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八十八(晋书) 列传三

卷八十八(晋书) 列传三

  景延广,字航川,陕州人也。父建,累赠太尉。延广少习射,以挽强见称。梁开平中,邵王朱友诲节制于陕,召置麾下,友诲坐谋乱,延广窜而获免。后事华州连帅尹皓,皓引荐列校,隶于汴军,从王彦章拒庄宗于河上。及中都之败,彦章见擒,而延广被数创,归于汴。

  唐天成中,明宗幸夷门,会朱守殷拒命,寻平之。延广以军校连坐,将弃市。高祖时为六军副使,掌其事,见而惜之,乃密遣遁去,寻收为客将。及张敬达之围晋阳,高祖付以戎事,甚有干城之功。高祖即位,授侍卫步军都指挥使、检校司徒,遥领果州团练使,转检校太保,领夔州节度使。四年,出镇滑台。五年,加检校太傅,移镇陕府。六年,召为侍卫马步都虞候,移镇河阳。七年,转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检校太尉。其年夏,高祖晏驾,延广与宰臣冯道等承顾命,以少帝为嗣。既发丧,都人不得偶语,百官赴临,未及内门,皆令下马,由是有骄暴之失。少帝既嗣位,延广独以为己功,寻加同平章事,弥有矜伐之色。朝廷遣使告哀契丹,无表致书,去臣称孙。契丹怒,遣使来让,延广乃奏令契丹回国使乔荣(《契丹国志》:先是,河阳牙将乔荣从赵延寿入辽,辽帝以为回国使,置邸大梁。至是,景延广说帝囚荣于狱,凡辽国贩易在晋境者,皆杀之,夺其货。大臣皆言辽国不可负,乃释荣,慰赐而遣之。)告契丹曰:“先帝则北朝所立,今上则中国自策,为邻为孙则可,无臣之理。”且言:“晋朝有十万口横磨剑,翁若要战则早来,他日不禁孙子,则取笑天下,当成后悔矣。”由是与契丹立敌,干戈日寻。初,高祖在位时,宣借杨光远骑兵数百,延广请下诏遣还,光远由此忿延广,怨朝廷,遣使泛海构衅。

  天福八年十二月,契丹乃南牧。九年正月,陷甘陵,河北储蓄悉在其郡。少帝大骇,亲率六师,进驻澶渊。延广为上将,凡六师进退,皆出胸臆,少帝亦不能制,众咸惮而忌之。契丹既至城下,使人宣言曰:“景延广唤我来相杀,何不急战!”一日,高行周与蕃军相遇于近郊,以众寡不敌,急请济师,延广勒兵不出,是日行周幸而获免。及契丹退,延广犹闭栅自固,士大夫曰:“昔与契丹绝好,言何勇也;今契丹至若是,气何惫也。”时延广在军,母凶问至,自澶渊津北移于津南,不信宿而复莅戎事,曾无戚容,下俚之士亦闻而恶之。时有太常丞王绪者,因使德州回,与延广有隙,因诬奏与杨光远通谋,遣吏絷于麾下,锻成其事。判官卢亿累劝解不从,寻有诏弃市,时甚冤之。少帝还京,尝幸其第,进献锡赉,有如酬酢,权宠恩渥,为一朝之冠。俄与宰臣桑维翰不协,少帝亦惮其难制,遂罢兵权,出为洛都留守、兼侍中。由是郁郁不得志,亦意契丹强盛,国家不济,身将危矣,但纵长夜饮,无复以夹辅为意。(《宋史·卢多逊传》:父亿。景延广镇天平,表亿掌书记,留守西洛,又为判官。时国用窘乏,取民财以助军。河南府计出二十万缗,延广欲并缘以图羡利,增为三十七万缗。亿谏曰:“公位兼将相,既富且贵,今国帑空竭,不得已而取资于民,公何忍利之乎!”延广惭而止。)

