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八十四(晋书) 少帝纪四

卷八十四(晋书) 少帝纪四

  开运二年夏五月丙申朔,帝御崇元殿受朝,大赦天下。丁酉,以右卫上将军马万为左金吾上将军致仕。戊戌,陕州节度使宋彦筠移镇邓州,澶州节度使何建移镇河阳。以左神武统军潘环为澶州节度使,以宣徽北院使李彦韬遥领寿州节度使兼侍卫马军都指挥使,以沧州节度使田武遥领夔州节度使兼侍卫步军都指挥使。辛亥,白虹贯日。壬子,宰臣桑维翰、刘昫、李崧、和凝并加阶爵。礼部尚书窦贞固改刑部尚书,太常寺卿王松改工部尚书。以尚书左丞龙敏为太常卿;以翰林学士承旨、兵部侍郎李慎仪为尚书左丞;以御史中丞张允为兵部侍郎、知制诰,充翰林学士承旨;以左谏议大夫颜衎为御史中丞;(《宋史·颜衎传》:丧乱之后,朝纲不振,衎执宪颇有风采,尝上言:“才除御史者旋授外藩宾佐,复有以私故细事求假外拜,州郡无参谒之仪,出入失风宪之体,渐恐四方得以轻易,百辟无所准绳。请自今藩镇幕僚,勿得任台官;虽亲王宰相出镇,亦不得奏充宾佐;非奉制勘事,勿得出京;自余不令厘杂务。”诏惟辟召入幕,余从其请。)以兵部侍郎、宏文馆学士、判馆事田敏为国子祭酒;以户部侍郎段希尧为兵部侍郎;以工部侍郎边蔚为户部侍郎,依前权知开封府事;以左散骑常侍李式为工部侍郎;以给事中王仁裕为左散骑常侍。甲寅,以华州节度使赵莹为开封尹,以皇弟开封尹重睿为秦州节度使,以宣徽南院使刘继勋为华州节度使,以前郓州节度使张从恩为晋州节度使。丙辰,杜威来朝。定州奏,大风雹,北岳庙殿宇树木悉摧败之。

  六月乙丑朔,帝御崇元殿,百官入阁。监修国史刘昫、史官张昭远等以新修《唐书》纪、志、列传并目录凡二百三卷上之。赐器帛有差。癸酉,以恒州节度使杜威为天雄军节度使,充邺都留守;以邺都留守马全节为恒州节度使;以翰林学士、金部郎中、知制诰徐台符为中书舍人;以翰林学士、礼部郎中、知制诰李浣为中书舍人;翰林学士、都官郎中刘温叟加知制诰;翰林学士、主客员外郎范质改比部郎中、知制诰,并依旧充职;祠部员外郎、知制诰张沆本官充学士;以太常少卿陶穀为中书舍人。(《宋史·陶穀传》:穀性急率,尝与兖帅安审信集会,杯酒相失,为审信所奏,时方姑息武臣,穀坐责授太常少卿。尝上言:“顷莅西台,每见台司详断刑狱,少有即时决者。至于闾阎夫妇,小有争讼,淹滞即时;坊市死亡丧葬,必候台司判状;奴婢病亡,亦须检验。吏因缘为奸,而邀求不已,经旬不获埋瘗。望申条约,以革其弊。”从之。俄拜中书舍人。)己亥,以邠州节度使刘景岩为陕州节度使。己卯,新授恒州节度使马全节卒,辍朝,赠中书令。壬午,大理卿张仁愿卒,赠秘书监。遣刑部尚书窦贞固等分诣寺观祷雨。己丑,以定州节度使王周为恒州节度使,以前易州刺史安审约为定州留后。是月,两京及州郡十五并奏旱。

  秋七月乙未朔,以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领夔州节度使田武为昭义军节度使。甲寅,左谏议大夫李元龟奏,请禁止天下僧尼典买院舍,从之。丙辰,前少府监李楷贬坊州司户,坐冒请逃死吏人衣粮入己故也。庚申,以前齐州防御使薛可言为延州兵马留后。

