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一百三十一(周书)列传十一

卷一百三十一(周书)列传十一

  刘皞,字克明,晋丞相谯国公昫之弟也。昫,《晋书》有传。皞少离乡里,唐天祐中,梁将刘鄩袭太原,军至乐平,时皞客于县舍,为鄩军所俘。谢彦章见之,知其儒者,待之以礼,谓其乡人刘去非曰:“为君得一宗人。”即令皞见之,去非询其爵里,乃亲族也,对泣久之,自是随去非客于彦章门下。彦章得罪,去非为郢州刺史,皞随之郡。庄宗平河洛,去非以尝从刘守奇归梁,深惧获罪,乃弃郡投高季兴于荆南,皞累为荆州摄官。既而兄昫明宗朝为学士,遣人召归。梁汉颙镇邓州,辟为从事,入为监察御史,历水部员外郎、史馆修撰。长兴末,宰臣赵凤镇邢台,表为节度判官。清泰初,入为起居郎,改驾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知杂事,移河南少尹、兵部郎中,转太府卿。汉祖受命,用为宗正卿。周初,改卫尉卿。

  广顺元年冬十月,税居于东京,夜梦鬼诧之曰:“公于我冢上安床,深不奉益。”皞问鬼姓氏,曰李丕文。皞曰:“君言殊误,都城内岂可冢耶?”曰:“冢本在野,张十八郎展城时围入。”忽寤。又半月,复梦前鬼曰:“公不相信,屈观吾舍可乎?”即以手掊地,豁然见华第,花木丛萃,房廊雕焕,立皞于西庑。久之,见一团火如电,前来渐近,即前鬼也。引皞深入,出其孥,泣拜如有所托。皞问丕文鬼事,曰:“冥司各有部属,外不知也。”皞曰:“余官何至?”再三不对,苦讯之,曰:“齐王判官。”皞曰:“张令公为齐王,去世久矣。今郓州高令公为齐王,余方为列卿,岂复为宾佐乎?”鬼曰:“不知也。”皞既寤,欲掘而视之。既而又告同僚曰:“鬼虽见诉,其如吾税舍何?”乃止。广顺二年春,朝廷以皞为高丽册使。三月,至郓,节度使高行周以皞嗜酒,留连累日,旦夕沉醉。其月二十三日,晨兴栉发,状如醉寐,男泳视之,已卒矣。(《太平广记》云:衔命使吴越,路由郓州,卒于邮亭。)时年六十一。其年八月,郓帅齐王高行周亦梦请齐王判官,得无是乎!皞从儒学,好聚书,嗜酒无仪检,然衷抱无他,急于行义,士友以此多之。

  张沆,字太元,徐州人。父严,本州牙将。沆少力学,攻词赋,登进士第。唐明宗子秦王好文,然童年疏率,动不由礼。每宾僚大集,手自出题,令面前赋诗,少不如意,则坏裂抵弃。沆初以刺谒,秦王属合座客各为《南湖厅记》,因谓沆曰:“闻生名久矣,请为此文。”沆不获已,从之。及群士记成,独取沆所为勒之于石,繇是署为河南府巡官。秦王败,勒归乡里。晋初,桑维翰秉政,沆以文干进,用为著作佐郎、集贤校理,迁右拾遗。维翰出镇,奏为记室。从维翰入朝,授殿中侍御史。岁余,自侍御史改祠部员外郎知制诰,召入翰林为学士。维翰罢相,冯玉用事,不欲沆居禁密,改右谏议大夫,罢其职。汉祖至汴,转右常侍,复用为学士,未几,迁工部尚书充职。明年,以营奉葬事求解职,改礼部尚书。及归朝,复为学士。太祖以沆耳疾罢职,改刑部尚书。广顺二年秋,命为故齐王高行周册赠使,复命而卒。赠太子少保。

