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一百一十四(周书)世宗纪一

卷一百一十四(周书)世宗纪一

  世宗睿武孝文皇帝,讳荣,太祖之养子,盖圣穆皇后之侄也。本姓柴氏,父守礼,太子少保致仕。(《隆平集》:柴翁者,尝独居室,人以为司冥事。一日,笑不止,妻问其故,不答。翁嗜饮,妻醉之以酒,乃曰:“上帝有命,郭郎为天子。”考柴翁即守礼之父,史佚其名。)帝以唐天祐十八年,岁在辛巳,九月二十四日丙午,生于邢州之别墅。年未童冠,因侍圣穆皇后,在太祖左右。时太祖无子,家道沦落,然以帝谨厚,故以庶事委之。帝悉心经度,资用获济,太祖甚怜之,乃养为己子。汉初,太祖以佐命功为枢密副使,帝始授左监门卫将军。(《国老谈苑》云:周世宗在汉为诸卫将军,尝游畿甸,谒县令,忘其姓名,令方聚邑客蒱博,弗得见,世宗颇衔之。及即位,令因部夫犯赃数百匹,宰相范质以具狱上奏,世宗曰:“亲民之官,赃状狼籍,法当处死。”质奏曰:“受所监临财物有罪,上赃虽多,法不至死。”世宗怒,厉声曰:“法者自古帝王之所制,本以防奸,朕立法杀赃吏,非酷刑也。”质曰:“陛下杀之则可,若付有司,臣不敢署敕。”遂贷其命。)二年,太祖镇邺,改天雄军牙内都指挥使,领贵州刺史、检校右仆射。三年冬,太祖入平内难,留帝守邺城。

  广顺元年正月,太祖践祚,帝恳求入觐,忽梦至河而不得渡,寻授澶州节度使、检校太保,封太原郡侯。帝在镇,为政清肃,盗不犯境。先是,澶之里巷湫隘,公署毁圯,帝即广其街肆,增其廨宇,吏民赖之。(《宋史·王赞传》:周世宗镇澶渊,每旬决囚,赞引律令,辨析中理。问之,知其尝事学问,即署右职。)二年正月,兖州慕容彦超反,帝累表请征行,太祖嘉之。及曹英等东讨,数月无功,太祖欲亲征,召群臣议其事,宰臣冯道奏以方当盛夏,车驾不宜冲冒。太祖曰:“寇不可玩。如朕不可行,当使澶州儿子击贼,方办吾事。”时枢密王峻意不欲帝将兵,故太祖亲征。六月,兖州平。十二月,加检校太傅、同平章事。三年正月,帝入觐。三月,授开封尹兼功德使,封晋王。

  显德元年正月庚辰,加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尉、兼侍中,依前开封尹兼功德使,判内外兵马事。 时太祖寝疾弥留,士庶忧沮,及闻帝总内外兵柄,咸以为惬。(《隆平集》:曹翰隶世宗幕下,世宗镇澶渊,以为牙校。及尹开封,翰犹在澶渊,闻周祖寝疾,不俟召来见世宗,密言曰:“王为冢嗣,不侍医药,何以副天下望?”世宗悟,入侍禁中,以府事命翰总决。)壬辰,太祖崩,秘不发丧。丙申,内出太祖遗制:“晋王荣可于柩前即位。”群臣奉帝即皇帝位。庚子,宰臣冯道率百僚上表请听政,凡三上。壬寅,帝见群臣于万岁殿门之东庑下。