  八月甲子朔,日有蚀之。中书舍人陶穀奏,请权废太常寺二舞郎。从之。丙寅,宰臣和凝罢相,守右仆射。以枢密使冯玉为中书侍郎、平章事,使如故。乙亥,诏:“诸御史今后除准式请假外,不得以细故小事请假离京;除奉制命差推事及按察外,不得以诸杂细务差出。”丙子,以灵州节度使冯晖为邠州节度使,加检校太尉;以前鄜州节度使丁审琪为左羽林统军;以前鄜州节度使郭谨为左神武统军。西京留司御史台奏:“新授邓州节度使宋彦筠于银沙滩斩厅头郑温。”诏鞫之,款云:“彦筠出身军旅,不知事体,不合专擅行法。”诏释其罪。以工部尚书王松权知贡举。丁丑,以前晋州节度使安叔千为右金吾上将军;以三司副使、给事中李穀为磁州刺史,充北面水陆转运使。分遣使臣于诸道率马。戊寅,以左金吾上将军皇甫立为左卫上将军,以右羽林统军李怀忠为左武卫上将军。庚辰,新授潞州节度使田武卒,辍朝,赠太尉。戊子,湖南奏,静江军节度使马希杲卒。

  九月丙申,以西京留守、北面马步军都排阵使景延广为北面行营副招讨使。丁酉,以刑部侍郎赵远为户部侍郎,以工部侍郎李式为刑部侍郎,以中书舍人卢价为工部侍郎。价久次纶闱,旧例合转礼部侍郎或御史中丞,宰臣冯玉拟此官,桑维翰以为资望浅,不署状。无何,维翰休沐数日,玉独奏行之,维翰由是不乐,与玉有间矣。己亥,幸繁台观马,遂幸李守贞第。庚子,以晋州节度使张从恩为潞州节度使。吏部侍郎张昭远加阶爵,酬修《唐史》之劳也。(《宋史·张昭远传》:加金紫阶,进爵邑。)戊申,升曹州为节镇,以威信军为军额。诏李守贞率兵屯澶州。己酉,月掩昴宿。以宣徽北院使焦继勋为宣徽南院使,以内客省使孟承诲为宣徽北院使。壬子,以前太子詹事王居敏为鸿胪卿,李专美为大理卿,以太子宾客致仕马裔孙为太子詹事。甲寅,移泰州理所于满城县。乙卯,诏相州节度使张彦泽率兵屯恒州。

  冬十月戊寅,以河阳节度使何建为泾州节度使,以许州节度使李从温为河阳节度使,以前郑州节度使石赟为曹州节度使。庚午,遣使太子宾客罗周岳、使副太子右庶子王延济册两浙节度使钱宏佐为守太尉。辛未,右金吾卫上将军杨彦询卒,赠太子太师。丁丑,高丽遣使贡方物。庚辰,以前延州节度使王令温为灵州节度使。庚寅,以邢州兵马留后刘在明为晋州兵马留后,以前河阳留后方太为邢州留后。癸巳,升陈州为节镇,以镇安军为军额。

  十一月戊戌,以邠州节度使冯晖兼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充北面行营先锋马步军都指挥使;以权知高丽国事王武为检校太保、使持节、玄菟州都督,充大义军使,封高丽国王。癸卯,日南至,帝御崇元殿受朝贺。戊申,两浙奏,顺化军节度使钱铎卒。甲寅,以寿州节度使、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李彦韬为陈州节度使,典军如故。丙申,前商州刺史李俊除名,坐受财枉法也。

