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一百一十九(周书)世宗纪六

卷一百一十九(周书)世宗纪六

  显德六年春正月丁未朔,帝御崇元殿受朝贺,仗卫如式。壬子,高丽国王王昭遣使贡方物。己卯,以翰林学士、中书舍人申文炳为左散骑常侍。辛酉,女真国遣使贡献。壬戌,青州奏,节度使、陈王安审琦为部曲所杀。乙丑,赐诸将射于内鞠场。戊辰,幸迎春苑。甲戌,诏:“每年新及第进士及诸科闻喜宴,宜令宣徽院指挥排比。”乙亥,诏:“礼部贡院今后及第举人,依逐科等第定人数姓名,并所试文学奏闻,候敕下放榜”云。是月,枢密使王朴详定雅乐十二律旋相为宫之法,并造律准,上之。诏尚书省集百官详议,亦以为可,语在《乐志》。

  二月庚辰,发徐、宿、宋、单等州丁夫数万浚汴河。甲申,发滑、亳二州丁夫浚五丈河,东流于定陶,入于济,以通青、郓水运之路。又疏导蔡河,以通陈、颍水运之路。乙酉,诏诸道应差摄官各支半俸。丙戌,以翰林学士承旨、尚书兵部侍郎陶穀为尚书吏部侍郎充职。诏升湖州为节镇,以宣德军为军额,以湖州刺史钱偡为本州节度使,从两浙钱俶之请也。辛丑,幸迎春苑。甲辰,右补阙王德成谪授右赞善大夫,坐举官不当也。诏赐诸道州府供用粮草有差。

  三月庚申,枢密使王朴卒。甲子,诏以北境未复,取此月内幸沧州。以宣徽南院使吴延祚为权东京留守,判开封府事;以宣徽北院使昝居润为副使;以三司使张美为大内都部署。(《东都事略·张美传》:世宗北征,以美为大内都点检。)命诸将各领马步诸军及战棹赴沧州。己巳,濠州奏,钟离县饥民死者五百九十有四。癸酉,诏废诸州铜鱼。(《五代会要》:显德六年,敕诸道牧守,每遇除移,特降制书,何假符契,其请纳铜鱼,宜废之。)甲戌,车驾发京师。

  夏四月辛卯,车驾次沧州,以前左谏议大夫薛居正为刑部侍郎。是日,帝率诸军北征。壬辰,至乾宁军,伪宁州刺史王洪以城降。丁酉,驾御龙舟,率舟师顺流而北,首尾数十里。辛丑,至益津关。(《通鉴》:至益津关,契丹守将终廷晖以城降。)自此以西,水路渐隘,舟师难进,乃舍舟登陆。壬寅,宿于野次。时帝先期而至,大军未集,随驾之士不及一旅,赖今上率材官骑士以卫乘舆。癸卯,今上先至瓦桥关,伪守将姚内斌以城降。(《隆平集》:姚内斌,平州人也。世宗北征,将兵至瓦桥关,内斌为关使,开门请降,世宗以为汝州刺史。)甲辰,鄚州刺史刘楚信以州来降。

  五月乙巳朔,帝驻跸于瓦桥关。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李重进及诸将相继至行在,瀛州刺史高彦晖以本城归顺。关南平,凡得州三、县十七、户一万八千三百六十。是役也,王师数万,不亡一矢,边界城邑皆望风而下。丙午,帝与诸将议攻幽州,诸将皆以为未可,帝不听。是夜,帝不豫,乃止。戊申,定州节度使孙行友奏,攻下易州,擒伪命刺史李在钦来献,斩于军市。己酉,以瓦桥关为雄州,(《宋史·陈思让传》:得瓦桥关为雄州,命思让为都部署,率兵戍守。)以益津关为霸州。(《宋史·韩令坤传》:为霸州都部署,率所部兵戍之。)是日,先锋都指挥使张藏英破契丹数百骑于瓦桥关北,攻下固安县。诏发滨、棣二州丁夫城霸州。庚戌,遣侍卫都指挥使李重进率兵出土门,入河东界。壬子,车驾发雄州,还京。泉州节度使刘从效遣别驾王禹锡奉贡于行在,帝以泉州比臣江南,李景方归奉国家,不欲夺其所属,但锡诏褒美而已。