  二月庚戌,潞州奏,河东刘崇与契丹大将军杨衮,举兵南指。壬戌,宰臣冯道率百僚上表请御殿,凡三上,允之。丁卯,以中书令冯道充山陵使,太常卿田敏充礼仪使,兵部尚书张昭充卤簿使,御史中丞张煦充仪仗使,开封少尹、权判府事王敏充桥道使。河东贼将张晖率前锋自团柏谷入寇,帝召群臣议亲征。宰臣冯道等奏,以刘崇自平阳奔遁之后,势弱气夺,未有复振之理,窃虑声言自来,以误于我,陛下纂嗣之初,先帝山陵有日,人心易摇,不宜轻举,命将御寇,深以为便。帝曰:“刘崇幸我大丧,闻我新立,自谓良便,必发狂谋,谓天下可取,谓神器可图,此际必来,断无疑耳!”冯道等以帝锐于亲征,因固诤之。帝曰:“昔唐太宗之创业,靡不亲征,朕何惮焉!”道曰:“陛下未可便学太宗。”帝又曰:“刘崇乌合之众,苟遇王师,必如山压卵耳。”道曰:“不知陛下作得山否?”帝不悦而罢。诏诸道募山林亡命之徒有勇力者送于阙下,仍目之为强人。帝以趫捷勇猛之士多出于群盗中,故令所在招纳,有应命者,即贷其罪,以禁卫处之。至有朝行杀夺,暮升军籍,雠人遇之不敢仰视。帝意亦患之,其后颇有不获宥者。

  三月丁丑,潞州奏,河东刘崇入寇,兵马监押穆令均部下兵士为贼军所袭,官军不利。诏天雄军节度使符彦卿领兵自磁州固镇路赴潞州,以澶州节度使郭崇副之。诏河中节度使王彦超领兵取晋州路东向邀击,以陕府节度使韩通为副。命宣徽使向训、马军都指挥使樊爱能、步军都指挥使何徽、滑州节度使白重赞、郑州防御使史彦超、前耀州团练使符彦能等,领兵先赴泽州。辛巳,制:“大赦天下,常赦所不原者,咸赦除之。诸贬降责授官,量与升陟叙用,应配流徒役人,并放逐便。诸道州府所欠去年夏秋租税并放。内外见任、前文武职官并与加恩,父母在者并与恩泽,亡没者与封赠,其母妻未叙者,特与叙封”云。前泾州节度使史匡懿卒。

  癸未,诏以刘崇入寇,车驾取今月十一日亲征。甲申,以枢密使郑仁诲为东京留守。乙酉,车驾发京师。壬辰,至泽州。癸巳,王师与河东刘崇、契丹杨衮大战于高平,贼军败绩。初,车驾行次河阳,闻刘崇自潞而南,即倍程而进。是月十八日至泽州,既晡,帝御戎服,观兵于东北郊,距州十五里,夜宿于村舍。十九日,先锋与贼军相遇,贼阵于高平县南之高原。有贼中来者,云:“刘崇自将骑三万,并契丹万余骑,严阵以待官军。”帝促兵以击之,崇东西列阵,颇亦严整。乃令侍卫马步军都虞候李重进、滑州节度使白重赞将左,居阵之西厢;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樊爱能、步军都指挥使何徽将右,居阵之东厢;宣徽使向训、郑州防御使史彦超,以精骑当其中;殿前都指挥使张永德以禁兵卫跸。帝介马观战。两军交锋,未几,樊爱能、何徽望贼而遁,东厢骑军乱,步军解甲投贼,帝乃自率亲骑,临阵督战。(《隆平集·马仁瑀传》:从世宗亲征刘崇,王师不利,仁瑀谓众曰:“主辱臣死!”因跃马大呼,引弓连毙将卒数十,士气始振。)今上驰骑于阵前,先犯其锋,战士皆奋命争先,贼军大败。日暮,贼万余人阻涧而阵,会刘词领兵至,与大军迫之,贼军又溃,临阵斩贼大将张晖及伪枢密使王延嗣。诸将分兵追袭,僵尸弃甲填满山谷。初夜,官军至高平,降贼军数千人,所获辎重、兵器、驼马、伪乘舆器服等不可胜纪。其夕,杀降军二千余人,我军之降敌者亦皆就戮。初,两军之未整也,风自东北起,不便于我,及与贼军相遇,风势陡回,人情相悦。战之前夕,有大星如日,流行数丈,坠于贼营之上。及战,北人望见官军之上,有云气如龙虎之状,则天之助顺,亶其然乎!是日,危急之势顷刻莫保,赖帝英武果敢,亲临寇敌,不然则社稷几若缀旒矣。是夕,帝宿于野次。甲午,次高平县。诏赐河东降军二千余人各绢二匹,并给其衣装,乡兵各给绢一匹,放还本部。是日大雨。戊戌,车驾至潞州。诃南府上言,前青州节度使常思卒。己亥,侍卫马军都指挥使、夔州节度使樊爱能,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寿州节度使何徽等并诸将校七十余人,并伏诛。高平之役,两军既成列,贼骑来挑战,爱能望风而退,何徽以徒兵阵于后,为奔骑所突,即时溃乱,二将南走。帝遣近臣宣谕止遏,莫肯从命,皆扬言曰:“官军大败,余众已解甲矣。”至暮,以官军克捷,方稍稍而回。帝至潞州,录其奔遁者,自军使以上及监押使臣并斩之,由是骄将堕兵,无不知惧。帝以何徽有平阳守御之功,欲贷其罪,竟不可,与爱能俱杀之,皆给槥车归葬。(《东都事略》:世宗谓张永德曰:“樊爱能及偏裨七十余人,吾欲尽按军法,何如?”对曰:“必欲开拓疆宇,威加四海,安可已也!”世宗善其言,悉诛爱能等以徇,军声始振。)