  十二月乙丑,以两浙节度使、吴越国王钱宏佐兼东南面兵马都元帅。丙寅,以吴越国金马左厢都指挥使、湖州刺史胡思进遥领虔州昭信军节度使,以吴越国金马右厢都指挥使、明州刺史阚璠遥领宣州宁国军节度使,并典军如故。左羽林统军丁审琪卒,赠太尉。辛未,以工部侍郎卢价为礼部侍郎,以右散骑常侍、集贤殿学士、判院事司徒诩为工部侍郎,依前充职;以前中书舍人殷鹏为给事中,充枢密直学士;以给事中刘知新为右散骑常侍。乙亥,陕府节度使刘景岩来朝。丁丑,狩于近郊,猎也。己卯,光禄卿致仕陈元卒于太原。庚辰,命使册高丽国王王武。癸未,以前兖州节度使安审信为华州节度使。丁亥,以枢密使、中书令桑维翰为开封尹;以司空、门下侍郎、平章事刘昫判三司;以左仆射、门下侍郎、平章事李崧为守侍中,充枢密使;以开封尹赵莹为中书令、宏文馆大学士;以宣徽南院使焦继勋知陕州军州事。(《宋史·焦继勋传》:西人寇边,朝议发师致讨,继勋抗疏请行,拜秦州观察使兼诸蕃水陆转运使。既至,推恩信,设方略,招诱诸部,相率奉玉帛牛酒乞盟,边境以安。俄徙知陕州。)己丑,邠州节度使冯晖准诏来朝。

  是岁,帝每遇四方进献器皿,多以银于外府易金而入,谓左右曰:“金者贵而且轻,便于人力。”识者以为北迁之兆也。(《宋史·刘涛传》:少帝奢侈,常以银易金,广其器皿。李崧判三司,令上库金之数。及崧以原簿校之,少数千镒。崧责曰:“帑库通式,一日不受虚数,毫厘则有重典。”涛曰:“帑司常有报不尽数,以备宣索。”崧令有司劾涛,涛事迫,以情告枢密使桑维翰,乃止罚一月俸。)

  开运三年春正月癸巳朔,帝御崇元殿受朝贺,仗卫如式。诏改铸天下合同印、书诏印、御前印,并以黄金为之。己亥,贝州梁汉璋奏,蕃寇屯聚,将谋入寇。诏符彦卿屯荆州口。(《宋史·符彦卿传》:再出河朔,彦卿不与,易其行伍,配以羸师数千戍荆州口。)癸卯,以前华州节度使刘继勋为同州节度使,以陕州节度使刘景岩为邓州节度使。丙午,以宣徽南院使、知陕州事焦继勋为陕州留后。丁未,刑部员外郎王洧赐自尽,坐私用宫钱经营求利故也。右司郎中李知损贬均州司户,员外置,驰驿发遣,坐前任度支判官日与解县榷盐使王景遇交游借贷故也。己酉,诏侍卫亲军副都指挥使李守贞率师巡抚北边。辛亥,以皇弟秦州节度使重睿为许州节度使,以许州节度使安审琦为兖州节度使,以兖州节度使赵在礼为晋昌军节度使。癸丑,以泾州节度使何建为秦州节度使,以前贝州节度使史威为泾州节度使。乙卯,定州奏,契丹入寇。己未,二王后守太仆少卿、袭酅国公杨延寿除名配流威州,终身勿齿。延寿奉命于磁州检苗,受赃二百余匹,准律当绞,有司以二王后入议,故贷其死。

  二月壬戌朔,日有蚀之。诏滑州皇甫遇率兵援粮入易、定等州。甲子,以沧州留后王景为本州节度使。右仆射和凝逐月别给钱五万、傔粮刍粟等,优旧相也。辛未,鲁国大长公主史氏薨,辍朝三日。丙子,光禄卿致仕王宏贽卒,赠太常卿。回鹘遣使贡方物。升桂州全义县为溥州,仍隶桂州,其全义县改为德昌县,从湖南马希范所请也。壬午,以前晋昌军节度使安彦威充北面行营副都统,以宣徽北院使兼太府卿孟承诲为右武卫大将军充职;是日幸南庄,命臣僚泛舟饮酒,因幸杜威园,醉方归内。甲申,河阳节度使李从温薨,辍朝,赠太师。