  开运三年冬,契丹渡滹水。诏遣屯孟津,将戒途,由府署正门而出,所乘马腾立不进,几坠于地,乃易乘而行,时以为不祥之甚。及王师降契丹,延广狼狈而还。时契丹主至安阳,遣别部队长率骑士数千,与晋兵相杂,趋河桥入洛,以取延广。戒曰:“如延广奔吴走蜀,便当追而致之。”时延广顾虑其家,未能引决。契丹既奄至,乃与从事阎丕轻骑谒契丹主于封丘,与丕俱见絷焉。(《辽史》:将军康祥执景延广来献。)延广曰:“丕,臣之从事也,以职相随,何罪而亦为缧囚?”契丹释之。因责延广曰:“致南北失欢,良由尔也。”乃召乔荣质证前事,凡有十焉。始荣将入蕃时,绐延广云:“某恐忽忘所达之语,请纪于翰墨。”延广信之,乃命吏备记其事。荣亦憸巧善事人者也,虑他日见诘,则执之以取信,因匿其文于衣中。至是,延广始以他语抗对,荣乃出其文以质之,延广顿为所屈。每服一事,则受牙筹一茎,此契丹法也。延广受至八茎,但以面伏地,契丹遂咄之,命锁延广臂,将送之北土。是日,至于陈桥民家草舍,延广惧燔灼之害,至夜分伺守者怠,则引手自扼其吭,寻卒焉。虽事已穷顿,人亦壮之,时年五十六。(《东都事略》:昝居润尝为枢密院小吏,景延广留守西京,补为右职。契丹犯京师,以兵围延广家。故吏悉避去,居润为全护其家,时论称之。)汉高祖登极,诏赠中书令。

  延广少时,尝泛洞庭湖,中流阻风,帆裂舵折,众大惧。顷之,舟人指波中曰:“贤圣来护,此必有贵人矣。”寻获济焉。竟位至将相,非偶然也。

  李彦韬,太原人也。少事邢州节度使阎宝为皂隶,宝卒,高祖收于帐下。及起义,以少帝留守北京,因留彦韬为腹心。历客将、牙门都校,以纤巧故,厚承委用。及少帝嗣位,授蔡州刺史,入为内客省使、宣徽南院使。未几,遥领寿州节度,充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检校太保,俄改陈州节度使,典军如故。每在帝侧,升除将相,但与宦官近臣缔结,致外情不通,陷君于危亡之地。尝谓人曰:“朝廷所设文官将何用也。”且欲澄汰而除废之,则可知其辅弼之道也。及契丹犯阙,迁少帝于开封府。一日,少帝遣人急召彦韬,将与计事,彦韬辞不赴命,少帝怏恨久之,其负国辜君也如是。及少帝北迁,戎王遣彦韬从行,洎至蕃中,隶于国母帐下。永康王举兵攻国母,以伟王为前锋,国母发兵拒之,以彦韬为排阵使,彦韬降于伟王,伟王置之帐下,其后卒于幽州。

  张希崇,字德峰,幽州蓟县人也。父行简,假蓟州玉田令。希崇少通《左氏春秋》,复癖于吟咏。天祐中,刘守光为燕帅,性惨酷,不喜儒士,希崇乃掷笔以自效,守光纳之,渐升为裨将。俄而守光败,唐庄宗命周德威镇其地,希崇以旧籍列于麾下,寻遣率偏师守平州。安巴坚南攻,陷其城,掠希崇而去。安巴坚询希崇,乃知其儒人也,因授元帅府判官,后迁卢龙军行军司马,继改蕃汉都提举使。天成初,契丹平州节度使卢文进南归,契丹以希崇继其任,遣腹心总边骑三百以监之。希崇莅事数岁,契丹主渐加宠信。一日,登郡楼私自计曰:“昔班仲升西戍,不敢擅还,以承诏故也。我今入关,断在胸臆,何恬安于不测之地而自滞耶!”乃召汉人部曲之翘楚者,谓曰:“我陷身此地,饮酪被毛,生不见其所亲,死为穷荒之鬼,南望山川,度日如岁,尔辈得无思乡者乎!”部曲皆泣下沾衣,且曰:“明公欲全部曲南去,善则善矣,如敌众何?”(《欧阳史》作“麾下皆言兵多不可俱亡,因劝希崇独去。”)希崇曰:“俟明日首领至牙帐,则先擒之,契丹无统领,其党必散。且平州去王帐千余里,待报至征兵,逾旬方及此,则我等已入汉界深矣,何用以众少为病!”众大喜。是日,希崇于郡斋之侧,坎隙地,贮石灰。明旦,首领与群从至,希崇饮以醇酎数钟,既醉,悉投于灰阱中毙焉。其徒营于北郭,遣人攻之,皆溃围奔去,希崇遂以管内生口二万余南归。唐明宗嘉之,授汝州防御使。希崇既之任,遣人迎母赴郡。母及境,希崇亲肩板舆行三十里,观者无不称叹。历二年,迁灵州两使留后。先是,灵州戍兵岁运粮经五百里,有剽攘之患。希崇乃告谕边士,广务屯田,岁余,军食大济。玺书褒之,因正授旄节。清泰中,希崇厌其杂俗,频表请觐,诏许之。至阙未久,朝廷以安边有闻,议内地处之,改邠州节度使。及高祖入洛,与契丹方有要盟,虑为其所取,乃复除灵武。希崇叹曰:“我应老于边城,赋分无所逃也。”因郁郁不得志,久而成疾,卒于任,时年五十二。希崇自小校累官至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尉,三历方面,封清河郡公,食邑二千户,赐靖边奉国忠义功臣,亦人生之荣盛者也。(《欧阳史》:赠太师。)