  庚子,以侍卫马步都虞候李重进为许州节度使,以宣徽南院使向训为滑州节度使,以殿前都指挥使张永德为武信军节度使,职并如故。以滑州节度使白重赞为鄜州节度使,以郑州防御使史彦超为华州节度使,赏高平之功也。以晋州节度使药元福为同州节度使,以宣徽北院使杨廷璋为晋州节度使,以同州节度使张铎为彰义军节度使,以客省使吴延祚为宣徽北院使,以龙捷左厢都指挥使李千为蔡州防御使,以龙捷右厢都指挥使田中为密州防御使,以虎捷右厢都指挥使张顺为登州防御使,以龙捷左第二军都指挥使孙延进为郑州防御使,以前耀州团练使符彦能为泽州防御使,以散员都指挥使李继勋为殿前都虞候,以殿前都虞候韩令坤为龙捷左厢都指挥使,以铁骑第一军都指挥使赵宏殷为龙捷右厢都指挥使,以散员都指挥使慕容延钊为虎捷左厢都指挥使,以控鹤第一军都指挥使赵鼎为虎捷右厢都指挥使,并遥授团练使,其余改转有差。壬寅,以天雄军节度使、卫王符彦卿为河东行营都部署,知太原行府事;以澶州节度使郭崇为行营副部署;以宣徽南院使向训为行营兵马都监;以侍卫都虞候李重进为行营都虞候。以华州节度使史彦超为先锋都指挥使,领步骑二万,进讨河东。诏河中节度使王彦超、陕府节度使韩通,率兵自阴地关讨贼。以河阳节度使刘词为随驾都部署,以鄜州节度使白重赞为随驾副部署。

  夏四月乙巳,太祖灵驾发东京。乙卯,葬于嵩陵。河中节度使王彦超奏,伪汾州防御使董希颜以城归顺。(《宋史·王彦超传》:彦超自阴地关与符彦卿会兵围汾州,诸将请急攻,彦超曰:“城已危矣,旦暮将降,我士卒精锐,驱以先登,必死伤者众,少待之。”翼日,州将董希颜果降。)丙辰,伪辽州刺史张汉超以城归顺。丁巳,幸柏谷寺。遣右仆射、平章事、判三司李穀赴河东城下,计度军储。诏河东城下诸将,招抚户口,禁止侵掠,只令征纳当年租税,及募民入粟五百斛、草五百围者赐出身,千斛、千围者授州县官。辛酉,符彦卿奏,岚、宪二州归顺。壬戌,制立卫国夫人符氏为皇后,仍令有司择日备礼册命。王彦超奏,收下石州,获伪刺史安彦进。(《宋史·王彦超传》:引兵趣石州,彦超亲鼓士乘城,躬冒矢石,数日下之,擒其守将安彦进献行在。)癸亥,伪沁州刺史李廷诲以城归顺。甲子,皇妹寿安公主张氏进封晋国长公主。乙丑,东京奏,太师、中书令冯道薨。丙寅,太祖皇帝神主祔于太庙。庚午,曲赦潞州见禁罪人,除死罪外并释放。是日,车驾发潞州,亲征刘崇。癸酉,忻州伪监军李勍杀其刺史赵皋及契丹所遣大将杨努瑚,以州城归顺。诏授李勍忻州刺史。