  三月壬辰朔,以权知河西节度使张遵古为河西留后。乙未,以御史中丞颜衎为户部侍郎,以户部侍郎赵远为御史中丞。丙申,以邠州节度使兼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冯晖为河阳节度使,以前泾州节度使李德珫为邠州节度使。李守贞奏,大军至衡水。己亥,奏获鄚州刺史赵思恭。癸卯,奏大军回至冀州。户部侍郎颜衎上表,以母老乞解官就养。从之。戊申,以皇子齐州防御使延煦为澶州节度使。辛亥,密州上言,饥民殍者一千五百。庚申,以瓜州刺史曹元忠为沙州留后。

  夏四月辛酉朔,李守贞自北班师到阙。太原奏,吐浑白可久奔归契丹,诸侯咸有异志。乙亥,宰臣诣寺观祷雨。曹州奏,部民相次饥死凡三千人。时河南、河北大饥,殍〈歹名〉甚众,沂、密、兖、郓寇盗群起,所在屯聚,剽劫县邑,吏不能禁。兖州节度使安审琦出兵捕逐,为贼所败。戊寅,幸相国寺祷雨。皇子延煦与晋昌军节度使赵在礼结婚,令宗正卿石光赞主之。

  五月庚寅朔,以兵部郎中刘皞为太府卿。戊戌,以前同州节度使冯道为邓州节度使。定州奏,部民相次掳杀流移,约五千余户。青州奏,全家殍死者一百一十二户。沂州奏,淮南遣海州刺史领兵一千五百人,应接贼头常知及。诏兖州安审琦领兵捕逐。甲辰,以前太子宾客韦勋为太子宾客。兖州安审琦奏,淮贼抽退,贼头常知及与相次首领武约等并乞归命。丁未,幸大年庄,游船习射。帝醉甚,赐群官器帛有差,夜分方归内。戊申,以鄜州留后李殷为定州节度使。辛亥,诏皇甫遇为北面行营都部署,张彦泽为副,李殷为都监,领兵赴易、定等州,寻止其行。甲寅,以贝州留后梁汉璋为贝州节度使,以左神武统军郭谨为鄜州节度使。

  六月庚申朔,登州奏,文登县部内有铜佛像四、瓷佛像十,自地踊出。狼山招收指挥使孙方简叛,据狼山归契丹。乙丑,诏诸道不得横荐官僚,如本处幕府有阙,即得奏荐。丙寅,以前昭义军节度使李从敏为河阳节度使,以河阳节度使兼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冯晖为灵州节度使。壬午,以郓州节度使兼侍卫亲军都指挥使高行周为宋州节度使,加兼中书令,充北面行营副都统;以宋州节度使、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案:以下有阙文。)定州奏,蕃寇压境。诏李守贞为北面行营都部署,滑州皇甫遇为副,相州张彦泽充马军都指挥使,定州李殷充步军都指挥使。

  七月壬辰,以礼部尚书王延为刑部尚书,以工部尚书王松为礼部尚书,以太常卿龙敏为工部尚书,以左丞李慎仪为太常卿,以吏部侍郎张昭远为左丞,以右丞李详为吏部侍郎,以前义州刺史李玘为右丞。前晋昌军节度使安彦威薨,辍朝,赠太师。丙申,两浙节度使、吴越国王钱宏佐加守太师,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北平王刘知远加守太尉。沧州奏,蕃寇攻饶安县。杨刘口河决西岸,水阔四十里。以前邓州节度使刘景岩为太子太师致仕。辛亥,宋州谷熟县河水雨水一概东流,漂没秋稼。丁巳,大理卿李专美卒。戊午,诏伪清泰朝经削夺官爵朱宏昭、冯赟、康义诚、王思同、药彦稠等,并复其官爵。自夏初至是,河南、河北诸州郡饿死者数万人,群盗蜂起,剽略县镇,霖雨不止,川泽泛涨,损害秋稼。