丁卯,西京奏,太常卿致仕司徒诩卒。己巳,侍卫都指挥使李重进奏,破河东贼军于百井,斩首二千级。甲戌,上至自雄州。(《却扫编》:周世宗既定三关,遇疾而退,至澶渊迟留不行,虽宰辅近臣问疾者皆莫得见,中外汹惧。时张永德为澶州节度使,永德尚周太祖之女,以亲故,独得至卧内,于是群臣因永德言曰:“天下未定,根本空虚,四方诸侯惟幸京师之有变。今澶、汴相去甚迩,不速归以安人情,顾惮旦夕之劳而迟回于此,如有不可讳,奈宗庙何!”永德然之,乘间为世宗言如群臣旨,世宗问:“谁使汝为此言?”永德对以君臣之意皆愿为此,世宗熟思久之,叹曰:“吾固知汝必为人所教,独不喻吾意哉!然观汝之穷薄,恶足当此!”即日趣驾归京师。)

  六月乙亥朔,潞州李筠奏,攻下辽州,获伪刺史张丕旦。丙子,以皇女薨辍朝三日。戊寅,凤翔奏,节度使李晖卒。郑州奏,河决原武,诏宣徽南院使吴延祚发近县丁夫二万人以塞之。庚辰,命宣徽北院使昝居润判开封府事。晋州节度使杨廷璋奏,率兵入河东界,招降堡寨一十三所。癸未,立魏王符彦卿女为皇后,仍令所司择日备礼册命。以皇长子宗训为特进左卫上将军,封梁王;以第二子宗让为左骁卫上将军,封燕国公。赐江南进奉使李从善钱二万贯、绢二万匹、银一万两,赐两浙进奉使吴延福钱三千贯、绢五千匹、银器三十两。丁亥,以前青州节度使李洪义为永兴军节度使,永兴军节度使王彦超移镇凤翔。戊子,潞州部送所获辽州刺史张丕旦等二百四十五人以献,诏释之。己丑,宰臣范质、王溥并参知枢密院事。以枢密使魏仁浦为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依前充枢密使;以宣徽南院使吴延祚为枢密使,行左骁卫上将军;以宋州节度使、侍卫都虞候韩通为侍卫亲军副都指挥使,加检校太尉、同平章事;澶州节度使兼殿前都点检、驸马都尉张永德落军职,加检校太尉、同平章事;以今上为殿前都点检,加检校太傅,依前忠武军节度使。帝之北征也,凡供军之物,皆令自京递送行在。一日,忽于地中得一木,长二三尺,如人之揭物者,其上卦全题云:“点检做”,观者莫测何物也。至是,今上始受点检之命,明年春,果自此职以副人望,则“点检做”之言乃神符也。辛卯,以宣徽北院使、判开封事昝居润为左领军上将军,充宣徽南院使;以三司使、左领卫大将军张美为左监门卫上将军,充宣徽北院使,判三司。(《东都事略·张美传》:美少为三司小吏、澶州粮料使,世宗镇澶州,每有求取,美悉力应之,及即位,连岁征讨,粮馈无乏,美之力也。然每思澶州所为,终不以公忠待之。)癸巳,帝崩于万岁殿,圣寿三十九。甲午,宣遗制,梁王于柩前即皇帝位,服纪月日一依旧制。是日,群臣奉梁王即位于殿东楹,中外发哀。其年八月,翰林学士、判太常寺事窦俨上谥曰睿武孝文皇帝,庙号世宗。十一月壬寅朔,葬于庆陵。宰臣魏仁浦撰谥册文,王溥撰哀册文云。(《五代史补》:世宗在民间,尝与邺中大商颉跌氏,忘其名,往江陵贩卖茶货。至江陵,见有卜者王处士,其术如神,世宗因颉跌氏同往问焉。方布卦,忽有一蓍跃出,卓然而立,卜者大惊曰:“吾家筮法十余世矣,常记曾祖以来遗言,凡卜筮而蓍自跃而出者,其人贵不可言,况又卓立不倒,得非为天下之主乎!”遽起再拜。世宗虽佯为诘责,而私心甚喜。于逆旅中夜置酒,与颉跌氏半酣,戏曰:“王处士以我当为天子,若一旦到此,足下要何官,请言之。”