  沆性儒雅,好释氏,虽久居禄位,家无余财,死之日,图书之外,唯使郓之资耳。嗣子尚幼,亲友虑其耗散,上言于太祖,乃令三司差人主葬,余资市邸舍,以赡其孤焉。沆记览文史,好征求僻事,公家应用,时出一联以炫奇笔,故不为冯玉所重。虽有聩疾,犹出入金门,凡五六年。汉隐帝末年,杨、史遇害,翌日,沆方知之,听犹未审,忽问同僚曰:“窃闻盗杀史公,其盗获否?”是时京师忄匈惧之次,闻者笑之。有士人申光逊者,与沆友善,沆未病时,梦沆手出小佛塔示光逊,视其上有诗十四字云:“今生不见故人面,明月高高上翠楼。”光逊既寤,心恶之,俄闻沆卒。

  张可复,字伯恭,德州平原人也。父达,累赠户部侍郎。可复略通儒术,少习吏事。梁末,薄游于魏,邺王罗绍威表为安阳簿。唐天成初,依晋公霍彦威于青州,为从事。晋公以其滑稽好避事,目为“奸兔儿”。长兴中入朝,拜监察御史,六迁至兵部郎中,赐金紫。晋天福中,自西京留守判官入为秘书少监,改左司郎中。开运中,迁左谏议大夫。汉乾祐初,湘阴公镇徐方,朝行中选可以从戎者,因授武宁军节度副使、检校礼部尚书。及世宗镇澶渊,改镇宁军节度行军司马。三年,征拜给事中。世宗嗣位,以澶渊幕府之旧,拜右散骑常侍。显德元年秋,以疾卒,年七十有三。制赠户部尚书。可复无他才,惟以谨愿保长年,加之迂懦,多为同列轻俊者所侮,而累阶至金紫,居三品之秩,亦其命耶!

  于德辰,字进明,元城人也。幼敏悟,笃志好学,及射策文场,数上不调。后唐明宗镇邢州,德辰往谒焉,明宗见而器之,因得假官于属邑。后继历州县,历仕晋、汉、周,官至工部尚书。

  王延,字世美,鄚州长丰人也。少为儒,善词赋,会乡曲离乱,不获从乡荐,因客于浮阳,随沧帅戴思远入梁。尝以所为赋谒梁相李琪,琪览之,欣然曰:“此道近难其人,王生升我堂矣。”繇是人士称之。寻荐为即墨县令,历徐、宋、郓、青四镇从事。长兴初,乡人冯道、赵凤在相位,擢拜左补阙。逾年,以水部员外知制诰迁中书舍人,赐金紫。清泰末,以本官权知贡举。时有举子崔颀者,故相协之子也。协素与吏部尚书卢文纪不睦,及延将入贡院,文纪谓延曰:“舍人以谨重闻于时,所以去冬老夫在相位时,与诸相首以长者闻奏,用掌文衡。然贡闱取士,颇多面目。说者云:‘越人善泅,生子方晬,乳母浮之水上。或骇然止之,乳母曰,其父善泅,子必无溺。’今若以名下取士,即此类也。舍人当求实才,以副公望。”延退而谓人曰:“卢公之言,盖为崔颀也。纵与其父不悦,致意何至此耶!”来春,以颀登甲科。其年,改御史中丞,岁满,转尚书右丞。奉使两浙,吴人深重之。复命,授吏部侍郎,改尚书左丞,拜太常卿,历工、礼、刑三尚书。周初,以疾求分司西洛,授太子少保。既而连月请告,为留台所纠,改少傅致仕。广顺二年冬卒,时年七十有三。

  子亿,仕皇朝为殿中丞。

  申文炳,字国华,洛阳人也。父鄂,唐左千牛卫将军。文炳长兴中进士擢第,释褐中正军节度推官,历孟、怀支使,郓城、陕县二邑宰,自澶州观察判官入为右补阙。晋开运初,授虞部员外郎知制诰,转金部郎中充职。广顺中,为学士,迁中书舍人、知贡举。(《玉壶清话》:李庆,显德中举进士,工诗,有云:“醉轻浮世事,老重故乡人。”枢密王朴以此一联荐于申文炳。文炳知贡举,遂为第三人。)显德五年秋,以疾解职,授左散骑常侍。六年秋,卒于家,时年五十。文炳为文典雅,有训诰之风。执性纾缓,待搢绅以礼,中年而卒,皆惜之。