  希崇素朴厚,尤嗜书,莅事之余,手不释卷。不好酒乐,不蓄姬仆。祁寒盛暑,必俨具衣冠,厮养之辈,未尝闻亵慢之言。事母至谨,每食必侍立,俟盥漱毕方退,物议高之。性虽仁恕,或遇奸恶,则嫉之若仇。在邠州日,有民与郭氏为义子,自孩提以至成人,因愎戾不受训,遣之。郭氏夫妇相次俱死。郭氏有嫡子,已长,时郭氏诸亲与义子相约,云是亲子,欲分其财物,助而讼之,前后数政不能理,遂成疑狱。希崇览其诉,判云:“父在已离,母死不至。正称假子,孤二十年抚养之恩;傥曰亲儿,犯三千条悖逆之罪。颇为伤害名教,安敢理认田园!其生涯并付亲子,所讼人与朋奸者,委法官以律定刑。”闻者服其明。希崇亦善观象,在灵州日,见月掩毕口大星,经月复尔,乃叹曰:“毕口大星,边将也,月再掩之,吾其终欤!”果卒于郡。

  子仁谦为嗣,历引进副使。

  王庭允,字绍基,其先长安人也。祖处存,定州节度使。父邺,晋州节度使。庭允,唐庄宗之内表也。性勇剽狡捷,鹰瞬隼视,喑呜眦睚,则挺剑而不顾。少为晋阳军校,以攻城野战为务,暑不息嘉树之阴,寒不处密室之下,与军伍食不异味,居不异适,故庄宗于亲族之中,独加礼遇。庄宗、明宗朝,累历贝、忻、密、澶、隰、相六州刺史。国初,范延光据邺称乱,高祖以庭允累朝宿将,诏为魏府行营中军使兼贝州防御史。城降赏劳,授相州节度使,寻移镇定州。先是,契丹欲以王处直之子威为定州节度使,处直则庭允之叔祖也。处直为养子都所篡,时威北走契丹,契丹纳之。至是契丹遣使谕高祖云:“欲使王威袭先人土地,如我蕃中之制。”高祖答:“以中国将校自刺史、团练、防御使序迁,方授旄节。请遣威至此任用,渐令升进,乃合中土旧规。”契丹深怒其见拒,使人复报曰:“尔自诸侯为天子,有何阶级耶?”高祖畏其滋蔓,则厚赂力拒其命。契丹怒稍息,遂连升庭允,俾镇中山,且欲塞其意也。少帝嗣位,改沧州节度使,累官至检校太尉。开运元年秋,卒于位,年五十四。赠中书令。有子三人,长曰昭敏,仕至金吾将军卒。