颉跌氏曰:“某三十年作估来,未有不由京洛者,每见税官坐而获利,一日所入,可以敌商贾数月,私心羡之。若大官为天子,某愿得京洛税院足矣。”世宗笑曰:“何望之卑耶!”及承郭氏之后践祚,颉跌犹在,召见,竟如初言以与之。世宗之征东也,驻跸于高平,刘崇兼契丹之众来迎战。时帅多持两端,而王师不利。亲军帅樊爱能等各退衄,世宗赫怒,跃马入阵,引五十人直冲崇之牙帐。崇方张乐饮酒,以示闲暇,及其奄至,莫不惊骇失次,世宗因以奋击,遂败之,追奔于城下。凯旋,驻跸潞州,且欲出其不意以诛退衄者,乃置酒高会,指樊爱能等数人责之曰:“汝辈皆累朝宿将,非不能用兵者也,然退衄者无他,诚欲将寡人作物货卖与刘崇尔。不然,何寡人亲战而刘崇始败耶?如此则卿等虽万死不足以谢天下,宜其曲膝引颈以待斧诛。”言讫,命行刑壮士擒出皆斩之。于是立功士以次行赏,自行伍拔于军厢者甚众,其恩威并著,皆此类也。初,刘崇求援于契丹,得骑数千,及睹世宗兵少,侮之,曰:“吾观周师易与尔,契丹之众宜勿用,但以我军攻战,自当万全。如此则不惟破敌,亦足使契丹见而心服,一举而有两利,兵之机也。”诸将以为然,乃使人谓契丹主将曰:“柴氏与吾,主客之势,不烦足下余刃,敢请勒兵登高观之可也。”契丹不知其谋,从之。洎世宗之阵也,三军皆贾勇争进,无不一当百,契丹望而畏之,故不救而崇败。论者曰:“世宗患诸将之难制也久矣,思欲诛之,未有其衅,高平之役,可谓天假,故其斩决而无贷焉。自是姑息之政不行,朝廷始尊大,自非英主,其孰能为之哉!世宗既下江北,驻跸于建安,以书召伪主。主惶恐,命钟谟、李德明为使,以见世宗。德明素有词辩,以利害说世宗使罢兵。世宗且知之,乃盛陈兵师,排旗帜戈戟,为鹿项道以凑御,然后引德明等入见。世宗谓之曰:“汝江南自以为唐之后,衣冠礼乐世无比,何故与寡人隔一带水,更不发一使奉书相问,惟泛海以通契丹,舍内事外,礼将安在?今又闻汝以词说寡人罢兵,是将寡人比六国时一群痴汉,何不知人之甚也!汝慎勿言,当速归报汝主,令径来跪寡人两拜,则无事矣。不然,则寡人须看金陵城,借府库以犒军,汝等得无悔乎!”于是德明等战惧,不能措一辞,即日告归。及见伪主,具陈世宗英烈之状,非四方所能敌。伪主计无所出,遂上表服罪,且乞保江南之地,以奉宗庙、修职贡,其词甚哀。世宗许之,因曰:“叛则征,服则怀,寡人之心也。”于是遣使者赍书安之,然后凯还。论者以世宗加兵于江南,不独临之以威,抑亦谕之以礼,可谓得大君之体矣。陈抟,陕西人,能为诗,数举不第,慨然有尘外之趣,隐居华山,自是其名大振。世宗之在位也,以四方未服,思欲牢笼英杰,且以抟曾践场屋,不得志而隐,必有奇才远略,于是召到阙下,拜左拾遗。抟不就,坚乞归山,世宗许之。未几,赐之书:“敕陈抟,朕以汝高谢人寰,栖心物外,养太浩自然之气,应少微处士之星,既不屈于王侯,遂甘隐于岩壑,乐我中和之化,庆乎下武之期,而能远涉山涂,暂来城阙,浃旬延遇,宏益居多,白云暂驻于帝乡,好爵难縻于达士。昔唐尧之至圣,有巢、许为外臣,朕虽寡薄,庶遵前鉴。恐山中所阙,已令华州刺史每事供须。乍反故山,履兹春序,缅怀高尚,当适所宜,故兹抚问,想宜知悉。”即陶穀之词也。初,抟之被召,尝为诗一章云:“草泽吾皇诏,图南抟姓陈。三峰十年客,四海一闲人。世态从来薄,诗情自得真。超然居物外,何必使为臣。”好事者欣然谓之答诏诗。世宗以张昭远好古直,甚重之,因问曰:“朕欲一贤相,卿试为言朝廷谁可。”