  扈载,少好学,善属文,赋颂碑赞尤其所长。广顺初,随计于礼部,文价为一时之最,是岁升高等。载因游相国寺,见庭竹可爱,作《碧鲜赋》题其壁。世宗闻之,遣小黄门就壁录之,览而称善,因拜水部员外郎知制诰,迁翰林学士,赐绯。(《宋史·李蒨传》:扈载以文章驰名,枢密使王朴荐令知制诰,除书未下,朴诣中书言之,蒨曰:“斯人命薄,虑不克享耳。”朴曰:“公在衡石之地,当以材进人,何得言命而遗才。”载遂知制诰、迁翰林学士,未几卒。世谓朴能荐士,蒨能知人。)载已病,不能谢,居百余日,乃力疾入直学士院。世宗怜之,赐诰还第,遣太医视疾。年三十有六卒。载始自解褐至终才四年,而与刘衮皆有才无命,时论惜之。

  刘衮,彭城人。神爽气俊,富有文藻,繇进士第任左拾遗,与扈载齐名,年二十八而卒。

  贾纬,真定获鹿人也。(宋祁《景文集·贾令君墓志铭》:贾氏自唐司空魏国公耽,世贯沧州南皮,子孙稍稍徙真定。五世祖谅,高祖瑾。曾祖处士讳初,有至性,疾世方乱,守乡里,不肯事四方。祖讳纬。)少苦学为文,唐末举进士不第,遇乱归河朔,本府累署参军、邑宰。唐天成中,范延光镇定州,表授赵州军事判官,迁石邑县令。纬属文之外,勤于撰述,以唐代诸帝实录,自武宗已下阙而不纪,乃采掇近代传闻之事,及诸家小说,第其年月,编为《唐年补录》,凡六十五卷,识者赏之。(《景文集》:纬博学善词章,论议明锐,一时诸儒皆屈。唐自武宗后,史录亡散,君掇拾残余,为《唐年补录》数十万言,叙成败事甚悉,书显于时。)

  晋天福中,入为监察御史,改太常博士。纬常以史才自负,锐于编述,不乐曲台之任,乃陈情于相座。又与监修国史赵莹诗曰:“满朝唯我相,秉柄无亲雠,三年司大董,最切是编修,史才不易得,勤勤处处求。愚从年始立,东观思优游,昔时人未许,今来虚白头,春台与秋阁,往往兴归愁,信运北阙下,不系如虚舟。绵蕝非所好,一日疑三秋,何当适所愿,便如升瀛洲。”未几,转屯田员外郎,改起居郎、史馆修撰。又谓莹曰:“《唐史》一百三十卷,止于代宗,已下十余朝未有正史,请与同职修之。”莹以其言上奏,晋祖然之,谓李崧曰:“贾纬欲修《唐史》,如何?”对曰:“臣每见史官辈言,唐朝近百年来无实录,既无根本,安能编纪。”纬闻崧言,颇怒,面责崧沮己。崧曰:“与公乡人,理须相惜,此事非细,安敢轻言。”纬与宰臣论说不已。明年春,敕修《唐史》,纬在籍中。月余,丁内艰,归真定。开运初,服阕,复起居郎,修撰如故,寻以本官知制诰。纬长于记注,应用文笔,未能过人,而议论刚强,侪类不平之,因目之为“贾铁嘴”。开运中,累迁中书舍人。契丹入京师,随契丹至真定,后与公卿还朝,授左谏议大夫。纬以久次纶阁,比望丞郎之拜,及迁谏署,觖望弥甚。苏逢吉监修国史,以纬频投文字,甚知之,寻充史馆修撰,判馆事。乾祐中,受诏与王伸、窦俨修汉高祖实录,纬以笔削为己任,然而褒贬之际,憎爱任情。晋相桑维翰执政日,薄纬之为人,不甚见礼,纬深衔之。及叙《维翰传》:“身没之后,有白金八千铤,他物称是。”翰林学士徐台符,纬邑人也,与纬相善,谓纬曰:“切闻吾友书桑魏公白金之数,不亦多乎!但以十目所睹,不可厚诬。”纬不得已,改为白金数千锭。

