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一百一十三(周书)太祖纪四

卷一百一十三(周书)太祖纪四

  广顺三年春三月庚辰朔,以相州留后白重赞为滑州节度使,以郑州防御使王进为相州节度使,以前兖州防御使索万进为延州节度使,以亳州防御使张铎为同州节度使。甲申,以皇子澶州节度使荣为开封尹兼功德使,封晋王,仍令所司择日备礼册命。丙戌,以宣徽北院使兼枢密副使郑仁诲为澶州节度使,以殿前都指挥使李重进领泗州防御使,以客省使向训为内客省使。己丑,以棣州团练使王仁镐为右卫大将军,充宣徽北院使兼枢密副使。庚寅,端明殿学士、尚书兵部侍郎颜衎落职守本官。(《宋史·颜衎传》:衎权知开封府,王峻败,衎罢职,守兵部侍郎。)以翰林学士、中书舍人王溥为户部侍郎充职,以左司郎中、充枢密直学士景范为左谏议大夫充职。秘书监陈观责授左赞善大夫,留司西京,坐王峻党也。癸巳,大风雨土。戊申,幸南庄。

  夏四月甲寅,禁沿边民户鬻兵仗与蕃人。戊辰,河中节度使王景移镇凤翔,宋州节度使常思移镇青州,凤翔节度使赵晖移镇宋州,河阳节度使王彦超移镇河中。赐朗州刘言绢三百匹,以兵革之后匮乏故也。诏在京诸军将士持支救接。

  五月己卯朔,帝御崇元殿受朝贺,仗卫如仪。辛巳,前庆州刺史郭彦钦勒归私第。国初,以彦钦再刺庆州,兼掌榷盐,彦钦擅加榷钱,民夷流怨。州北十五里寡妇山有蕃部曰野鸡族,彦钦作法扰之。蕃情犷悍,好为不法,彦钦乃奏野鸡族掠夺纲商,帝遣使赍诏抚谕,望其率化。蕃人既苦彦钦贪政,不时报命,朝廷乃诏邠州节度使折从阮、宁州刺史张建武进兵攻之。建武勇于立功,径取野鸡族帐,击杀数百人。又,杀牛族素与野鸡族有憾,且闻官军讨伐,相聚饷馈,欣然迎奉。官军利其财货孳畜,遂劫夺之,翻为族所诱,至包山负险之地,官军不利,为蕃人迫逐,投崖坠涧而死者数百人。从阮等以兵自保,不相救应。帝怒彦钦及建武,俱罢其任,及彦钦至京师,故有是命。丁亥,新授青州节度使常思进在宋州日出放得丝四万一千四百两,请征入官。诏宋州给还人户契券,其丝不征。甲午,命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权判门下省事范质,权监修国史。

  六月壬子,沧州奏,契丹幽州榷盐制置使兼防州刺史、知卢台军事张藏英,以本军兵士及职员户人孳畜七千头口归化。癸丑,以前开封尹、楚国公侯益为太子太师,以前西京留守、莒国公王守恩为左卫上将军,以前永兴军节度使李洪信为左武卫上将军。甲寅,以左卫上将军宋彦筠为太子少师,以太子少师杨凝式为尚书右仆射致仕。癸亥,前河阳节度使王继宏卒。己巳,太子太傅李怀忠卒。是月河南、河北诸州大水,霖雨不止,川陂涨溢。襄州汉水溢入城,深一丈五尺,居民皆乘筏登树。群乌集潞州,河南无乌。

  秋七月戊寅朔,徐州言,龙出丰县村民井中,即时澍雨,漂没城邑。癸未,太子宾客马裔孙卒。甲申,邺都王殷奏乞朝觐,凡三上章,允之。寻以北边奏契丹事机,诏止其行。丙戌,以左金吾上将军安审信为太子太师致仕。丁亥,以右金吾上将军张从恩为左金吾上将军,以前邓州节度使张彦成为右金吾上将军。己丑,以虎捷左厢都指挥使、永州防御使韩通为陕州留后。庚寅,太府卿、判司天监赵延乂卒。辛卯,以前西京副留守卢价为太子宾客。乙未,以御史中丞边光范为礼部侍郎,以刑部侍郎张煦为御史中丞,以翰林学士承旨、尚书礼部侍郎徐台符为刑部侍郎充职。丙申,太子太师致仕安审信卒。丁酉,诏曰:“京兆、凤翔府、同、华、邠、延、鄜、耀等州所管州县军镇,顷因唐末藩镇殊风,久历岁时,未能厘革,政途不一,何以教民。其婚田争讼、赋税丁徭,合是令佐之职。其擒奸捕盗、庇护部民,合是军镇警察之职。今后各守职分,专切提撕,如所职疏遣,各行按责,其州府不得差监征军将下县。”戊戌,卫尉少卿李温美责授房州司户参军。温美奉使祭海,便道归家,家在寿光县,为县吏冯勋所讼,故黜之。供奉官武怀赞弃市,坐盗马价入己也。壬寅,以鸿胪少卿赵修己为司天监。

