三十年间,一境晏然。同光元年,审知卒,子延翰嗣,为弟延钧所杀。

  延钧,审知次子。后唐长兴三年,上言吴越国王钱镠薨,乞封为吴越王,不报。未几,自称帝,国号大闽,改元龙启,然犹称藩于朝廷。清泰元年,遇弑。子昶嗣。

  昶,嗣伪位,朝廷因授昶福建节度使。晋天福三年,遣使贡奉至阙,止称闽王。其子继恭称节度使,晋祖乃下制封昶为闽王。改元通大,后遇弑,审知少子延羲嗣。

  延羲,嗣伪位,改元永隆,在位六年遇弑。兄延政,自称帝于福州,晋开运三年,为李景所灭。(《五代史补》:王潮之来福建也,值连帅陈岩卒,子婿范晖自称留后,潮攻拔之,尽有其地,遂为福建观察使。至其弟审知立,虽天下多事,犹能修其职贡,朝廷嘉之,封闽王。审知卒,子延钧嗣,无识,辄改审知制度,僣称大闽,改元龙启,其后为子昶杀。昶多行不道,闽人杀之。立从父延羲,改元永隆,延羲不恤政事,国乱,为其将连重遇所杀,王氏之族遂灭。先是,梁朝有王霸者,即王氏之远祖,为道士,居于福州之怡山时,爱二皂荚树,因其下筑坛,为朝礼之所,其后丹成冲虚而去,霸尝云:“吾之子孙,当有王于此方者。”乃自为谶,藏之于地。唐光启中,烂柯道士徐景元,因于坛东北隅取土,获其诗,曰:“树枯不用伐,坛坏不须结。不满一千年,自有系孙列。”又曰:“后来是三王,潮水荡祸殃。岩逢二乍间,未免有销亡。子孙依吾道,代代封闽疆。”议者以为:潮荡祸殃,谓王潮除其祸患以开基业也;岩逢二乍间,谓陈岩逢王潮未几而亡,土地为其所有也;代代封闽疆,谓潮与审知也,代代盖两世之称,明封崇不过潮与审知两世耳。初,王潮尝假道于洪州,时钟传为洪州节度使,以王潮若得福建,境土相接,必为己患,阴欲诛之。有僧上蓝者,通于术数,动皆先知,大为钟所重。因入谒,察传词气,惊曰:“令公何故起恶意,是欲杀王潮否?”传不敢隐,尽以告之。上蓝曰:“老僧观王潮与福建有缘,必变,彼时作一好世界。令公宜加礼厚待,若必杀之,令公之福去矣。”于是传加以援送。及审知之嗣位也,杨行密方盛,常有吞东南之志气。审知居常忧之,因其先人尝为上蓝所知,乃使人赍金帛往遗之,号曰“送供”,且问国之休咎。使回,上蓝以十字为报,其词曰:“不怕羊入屋,只怕钱入腹。”审知得之叹曰:“羊者杨也,腹者福也,得非福州之患,不在杨行密而在钱氏乎?今内外将吏无姓钱者,必为子孙后世之忧矣。”至延羲为连重遇所杀,诸将争立,江南乘其时命查文徽领兵伐之,经年不能下。会两浙救兵至,文徽腹背受敌,遂大败。自是福州果为钱氏所有,入腹之谶始应。盖国之兴衰,皆冥数决定矣。徐寅,登第归闽中,途径大梁,因献太祖《游大梁赋》。时梁祖与太原武皇为雠敌,武皇眇一目,而又出自沙陀部落,寅欲曲媚梁祖,故词及之,云:“一眼匈奴,望英威而胆落。”未几,有人得其本示太原者,武皇见而大怒。及庄宗之灭梁也,四方诸侯以为唐室复兴,奉琛为庆者相继。王审知在闽中,亦遣使至,遽召其使问曰:“徐寅在否?”使不敢隐,以无恙对,庄宗因惨然曰:“汝归语王审知,父母之雠,不可同天,徐寅指斥先帝,今闻在彼中,何以容之?”使回,具以告,审知曰:“如此则主上欲杀徐寅耳,今杀则未敢奉诏,但不可以用矣。”即日戒阍者不得引接,徐寅坐是终身止于秘书正字。江为,建州人,工于诗。乾祐中,福州王氏国乱,有故人任福州官属,恐祸及,一旦亡去,将奔江南,乃间道谒为。经数日,为且与草投江南表。其人未出境,遭边吏所擒,仍于囊中得所撰表章,于是收为与奔者,俱械而送。为临刑,词色不挠,且曰:“嵇康之将死也,顾日影而弹琴,吾今琴则不暇弹,赋一篇可矣。”乃索笔为诗曰:“衙鼓侵人急,西倾日欲斜。黄泉无旅店,今夜宿谁家?”闻者莫不伤之。黄滔,在闽中为王审知推官。一旦馈之鱼,时滔方与徐寅对谈,遂请代为谢笺。寅援笔而成,其略曰:“衔诸断索,才从羊续悬来;列在雕盘,便到冯欢食处。”时人大称之。)