  纬以撰述之劳,每诣宰执,恳祈迁转,遇内难不果。太祖即位,改给事中,判馆如故。先是,窦贞固奏请修晋朝实录,既竟,亦望升擢。贞固犹在相位,乃上疏抗论除拜不平。既而以所撰日历示监修王峻,皆媒孽贞固及苏禹珪之短,历诋朝士之先达者。峻恶之,谓同列曰:“贾给事家有士子,亦要门阀无玷,今满朝并遭非毁,教士子何以进身!”乃于太祖前言之,出为平卢军行军司马。时符彦卿镇青州,以纬文士,厚礼之。纬妻以纬左迁,骇惋伤离,病留于京。纬书候之曰:“勉医药,来春与子同归获鹿。”广顺二年春,纬卒。及讣至,妻一恸而终,果双柩北归,闻者叹之。纬有集三十卷,目曰《草堂集》,并听撰《唐年补录》六十五卷,皆传于世。

  赵延乂,字子英,秦州人。曾祖省躬,以明术数为通州司马,遇乱避地于蜀。祖师古,黔中经略判官。父温珪,仕蜀为司天监。温珪长于袁、许之术,兼之推步。王建时,深蒙宠待,延问得失,事微差跌,即被诘让。临终谓其子曰:“技术虽是世业,吾仕蜀已来,几由技术而死,尔辈能以他途致身,亦良图也。”延乂少以家法仕蜀,由荫为奉礼部翰林待诏。蜀亡入洛,时年三十。天成中,得蜀旧职。延乂世为星官,兼通三式,尤长于袁、许之鉴。清泰中,尝与枢密直学士吕琦并宿于内廷,琦因从容密问国家运祚,延乂曰:“来年厄会之期,俟过别论。”琦讯之不已,延乂曰:“保邦在刑政,保祚在福德。在刑政则术士不敢言,奈际会诸公,罕有卓绝福德者,下官实有恤纬之僣。”其年,兼卫尉少卿。晋天福中,代马重绩为司天监。契丹入京师,随至镇州,时契丹满达勒为帅,会汉高祖定两京,控鹤都将李筠与诸校密谋劫库兵,逐契丹,犹豫未决,谋于延乂,因假以术数赞成之。契丹既去,还京师,官秩如旧。广顺初,加检校司徒,本官如故,太祖数召对焉。(《欧阳史》:周太祖自魏以兵入京师,召延乂问:“汉祚短促者,天数耶?”延乂言:“王者抚天下,当以仁恩德泽,而汉淫酷,刑法枉滥,天下称冤,此其所以亡也。”是时太祖方以兵围苏逢吉、刘铢第,欲诛其族,闻延乂言悚然,因贷其族,二家获全。)延乂善交游,达机变,兼有技术,见者欢心。二年,授太府卿,判司天监事。其年夏初,火犯灵台,延乂自言星官所忌,又言身命宫灾并,未几其子卒,寻又妻卒,俄而延乂婴疾,故人省之,举手曰:“多谢诸亲,死灾不可逭也。”寻卒,年五十八。赠光禄卿。

  沈遘,字期远,睢阳人也。父振,贝州永济令,累赠左谏议大夫。遘幼孤,以苦学为志,弱冠登进士第,释褐除校书郎,由御史台主簿拜监察御史,凡五迁至金部郎中,充三司判官。广顺中,以本官知制诰。世宗嗣位,擢为翰林院学士,岁满,拜中书舍人充职。显德三年夏,扈从南征,遇疾归,及京而卒。遘为人谦和,勤于接下,每文士投贽,必择其贤者而誉之,故当时后进之士多归焉。