  八月己酉,幸南庄。丙辰,内衣库使齐藏珍除名,配沙门岛。藏珍奉诏修河,不于役所部辖,私至近县止宿,及报堤防危急,安寝不动,遂致横流,故有是责。庚申,邢州节度使刘词移镇河阳。辛酉,以龙捷左厢都指挥使、阆州防御使田景咸为邢州留后。丁卯,河决河阴,京师霖雨不止。给赐诸军将士薪刍有差。癸酉,以翰林学士、户部侍郎王溥为端明殿学士。甲戌,潭州王进逵奏:“朗州刘言与淮贼通连,差指挥使郑珓部领兵士,欲并当道。郑珓为军众所执,奔入武陵,刘言寻为诸军所废,臣已至朗州安抚讫。”诏刘言勒归私第,委王进逵取便安置。是月所在州郡奏,霖雨连绵,漂没田稼,损坏城郭庐舍。

  九月己卯,太子少保卢损卒。丁酉,深州上言:“乐寿县兵马都监杜延熙为戍兵所害。”先是,齐州保宁郡兵士屯于乐寿,都头刘彦章等杀延熙为乱。时郑州开道指挥使张万友亦屯于乐寿,然不与之同。朝廷急遣供奉官马谔省其事,谔乃与万友擒彦章等十三人斩之,余众奔齐州。是月多阴曀,木再华。

  冬十月戊申朔,诏以来年正月一日有事于南郊,诸道州府不得以进奉南郊为名,辄有率敛。己酉,右金吾上将军张彦成卒。庚戌,以前同州节度使薛怀让为左屯卫上将军,以尚书左丞兼判国子监田敏权判太常卿,以礼部尚书王易权兵部尚书。太常奏,郊庙社稷坛位制度,请下所司修奉,从之。以中书令冯道为南郊大礼使,以开封尹、晋王荣为顿递使,权兵部尚书王易为卤簿使,御史中丞张煦为仪仗使,权判太常卿田敏为礼仪使,以前颍州防御使郭琼为权宗正卿。甲寅,以前光禄卿丁知浚复为光禄卿。丙辰,幸南庄、西庄。己未,前宁州刺史张建武责授右司御副率,以野鸡族失利故也。以前翰林学士、工部侍郎鱼崇谅为礼部侍郎,充翰林学士。时崇谅解职于陕州就养,至是再除禁职,仍赐诏召之,令本州给行装鞍马,侍亲归朝。以太子宾客张昭为户部尚书,以太子宾客李涛为刑部尚书。诏中书令冯道赴西京迎奉太庙神主。甲子,中书令冯道率百官上尊号曰圣明文武仁德皇帝,答诏不允,凡三上章,允之,仍俟郊礼毕施行。壬申,邺都、邢、洺等州皆上言地震,邺都尤甚。

  十一月辛巳,废共城稻田务,任人佃莳。乙酉,日南至,帝不受朝贺。庚寅,镇州节度使何福进奏乞朝觐,三奏,允之。诏侍卫步军都指挥使曹英权知镇州军府事。癸巳,以将作监李琼为济州刺史。壬寅,诏:“重定天下县邑,除畿赤外,其余三千户已上为望县,二千户已上为紧县,一千户已上为上县,五百户以上为中县,不满五百户为中下县。”

  十二月戊申,雨木冰。是日,四庙神主至西郊,帝郊迎奠飨,奉神主入于太庙,设奠安神而退。壬子,前单州刺史赵凤赐死,坐为民所讼故也。甲寅,诏诸道州府县镇城内人户,旧请蚕盐征价,起今后并停。甲子,镇州节度使何福进来朝。乙丑,邺都留守王殷来朝。丙寅,礼仪使奏:“皇帝郊庙行事,请以晋王荣为亚献,通摄终献行事。”从之。己巳,左补阙王伸停任,坐检田于亳州,虚凭纽配故也。辛未,邺都留守、侍卫亲军都指挥使王殷削夺在身官爵,长流登州,寻赐死于北郊。其家人骨肉,并不问罪。癸酉,帝宿斋于崇元殿,为来年正月一日亲祀南郊也。时帝已不豫。甲戌,宿于太庙。乙亥质明,帝亲飨太庙,自斋宫乘步辇至庙庭,被衮冕,令近臣翼侍升阶,止及一室行礼,俯首而退,余命晋王率有司终其礼。是日,车驾赴郊宫。