  五月乙亥,以尚书右丞边归谠守本官,充枢密直学士;以尚书户部侍郎陶穀守本官,充翰林学士。(《宋史·陶穀传》:从征太原,时鱼崇谅迎母后至,穀乘间言曰:“崇谅宿留不来,有顾望意。”世宗颇疑之。崇谅又表陈母病,诏许归陕州就养,以穀为翰林学士。)丙子,车驾至太原城下。是日,伪代州防御使郑处谦以城归顺。丁丑,观兵于太原城下,帝亲自慰勉,锡赉有差。升代州为节镇,以静塞军为额,以郑处谦为节度使。戊寅,斩伪命石州刺史安彦进于太原城下,以其拒王师也。庚辰,以前忠武军节度使郭从义为天平军节度使。遣符彦卿、郭从义、向训、白重赞、史彦超等,率步骑万余赴忻州。(《宋史·符彦卿传》:彦卿之行也,世宗以并人虽败,朝廷馈运不继,未议攻击,且令观兵城下,徐图进取。及周师入境,汾、晋吏民望风款接,皆以久罹虐政,愿输军需以资兵力。世宗从之,而连下数州。彦卿等皆以刍粮未备,欲旋军,世宗不之省,乃调山东近郡輓军食济之。)是夜大风,发屋拔树。壬午,以宰臣李穀判太原行府事。辛丑,升府州为节镇,以永安军为军额,以本州防御使折德扆为节度使。

  六月癸卯朔,诏班师,车驾发离太原。时大集兵赋,及征山东、怀、孟、蒲、陕丁夫数万,急攻其城,旦夕之间,期于必取。会大雨时行,军士劳苦,复以忻口之师不振,帝遂决旋师之意。指麾之间,颇伤匆遽,部伍纷乱,无复严整,不逞之徒讹言相恐,随军资用颇有遗失者,贼城之下,粮草数十万,悉焚弃之。(《通鉴考异》引《晋阳见闻录》:六月旦,周师南辕返騑,惟数百骑,间之以步卒千人,长枪赤甲,衒趫捷跳梁于城隅,晡晚杀行而抽退。《宋史·药元福传》:诏令班师,元福上言曰:“进军甚易,退军甚难。”世宗曰:“一以委卿。”遂部分卒伍为方阵而南,元福以麾下为后殿。崇果出兵来追,元福击走之。)乙巳,车驾至潞州。癸丑,帝发潞州。乙丑,幸新郑县。丙寅,帝亲拜嵩陵,祭奠而退。赐守陵将吏及近陵户帛有差。(《五代会要》:显德元年二月,车驾征太原回,亲拜嵩陵,望陵号恸。至陵所,俯伏哀泣,感于左右,再拜讫,祭奠而退。)庚午,帝至自河东。