  李知损,字化机,大梁人也。少轻薄,利口无行。梁朝时,以牒刺篇咏出入于内臣之门,繇是浪得虚誉,时人目之为“李罗隐”。累为藩镇从事,入拜左补阙,历刑部兵部员外郎、度支判官、右司郎中。坐受榷盐使王景遇厚赂,谪于均州。汉初归朝,除右司郎中,兼侍御史知杂事。广顺中,拜右谏议大夫。时王峻为枢密使,知损以与峻有旧,遂指峻求使于江浙,峻为上言。太祖素闻知损所为,甚难之。峻曰:“此人如或辱命,谴之可也。”太祖重违其请,遂可之。知损既受命,大恣其荒诞之意,遂假资于人,广备行李。及即路,所经州郡,无不强贷,又移书于青州符彦卿,借钱百万。及在邮亭,行止秽杂。王峻闻而奏之,乃责授棣州司马。世宗即位,切于求人,素闻知损狂狷,好上封事,谓有可采,且欲闻外事,即命征还,遽与复资。数月之间,日贡章疏,多斥讟贵近,自谋进取,又上章求为过海使。世宗因发怒,仍以其丑行日彰,故命除名,配沙门岛。知损将行,谓所亲曰:“余尝遇善相者,言我三逐之后,当居相位,余自此而三矣,子姑待我。”后岁余,卒于海中,其庸诞也如此。(《五代史补》:李知损,官至谏议大夫,好轻薄,时人谓之“李罗隐”。至于亲友间往还简牍,往往引里巷常谈,谓之偶对。常有朝士奉使回,以土物为赠,其意犹望却回。知损觉之,且贻书谢之曰:“在小子一时间却拟送去,恐大官两罗里更不将来。”乾祐中,奉使郑州,时宋彦筠为节度。彦筠小字忙儿,因宴会,彦筠酒酣,辄问曰:“众人何为号足下为罗隐?”对曰:“下官平素好为诗,其格致大抵如罗隐,故人为号。”彦筠曰:“不然,盖为足下轻薄如罗隐耳。”知损大怒,厉声曰:“只令公,人皆谓之宋忙儿,未必便能放牛。”满座皆笑。)

  孙晟,本名凤。(《南唐书》云:孙忌,高密人,一名凤,又名晟,少举进士。)性阴贼,好奸谋。少为道士,工诗,于庐山简寂观画唐诗人贾岛像,悬于屋壁,以礼事之。观主以为妖妄,执杖驱出之,大为时辈所嗤。改儒服,谒唐庄宗于镇州,授秘书省著作郎。(《南唐书》云:豆卢革为相,雅知忌,辟为判官。)天成初,朱守殷据夷门叛,时晟为幕宾,赞成其事。是时晟常擐甲露刃,以十数骑自随,巡行于市,多所屠害,汴人为之切齿。城陷,朱氏被诛,晟乃匿迹更名,弃其妻子,亡命于陈、宋间。(《欧阳史》云:安重诲恶晟,以为教守殷反者晟也,画其像购之,不可得,遂族其家。晟奔于吴。)会同恶者送之过淮,吴人方纳叛亡,即以伪官授之。晟亦微有词翰,李昇伪尊杨溥为让皇之册文,即晟之词也,故江南尤重之。二十年间,累历伪任,财货邸第,颇适其意。晟以家妓甚众,每食不设食机,令众妓各执一食器,周侍于其侧,谓之“肉台盘”,其自养称惬也如是。(《南唐书》云:忌为舒州节度使,治军严,有归化卒二人,正昼挺白刃入府,求忌杀之。入自西门,吏士仓卒莫能御。适忌闲行在东门,闻乱,得民家马乘之,奔桐城。叛卒不得忌,乃杀都押衙李建崇而逸。忌坐贬光禄卿。)

