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十六(梁书)列传六

卷十六(梁书)列传六

  葛从周,字通美,濮州鄄城人也。曾祖阮,祖遇贤,父简,累赠兵部尚书。从周少豁达,有智略,初入黄巢军,渐至军校。唐中和四年三月,太祖大破巢军于王满渡,从周与霍存、张归霸昆弟相率来降。七月,从太祖屯兵于西华,破蔡贼王夏寨。太祖临阵马踣,贼众来追甚急,从周扶太祖上马,与贼军格斗,伤面,矢中于肱,身被数枪,奋命以卫太祖。赖张延寿回马转斗,从周与太祖俱免,退军溵水。诸将并削职,惟擢从周、延寿为大校。其从入长葛、灵井,大败蔡贼,至斤沟、淝河,杀铁林三千人,获九寨都虞候王涓。

  太祖遣郭言募兵于陕州,有黄花子贼据于温谷,从周击破之。又破秦贤之众于荥阳,寻佐朱珍收兵于淄、青间。时兖州齐克护军于任城,从周败之,擒其将吕全真。淄人不受制,复与之战,获其骁将巩约。会青州以步骑万余人列三寨于金岭,以厄要害,从周与朱珍大歼其众,掳其将杨昭范五人而还。至大梁,不解甲,径至板桥击蔡贼,破卢瑭寨;瑭自溺而死,又于赤冈杀蔡军二万余人。从讨谢殷于亳州,擒之。回袭曹州,掳刺史丘宏礼以归。与兖、郓军遇于临濮之刘桥,杀数万人,朱瑄、朱瑾仅以身免,擒都将邹务卿已下五十人。从太祖至范县,复与朱瑄战,掳尹万荣等三人,遂平濮州。未几,与朱珍击蔡贼于陈、亳间,获都将石璠。

  文德元年,魏博军乱,乐从训来告急,从太祖渡河,拔黎阳、李固、临河等镇,至内黄,破魏军万余众,获其将周儒等十人。李罕之引并人围张全义于河阳,从周与丁会、张存敬、牛存节率兵赴援,大破并军,杀蕃汉二万人,解河阳之围,以功表授检校工部尚书。从朱珍讨徐州,拨丰县,败时溥于吴康,得其辎重,加检校刑部尚书。佐庞师古讨孙儒于淮南,略地至庐、寿、滁等州,下天长、高邮,破邵伯堰。回军攻濠州,杀刺史魏勋,得饷船十艘。

  大顺元年八月,并帅围潞州,太祖遣从周率敢死之士,夜衔枚犯围而入,会王师不利于马牢川,即弃上党而归。其年十二月,与丁会诸将讨魏州,连收十邑。明年正月,大破魏军于永定桥,魏军五败,斩首万余级。十月,佐丁会攻宿州,从周壅水灌其城,刺史张筠以郡降。从讨兖州,破朱瑾之军于马沟。景福二年二月,与诸将大破徐、兖之兵于石佛山。八月,与庞师古同攻兖州。乾宁元年三月,军至新泰县,朱瑾令都将张约、李胡椒率三千人来拒战,师古遣从周、张存敬掩袭,生擒张约、李胡椒等都将数十人。二年十月,围兖州,兖人不出,从周诈扬言并人、郓人来救,即引军趋高吴,夜半却潜归寨。朱瑾果出兵攻外壕,我军士突出,掩杀千余人,生擒都将张汉筠。从周累立战功,自怀州刺史历曹、宿二州刺史,累迁检校左仆射。三年五月,并帅以大军侵魏,遣其子落落率二千骑屯洹水,从周以马步二千人击之,杀戮殆尽,擒落落于阵,并帅号泣而去。遂自洹水与庞师古渡河击郓。四年正月,下之。从周乘胜伐兖,会朱瑾出师在徐境,其将康怀英以城降。以功授兖州留后、检校司空。(《玉堂闲话》云:葛侍中镇兖之日,威名著于敌中。河北谚曰:“山东一条葛,无事可撩拨。”)复领兵万余人渡淮讨杨行密,至濠州,闻庞师古清口之败,遽班师。光化元年四月,率师经略山东,时并帅以大军屯邢、洺,从周至钜鹿与并军遇,大破之,并帅遁走。我军追袭至青山口,数日之内,邢、洺、磁三州连下,斩首二万级,获将吏一百五十人,即以从周兼领邢州留后。十月,复破并军五千骑于张公桥。晋将李嗣昭急攻邢州,阵于城门外,从周大破之,擒蕃将贲金铁、慕容腾百余人。