  显德元年春正月丙子朔,帝亲祀圜丘,礼毕,诣郊宫受贺。车驾还宫,御明德楼,宣制:“大赦天下,改广顺四年为显德元年。自正月一日昧爽已前,应犯罪人,常赦所不原者,咸赦除之。内外将士各优给,文武职官并与加恩,内外命妇并与进封。寺监摄官七周年已上者,同明经出身,今后诸寺监不得以白身署摄。升朝官两任已上,著绿十五周年与赐绯,著绯十五年与赐紫。州县官曾经五度参选,虽未及十六考,与授朝散大夫阶,年七十已上,授优散官,赐绯。应奉郊庙职掌人员,并与恩泽。今后不得以梁朝及清泰朝为伪朝伪主,天下帝王陵庙及名臣坟墓无后,官为检校”云。宣赦毕,帝御崇元殿受册尊号,礼毕,群臣称贺。时帝郊祀,御楼受册,有司多略其礼,以帝不豫故也。先是,有占者言:“镇星在氐、房,乃郑、宋之分,当京师之地;兼氐宿主帝王路寝。若散财以致福,迁幸以避灾,庶几可以驱禳矣。”帝以迁幸烦费,不可轻议,散财可矣,故有郊禋之命。洎岁暮,帝疾增剧,郊庙之礼盖勉而行之耳。戊寅,诏废邺都依旧为天雄军,大名府在京兆府之下。庚辰,制皇子开封尹、晋王荣可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尉、兼侍中,行开封尹、功德使,判内外兵马事。襄州安审琦进封陈王;郓州符彦卿进封卫王,移镇天雄军;荆南高保融进封南平王;夏州李彝兴进封西平王。甲申,宋州赵晖进封韩国公,青州常思进封莱国公,徐州王晏进封滕国公,邓州侯章进封申国公,西京武行德进封谯国公,许州郭从义加检校太师,凤翔王景进封褒国公,华州孙方谏进封萧国公。自赵晖已下并加开府仪同三司。乙酉,分命朝臣往诸州开仓,减价出粜,以济饥民。诏潭州依旧为大都督府,在朗州、桂州之上。丙戌,以澶州节度使郑仁诲为枢密使,加同平章事;鄜州杨信加开府仪同三司,进封杞国公;邠州折从阮加开府仪同三司,改封郑国公;沧州李晖加检校太尉;安州李洪义加检校太师;贝州王饶加检校太尉;以陈州节度使兼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郭崇为澶州节度使,加同平章事;以曹州节度使兼侍卫步军都指挥使曹英为镇州节度使,加同平章事;潭州王进逵加特进、兼侍中;河阳刘词加检校太尉;河中王彦超加同平章事;以镇州节度使何福进为郓州节度使,加同平章事;潞州李筠加同平章事。戊子,晋州药元福、滑州白重赞、相州王进、同州张铎并加检校太傅;以延州节度使索万进为曹州节度使,加检校太傅;定州留后孙行友、邢州留后田景咸、陕州留后韩通、灵武留后冯继业并正授节度使。庚寅夜,东北有大星坠,其声如雷。