  秋七月癸酉朔,前河西军节度使申师厚责授右监门卫率府副率。师厚在凉州岁余,以所部艰食,蕃情反覆,奏乞入朝,寻留其子为留后,不俟诏离任,故责之。乙亥,天雄军节度使、卫王府彦卿进位守太傅,改封魏王;郓州郭从义加兼中书令;河阳刘词移镇永兴军,加兼侍中;潞州李筠加兼侍中;河中王彦超移镇许州,加兼侍中;许州节度、侍卫都虞候李重进移镇宋州,加同平章事兼侍卫亲军都指挥使;以武信军节度使兼殿前都指挥使张永德为滑州节度使,加检校太傅,典军如故;同州药元福移镇陕州,加检校太尉;鄜州白重赞移镇河阳,加检校太尉;陕州韩通移镇曹州,加检校太傅。帝即位之初,覃庆于诸侯,是赏从征之功也。丙子,以前礼部侍郎边光范为刑部侍郎,权判开封府事。丁丑,天下兵马元帅、吴越国王钱俶加天下兵马都元帅;襄州节度使、陈王安审琦加守太尉。戊寅,右散骑常侍张可复卒。以前亳州防御使李万金为鄜州留后。庚辰,幸南庄。辛巳,荆南节度使、南平王高保融加守中书令,夏州节度使、西平王李彝兴加守太保,西京留守武行德、徐州王晏、邓州侯章并加兼中书令。癸未,湖南王进逵加兼中书令;天德军节度使郭勋、邠州折从阮、安州李洪义并加兼侍中;以前华州节度使孙方谏为同州节度使,加兼中书令;以前永兴军节度使王仁镐为河中节度使,加检校太尉。乙酉,沧州李晖、贝州王饶、镇州曹英并加兼侍中,泾州张铎、相州王进、延州袁鳷并加检校太尉。壬辰,百僚上表,请以九月二十四日诞圣日为天清节,从之。癸巳,以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平章事、监修国史范质为守司徒兼门下侍郎、平章事、宏文馆大学士;(《国老谈苑》云:周太祖尝令世宗诣范质,时为亲王,轩车高大,门不能容,世宗即下马步入。及嗣位,从容语质曰:“卿所居旧宅耶,门楼一何小哉。”因为治第。)以左仆射兼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判三司李穀为守司徒兼门下侍朗、平章事,监修国史;以中书侍郎、平章事王溥为中书侍郎兼礼部尚书、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以枢密院学士、工部侍郎景范为中书侍郎、平章事,判三司;枢密使、检校太保、同平章事郑仁诲加兼侍中;灵武冯继业、定州孙行友、邢州田景咸并加检校太傅;晋州杨廷璋加检校太保;以太子詹事赵上交为太子宾客。乙未,以枢密副使、右监门卫大将军魏仁浦为枢密使、检校太保。(《东都事略》云:议者以仁浦不由科第进,世宗曰:“顾才何如耳!”遂用之。)丙申,以中书舍人史馆修撰、判馆事刘温叟为礼部侍郎,判馆如故。丁酉,相州节度使王进卒。

  八月壬申朔,以宣徽北院使吴延祚为右监门卫大将军充职,以枢密院直学士、尚书右丞边归谠为尚书左丞充职。甲辰,幸南庄,赐从臣射。乙巳,以吏部侍郎颜衎为工部尚书致仕。丙午,同州节度使孙方谏卒。己酉,前泽州刺史李彦崇责授右司御副率。高平之役,帝与贼军相遇,即令彦崇领兵守江猪岭,以遏寇之归路,彦崇初见王师已却,即时而退,及刘崇兵败,果由兹岭而遁,故有是责。壬子,以金州防御使王晖为同州留后。癸丑,以吴越国内外都指挥使吴延福为宁国军节度使、检校太尉,从钱俶之请也。以太子少师宋彦筠为太子太师致仕。甲寅,以兵部郎中兼太常博士尹拙为国子祭酒。丙辰,皇姑故福庆长公主追封燕国大长公主,李重进之母也。丁巳,以户部郎中致仕景初为太仆卿致仕,宰臣范之父也。己巳,诏停华州镇国军,依旧为郡。庚午,以给事中刘悦、康澄并为右散骑常侍。辛未,以左散骑常侍裴巽为御史中丞,以御史中丞张煦为兵部侍郎,集贤殿学士、判院事司徒诩为吏部侍郎,以左散骑常侍薛冲乂为工部侍郎。

  九月壬申朔,以东京旧宅为皇建禅院。甲戌,以武安军节度副使、知潭州军府事周行逢为鄂州节度使,知潭州军府事,加检校太尉。丙戌,右屯卫将军薛训除名,流沙门岛,坐监雍兵仓,纵吏卒掊敛也。己亥,以右仆射致仕韩昭允、左仆射致仕杨凝式并为太子太保致仕,以太子太傅致仕李肃为太子太师致仕。辛丑,斩宋州巡检供奉官、副都知竹奉璘于宁陵县,坐盗掠商船不捕获也。