  二年春,幽州刘仁恭率军十万寇魏州,屠贝郡。从周自邢台驰入魏州,燕军突上水关,攻馆陶门。从周与贺德伦率五百骑出战,谓门者曰:“前有敌,不可返顾!”命阖其门。从周等极力死战,大败燕人,擒都将薛突厥、王郃郎等。翼日,破其八寨,追击至临清,刘仁恭走沧州,从周授宣义军行军司马。五月,并人讨李罕之于潞州,太祖以丁会代罕之,令从周驰入上党。七月,并人陷泽州,太祖召从周,令贺德伦守潞州,德伦等寻弃城而归。三年四月,领军讨沧州,先攻德州,下之。及进攻浮阳,幽州刘仁恭大举来援。时都监蒋元晖谓诸将曰:“吾王命我护军,志在攻取,今燕帅来赴,不可迎战,当纵其入壁,聚食囷廪,力屈粮尽,必可取也。”从周对曰:“兵在机,机在上将,非督护所言也。”乃令张存敬、氏叔琮守其寨。从周逆战于乾宁军老鸦堤,大破燕军,斩首三万,获将佐马慎交已下百余人,夺马三千匹。八月,并人攻邢、洺,从太祖破之。从周追袭至青山口,斩首五千级,获其将王郃郎、杨师悦等,得马千匹,表授检校太保,兼徐州两使留后,寻为兖州节度使。

  天复元年三月,与氏叔琮讨太原,从周以兖、郓之众,自土门路入,与诸军会于晋阳城下,以粮运不给,班师。顷之,从周染疾,会青州将刘鄩陷兖州,太祖命讨之,遂力疾临戎。三年十一月,鄩举城降,以功授检校太傅。太祖以从周抱疾既久,命康怀英代之,授左金吾上将军,以风恙不任朝谒,改右卫上将军致仕。养疾偃师县亳邑乡之别墅。顷之,授太子太师,依前致仕。末帝即位,制授潞州节度使,令坐食其俸,加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兼侍中,封陈留郡王,累食邑至七千户,命近臣赉旌节就别墅以赐之。贞明初,卒于家。册赠太尉。

  谢彦章,许州人。幼事从周为养父,从周怜其敏慧,教以兵法,常以千钱于大盘中,布其行阵偏伍之状,示以出没进退之节,彦章尽得其诀。及壮,事太祖为骑将。末帝嗣位,用为两京马军都军使,累与晋军接战有功,寻领河阳节度使。及从周卒,临丧行服,躬预葬事,时人义之。彦章后为许州节度使、检校太傅。贞明四年冬,滑州节度使贺瑰为北面招讨使,彦章为排阵使,同领大军,驻于行台寨,与晋人对垒。彦章时领骑军与之挑战,晋人或望我军行阵整肃,则相谓曰:“必两京太傅在此也。”不敢以名呼,其为敌人所惮如此。是时咸谓贺瑰能将步军,彦章能领骑士,既名声相轧,故瑰心忌之。一日,与瑰同设伏于郊外,瑰指一方地谓彦章曰:“此地冈阜隆起,中央坦夷,好列栅之所。”寻而晋人舍之,故瑰疑彦章与晋人通;又瑰欲速战,彦章欲持重以老敌人,瑰益疑之。会为行营马步都虞候朱珪所诬,瑰遂与珪邦协谋,因享士伏甲以杀彦章及濮州刺史孟审澄、别将侯温裕等于军,以谋叛闻。晋王闻之,喜曰:“彼将帅如是,亡无日矣。”

  审澄、温裕亦善将骑军,然所领不过三千骑;多而益办,惟彦章有焉。将略之外,好优礼儒士。与晋人对垒于河上,恒褒衣博带,动皆由礼,或临敌御众,则肃然有上将之威。每敦阵整旅,左旋右抽,虽风驰雨骤,亦无以喻其迅捷也,故当时骑士咸乐为用。及其遇害,人皆惜之。

  胡真,江陵人也。体貌洪壮,长七尺,善骑射,少为县吏。及在巢寇中,寇推为名将,随巢涉淮、浙,陷许、洛,入长安。及太祖以众归唐,真时为元从都将,(《通鉴》云:温见巢兵势日蹙,知其将亡,亲将胡真、谢瞳劝温归国。)从至梁苑,表授检校刑部尚书,频从破巢、蔡于陈、郑间。寻以奇兵袭取滑州,乃署为滑州节度留后,复表为郑滑节度使、检校右仆射。数年,征为右金吾卫大将军,俄拜宁远军节度使、容州刺史、检校太保。卒赠太傅。