  史匡翰,字元辅,雁门人也。父建瑭,事庄宗为先锋将,敌人畏之,谓之“史先锋”,累立战功,《唐书》有传。匡翰起家袭九府都督,历代州辽州副使、检校太子宾客。同光初,为岚、宪、朔等州都游奕使,改天雄军牢城都指挥使,再加检校户部尚书,领浔州刺史。天成中,授天雄军步军都指挥使,岁余,迁侍卫彰圣马军都指挥使。高祖有天下也,授检校司空、怀州刺史。其妻鲁国长公主,即高祖之妹也。寻转控鹤都指挥使兼和州刺史、驸马都尉,俄授检校司徒、郑州防御使,未几,迁义成军节度、滑蒲等州观察处置、管内河堤等使。丁母忧,寻起复本镇。(案:陶穀撰匡翰碑文云:“圃田待理,汉殿抡才,功臣旌佐国之名,出守奉专城之寄。”盖郑州即在义成军管内,匡翰虽迁官,不离本镇也。)

  匡翰刚毅有谋略,御军严整,接下以礼,与部曲语,未尝称名,历数郡皆有政声。(陶穀碑文云:“斋坛峻而金鼓严,麻案宣而油幢出。控梁苑之西郊,殷乎威望;抚国侨之遗俗,绰有政声。”)尤好《春秋左氏传》,每视政之暇,延学者讲说,躬自执卷受业焉。时发难问,穷于隐奥,流辈或戏为“史三传”。既自端谨,不喜人醉。幕客有关彻者,狂率酣鋋。一日使酒,怒目谓匡翰曰:“明公昔刺覃怀,与彻主客随至,事无不可,今领节钺,数不相容。且书记赵砺,险诐之人也,胁肩谄笑,黩货无厌,而明公待之甚厚,彻今请死。近闻张彦泽脔张式,未闻匡翰斩关彻,恐天下谈者未有比类。”匡翰不怒,引满自罚而慰勉之,其宽厚如此。天福六年,白马河决,匡翰祭之,见一犬有角,浮于水心,甚恶之。后数月遘疾而卒于镇,年四十。诏赠太保。

  子彦容,历宫苑使、濮单宿三州刺史。

  梁汉颙,太原人也。少事后唐武皇,初为军中小校,善骑射,勇于格战。庄宗之破刘仁恭、王德明,及与梁军对垒于德胜,皆预其战,累功至龙武指挥使、检校司空。梁平,授检校司徒、濮州刺史。同光三年,魏王继岌统军伐蜀,以汉颙为魏王中军马步都虞候。天成初,授许州兵马留后、检校太保,寻为邠州节度使,岁余加检校太傅,充威胜军节度、唐邓等州观察处置等使,在镇二年,移镇许州。长兴四年夏,以眼疾授太子少师致仕。高祖素与汉颙有旧,及即位之初,汉颙进谒,再希任使,除左威卫上将军。天福七年冬,以疾卒于洛阳,年七十余。赠太子太保。

  杨思权,邠州新平人也。梁乾化初为军校,贞明二年,转弓箭指挥使、检校左仆射,累迁控鹤右第一军使。唐庄宗平梁,补右厢夹马都指挥使。天成初,迁右威卫将军,加检校司空。会秦王从荣镇太原,明宗乃以冯赟为副留守、以思权为北京步军都指挥使以佐佑之。从荣幼骄很,不亲公务,明宗乃遣纪纲一人素善从荣者,与之游处,俾从容讽导之。尝私谓从荣曰:“河南相公恭谨好善,亲礼端士,有老成之风。相公处长,更宜自励,勿致声闻在河南之下。”从荣不悦,因告思权曰:“朝廷人皆推从厚,共非短我,吾将废弃矣。”思权曰:“请相公勿忧,万一有变,但思权在处有甲兵,足以济事。”乃劝从荣招置部曲,调弓砺矢,阴为之备。思权又谓使者曰:“朝廷教君伴相公,终日言弟贤兄弱何也?吾辈苟在,岂不能与相公为主耶?”使者惧,告冯赟,乃密奏之。明宗乃诏思权赴京师,以秦王之故,亦弗之罪也。长兴末,为右羽林都指挥使,遣戍兴元。闵帝嗣位,奉诏从张虔钊讨凤翔,洎至岐下,思权首倡倒戈以攻虔钊。寻领部下军率先入城,谓唐末帝曰:“臣既赤心奉殿下,俟京城平定,与臣一镇,勿置在防御团练使内。”乃怀中出纸一幅,谓末帝曰:“愿殿下亲书臣姓名以志之。”末帝命笔,书“可邠宁节度使”。及即位,授推诚奉国保乂功臣、静难军节度、邠宁庆衍等州观察处置等使、检校太保。清泰三年,入为右龙武军统军。高祖即位,除左卫上将军,进封开国公。天福八年,以疾卒,年六十九。赠太傅。