  史臣曰:昔唐祚横流,异方割据,行密以高材捷足启之于前,李棨以履霜坚冰得之于后,以伪易伪,逾六十年。洎有周兴薄伐之师,皇上示怀柔之德,而乃走梯杭而入贡,奉正朔以来庭,如是则长江之险,又何足以恃哉!审知僻据一隅,仅将数世,始则可方于吴芮,终则窃效于尉佗,与夫穴蜂井蛙,亦何相远哉!五纪之亡,盖其幸也。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大唐開元禮一百五十卷 周子遺事 都仙真君神功妙濟方一卷 世說新語三卷 爵秩新本不分卷(清乾隆四十二年) 淨德集三十八卷 塞上吟四卷 涇臯藏稿二十二卷 楊忠愍公集六卷 宋季三朝政要六卷 青樓寳鑑六十四回卷 [浙江龍游]傅氏族譜□卷 自怡集不分卷 〔康熙〕續修桐柏縣志四卷 茶經三卷 董方立文甲集二卷董方立文乙集二卷 分宜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南華真經十卷 燕都妓品 初學記三十卷 昌谷集辯註一卷 孝經中契 鄧氏宗譜□卷 同治四年乙丑補行咸豐辛酉正科並同治壬戌恩科浙江鄉試題名錄一卷 崑曲 廿二史考異二十三卷 圖民錄(袁易齋先生圖民錄)四卷 芥子園畫傳初集六卷二集九卷三集六卷 大學統論一卷 選詩句圖一卷 翰苑題名一卷 大丹鉛汞論一卷 解脫集四卷 洋縣志八卷首一卷 字類 是乃仁術醫方集 陶恭介公像贊不分卷 詩詞餘話一卷 鼎菴詩集四卷 大明穆宗莊皇帝實錄七十卷 落花酬唱集初編不分卷 春秋集傳釋義大成十二卷首一卷 許學四卷 經史百家選本不分卷 金門戟一卷 陽明先生文錄五卷外集九卷別錄十卷 顯考次雲府君行狀一卷 同治四年乙丑補行咸豐十一年辛酉科並同治元年壬戌恩科浙江鄉試副貢硃卷一卷 研山堂詩草一卷 甔甀洞續稿詩部十二卷、文部十五卷、目錄二卷 〔康熙〕遂安縣志十卷 麓雲樓書畫記略一卷 周易雜卦反對互圖一卷 文石堂重刊曹氏吉金圖二卷 醫理真傳四卷 李五峯先生詩集(五峯集、五峯先生集、李五峯詩集)六卷 張祜詩(中唐張祜詩)一卷 滄洲合集二十三卷 瘞鶴銘考一卷 游翰稗編三卷別編三卷瑣言二卷 掖垣諫草 廣東詩粹 繡襦記 樂書 周易程朱先生傳義附錄 文場備用排字禮部韻注 白鹿書院志 中立四子集 陳章侯畫博古牌 九鯉湖志 別苑倡和詩冊 譚友夏鍾伯敬先生批評綰春園傳奇 絲綸錄 四書集注通證 留計疏草 教誡新學比丘行護律儀 過庭詩話 多能鄙事 撫遼疏稿 禮記集說 韻葉考 古文淵鑒 古今翰苑瓊琚 孔子家語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自怡集 巴西文集 新鐫批點出像一見賞心編 六祖壇經節錄 新編類增吟料詩學集成 青泥蓮花記 書經詳說 格致叢書 四書集注 明十二家詩選 秋聲閣尺牘 逸周書 校正原本紅梨記 敝帚藁略 蛟峰集 河南管河道事宜 計部奏疏 大易粹言 讀周易 屈子說志 宋詩刪 四書便抄 晉溪本兵敷奏 湖山類稿,汪水雲詩鈔,[湖山類稿]補遺 廬山集,英溪集 天平志 種菊庵詩 須溪先生四景詩集 陸莊簡公掌銓疏略 事類賦 御製避暑山莊詩 南宋群賢詩選 遁甲應符經 古今治平略 革朝志 方是閒居士小稿 襪線集 玉台新詠 劉子三種 夢溪筆談 金山龍遊禪寺志略 鴻雪齋詩鈔 胡文學集五種 學詩津逮 靜菴先生文集 交黎勦平事略 四代恩榮事略 抽簪贅言 銓部王先生文集 撫夏奏議 四箴封事錄 茶史 奏牘 左少保忠毅公集 禮書 征蠻疏草 歇庵集 吾征錄 林茂之詩選 楚辭榷 文章緣起 東山詩集 范忠宣公文集 唐文粹 河東先生集 呂大著增注點校三劉東漢詳節 國憲家猷 皇明詔制 天中記 滄溟先生集 通志二十略 詩藪 八代詩截玉集首集 宋淳熙敕編古玉圖譜 金罍子 南庾奏議 明太宗實錄 大清太宗文皇帝本紀 春秋會義 汪水雲詩抄 竹澗先生文集 祈禱家書立限便宜檄 祈禱文檄 無上黃籙大齋立成儀 新刊名臣碑傳琬琰之集上集 太上感應篇 范文正公政府奏議 萬善同歸集 皇明聖制策要 元史節要 台儀輯略 漕黃要覽 會稽三賦注 遯言 十竹齋箋譜初集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