  壬辰,宰臣冯道加守太师,范质加尚书左仆射,监修国史李穀加右仆射、集贤殿大学士。以端明殿学士、尚书户部侍郎王溥为中书侍郎、平章事。(《东都事略》:太祖将大渐,促召学士草制,以溥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已宣制,太祖曰:“吾无恨矣。”)司徒窦贞固进封汧国公,司空苏禹珪进封莒国公,并加开府仪同三司。以宣徽南院使、知永兴军府事袁鳷为延州节度使;以宣徽北院使兼枢密副使王仁镐为永兴军节度使;以前安州节度使王令温为陈州节度使;以殿前都指挥使、泗州防御使李重进为武信军节度使、检校太保,典军如故;以龙捷左厢都指挥使、睦州防御使樊爱能为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洋州节度使,加检校太保;以虎捷左厢都指挥使、果州防御使何徽为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利州节度使,加检校太保;以枢密承旨魏仁浦为枢密副使。是日巳时,帝崩于滋德殿,圣寿五十一。秘不发丧。乙未,迁神柩于万岁殿,召文武百官班于殿廷,宣遗制:“晋王荣可于柩前即皇帝位,服纪月日一如旧制”云。是岁,自正月朔日后,景色昏晦,日月多晕,及嗣君即位之日,天气晴朗,中外肃然。帝自郊禋后,其疾乍瘳乍剧,晋王省侍,不离左右。(《东都事略》:李重进,周太祖之甥,母即福庆长公主。重进年长于世宗,及太祖寝疾,召重进受顾命,令拜世宗,以定君臣之分。)累谕晋王曰:“我若不起此疾,汝即速治山陵,不得久留殿内。陵所务从俭素,应缘山陵役力人匠,并须和雇,不计近远,不得差配百姓。陵寝不须用石柱,费人功,只以砖代之。用瓦棺纸衣。临入陵之时,召近税户三十家为陵户,下事前揭开瓦棺,遍视过陵内,切不得伤他人命。勿修下宫,不要守陵宫人,亦不得用石人石兽,只立一石记子,镌字云:‘大周天子临晏驾,与嗣帝约,缘平生好俭素,只令著瓦棺纸衣葬。’若违此言,阴灵不相助。”又言:“朕攻收河府时,见李家十八帝陵园,广费钱物人力,并遭开发。汝不闻汉文帝俭素,葬在霸陵原,至今见在。如每年寒食无事时,即仰量事差人洒扫,如无人去,只遥祭。兼仰于河府、魏府各葬一副剑甲,澶州葬通天冠、绛纱袍,东京葬一副平天冠、衮龙服。千万千万,莫忘朕言。”

  二月甲子,太常卿田敏上尊谥曰圣神恭肃文武孝皇帝,庙号太祖。四月乙巳,葬于嵩陵。宰臣李穀撰谥册文,王溥撰哀册文。(《五代史补》:高祖之为枢密使也,每出入,常恍然睹人前导,状若台省人吏,其服色一绯一绿,高祖以为不祥,深忧之。及河中、凤翔、永兴等处反,诏命高祖征之,一举而三镇瓦解,自是权倾天下,论者以为功高不赏,郭氏其危乎!高祖闻而恐惧。居无何,忽睹前导者服色,绯者改紫,绿者改绯,高祖心始安,曰:“彼二人者,但见其升,不见其降,吉兆也。”未几,遂为三军所推戴。高祖之入京师也,三军纷扰,杀人争物者不可胜数。时有赵童子者,知书善射,至防御使,睹其纷扰,窃愤之,乃大呼于众中曰:“枢密太尉,志在除君侧以安国,所谓兵以义举,鼠辈敢尔,乃贼也,岂太尉意耶!”于是持弓矢,于所居巷口据床坐,凡军人之来侵犯者,皆杀之,由是居人赖以保全仅数千家。其间亦有致金帛于门下,用为报答,已堆集如丘陵焉,童子见而笑曰:“吾岂求利者耶!”于是尽归其主。高祖闻而异之,阴谓世宗曰:“吾闻人间谶云,赵氏合当为天子,观此人才略度量近之矣,不早除去,吾与汝其可保乎!”使人诬告,收付御史府,劾而诛之。洎高祖厌世未十年,而皇宋有天下,赵氏之谶乃应,于斯知王者不死,信矣哉。高祖征李守贞,军次河上,高祖虑其争济,临岸而谕之,未及坐,忽有群鸦噪于上,高祖退十余步,引弓将射之,矢未及发而岸崩,其衅裂之势,在高祖足下,高祖弃弓顾群鸦而笑曰:“得非天使汝惊动吾耶?如此则李守贞不足破矣。”于是三军欣然,各怀斗志矣。《五代史阙文》:周太祖在汉隐帝朝为枢密使,将兵伐河中李守贞,时冯道守太师,不与朝政,以请告,周祖谒道于私第,问伐蒲策,道辞以不在其位,不敢议国事。周祖固问之,道不得已,谓周祖曰:“相公颇知博乎?”周祖微时好蒱博,屡以此抵罪,疑道讥己,勃然变色。道曰:“是行亦犹博也。夫博,财多者气豪而胜,财寡者心怯而输。守贞在晋累典禁兵,自谓军情附己,遂谋反耳。今相公诚能不惜官钱,广施惠爱,明其赏罚,使军心许国,则守贞不足虑也。”周祖曰:“恭闻命矣。”故伐蒲之役,周祖以便宜从事,卒成大功,然亦军旅归心,终移汉祚。又,周祖自邺起兵赴阙,汉隐帝兵败,遇害于刘子陂。周祖入京师,百官谒,周祖见道犹设拜,意道便行推戴,道受拜如平时,徐曰:“侍中此行不易。”周祖气沮,故禅代之谋稍缓。及请道诣徐州册湘阴公为汉嗣,道曰:“侍中由衷乎?”周祖设誓,道曰:“莫教老夫为谬语,令为谬语人。”臣谨案,周世宗朝,诏御史臣修《周祖实录》,故道之事,所宜讳矣。)