  尹晖,魏州人也。少以勇健事魏帅杨师厚为军士,唐庄宗入魏,擢为小校,从征河上,每于马前步斗有功。庄宗即位,连改诸军指挥使。天成、长兴中,领数郡刺史,累迁严卫都指挥使。洎应顺中,王师讨末帝于岐下,晖与杨思权首归,末帝约以邺都授之。末帝即位,高祖入洛,尝遇晖于通衢,晖马上横鞭以揖高祖。高祖忿之,后因谒谓末帝曰:“尹晖常才,以归命称先,陛下欲令出镇名藩,外论皆云不当。”末帝乃授晖应州节度使。高祖即位,改右卫大将军。时范延光据邺谋叛,以晖失意,密使人赍蜡弹,以荣利啖之。晖得延光文字,惧而思窜,欲沿汴水奔于淮南。高祖闻之,寻降诏招唤,未出王畿,为人所杀。

  子勋,事皇朝,累历军职,迁内外马步都军头,见为郢州防御使。

  李从璋,字子良,后唐明宗皇帝之犹子也。少善骑射,从明宗历战河上,有平梁之功。唐同光末,魏之乱军迎明宗为帝,从璋时引军自常山过邢,邢人以从璋为留后。逾月,明宗即位,受诏领捧圣左厢都指挥使,时天成元年五月也。八月,改大内皇城使,加检校司徒、彰国军节度使,赐竭忠建策兴复功臣。旋以达靼诸部入寇,从璋率麾下出讨,一鼓而破,有诏褒之。三年四月,移镇滑台。时明宗驻跸于大梁,从璋尝召幕客谋曰:“车驾省方,藩臣咸有进献,吾为臣为子,安得后焉。欲取仓廪羡余,以助其用。诸君以为何如?”内有宾介白曰:“圣上宽而难犯,行宫在近,忽致上达,则一幕俱罹其罪。”从璋怒。翌日,欲引弓射所言者,朝廷知之,改授右骁卫上将军。长兴元年十月,出镇陕州。二年五月,迁河中节度使。三年,就加检校太傅,赐忠勤静理崇义功臣。四年五月,制封洋王。是岁,明宗厌代,闵帝嗣位,寻受命代潞王于岐上,会潞王举兵入洛,事遂寝。高祖即位之元年十二月,授威胜军节度使,降封陇西郡公。二年九月,终于任,年五十一。邓人为之罢市,思遗爱也。诏赠太师。

  从璋性贪黩,惧明宗严正,自滑帅入居环卫之后,以除拜差跌,心稍悛悟,后历数镇,与故时幕客不足者相遇,无所憾焉。蒲、陕之日,政有善誉,改赐“忠勤静理”之号,良以此也。及高祖在位,愈畏其法,故没于南阳,人甚惜之,亦明宗宗室之白眉也。子重俊。

  重俊,唐长兴、清泰中,历诸卫将军。高祖即位,遥领池州刺史。少帝嗣位,授虢州刺史。性贪鄙,常为郡人所讼,下御史台,抵赃至重,太后以犹子之故救之,乃归罪于判官高献,止罢其郡。未几,复居环列,出典商州。商民素贫,重俊临之,割剥几尽。复御家不法,其奴仆若履汤蹈火,忤其意者,或鞭之,或刃之。又杀从人孙汉荣,掠其妻。及受代归洛,汉荣母燕氏获其子妇,以诉于府尹景延广。牙将张守英谓燕曰:“重俊前朝枝叶,今上中表,河南尹其何以理?不若邀其金帛,私自和解,策之上也。”燕从其言,授三百缗而止。后以青衣赵满师因不胜楚毒,逾垣诉景延广,云重俊与妹私奸及前后不法事,延广奏之。诏遣刑部郎中王瑜鞫之,尽得其实,并以秽迹彰露,而赐死于家。