  冬十月甲辰,左羽林大将军孟汉卿赐死,坐监纳厚取耗余也。丙午,以安州节度使李洪义为青州节度使,以贝州节度使王饶为相州节度使,以徐州节度使王晏为西京留守,以西京留守武行德为徐州节度使。戊申,以龙捷左厢都指挥使、泗州防御使韩令坤为洋州节度使,充侍卫马军都指挥使;以虎捷右厢都指挥使、永州防御使李继勋为利州节度使,充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己酉,太子太保致仕杨凝式卒。诏安、贝二州依旧为防御州,其军额并停。壬子,以今上为永州防御使,依前殿前都虞候。戊午,监修国史李穀等上言曰:“窃以自古王者咸建史官,君臣献替之谋皆须备载,家国安危之道得以直书。历代已来,其名不一。人君言动,则起居注创于累朝;辅相经纶,则时政记兴于前代。然后采其事实,编作史书。盖缘闻见之间须有来处,记录之际得以审详。今之左右起居郎,即古之左右史也。唐文宗朝,命其官执笔,立于殿阶螭头之下,以纪政事。后则明宗朝,命端明殿及枢密直学士,皆轮修日历,旋送史官,以备纂修。及近朝,此事皆废,史官惟凭百司报状,馆司但取两省制书,此外虽有访闻,例非端的。伏自先皇帝创开昌运,及皇帝陛下缵嗣丕基,其圣德武功、神谋睿略,而皆万几宥密,丹禁深严,非外臣之所知,岂庶僚之可访。此后欲望以谘询之事、裁制之规,别命近臣旋具抄录,每当修撰日历,即令封付史臣,庶国事无漏略之文,职业免疏遗之咎。”从之。因命枢密直学士,起今后于枢密使处,逐月抄录事件,送付史馆。己未,供奉官郝光庭弃市,坐在叶县巡检日,挟私断杀平人也。是日大阅,帝亲临之。帝自高平之役,睹诸军未甚严整,遂有退却,至是命今上一概简阅,选武艺超绝者,署为殿前诸班,因是有散员、散指挥使、内殿直、散都头、铁骑、控鹤之号。复命总戎者,自龙捷、虎捷以降,一一选之,老弱羸小者去之,诸军士伍,无不精当。由是兵甲之盛,近代无比,且减冗食之费焉。(《五代会要》:显德元年,上谓侍臣曰:“侍卫兵士老少相半,强懦不分,盖徇人情,不能选练。今春朕在高平,与刘崇及蕃军相遇,临敌有指使不前者,苟非朕亲当坚阵,几至丧败。况百户农夫,未能赡一甲士,且兵在精不在众,宜令一一点选,精锐者升在上军,怯懦者任从安便,庶期可用,又不虚费。”先是,上按于高平,观其退缩,慨然有惩革之志。又以骁勇之士,多为外诸侯所占,如是召募天下豪杰,不以草泽为阻,在于阙下,躬亲试阅,选武艺超绝及有身首者,分署为殿前诸班。)

  十一月戊寅,以太子宾客石光赞为兵部尚书致仕。壬午,镇州节度使曹英卒。乙酉,以澶州节度使郭崇为镇州节度使。乙未,以荆南节度副使、归州刺史高保勖为宁江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充荆南节度行军司马。戊戌,诏宰臣李穀监筑河堤。先是,郓州界河决,数州之地洪流为患,故命穀治之。役丁夫六万人,三十日而罢。