  八月己未朔,以左谏议大夫裴羽为给事中。庚申,李守贞、皇甫遇驻军定州。辛酉,幸南庄,召从臣宴乐,至暮还宫。诏潞州运粮十三万赴恒州。癸亥,以右散骑常侍张煦为青州刺史。李守贞奏,大军至望都县,相次至长城北,遇敌千余骑,转斗四十里,斩蕃将嘉哩相公。丁卯,诏班师。庚午,以前亳州防御使边蔚为户部侍郎;以刑部侍郎李式为户部侍郎,充三司副使;以礼部侍郎卢价为刑部侍郎;以枢密直学士、左散骑常侍边光范为礼部侍郎充职。(《宋史·边光范传》:少帝以光范藩邸旧僚,待遇尤厚。因游宴,见光范位翰林学士下,即日拜尚书礼部侍郎、知制诰,充翰林学士,仍直枢密使院。)辛未,以右龙武统军周密为延州节度使。癸酉,河东节度使刘知远奏,诛吐浑大首领白承福、白铁匮、赫连海龙等,并夷其族凡四百口,盖利其孳畜财宝也,人皆冤之。甲戌,以大理少卿剧可久为大理卿。棣州刺史慕容彦超削夺在身官爵,房州安置,坐前任濮州擅出省仓麦及私卖官面,准法处死,太原节度使刘知远上表救之,故贷其死。丙戌,灵州冯晖奏,与威州刺史药元福于威州土桥西一百里遇吐蕃七千余人,大破之,斩首千余级。是月,秦州雨,两旬不止,邺都雨水一丈,洛京、郑州、贝州大水,邺都、夏津临清两县,饿死民凡三千三百。盗入临濮、费县。