  李从温,字德基,代州崞县人,后唐明宗之犹子也。明宗微时,从温执仆御之役,后养为己子。及历诸藩,署为牙校,命典厩库。唐同光中,奏授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右散骑常侍,累加检校司空,充北京副留守。明宗即位,授安国节度使、检校司徒。长兴元年四月,入为右武卫上将军。是岁,复出镇许田。明年,移北京留守,加太傅。四年正月,改太平军节度使。五月,制封兖王。十一月,移镇定州,兼北面行营副招讨使,寻又移镇常山。清泰中,加同平章事,改镇彭门。高祖即位之明年,就加侍中。七年,加兼中书令。八年,再为许州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封赵国公,累加食邑一万户,食实封一千二百户。开运二年,改河阳三城节度使。三年二月,卒于任,年六十三。赠太师,追封陇西郡王。

  从温始以明宗本枝,历居藩翰,无文武才略资济代之用,凡临民以货利为急。在常山日,睹牙署池潭凡十余顷,皆立木为岸,而以修篁环之,从温曰:“此何用为?”悉命伐竹取木,鬻于列肆,获其直以实用帑焉。高祖即位,从温时在兖州,多创乘舆器服,为宗族切戒,从温弗听。其妻关氏,素耿介,一日厉声于牙门云:“李从温欲为乱,擅造天子法物。”从温敬谢,悉命焚之,家无败累,关氏之力也。后以多畜驼马,纵牧近郊,民有诉其害稼者,从温曰:“若从尔之意,则我产畜何归乎?”其昏愚多此类也。高祖性至察,知而不问。少帝嗣位,太后教曰:“吾只有此兄,慎勿绳之。”故愈加姑息,以致年逾耳顺,终于牖下,乃天幸也。

  张万进,突厥南鄙人也。祖拽斤,父腊。万进白皙美髯,少而无赖。事唐武皇,以骑射著名,攻城野战,奋不顾命。尝与梁军对阵,持锐首短刀,跃马独进,及兵刃既剚,则易以大锤,左右奋击,出没进退,无敢当者。唐庄宗、明宗素怜其雄勇,复奖其战功,故累典大郡。天成、长兴中,历威胜、保大两镇节制。高祖有天下,命为彰义军节度使,所至不治,政由群下。洎至泾原,凶恣弥甚。每日于公庭列大鼎,烹肥羜,割胾方寸以啖宾佐,皆流泪不能大嚼,俟其他顾,则致袂中。又命巨觯行酒,诉则辱之,乃有持杯伪饮,褰领裱而纳之者。既沉湎无节,唯妇言是用,其妻与幕使张光载干预公政,纳钱数万,补一豪民为捕贼将,领兵数百人入新平郡境。邠帅以其事上奏,有诏诘之,光载坐流罪,配于登州。天福四年三月,万进疾笃,月余,州兵将乱,乃诏副使万庭圭委其符印。记室李升素憾凌虐,知其将亡,谓庭圭曰:“气息将奄,不保晨暮,促移就第,岂不宜乎!”庭圭从之。万进寻卒,遂以篮轝秘尸而出,即驰骑而奏之,诏命既至,而后发丧。其妻素很戾,谓长子彦球曰:“万庭圭逼迫危病,惊扰而死,不手戮之,奚为生也!”庭圭闻之,不敢往吊。万进假殡于精舍之下,至轊东辕,凡数月之间,郡民数万,无一馈奠者。为不善者,众必弃之,信矣夫!