  十二月己酉,太子太师侯益以本官致仕。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農書二十二卷 [廣東南海]南海吉利下橋關樹德堂家譜二十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蔣詩二卷 茶磨山人詩鈔八卷 省庵漫稿四卷 檜門觀劇詩三卷 韓非子集解二十卷首一卷 [光緒]順天府志一百三十卷附錄一卷 扶雲雜記一卷 淵鑒齋御纂朱子全書六十六卷 困學紀聞二十卷 河海昆侖錄四卷 化學鑑原續編二十四卷 宋詩鈔初集八十四種 午亭文編五十卷 醒世姻緣傳一百回 千金要方三十卷 聖武記十四卷 [光緒戊申春季]最新職官全錄四卷 感應篇儒義六卷感應篇古本考一卷 醫林繩墨大全九卷 淮南鴻烈解二十八卷 水經註四十卷 黃庭經發微二卷 溫熱病指南集一卷 桐城吴氏文法教科書二卷 說文續字彙二種二十三卷 靈樞經九卷 趙氏族譜二十二卷 [光緒]永年縣志四十卷首一卷 醫宗必讀十卷 書經精華十卷附禹貢圖 悔昨非齋倣陶詩集不分卷 壬癸藏劄記十二卷 木犀軒叢書 茶史補一卷 歷代史論十二卷宋史論三卷元史論一卷 府判錄存五卷 唐荆川先生文集十二卷 西京雜記六卷 後漢書九十卷 平海紀略 [嘉慶]重刊江寧府志五十六卷首一卷 唐詩三百首補注八卷 顧端文公遺書十四種 采芳隨筆二十四卷 爾雅音圖三卷 賦學正鵠十卷 謙齋續集一卷續集補一卷 [宣統]撫順縣志畧 佛說無量壽經義疏六卷 春秋榖梁傳十二卷 中亞洲俄屬游記二卷 欽定大清會典圖一百三十二卷目錄二卷 陸清獻公蒞嘉遺蹟三卷 勸善金科二卷首一卷 歷代名臣言行錄二十四卷 讀史方輿紀要一百三十卷 沈下賢文集十二卷 古詩十九首說一卷 新纂群書紀載萬歲壽譜 玉壺野史 易裨傳 國語解 遺山先生新樂府 于湖先生長短句 稽瑞樓雜鈔 急就篇注 渭川居士詞 中興以來絕妙詞選 赤城集 竹齋詩集 大金國志 歲寒堂詩話 剡溪詩話 梅磵詩話 吳禮部文集 歲時廣記 平齋文集 太宗皇帝實錄 翰林珠玉 新刊蛟峰批點止齋論祖 康熙十八年博學鴻詞姓氏錄 新刊農桑撮要 辨惑編 字通 高士傳 存笥詩草 風俗通義 絕句衍義 廣川書跋 鍼灸擇日編集 直講李先生文集 說文新附考 牧鑒 周易本義 千里面譚 古今源流至論前集 西溪叢語 孟東野詩集 苕溪漁隱詩評叢話前集 宋史道學傳 竹洲文集 壽親養老新書 滇遊紀亂,滇遊過險詩 自警編 余忠宣集 霽山先生白石樵唱 唐才子傳 應制集 玉壺清話 萬勝真韜 新刻出像音注范睢綈袍記 石谷達意稿 大明嘉靖四十二年歲次癸亥大統曆 整庵先生存稿 台儀輯略 太平治迹統類 平石和尚初住慶元路寶聖禪寺語錄,定水禪寺語錄,天童禪寺語錄 古今識鑒 汪東峰先生奏議 倪雲林先生詩集 續宋論 王篛林先生題跋 傳習錄 古碑證文 武經七書直解 讀書記 經國大典 新刊太醫院校正圖注指南王叔和脈訣 日本國考略 列仙傳 薩天錫詩集 翁山文外 新鐫台監曆法增補全備應福通書 史鉞 靈陽方氏譜 新編直指筭法纂要 八陣合變圖說 白茅堂詩選 洞山九潭志 活幼便覽 御世仁風 寶刻叢編 祁門金吾謝氏仲宗文集 衛生家寶方,藥件修製總例,湯方 集千家注杜工部詩集 通玄百問 外科正宗 虛齋蔡先生文集 翻譯名義集 猶賢集 雙峰舒先生文集 吳姬百媚 呂忠穆公年譜 丹崖集 中州疏稿 籌海圖編 三山王養靜先生集 彜齋文編 新刻彤管摘奇 萬氏積善堂補方 大明刑書金鑒 瓊臺會稿 隅園集 六朝文契 袁中郎先生批評唐伯虎彙集 梅花夢傳奇 史尚 蒼穀集錄 網山集 無爲集 毛孺初先生評選即山集 欽天監明傳秘指日用通書 小學庵遺稿 數學鑰 尚書會解 張船山書劄 雲臺編 最樂編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