  秋九月壬辰,郓州节度使、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李守贞加兼侍中,滑州节度使皇甫遇进封邠国公,相州节度使张彦泽加检校太尉。甲午,以权知威武军节度使李宏达为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充福建节度使,知闽国事。乙未,前商州刺史李俊赐死,坐与亲妹奸及行剑斫杀女使,又杀部曲孙汉荣,强奸其妻,准法弃市,诏赐死于家。己亥,张彦泽奏,破蕃人于定州界,斩首二十余级,追袭百余里,生擒蕃将四人,摘得金耳环二副进呈。癸卯,太原奏,破契丹于杨武谷,杀七千余人。甲辰,以天策上将军、江南诸道都统、楚王马希范兼诸道兵马都元帅。诏开封府,以霖雨不止,应京城公私僦舍钱放一月。乙巳,诏安审琦率兵赴邺都,皇甫遇赴相州。丙午,以太子少保杨凝式为太子少傅,以刑部尚书王延为太子少保,前颍州团练使窦贞固为刑部尚书。是月,河南、河北、关西诸州奏,大水霖雨不止,沟河泛滥,水入城郭及损害秋稼。是月,契丹瀛州刺史诈为书与乐寿将军王峦,愿以本城归顺,且言城中蕃军不满千人,请朝廷发军袭取之,己为内应。又云:“今秋苦雨,川泽涨溢,自瓦桥已北,水势无际。契丹已归本国,若闻南夏有变,地远阻水,虽欲奔命,无能及也。”又,峦继有密奏,苦言瀛、鄚可取之状。先是,前岁中车驾驻于河上,曾遣边将遗书于幽州赵延寿,劝令归国,延寿寻有报命,依违而已。是岁三月,复遣邺都杜威致书于延寿,且述朝旨,啖以厚利,仍遣洺州军将赵行实赍书而往,潜申款密。行实曾事延寿,故遣之。七月,行实自燕回,得延寿书,且言:“久陷边庭,愿归中国,乞发大将遣接,即拔身南去。”叙致恳切,辞旨绵密,时朝廷欣然从之,复遣赵行实计会延寿大军应接之所。有瀛州大将遣所亲赍蜡书至阙下,告云欲谋翻变,以本城归命。未几,会彼有告变者,事不果就。至是,瀛州守将刘延祚受契丹之命,诈输诚款,以诱我军,国家深以为信,遂有出师之议。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环碧斋小言 环碧斋小言 祝子小言 祝子小言 祝子小言 屠纬真先生藿语 鸿苞节录 鸿苞 冥寥子游 冥寥子游 冥寥子游 婆罗馆清语 娑罗馆清语 娑罗园清语一卷续一卷戒杀放牛文一 卷 娑罗园清语 娑罗园清语 娑罗园清语 娑罗馆清言二卷续娑罗馆清言一卷 娑罗馆清言二卷续娑罗馆清言一卷 娑耀馆清言一卷补一卷 娑罗馆清言二卷附逸稿二卷续清言一 卷 清自一卷续清言一卷 清自一卷续清言一卷 清自一卷续清言一卷 清自一卷续清言一卷 两周子二种 甘露园短书 甘露园短书 宙合编 吕公实政录(实政录) 吕公实政录(实政录) 闻雁斋笔谈 谈剩 壁疏 武林凌氏干贞堂壁疏 艺苑诵言 顾大司马揽茝微言 问辨牍四卷续四卷 从先维俗议 从先维俗议 从先维俗议 明辨类函 詹氏性理小辨 说颐 说颐 说颐 抢榆子评古一卷覆瓿语一卷 艺圃球琅 新刻删补注释艺圃球琅集 新刻艺圃球琅集注 独醒子 六咨言集一卷积承录一卷 杂记 璅言一卷附梦语 卷明于 谷山笔尘 谷山笔尘 谷山笔尘 谷山笔尘 谷山笔尘 曹子建集 春酒堂詩 擊轅草 楚辭注 楚辭集注 金沙細唾 列仙傳補 新刻翰林彙選周禮三注 大嶽太和山志 南華真經注 康齋先生文集 集古文英 張楊園先生寒風佇立圖題跋 墨客揮犀 麟溪集 靖康紀聞 漢雋 古樂府 國秀集 妙絕古今 空同先生集 蘇門集 匏翁家藏集 靜軒先生文集 焦氏易林 王文肅公文集 叢豐山奏義略 北溪先生字義詳講 東坡先生易解 麟原王先生文集 儀禮經傳通解 拂珠樓偶鈔 殊域周咨錄 墨林快事 唐孫過庭書譜 龍臯文稿 餘冬序錄 青村遺稿 說文解字 三體摭韻 孝肅包公奏議集 緯略 南湖集 蜀都賦 玉臺新詠 宛陵先生文集 張玉田詞 重刻黃文節山谷先生文集 秣陵盛氏族譜 珊瑚網法書題跋 東坡續集 臨川王先生荊公文集 嚴永思先生通鑒補正略 樊川文集 晏子春秋 觀象玩占 自警編 薛子粹言 方氏墨譜 欽定四庫全書簡明目錄 陰陽鍾 白虎通德論 十種唐詩選 監本音注國語解 太清金闕玉華仙書八極神章三皇內秘文 大明成化庚寅重刊改併五音集韻 秦漢印統 通鑒綱目集覽正誤 玉山名勝集 玉臺新詠 文溫州集 雕玉集 東坡集 蜀石經毛詩考異 棗林詩集 施注蘇詩 和清真詞 玉書庭全集 塋原總錄 回回館譯語 西天館譯語 西番譯語 高昌館譯書 八館館考 百譯館譯語 孟子節文 建文朝野彙編 駢志 蘅華館雜著五種 宗聖譜 疊字韻編 翁覃溪詩 漢魏叢書三十八種 弇州山人讀書後 續吳先賢贊 周易解故 史鈔 續夷堅志前集 百衲居士鐵圍山叢譚 泉史 河汾諸老詩集 玉臺新詠 文府滑稽 萬卷樓文稿 老子臆注 武英殿東廡凝道殿存貯書目 地圓說 遊宦紀聞 國史經籍志 新編錄鬼薄 說文解字翼 新鍥徽郡原板夢學全書 句章徵文錄 農丹 鍾山獻續 秦漢圖記 內閣藏書目錄 唫香仙館書目 沙南方氏宗譜 陶石簣先生批選唐宋六家表啓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