  史臣曰:延广功扶二帝,任掌六师,亦可谓晋之勋臣矣。然而昧经国之远图,肆狂言于强敌,卒使邦家荡覆,宇县丘墟,《书》所谓“惟口起羞”者,其斯人之谓欤!彦韬既负且乘,任重才微,盗斯夺之,固其宜矣。希崇蔚有雄干,老于塞垣,未尽其才,良亦可惜。杨、尹二将,因倒戈而仗钺,岂义士之所为!其余盖以勋以亲,咸分屏翰,唯万进之丑德,又何暇于讥焉!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漢書古今人表考 人表考校補 漢書正誤 漢書刊誤 漢書注考證 兩漢朔閏表 兩漢舉正 後漢書補註 後漢書辨疑 後漢書疏證 後漢書補註續 後漢書注補正 後漢書注又補 後漢書儒林傳補 後漢書補逸 後漢書注刊誤 後漢三公年表 後漢書注考證 三國志舉正 三國志考證 三國志補註 三國志續考證 三國志辯疑 三國志注補 三國志補註 三國志旁證 三國志證聞 三國紀年表 補三國疆域志 三國職官表 三國志注續 三國志注證遺 晉書地理志新補正 東晉疆域志 晉書補傳贊 補晉書兵志 晉書校勘記 晉書校勘記 補晉書藝文志 晉宋書故 宋書州郡志校勘記 補梁疆域志 魏書校勘記 北周公卿表 南北史識疑 補南北史表 補南北史志 隋書經籍志考證 隋書地理志考證 新舊唐書互證 舊唐書疑義 舊唐書校勘記 唐學士年表 五代史志疑 五代史纂誤補 五代史纂誤續補 五代史纂誤補續 舊五代史考異 新五代史注 五代紀年表 御製詩初集四十四卷 王疇五增訂真稿不分卷 綠影草不分卷 古華詩集二卷 松溪集一卷 海珊詩鈔十一卷補遺兩卷明史雑詠四卷 留硯堂集 太古菴集二卷 偶然草詩集五卷 潛菴先生遺稿五卷 李中溪先生史記題評鈔一卷 香樹齋詩集十八卷 午亭文編五十卷 敬業堂詩集五十卷 三魚堂文集十二卷 綿津山人詩集三十一卷 玅香國草一卷 上已野集詩 滇海集一卷 金沙集詩草不分卷 居易草堂詩文集三卷 遊滇詩曆二卷 海粟集六卷 帶經堂集九十二卷 晚舂堂詩八卷 馮少墟集二十二卷 南來堂詩集四卷 明陽山房遺詩 快雪堂集六十四卷 焦氏澹園續集二十七卷 北征集一卷 雞足山悉檀寺本無禪師風響集四卷 初知稿 增訂百咏梅詩不分卷 中谿傳稿不分卷 朱文懿公文集十二卷 補注李滄溟先生文選四卷 震川先生集三十卷 大復集三十七卷 空同先生集六十三卷 石淙詩抄十五卷 陽明先生文集二十四卷 陽明先生文錄二十四卷 弘山先生文集十二卷 陽明先生文錄二十八卷 高皇帝禦制文集二十卷 滇雲歴年傳 歷代畫史彙傳 紫柏老人集 十萬卷樓叢書 鐵瓶詩鈔 絡緯吟 琴隱園詩集 樂餘靜廉詩集 悔過齋續集 巢溪詩草 懺花盦詩鈔 靈素堂駢體文 屺雲樓集 白華山人詩集 楚中文筆 聽松濤館詩鈔 養餘齋初集 俟盦賸稿 友竹草堂文集 息柯雜箸 小學集解 韻經 詩韻歌訣初步 宜稼堂叢書 湖海樓叢書 古峯詩草 蒿菴遺集 蟲鳥吟 商山賸稾 晚學齋文集 金陵朱氏家集 清愁集 心盦詞存 約園詞 竹簾館詞 玉屑詞 納蘭詞 種水詞 紫荃山館詩餘偶存 香雪巢詩鈔 慎盦詩鈔 窺一軒儗蘇和陶詩存 杜詩百篇 雙雲堂傳集四種 檆湖十子詩鈔 楚庭耆舊遺詩前集 所至錄 八旗文經 晉齋詩存 滇詩拾遺 百歲全書輯珠集 二十四詩品淺解 王文簡公七古平仄論 勸善金科 皇朝祭器樂舞錄 廿一史四譜 九朝東華錄 武林掌故叢編 馮少墟集 通志堂經解 藝海珠塵二百〇五種 蘇文忠詩合註 燕京歲時記 河套圖考 二曲集錄要 元詩選初集一百種 貫華堂選批唐才子詩甲集 畿輔叢書已刻書目 壬子文瀾閣所存書目 四庫書目略 濾月軒詩集 於越先賢像傳贊 岳忠武王集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