昭远对曰:“以臣所见,莫若李涛。”世宗常薄涛之为人,闻昭远之举甚惊,曰:“李涛本非重厚,朕以为无大臣体,卿首举此何也?”昭远曰:“陛下所闻止名行,曾不问才略如何耳。且涛事晋高祖,曾上疏论邠州节度使张彦泽蓄无君心,宜早图之,不然则为国患。晋祖不纳,其后契丹南侵,彦泽果有中渡之变,晋社歼焉。先帝潜龙时,亦上疏请解其兵权,以备非常之变,少主不纳,未几先帝遂有天下。以国家安危未兆间,涛已先见,非贤而何?臣所以首举之者,正为此也。”世宗曰:“今卿言甚公,然此人终不可于中书安置。”居无何,涛亦卒。涛为人不拘礼法,与弟浣虽甚雍睦,然聚语之际,不典之言,往往间作。浣娶礼部尚书窦宁固之女,年甲稍高,成婚之夕,窦女出参,涛辄望尘下拜,浣惊曰:“大哥风狂耶?新妇参阿伯,岂有答礼仪!”涛应曰:“我不风,只将谓是亲家母。”浣且渐且怒。既坐,窦氏复拜,涛又叉手当胸,作歇后语曰:“惭无窦建,缪作梁山,喏喏喏!”时闻者莫不绝倒。凡涛于闺门之内,不存礼法也如此,世宗以为无大臣体,不复任用,宜哉!世宗志在四方,常恐运祚速而功业不就,以王朴精究术数,一旦从容问之曰:“朕当得几年?”对曰“陛下用心,以苍生为念,天高听卑,自当蒙福。臣固陋,辄以所学推之,三十年后非所知也。”世宗喜曰:“若如卿言,寡人当以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足矣。”其后自瓦桥关回戈,未到关而晏驾,计在位止及五年余六个月,五六乃三十之成数也,盖朴婉而言之。世宗末年,大举以取幽州,契丹闻其亲征,君臣恐惧,沿边城垒皆望风而下,凡蕃部之在幽州者,亦连宵遁去。车驾至瓦桥关,探逻是实,甚喜,以为大勋必集,登高阜,因以观六师。顷之,有父老百余辈持牛酒以献,世宗问曰:“此地何名?”对曰:“历世相传,谓之病龙台。”默然,遽上马驰去。是夜,圣体不豫,翌日病亟,有诏回戈,未到关而晏驾。先是,世宗之在民间也,常梦神人以大伞见遗,色如郁金,加《道经》一卷,其后遂有天下。及瓦桥不豫之际,复梦向之神人来索伞与经,梦中还之而惊起,谓近侍曰:“吾梦不祥,岂非天命将去耶!”遂召大臣,戒以后事。初,幽州闻车驾将至,父老或有窃议曰:“此不足忧。且天子姓柴,幽州为燕,燕者亦烟火之谓也,此柴入火不利之兆,安得成功。”卒如其言。)

  史臣曰:世宗顷在仄微,尤务韬晦,及天命有属,嗣守鸿业,不日破高平之阵,逾年复秦、凤之封,江北、燕南,取之如拾芥,神武雄略,乃一代之英主也。加以留心政事,朝夕不倦,摘伏辩奸,多得其理。臣下有过,必面折之,常言太祖养成二王之恶,以致君臣之义,不保其终,故帝驾驭豪杰,失则明言之,功则厚赏之,文武参用,莫不服其明而怀其恩也。所以仙去之日,远近号慕。然禀性伤于太察,用刑失于太峻,及事行之后,亦多自追悔。逮至末年,渐用宽典,知用兵之频并,悯黎民之劳苦,盖有意于康济矣。而降年不永,美志不就,悲夫!