  张归霸,字正臣,清河人。祖进言,阳谷令。父实,亦有宦绪。少倜傥,好兵术。唐乾符中,寇盗蜂起,归霸率昆弟三人弃家投黄巢,颇以勇略闻。巢陷长安,遂署为左番功臣。中和中,巢领徒走宛丘。时太祖在汴,奉诏南讨,巢党日窘,归霸昆仲与葛从周、李谠等相率来降,寻补宣武军剧职。光启二年,与蔡将张存战于卢氏。三年夏,又与蔡将卢瑭战于双丘,复与秦宗贤战于万胜,皆败而歼之。翼日,宗权遣将张郅来寇,列寨于赤堈。一日,出骑将较胜,归霸为飞戈所中。即拔马却逸,控弦一发,贼洞颈而坠,遂兼骑而还。太祖时于高丘下瞰,备见其状,面加赏激,厚以金帛及所获马锡之。又尝被命以控弦之士五百人伏于壕内,太祖统数百骑稍逼其寨,蔡人果以锐士摩垒来追,归霸发伏兵,掩杀千余人,夺马数十匹,寻奏授检校左散骑常侍。其后从太祖伐郓,副李唐宾渡淮,咸著奇绩。文德初,大军临蔡州,贼将萧颢来斫寨,归霸于徐怀玉各以所领兵自东南二扉分出,合势杀贼,蔡人大败。及太祖振众离营,寇尘已息。太祖召至,赏之曰:“昔耿弇不俟光武击张步,言不以贼遗君父,弇之功,尔其二焉。”大顺中,郭绍宾拔曹州,归霸率兵数千守之。俄而朱瑾统大军自至,归霸与丁会逆击之于金乡,瑾大败,擒贼将宗江等七十余人,曹州以宁。明年,破濮州,生擒刺史邵儒。又佐葛从周与晋军战于洹水,生获克用爱子落落。复与燕人战于内黄,杀仁恭兵三万余众。戎绩超特,居诸将之右,累官至检校左仆射。

  光化二年,权知邢州事。明年春,李嗣昭以蕃汉五万来寇,归霸坚壁设备,晋军不敢顾其城,遂移军攻洺州,陷焉。时太祖在滑,颇虑邢之失守。及葛从周复洺,嗣昭北遁,归霸出兵袭之,杀二万余众。捷至,赏锡殊等,旋以功奏加检校司空。天祐初,迁莱州刺史,秩满授左卫上将军,又除曹州刺史。其秋,加检校司徒,副刘知俊御邠、凤之寇,败之。太祖受禅,拜右龙虎统军,改左骁卫上将军,充河阳诸军都指挥使。明年夏六月,就除河阳节度使、检校太保,寻加同平章事。二年秋七月,卒于位。诏赠太傅。

  梁末帝德妃张氏,即归霸女也。末帝嗣位,以归霸子汉鼎、汉杰并为近职。汉鼎早亡,汉杰贞明中为控鹤指挥使,领兵讨惠王于陈州,擒之。当贞明、龙德之际,汉杰昆仲分掌权要,藩镇除拜多出其门,段凝因之遂窃兵柄。及庄宗入汴,汉杰与兄汉伦、弟汉融同日伏诛于汴桥下。

  张归厚,字德坤,(《通鉴考异》引《梁功臣列传》云:归厚祖兴,父处让。)少骁勇,有机略,尤长于弓槊之用。中和末,与兄归霸自巢军相率来降,太祖署为军校。时淮西兵力方壮,太祖之师尚寡,归厚以少击众,往无不捷。光启三年春,与秦宗贤战于万胜,大破之。其夏,蔡将张晊以数万众屯于赤堈,归厚尝与晊单骑斗于阵,晊不能支而奔,师徒乘此大捷。太祖大悦,立署为骑军长,仍以鞍马器币锡之。及佐朱珍讨时溥,寨于丰、萧之间,归厚乘徐垒如行坦途,甚为诸将叹伏。龙纪初,奏迁检校工部尚书。其年冬,复伐徐,归厚以偏师径进,至九里山下与徐兵遇。时我之叛将陈璠在贼阵中,归厚忽见之,因瞋目大骂,单马直往,期于必取,会飞矢中左目而退;徐戎甚众,莫敢追之。