  史臣曰:周太祖昔在初潜,未闻多誉,洎西平蒲阪,北镇邺台,有统御之劳,显英伟之量。旋属汉道斯季,天命有归。总虎旅以荡神京,不无惭德;揽龙图而登帝位,遂阐皇风。期月而弊政皆除,逾岁而群情大服,何迁善之如是,盖应变以无穷者也。所以鲁国凶徒,望风而散,并门遗孽,引日偷生。及鼎驾之将升,命瓦棺而薄葬,勤俭之美,终始可称。虽享国之非长,亦开基之有裕矣。然而二王之诛,议者讥其不能驾驭权豪,伤于猜忍,卜年斯促,抑有由焉。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傷寒明理續論一卷 傷寒明理續論一卷 傷寒明理續論一卷 傷寒家祕的本一卷 傷寒家祕的本一卷 傷寒家祕的本一卷 傷寒家祕的本一卷 傷寒家祕的本一卷 傷寒家祕的本一卷 傷寒家祕的本一卷 新刊陶節菴傷寒十書十卷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新鐫陶節菴家藏祕授傷寒、新鐫陶節菴家藏傷寒、傷寒家秘六書) 傷寒六書十卷 編次陶節菴傷寒六書五卷 傷寒一提金一卷 傷寒一提金一卷 傷寒一提金一卷 傷寒瑣言二卷 傷寒瑣言二卷 傷寒瑣言二卷 傷寒瑣言二卷 傷寒瑣言二卷 傷寒瑣言一卷 傷寒瑣言一卷 傷寒瑣言一卷 傷寒瑣言一卷 殺車槌法一卷 殺車槌法一卷 殺車槌法一卷 傷寒證脈藥截江網一卷 傷寒證脈藥截江網一卷 慶安瀾傳奇 重訂駱丞集 繼志齋集 新列國志 古今名扇錄 鮚埼亭集 大明嘉靖二十四年歲次乙巳大統曆 對問編 朱子實紀 白醉璅言 六朝詩彙 籌海圖編 厚銘日記 鐫竹浪軒珠淵 古今寓言 佛說閻羅王經 竹裏秦漢瓦當文存 白雪樓詩集 作論秘訣心法 陳白陽集 鐫長安客話 呂晚邨先生論文彙鈔 全幼心鑒 石田先生集 白雲集 金湯借箸十二籌 五鵲別集 詩外傳 冰川詩式 下園徐氏族譜 夢林玄解 菜根譚前集 滇略 幔亭集 玉涵堂詩選 哲匠金桴 七錄齋文集近稿 韓芹城先生鄉墨 方輿勝略 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詠物詩 焦氏澹園續集 經鉏堂雜誌 農丈人詩集 新編四元玉鑒 定盦龔先生集外文 負苞堂文選 太上說天妃救苦靈驗經 陶靖節集 青在堂梅譜 盛唐彙詩 泛舟詩 京本校正音釋唐柳先生集 蔡中郎文集 韋蘇州詩集 松陵集 寒瘦集 玉山璞稿 陶靖節集 箋注陶淵明集 玄真子 新刻孔門儒教列傳 南音三籟 魯公文集 新刊出像補訂參采史鑒唐書志傳通俗演義題評 升庵南中續集 楊升庵詩 白雪遺音 日知錄 孫明復先生小集 朱子文集補遺 張右史文集 麟角集 李卓吾先生批評幽閨記 宛陵先生集 重校金印記 李太白文集 杜詩論文 新刻魏仲雪先生批點琵琶記 台海見聞錄 李義山文集箋注 東池詩集 楚辭述注 五唐人詩集 壓線集 文體明辯 采衣堂集 楚辭集注 備忘錄 高東溪先生文集 百夷傳 野菜譜 謝幼槃文集 祁門金吾謝氏仲宗文集 歐陽先生文粹 安陽集 蔗塘未定稿 舊業堂集 茶花譜,茶花詠,茶花別名詠 節物出典 圖像本草蒙筌 酒史續編 李相國論事集 鴳鶉譜全集 貓苑 救荒本草 芳堅館書髓 閩小紀 花史左編 玉篴樓詞 疎影樓詞續鈔 太函集 瓨荷譜 詩餘畫譜 古穰文集 藝菊十三則 字香亭梅花百詠 墨苑叢談 事物紀原集類 山東乙酉科鄉試硃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