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南浦嬾鈔·卷之一~卷之二 浣玉軒集·卷三~卷四 浣玉軒集·卷一~卷二 石渠餘紀·卷五 石渠餘紀·卷四 石渠餘紀·卷六 石渠餘紀·卷三 石渠餘紀·卷二 石渠餘紀·卷一 文貞公集·卷十一~卷十二 文貞公集·卷十 文貞公集·卷九 文貞公集·卷七~卷八 文貞公集·卷六 文貞公集·卷五 文貞公集·卷三~卷四 文貞公集·卷一~卷二 禮經通論·卷上 風寧忠告|廟堂忠告 漢魏叢書 讀易初稿·卷五 讀易初稿·卷三 讀易初稿·卷一 讀易初稿·卷二 讀易初稿·卷四 讀易初稿·卷六 讀易初稿·卷七 讀易初稿·卷八 闕里述聞·卷之四~卷之六 闕里述聞·卷之九~卷之十 闕里述聞·卷之三 闕里述聞·卷七~卷之八 闕里述聞·卷之十三~卷之十四 闕里述聞·卷之二 闕里述聞·卷之十一~卷之十二 闕里述聞·卷之一 曾文正公古文四象·卷一下~卷二 曾文正公古文四象·卷三 曾文正公古文四象·卷一 文苑英華辨證 文苑英華辨證·卷五~卷十 古文析義 古文析義·卷之十四 古文析義·卷之十三 古文析義·卷之十 古文析義·卷之八 古文析義·卷之七 古文析義·卷之九 古文析義·卷之五 古文析義·卷之十一~卷之十二 古文析義·卷之三~卷之四 古文析義·卷之二 古文析義·卷之十六 古文析義·卷之十五 讀書偶識·九~十 讀書偶識·六~八 讀書偶識·三~五 讀書偶識·一~二 五均論·下 顓頊厤〓·上~下 蛣蜣集 玉介園存稿 鄧定宇先生文集 泉湖山房稿 舊業堂集 杜工部詩抄 醉古堂劍掃 [鼎鐫六科奏准御製新頒分類釋註]刑臺法律 新鐫京本校正華夷總覽大明官制 尋樂習先生文集 皇祖四大法 朱子經筵講義 婺書 重續千字文 東谷所見 潘文勤手札 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疑大悲心懺 嘉慶四年奏折抄 破邪顯證鑰匙 鹿裘石室集 兩淮運司志 七寶樓詩集 春秋公羊傳 武夷山志 閱史約書 遊名山一覽記 空際格致 初潭集 玉禾山人詩集 太古園詩集 宋元紀事本末 山西五臺縣古蹟圖 [萬曆]甲午科鄉試硃卷 詩集傳 宋高僧傳 夢窗詞校議定本 銷釋金剛科儀 續高僧傳 石芝西堪校訂清真詞 銷釋金剛科儀 高僧傳 瘦碧詩詞稿 矢音集 斬鬼傳 願學堂文集,使交紀事,安南世系略 龍子猶十三篇 孟公不在茲集 道光二十九年滇黔同官錄 天元玉曆祥異賦 吳大澂書劄 王十岳樂府 重修正文對音捷要真傳琴譜大全 六堂詩存 省軒考古類編 學古緒言 重訂直音篇 考古隨錄 吳風 欽定總管內務府現行則例 唐音癸籤 黃小松等書劄 嗟韈曩法天子受三歸依獲免惡道經 內藏百寶經 尚書 丹溪手鏡 篆學三書 聖門志 新增說文韻府群玉 觚賸續編 潁濱先生詩集傳 文選尤 草堂詩餘正集 新鐫五福萬壽丹書 鴈山志 泰山志 潛溪集 春秋左傳 詩所 讀素問鈔 活人書 [鐫]國朝名公翰藻超奇 唐詩解 佛頂心大陀羅尼經 養生月覽 東山草,滇遊草,燕邸草 黃帝紀元四千六百一十年壬子時憲書 大清祺祥元年歲次壬戌時憲書 大清乾隆五十二年歲次丁未時憲書 大清雍正二年歲次甲辰便覽溪口通書 大清康熙五十五年歲次丙申便覽全備通書 大清康熙五十三年歲次甲午時憲曆 大清順治十五年歲次戊戌時憲曆 閱史約書 翰林訂證曆科墨卷判選粹 新板全補天下便用文林玅錦萬寶全書 九華志 智囊 十四遊記 初潭集 王季重曆遊紀 天下名山記鈔 菜根譚前集 空青石傳奇 唐宮閨詩 廣東新語 養正圖解 衡嶽志 古太極測 嘉靖四十三年陝西鄉試錄 大嶽太和山紀略 癖顛小史 醒園錄 歷朝閨雅 焦山志 諸葛武侯心書 龍洲道人集 石田先生集 李于田詩集 西村集 唐詩品彙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