  大顺元年,奏加检校兵部尚书,又命统亲军。是岁,郴王迁寨,未知所往,忽逢兖、郓贼寇甚众,太祖亟登道左高阜以观之,命归厚领所部厅子马直突之。出没二十余合,贼大败将北,而救军云至,归厚即缀贼苦战,请太祖以数十骑先还。时归厚所乘马中流矢而踣,乃持槊步斗渐退,贼不敢逼。太祖至寨,亟命张筠、刘儒飞骑来迎,然谓已殁矣。归厚体被二十余箭,尚复拒战,筠等既至,贼解乃归。太祖见之,抚背泣下曰:“得归厚身全,纵广丧戎马,何足计乎!”便令肩舁归汴,日降问赉,恩旨甚厚,寻迁中军指挥使。

  景福初,从太祖伐郓,帝军不利,太祖为寇所逼,归厚殿马翼卫,左右驰射,矢发如雨,贼骑千百,披靡而退。明年,与葛从周御晋军于洹水,殊绩尤著。诏加检校右仆射。其后,讨沧州,复洺州,咸以功闻,太祖录其勋,命权知洺州事。是郡尝两为晋人所陷,井邑萧条,归厚抚之,数月之内,民庶翕然。太祖自镇、定还,睹其缉理之政,大喜,赏之。天复元年冬,真拜洺州刺史,加检校左仆射,寻授绛州刺史。三年秋,改晋州刺史,仍检校司空。唐帝迁都洛阳,除右神武统军。天祐二年,改左羽林统军,与徐怀玉同守泽州。时晋军五万来攻,郡中戎士甚寡,归厚极力拒守,并军乃还。太祖受禅,加检校司空。开平二年夏,刘知俊以同州叛,归厚副杨师厚、刘鄩等讨平之。秋,军还,授亳州团练使。乾化二年,拜镇国军节度使、陕虢等州观察处置等使。明年夏,以疾卒于位。诏赠太师。子汉卿。

  张归弁,字从冕。始与兄归霸、归厚同归于太祖,得署为牙校。时太祖初镇宣武,屡命归弁结好于近境,颇得行人之仪。乾宁中,以偏师佐葛从周御并军于洹水。光启中,又佐张存敬与燕人战于内黄,积前后功,表授检校工部尚书。大顺初,攻讨兖、郓,命归弁佐衡王友谦屯单父,军声大振,寻为齐州指挥使。属青帅王师范叛,遣将诈为贾人,挽车数十乘,匿兵器于其中,将谋窃发,归弁察而擒之,州城以宁。明年春,青寇大举来伐,州兵既寡,民意颇摇,有本郡都将。康文爽等三人欲谋外应,即时擒获诛之,人心遂定。归弁又罄发私帑,赏给士伍,青州平,超加检校右仆射,遥领爱州刺史。从征荆、襄回,转检校左仆射。天祐三年春,太祖入魏诛牙军,魏之郡邑多叛,归弁与诸将等分布攻讨,封境悉平。而归弁于高唐攻贼太猛,飞矢中于臆,太祖嘉之,命赐鞍勒马一匹、金带一条。夏五月,命权知晋州。冬十一月,真授晋州刺史,加检校司空。太祖受禅,改滑州长剑指挥使。开平二年秋九月,并军围平阳,诏归弁统兵救之。军至,解其围,加检校司徒。三年春三月,寝疾,卒于滑州之私第。子汉融。