  显德三年春,王师下广陵,江左惊窘,李景伪署晟为司空,令奉贡于行在,世宗遣右常侍刘悦伴之,赐与甚厚。洎随驾到阙,舍于都亭驿,礼遇殊优。每召见,饮之醇醴,问以江南事,晟但言:“吴畏陛下之神武,唯以北面为求,保无二也。”先是,张永德守下蔡,素与李重进不协,每宴将校,多暴其短。一日,永德乘醉,乃大言重进潜蓄奸谋,当时将校无不惊骇,繇是人情大扰。后密遣亲信乘驿上言,世宗不听,亦不介意。一日,重进自寿阳去其部从,直指永德帐下,宴饮终日而去,自此人情稍安。时李景觇而知之,因密令人赍蜡书遗重进,劝为不轨,重进以其蜡书进呈,世宗览之,皆斥讟反间之言。世宗怒晟前言失实,因急召侍卫都虞候韩通令收晟下狱,与其从者百余人皆诛之。(《南唐书》云:世祖命都承旨曹翰护至右军巡院,犹饮之酒,数酌,翰起曰:“相公得罪,赐自尽。”忌怡然整衣索笏,东南望再拜曰:“臣受恩深,谨以死谢。”从者二百人,亦皆诛死于东相国寺。)翌日,宰臣上谒,世宗亲谕之,始知其事实。议者以晟昔构祸于梁民,令伏法于梁狱,报应之道,岂徒然哉!

  晟性慷慨,常感李景之厚遇,誓死以报之。(《钓矶立谈》云:晟将命周朝,自知不免,私谓副使王崇质曰:“吾思之熟矣,终不忍负永陵一坏土,余非所知也。”)及将下狱,世宗令近臣问以江南可取之状,晟默然不对。临刑之际,整其衣冠,南望金陵再拜而言曰:“臣惟以死谢。”遂伏诛。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隨息居重訂霍亂論四卷 大學辨一卷 圖註難經脈訣 語林一卷 沁香隨筆一卷 也是錄一卷 [光緒]大足縣志八卷 產孕集二卷 醫宗解鈴語一卷 選集啓蒙對類指掌不分卷 十藥神書(癆症十藥神書)一卷 宋柘耕詩文集十卷 [湖南安化]張氏續修族譜□卷 雁影齋題跋一卷 拾雅二十卷 春秋十六卷首一卷 太平御覽一千卷 周禮賈氏解詁一卷 中候稷起 方紀二卷 西征記 四科簡效方甲集二卷 讀易會通十八卷 晉江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二樹山人疊韻詩一卷 白沙先生全集二十一卷 吳朝請集一卷 欽定盤山志十六卷首五卷 同胞歌 [易解指要]八卷 雪溪詩(雪溪集)五卷 玉虛子 實事求是之齋經義十七卷 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二卷 平羅紀略八卷 奉使遼東集一卷 中國醫學史 資暇集 三家詩遺說考三種四十九卷 孔門之德育不分卷 營造法式三十四卷看詳一卷總目一卷附録一卷 大戴禮記補注十三卷序錄一卷 廣德州一卷 致堂先生崇正辨三卷 漢魏六朝百三名家集一百零三種一百十八卷 勸善錄 賡縵堂矢音集二卷詩集四卷文集一卷雜俎一卷 祝子志怪録五卷 [上海]蔡氏家譜稿不分卷 萬法精理五卷 恪齋詩集四卷 俞煒周先生遺像及哀啟不分卷 歸有園麈談一卷 淳化閣帖跋一卷 傳經始末一卷 海防圖論一卷 延壽藥言四編附録一卷 孔子年譜一卷 東坡集論一卷 勸善敬灶章一卷 昆山县志(嘉靖).pdf 昆山新阳合志(乾隆).pdf 昆新两县续补合志(民国).pdf 昆新两县续修合志(光绪)卷00-30.pdf 昆新两县续修合志(光绪)卷31-52.pdf 昆新两县志(道光).pdf 黎里续志(光绪).pdf 黎里志(嘉庆).pdf 溧水县志(光绪).pdf 溧阳县续志(光绪).pdf 溧阳县志(嘉庆).pdf 六朝事迹编类(宋绍兴 光绪刻本).pdf 六朝事迹编类(宋绍兴 清抄本).pdf 六合县续志稿(民国).pdf 六合县志(光绪).pdf 菉溪志(民国).pdf 梅里志(康熙 道光刻本).pdf 梅里志(康熙).pdf 民国第一次修泗阳县志.pdf 民国淮阴志征访稿.pdf 民国江南水利志 卷00-05.pdf 民国江南水利志 卷06-10.pdf 民国泰县志稿.pdf 木渎小志(民国).pdf 南通县图志(民国).pdf 南通县乡土志(民国).pdf 南巡临幸胜迹图(乾隆).pdf 沛县志(民国).pdf 沛县志(乾隆).pdf 邳志补(民国).pdf 邳州志(乾隆).pdf 邳州志(咸丰).pdf 平江记事(元 民国抄本).pdf 平江记事(元 清末刻本).pdf 平望续志(光绪).pdf 平望志(道光).pdf 齐溪小志(民国).pdf 茜泾记略(同治).pdf 琴川三志补记(光绪).pdf 琴川三志补记续(光绪).pdf 琴川续志草(道光).pdf 琴川志注草(清).pdf 清河县疆域沿革表(道光).pdf 清河县志(咸丰 民国刻本).pdf 清河县志(咸丰 同治刻本).pdf 清河县志附编(同治).pdf 清河县志再续编(同治).pdf 壬癸志稿(光绪).pdf 如皋汪氏文园绿净园图咏(民国).pdf 如皋县续志(道光).pdf 如皋县续志(同治).pdf 如皋县志(嘉庆).pdf 三吴旧语(明).pdf 三续高邮州志(民国).pdf 沙头里志(清).pdf 山阳县志(乾隆).pdf 山阳县志(同治).pdf 山阳志遗(乾隆).pdf 上元江宁乡土合志(宣统).pdf 上元县志(乾隆).pdf 盛湖志(同治).pdf 石亭纪事(道光).pdf 沭阳县志料(清).pdf 双凤里志(道光).pdf 松陵见闻录(道光).pdf 宋平江城坊考(民国 抄本).pdf 宋平江城坊考(民国).pdf 苏省舆图测法绘法条议图解(同治).pdf 苏州府属九县一厅图说(清).pdf 苏州府志(道光)卷000-030.pdf 苏州府志(道光)卷031-060.pdf 苏州府志(道光)卷061-090.pdf 苏州府志(道光)卷091-120.pdf 苏州府志(道光)卷121-150.pdf 苏州府志(乾隆).pdf 苏州府志(同治)卷000-015.pdf 苏州府志(同治)卷016-030.pdf 苏州府志(同治)卷031-045.pdf 苏州府志(同治)卷046-070.pdf 苏州府志(同治)卷071-090.pdf 苏州府志(同治)卷091-110.pdf 苏州府志(同治)卷111-130.pdf 苏州府志(同治)卷131-150.pdf 睢宁县旧志(康熙).pdf 睢宁县志(康熙57年).pdf 太仓卫志(清).pdf 太仓州新刘河志正集(康熙).pdf 太仓州志(民国).pdf 泰伯梅里志(光绪).pdf 泰兴县志(光绪).pdf 泰兴县志续(宣统).pdf 泰州乡土志(光绪).pdf 泰州新志刊谬(道光).pdf 泰州志(道光).pdf 泰州志(雍正).pdf 唐市志(乾隆).pdf 棠志拾遗(民国).pdf 桃坞百咏(光绪).pdf 桃溪客语(嘉庆).pdf 恬庄小识(道光).pdf 通州直隶州志(光绪).pdf 通州志(康熙).pdf 通州志(万历).pdf 同里志(嘉庆 民国铅印本).pdf 同里志(嘉庆).pdf 同治上江两县志 卷00-15.pdf 同治上江两县志 卷16-29.pdf 同治宿迁县志.pdf 同治徐州府志.pdf 铜山县志(道光).pdf 铜山县志(民国).pdf 万历泰州志.pdf 万松冈志(民国).pdf 王家营堤工随笔(民国).pdf 王家营志(民国).pdf 无锡金匮县志(光绪)卷00-20.pdf 无锡金匮县志(光绪)卷21-40.pdf 无锡金匮县志(嘉庆)卷00-20.pdf 无锡金匮县志(嘉庆)卷21-40.pdf 无锡县志(民国).pdf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