  史臣曰:从周以骁武之才,事雄猜之主,而能取功名于马上,启手足于牖下,静而言之,斯为贤矣!彦章蔚有将才,死于谗口,身既殁矣,国亦随之,惜哉!归霸昆仲,皆脱身于巨盗之流,宣力于兴王之运。由介胄而析圭爵,可不谓壮夫欤!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汲古閣集四卷 左類三十卷 池北偶談不分卷 金石史一卷 嘗膽録學生救國會始末記一卷 爨余叢話六卷 人海記二卷 聯句詩紀一卷 鴛鴦誄(楊保艾)一卷 涑水編五卷(存四卷) 荆州記一卷 雙花寳卷一卷 春秋左傳平議三卷 東征紀行錄一卷 詩辯坻四卷 高上玉皇本行集經三卷附奏陳表文、誦經感應 芋香詩鈔四卷附贈言一卷 百論疏十六卷 〔康熙〕范縣志三卷 盧溪先生文集五十卷 童蒙須知(朱子童蒙須知)一卷 饋石齋印存不分卷 丹山圖詠一卷 羽琌山民遺事不分卷 新刻繡像評講濟公傳一百二十回後部一百二十回再續四十一回 太上玄司滅罪紫府消災法懺一卷 酬世寶要全書七卷 紺寒亭文集四卷詩别集一卷詩集十卷 丹稜縣志十卷首一卷 佛說梵網六十二見經一卷 腳氣方論三卷 析枝雅故五卷 啓真誠禪師語錄四卷 文子二卷 佛說自愛經一卷 鏡鏡詅癡五卷 梅花百詠一卷 四聲切韻表一卷凡例一卷附校正一卷 貞觀政要十卷 叢文一卷 大梅山館集五十五卷(復莊駢體文榷八卷二編八卷復莊詩問三十四卷疏影樓詞五卷) 答尹鐵橋說文問一卷 且認集一卷傭餘集一卷 法華擊節一卷 鹽政匯覽 端明集四十卷 英國水師公堂會審福星船案一卷 乾道臨安志十五卷 中朝故事一卷 搢紳全書不分卷中樞備覽不分卷(清咸豐三年) 來往本埠價例一卷 南北史鈔不分卷 章安集一卷 大寶廣博樓閣善住祕密陀羅尼經三卷 忠雅堂詩集不分卷銅絃詞不分卷 鳳墅殘帖釋文二卷 長江炮臺芻議一卷附長江下游炮臺炮位編目一卷 金剛薩埵說頻那夜迦天成就儀軌經四卷 [湖南益陽]鄧氏續修支譜四卷首一卷 教坊記一卷 轉法輪經憂波提舍 三具足經憂波提舍 遺教經論 妙法蓮華經憂波提舍 勝思惟梵天所問經論 文殊師利菩薩問菩提經論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破取著不壊假名論 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論 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論釋 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論頌 金剛般若論 佛地經論 寶髻經四法憂波提舍 大寶積經論 彌勒菩薩所問經論 十地論 大智度論 大乘三聚懺悔經 寂調音所問經 清凈毗尼方廣經 佛說文殊悔過經 佛說文殊師利淨律經 優婆塞五戒威儀經 佛說菩薩內戒經 菩薩戒羯磨文 菩薩戒本 菩薩善戒經 菩薩戒本 菩薩瓔珞本業經 佛藏經 受十善戒經 梵網經 優婆塞戒經 菩薩善戒經 菩薩地持經 金剛三昧經 佛說三品弟子經 佛說四輩經 佛說薩羅國經 佛說八大人覺經 佛說法滅盡經 佛說天王太子辟羅經 菩薩投身飼餓虎起塔因緣經 長者法志妻經 優婆夷淨行法門經 摩婆帝授記經 佛說師子素馱娑王斷肉經 師子莊嚴王菩薩請問經 佛臨涅槃記法住經 右?佛塔功德經 佛說妙色王因緣經 佛說堅固女經 離垢慧菩薩所問禮佛法經 佛說八部佛名經 照神變三摩地經 商主天子所問經 佛說德光太子經 諸法最上王經 觀自在如意輪菩薩瑜珈法要 佛說出生菩提心經 佛說月明菩薩經 佛說魔逆經 佛說佛地經 佛說滅十方冥經 佛說心明經 佛說賢首經 佛説鹿母經 佛說善夜經 百千印陀羅尼經 佛說拔除罪障呪王經 諸佛集會陀羅尼經 佛說隨求即得大自在陀羅尼神呪經 佛說莊嚴王陀羅尼呪經 佛垂般涅槃略說教誡經 佛說大七寶陀羅尼經 佛說大普賢陀羅尼經 阿吒婆拘鬼神大將上佛陀羅尼神呪經 六字大陀羅尼呪經 金剛光焰止風雨陀羅尼經 佛說文殊師利法寶藏陀羅尼經 大吉義神呪經 七佛所說神呪經 蘇悉地羯羅供養法 金剛頂瑜珈中略出念誦經 蘇婆呼童子請問經 大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 五佛頂三昧陀羅尼經 廣大寳樓閣善住秘密陀羅尼經 占察善惡業報經 蓮華面經 佛說大乘造像功德經 文殊師利問菩薩署經 大乘密嚴經 大法鼓經 佛說月上女經 中陰經 大方廣如來秘密藏經 文殊師利問經 佛說明度五十校計經 央掘魔羅經 無所有菩薩經 佛說施燈功德經 佛說弘道廣?三昧經 菩薩從兜術天降神母胎說廣普經 觀察諸法行經 佛說法集經 佛說菩薩本行經 大方便佛報恩經 佛說觀佛三昧海經 大方廣圓覺脩多羅了義經 力莊嚴三昧經 僧伽吒經 大方等陀羅尼經初分 佛說華手經 佛說不思議功德諸佛所護念經 五千五百佛名經 佛說佛名經 大威德陀羅尼經 大法炬陀羅尼經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古文学库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